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他死了

上一章:第46章 .云欲休的心思又暴露了 下一章:第48章 .不想做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张大了眼睛, 看着四个执侍逐一踏入虚空波纹, 站到了几步之外。

除了泯风之外,其余三人阿离都不曾见过。但一望便知,他们几个实力相去无几。

现在的云欲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天边,青红二色之战已到了末尾。西面的天空被艳红色渲染得漪丽无比,青色逐渐收缩,眼见即将消失在夕阳般的艳色之中。

帝无神,就要败了。

阿离的小心脏高高地悬了起来——既然云欲休的计划已被融摘星看破, 那他重创了帝无神之后,恐怕会一鼓作气,联合几员手下大将, 把云欲休和帝无神一起摁死在这片沙滩上。

敌我实力悬殊可谓天堑!

就算加上暗水,也远远不是对手!

阿离不自觉地抓住了云欲休的衣袖。她没有退到他身后,因为她心中很清楚, 云欲休护不住她。

倒不如和他并肩战斗——蚂蚱也是肉嘛, 有一点输出算一点。

云欲休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语气说不出的奇怪:“用得着你动手?”

阿离歪着头,冲他眨了眨眼。

云欲休胸腔微颤, 愉快地笑了起来:“你用什么杀人?”

“……我可以啄?”

阿离脑海里不禁浮现了一幕菜鸡互啄的场景。

遗憾的是,对面四个都是高手。

云欲休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上前一步,随手把她扒拉到身后。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情很好。

方才,他的手臂已经恢复了血肉,但此刻, 黑雾如水一般流淌过他的身躯,他又变成了一具白骨——手中执着一把纯黑色光剑的白骨。

阿离觉得自己是站定邪恶阵营了。

海风撩起了云欲休的黑色斗篷,他往前走了两步,白色的骨节相互摩.擦,发出轻微的“咔哒”声。

阿离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帅的骷髅!

“魔尊,你连法相都祭不出来吧。”四个执侍之中,看起来年纪最小的青年不禁嗤笑,“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他一面说,一面甩动着手中的银色拂尘,越过泯风踏了出来。

“是……么。”云欲休的声音忽然变得空旷阴森。

“小心!”泯风一声暴喝,急急拽住青年的胳膊往后一扯——

然而已经迟了!

只见青年的身上仿佛被墨汁泼了一般,从额头到腰间,淅淅沥沥地往下流淌着纯黑色的液体。

下一秒,变了调的惨叫声从青年喉咙里溢出来,他抬起手拼命抓挠自己的嘴巴,看他的模样,就仿佛刚刚吞下了一粒烧红的炉炭似的。

“本命玄水!”泯风怒目圆睁,“他舍弃了本命源气!”

那中了招的青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了,黑色的玄水自上而下缓缓流淌,他的皮肉骨血也随之一起溶解,整个人就一根软化的蜡烛一般,在另外三个执侍震惊的眼神里软倒在地,化成了大滩浊水。

圣宫八执侍之一,圣君级强者,在云欲休的本命玄水面前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只不过本命源气只有一份,没了就是没了,然而面前的强敌,还剩下三个!

泯风目眦欲裂:“魔尊好气魄!不惜舍弃本命玄水,也要伤我师弟性命!我倒要看看,没了本命源气,你还能挣扎到几时!”

“挣……扎?”云欲休的声音阴恻恻地从骨腔里飘出来,带着赤.裸裸的讥讽。

下一瞬间,他的身形在阿离眼中变成了一道黑白相间的残影,残影之上,黑光烁烁的长剑异常灼目。

只见那长剑划过一道利落的弧线,正正劈进了剩下的三个执侍中间。

三人被迫散开,泯风的声音低沉稳重:“当心,他打算玉石俱焚!不要与他硬拼,只要防着他逃走就是了!没了本命源气,他撑不了太久!”

