第48章 .不想做人

上一章:第47章 .他死了 下一章:第49章 .心心相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青衣隐侍正要抬脚踩碎阿离的小脑袋时, 忽有一股阴风刮过, 两根冰冷的手指摁住了她的颈脉。

阴森空旷的声音响彻耳际。

“自寻死路。”

她的反应极快,身体如鬼魅一般从那两根手指下滑走,薄刃秀剑一翻,朝着身后倒撩出一道弧光。

掠出一段距离后,她发现身后的敌人并没有追击,便踏着虚空翻了个身,瞳仁微缩, 向后望去。

只见一团黑雾裹住了地上的鸟儿。

阿离的身体浸在了冰寒彻骨的黑雾中,但奇怪的是,她一丝一毫也没觉得冷。

“啾……休……”

无奈的叹息声环住了她的身体:“不是让你好好待着别乱跑?”

黑雾漫过她小小的身体, 钉住双翅的灵剑瞬间被腐蚀,失去了光泽。两三个呼吸之后,它们化成了一小滩灰黑相间的细砂, 被黑雾卷得无影无踪。

阿离紧紧抿住了喙, 盯住面前这团浓郁的冷雾,眼睛一眨不眨。

黑雾中,一副骨架子渐渐成型。

阿离看见一层层黑雾被吸附到了白骨上, 凝出肌理和血管。它们很新鲜,充满活气和力量感。

一晃眼, 白骨彻底隐入了血肉中,没有皮肤的红脸冲着阿离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

虽然形貌可怖,但阿离一眼就认出了大魔王。

经历了这么多变故都没有掉过眼泪的阿离,终于嘴一扁, 痛快地啼哭出声。

“啾呜……”

“没出息的东西。”云欲休的声音阴森带笑。

再一晃眼,苍白如玉的皮肤覆满了他的体表,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似乎有一些东西变得不同了。

“早就厌烦透了那副皮囊。”云欲休一脸满意。

他向后扬了扬头。

只见他的脖颈变成了黑雾,整颗脑袋噗通一下往后掉。

阿离被这一幕惊悚的场景惊得止了啼。

云欲休迅速把脑袋安了回来,眼角微抽,表情有些不自然:“魔躯好用得多了。”

阿离忍住哭意和笑意,咚咚直点头。

她算是看明白了,云欲休的妖魔之身就是个黑雾怪。

至于他是如何死而复生的,阿离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那次在堕龙池,他曾说过上古堕龙本不是妖魔,他以死镰为引,令它饱尝噬心之痛,活活逼它入魔。

他对自己也是一样残忍。

难怪他每次和人打架都要摆出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势。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早就想要抛弃人身了。

青衣隐侍的残酷折磨恐怕正是在他的算计之中!

云欲休抓起阿离,把她往胸.膛里一塞——阿离吃惊地发现,自己轻易地穿过了云欲休的皮肉骨骼,被一团小小的黑雾包裹着,禁锢在了他的魔心边上。

魔心是纯黑的,跳动得坚定有力。

一缕缕泛着金属暗光的魔气从魔心溢出,不经意地流淌过阿离的身躯。还在沁血的伤口眨眼之间复原了,被震伤的内脏也像是泡在了温水里,暖洋洋的感觉熏得阿离直犯困。

云欲休的战斗开始了。

青衣隐侍先发起了攻击。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可怕的错误,想要免受责罚,唯有将功补过。

一出手,便是全力。

新生的魔尊不可能拥有全盛的实力,至多也就恢复到他做人时的巅峰水平。

青衣隐侍已隐约触到了大圣君的门槛,全力施为之下,灭杀一个圣君级强者不在话下。

她果断现出仙人法相!

只见那法相高度已接近五十丈,通身散发出萤萤绿光,连远处海滩上的沙砾也被照出了一粒粒清晰的影子。

这是金属寒凉到了极致,自然焕发的光芒。

下一瞬间,视野之中的所有淡绿色光芒都化成了毫针!

云欲休不屑地冷笑着,化身为雾,瞬息之间遮天蔽日。

青衣隐侍的攻击从他淡化的躯体中穿过,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

另一边,帝无神的赤色神魔身已支离破碎,魔元如血一般洒满了整片天空,就像夕阳余晖一般。

“三成?呵。”夺妻之恨非比寻常,只见帝无神再度迫出至纯的心头魔血,狰狞狂笑着,像急了眼的斗牛一般,把整副残躯当作武器,从正面重重轰向大圣君融摘星的仙人法相。

融摘星的仙人法相与他本人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身后铺陈着顶天立地的黑白太极图案。

此刻,太极图已缺了一个大口子,运转不甚流畅。

若是硬接下帝无神这一撞,必定能置帝无神于死地!

只是,自身受损会接近五成!

融摘星犹豫了。

杀死东魔天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魔域灵力稀疏,地处偏远,土地又贫瘠,无论仙族还是人族都不愿在这样的地方生息繁衍。一时的占领毫无意义,它早晚还是会回到妖魔的手中,到时候还会有新的妖魔坐上魔天之位,杀不完的。

为了这样一件无甚意义的事损伤过半……不值得!