“呵……”云欲休的冷笑声被海风吹得零零碎碎,飘荡在四处。

三人各显神通,其中一人引动天地间的土属性灵力,“吭吭吭”筑起了遮天蔽日的高墙,夯实到极致的土灵力已不再像是土了,而是像金属一般反射出淡淡的寒冷光泽。

执侍中有一人是女子,她平抬双臂,大蓬灵火从她手掌上涌出来,点燃了土墙内的空气,将四周的土墙炙烤出了瓷一般的质地和色泽。灵火环在墙壁上,像巨蟒一般,冲着被困在正中的云欲休吐出了火信子。

泯风属性是金,全力施为之下,整片天地之间仿佛处处充斥着金属寒芒,吸入肺腑的空气像针一般,刺得五脏六腑生疼。很显然,一旦体内积蓄了足够的金灵力,他便可以操纵它们发动杀招!

阿离胸腔中刺痛得厉害,被迫现出神魔身,尽量屏住呼吸,守在玉琳琅的尸身前。

三个执侍的身影隐入眼花缭乱的技能后面。青年执侍的前车之鉴过于惨痛,以致于他们明知云欲休已是穷途末路,却不敢再心存半分大意。

失去本命源气,就会丧失一切防御,而且后继无力,撑不了太久。只要用大范围的术法不断消耗云欲休所存不多的灵力与体力,很快就可以将他逼上绝路。

三个执侍相识多年,早已默契十足。

三个人齐齐化为残影,高.耸入云的巨壁中,只见四道残影在熊熊烈火间穿梭,云欲休偶尔发起的攻击,总会被那三个人共同出手化去。

圣君级别的战斗阿离根本看不懂,但时不时她就会听到战场之中传出骨骼断裂的碎响。

三个执侍都有本命源气防身,在击破他们的本命源气前不可能伤得到筋骨,至多便是被反震之力冲击得口吐鲜血。

所以受伤的人是云欲休。

阿离的毛毛全部紧紧贴在了身上,整只鸟看起来瘦了好大一圈。

来到这个奇异的世界已经好些日子了,这是她头一次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面对生死危机的时候,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

她听到小小的心脏地胸腔里怦怦乱跳,浑身的血液都“呼呼”地奔腾着,身上每一根毛毛都僵硬地绷紧。

骨骼断裂的碎响一声接一声。

云欲休的狂笑声支离破碎。

“怎么?没力气了?再使点劲啊!”他还在叫嚣。

阿离不停地用脚爪刨着地上的沙土,心中纷乱如麻。

“铮——”

半空,忽然传来一声铮鸣。

金属的嗡嗡声不绝于耳,定睛一看,只见一柄纯白色的巨剑刺穿云欲休的胸骨,把他钉在了巨壁上。

他的双臂都骨折了,艰难地扭出一个怪异的形状,握住剑刃往外拔,口中仍在放肆地大笑。

“总算按捺不住了么,隐侍。”

三道人影稳稳地悬在他对面,侧翼,一道青烟般淡渺的影子悬浮在半空,身体跟随着被火浪淹没的空气上下浮动。

八大执侍中,有一个人最为神秘莫测,实力亦是最强。外界称他为隐侍,也有人说这个执侍根本不存在,只是大圣君偶尔亲自出手时,不方面叫人知晓,所以冠上这么个名号。

由此可见,隐侍实力之强,远远超过了其他执侍。

泯风让这方天地间布满金属寒芒,竟是为了替隐侍掩饰杀招!

“君上那里胜负已分。你们,便先行一步,黄泉路上,记得等等帝无神。”隐侍的声音幽幽飘出来,是个女人。

“纯阴之体。”云欲休怪笑着,一点一点把钉住自己的巨剑拔了出来。

这把灵剑斩断了好几根肋骨,深深嵌入巨壁中,抽.动时,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声。

阿离挥动着小翅膀,吃力地飞起来。

她还不能借助空气的浮力,就像刚刚学会游泳的人一样,挣扎着可以扑腾出几米,力气用尽就沉了。

她用力蹬动小脚杆,扑扇小翅膀,摇摇晃晃地飞向云欲休。

就在即将力竭坠落的那一刻,她终于一口叼住了他的衣角,整只鸟悬挂在半空中。

他的身边,火势比地面凶猛百倍,阿离感觉到自己的喙和爪一阵阵发干变脆。

她用力挺起身子,用脚爪钩住他的衣裳往上爬。

淡青色衣裳的隐侍抬起一只手。

只见即将被云欲休抽离体外的巨剑嘤嗡颤动,忽然,剑刃往上重重一撩!