融摘星果断闪身避过。

二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融摘星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帝无神本就是冲着侧翼而来!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帝无神的珊瑚戒尺重重刺入了太极法相,狂暴魔气左冲右突疯狂撕扯,瞬息之间,融摘星的法相再度受创!

“四成!”帝无神眉间的“川”字终于略微平复,他扬起唇角,道,“够了。”

“东魔天!”大圣君融摘星的脸上难得呈现出几分怒意。

东魔天不肯臣服于魔尊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融摘星怎么也想不到,帝无神竟然会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上来用的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对付自己,半点也不顾自身。

融摘星知道帝无神很强,若不强,当初也不敢忤逆魔尊。但没想到的是,他竟强到了这个地步!而且,仙族与东魔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帝无神眼中强烈杀意究竟从何而来?

就在融摘星目露茫然时,只见帝无神招了招手。

脚下的大地忽然沦陷了,像波浪一般陷落起伏,融摘星刚察觉到有强大的气息在飞速接近,下一刻,便看到一头恐怖巨兽破土而出!

正是那行动之间携了万钧海水的三头巨兽。

三个头.颅齐齐仰天嘶鸣,帝无神撤去神魔身,像落叶一般晃荡着飘到了巨兽正中的头.颅上,盘膝而坐,接连咳出数口鲜血。

融摘星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剑柄。

帝无神已是强弩之末——不,连强弩之末都算不上,只要一击,定可以让他神魂俱灭!

这只三头畜生虽然个头大,但也就是圣君级的实力,只要再付出一些损耗,就可以将这二者一同击杀。

帝无神眼中的杀意让融摘星下定了决心。

万万不能养虎为患!

融摘星视线一凝,身后残缺的太极图案疯狂旋转,一股股阴阳之力不断汇聚,流入他手中的仙剑上。

凡界元配夫人赠他的那柄剑,在硬撼云欲休本命死镰的时候破碎了。如今用的,是玉琳琅亲手为他铸的仙剑。

虽然使得不大顺手,但不得不承认,它的确比那把凡剑好用得多了。

想到玉琳琅,融摘星不禁恼怒地吸了口气。

他的胸腔中燃起了杀意。此刻,能让他发.泄出这股闷气的,便是眼前的帝无神。

“杀。”

他踏出一步,挥出平平无奇的一剑。

帝无神瞳仁收缩,催动座下巨兽扬起庞大的身躯,替他挡下一击。

他本是个骄傲至极的人,若不是到了生死关头,必定不会生起这样的退避之意。

“不能死在这里。小琅……”他咬紧牙关,顺着巨兽的长颈滑向海滩。

清光没入巨兽庞大的躯体中,它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悲鸣,便像一张被撕成两半的画布一般裂开,一半身体摔向左边,另一半身体摔向右边。

击杀了踏浪巨兽之后,清光如附骨之疽,追逐着帝无神略有些踉跄的身影而去!

帝无神胸前有一道恐怖的撕裂伤,关节破碎超过七成,若不是用戒尺作拐杖支撑着身体,他早已直挺挺地摔在海滩上。

无力闪躲了。

就在帝无神闭上双目,扬起脖颈时,一道白色残影一掠而至,搂住他的腰身,带着他飘上半空。

“嘶——”

无需睁眼,便嗅到了刻入神魂最深处的幽香味道。

融摘星的怒吼变了调:“夫人?!你不是服.毒.自.尽了么!”

“哦?”帝无神听到紧挨着自己的娇.躯中发出了温柔的叹息,“原来,我竟是自尽的啊。”

一生狂傲自负的帝无神,此刻竟没有睁开眼睛的勇气。

他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抚了抚他胸前的伤处,女子的声音幽幽响起:“还是这么不小心。”

“玉琳琅!你……”融摘星怒极而笑,“很好,很好!你勾结了妖魔!你很好!”

“摘星。”玉琳琅微微地笑,“我失去记忆嫁给你,这么多年,自问从未亏欠过你半分。你因为记挂着曾经的夫人而生了心魔,我潜入心魔幻境,把自己变成了治愈你的药……可我没想到,在我元魂离体时,你竟让我……‘自尽’了!”

融摘星眉头紧锁:“不是么?!难道还有谁能当着我的面害死你?!”

话音一落,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偏了偏头,难以置信地望向远处。

一道青色光芒正飞速掠来。

黑雾紧随其后,幽森空旷的阴笑声所经之处,光线莫名地黯淡了几分,仿佛幽冥鬼域已来到了人世间,正像潮水一般铺开,争夺这朗朗乾坤。

“魔尊。”融摘星的语气里再无半分轻视。

“君上!我敌不过!”

隐侍带着剧烈喘.息的声音远远传来。

融摘星重重看了玉琳琅一眼,反手向着青衣隐侍身后发出一剑。

大圣君之威,便是妖魔身的云欲休也不敢硬扛,黑雾倒卷,颀长瘦削的身影收回雾气,侧身避过那道剑光,悬在半空。定睛去看,只见他一手拎着半死不活的暗水,另一手拎着泯风的头.颅。

青衣隐侍急急掠到了大圣君身边,只见她两肋之下各夹着一个人,正是另外那两名执侍。

方才云欲休化雾卷向青衣隐侍,看似全力施为,其实只是佯攻。趁青衣隐侍收缩防御严阵以待时,他猝然掠向一旁,追上正在攻击暗水的泯风,黑袖一卷,轻易就收割了泯风的头.颅。

青衣隐侍回护不及,生怕他还要对另外那二人下黑手,便急急与他对轰一招,抢了那两个人,逃到大圣君身边。

“君上,属下无能!”

青衣隐侍的声音里满是痛悔。

“不怪你。”融摘星微垂眼帘,“魔尊太狡诈。”

被夸奖的云欲休不屑地嗤了下。

他把手伸入胸腔,掏出了阿离。

“啾?”

阿离头顶呆毛直直竖起,脖颈上的毛毛也根根倒立,小翅膀平平摊着,矮着身子,活脱脱就是一只呆鸟。

云欲休嘴角狠狠抽了两下,见鬼一样看着她。

阿离忍不住翻了翻小黑眼——没见识,刚坐完过山车不就是这模样嘛!方才他化身黑雾,一眨眼上天,一眨眼又入地,阿离可不是给刺激得神魂冒烟了?!

云欲休把她交给了玉琳琅,自己懒懒散散走到众人前面,与融摘星对峙。

融摘星眸色沉沉,犹豫片刻,终是带着青衣隐侍等人退走了。

直到圣宫中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云欲休才慢慢回转身来。

阿离发现,他的身体极不稳定,漂亮的面庞时不时就被黑雾淹没。

原来他也是外强中干!

帝无神的状况很糟。

他一口接一口往外吐魔血,挣扎着扬起身体,冲着玉琳琅直笑。

玉琳琅脸上依旧是一副温柔的神色,她轻声说道:“别笑了,你再笑我就要哭了。”

帝无神赶紧抿住了嘴唇。

“魔尊,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玉琳琅扬起脸。

云欲休冷笑连连:“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我说过,凭他的本事,只够伤融摘星三成。”

帝无神笑骂:“我偏就伤他四成给你看!你说你是不是……”

玉琳琅一巴掌捂在了他的嘴上。

“他就这臭脾气,请不要和他计较。”

面对玉琳琅这种温柔似水的女仙,云欲休那习惯性的恶意就像是打进了棉花团里,实在是板不下脸来。

“罢了,”云欲休挑了挑眉,“看在他老实交出域主令的份上……这三日你用本命源气替他吊着命,若是三日后我没有回来,那就厚葬了吧。”

帝无神瞪着眼想骂人,被玉琳琅温柔地摁了回去。

“好的。”她笑着问了一句,“有个问题不知魔尊能不能为我解惑?为何我会忘了他?为何,我又记起了他?”

帝无神满脸紧张。

云欲休道:“灭情让人忘情。能解灭情之药,恰是至毒的毒.药。”

阿离明白了。有人用灭情的解药毒杀了玉琳琅,身死之时,灭情已解,所以死而复生的她记起了一切。这件事,恐怕融摘星也被蒙在鼓里。至于真凶是谁,为什么要做这一切……阿离心中已有了大致的猜测。

她转动着黑眼珠,瞟了瞟泯风的头.颅,然后又望了望融摘星消失的方向。

“到安全处等着。”云欲休抓起阿离,几个大步便消失在翻滚的怒云之后。

……

四枚域主令,终于成功合在了一起。

地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惊动了,封魔禁的恐怖威压再度笼罩在四大魔域之上。

只不过这一次异状来得快,去得也快。

云欲休并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动作,他帮阿离穿上了衣裳变回人身,然后目光复杂地望着她。

“嗯?”突然这样面对他,阿离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给我种下了生死咒……你很有本事。”他的样子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啊?”阿离茫然地眨着眼睛。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

青衣隐侍切割折磨他的元魂时,她曾拼上性命凝出魔元,想要杀死他,帮他解脱。

然后……那一缕魔元,就融进了他新生的魔心里……

“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杀了你?”云欲休的身影沉沉罩下,独属于他的气息仿佛无处不在,“嗯?”

阿离感觉到他的呼吸带着灼人的温度,一阵一阵轻轻扑在她的额头上。

她的心跳不知不觉就变快了。

她知道云欲休此刻一点也不想杀她,但两个人之间奇怪的气氛却让她下意识地想逃。

“嗯?”他步步紧逼,一只手绕到她身后,摁住了她的后颈,不准她逃跑。

阿离情急之下脑一抽,脱口说出一句让她无数次恨不得穿越回来打死自己的话。

“……你别担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上一章:第47章 .他死了 下一章:第49章 .心心相印
热门: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绝品邪少 子夜悲歌 死亡接力 捉鬼实习生3:借命杀人事件 中国制造 1/7生还游戏 撒旦的情歌 商海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