“咔啦啦啦——”

云欲休自胸腔至肩膀,被一剑破开!

他的身体重重坠向下方的火海。

“啾!”

他摊开了双臂和腿骨,安然坠落,脸上笑意丝毫不减。

忽然目光一凝,他侧着扬起了半副骨架,一把抓住阿离,将她抛向地面。

“好好待着别乱跑!”他的声音漏着风。

那股力道又凶猛又温柔,阿离回过神时,身体已落在了玉琳琅的肚皮上。

云欲休则直直坠入火海!

“啾!啾!休——”

阿离浑身颤抖。她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有一股狂暴的能量在疯狂涌动,眼眶烫得好像要冒火。

青衣隐侍一掠而下,扑入火海。

很快,金属斩断骨骼的脆响一声接一声传出来。

她似乎还用脚踩断了好几根骨头。

终于,一声奇怪的“噗嗤”刺响之后,所有的响动都停止了。

火海外的三个执侍对视一眼,收起了术法。

青衣隐侍缓缓踏着焦土走出来,手中提着一把细长的薄刃剑,剑尖上穿着一枚仍在跳动的心脏。

每跳一下,都会有带着黑色玄水的血液顺着剑身的血槽流下来。

离开心室后,玄水像烟雾一般飘散了,只有一行新鲜的血串滴落在漆黑的土地上。

死、死了?

云欲休死了?

他怎么会死了?能杀他的男女主都不在了呀!他怎么会死了?

阿离呆呆地望着那道窈窕的身影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她的目光掠过隐侍,落到焦土堆上。

云欲休的黑色斗篷软叭叭地躺在那里,四下散落着零乱的白骨。

青衣隐侍挽起一个剑花,只听“噗叽”一声,那枚心脏彻底停止了跳动。

‘还有元魂!’阿离不甘地想,‘只要元魂还在……只要元魂还在……’

“那你又能怎么样呢?小东西。”青衣隐侍在阿离面前站定。

阿离仰起脑袋,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

她的声音带着残酷的笑意:“魔尊的元魂在这里。”

她扬起一只手,青色的广袖滑下,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臂。

掌心里,无数玲珑剔透的小飞剑正不断地刺入一团纯黑的光晕里。

阿离的视线一触到那团暗光,心脏便重重地抽搐起来。

直觉告诉她,那就是云欲休的元魂!

“魔尊作恶多端,本座今日便让他饱尝万剑穿心之苦,然后才会凄惨地死去。”

泯风踏前一步,抱拳道:“隐侍大人!夜长梦多!”

阿离的小心脏怦怦直跳,恨不得把这个多嘴的泯风撞出满头包。

“呵呵呵呵……”青衣执侍仿佛能读懂阿离的想法,她残忍地笑起来,“小东西,你以为拖时间有用么?这个世间,已没有任何人救得了魔尊,每拖上一刻,他的痛苦就会增加成千上万倍!他早就在一心求死,可惜,生死已经由不得他了。”

她轻轻摇晃着那只手,便见那无数透明小剑一下一下刺入黑色光团,每一剑都会勾出一缕微光来,就像从一个人身上活生生地撕扯下一条条皮肉。元魂不会昏迷,对疼痛的感受比肉身要清晰千万倍!

云欲休他……

阿离钻进衣裳里,恢复了人身。

“不要再折磨他了!”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支离破碎,“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杀了他也就是了!”

“呵,呵呵……”青衣隐侍的面容朦胧模糊,“我的兄长不过就是喜欢活吃妖魔而已,妖魔生而下.贱,怎样死都不为过!可他又做了什么?呵,他把兄长的元魂禁锢在躯体之中,驱使那些肮脏卑贱的妖魔,一口一口,把我兄长吃成了一副白骨……你觉得,我今天能舍得让他轻易死掉吗?”

阿离站起来。

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无比绵软,但奇怪的是,仿佛有另外一种力量变成了她的骨骼,支撑着她,让她把小脊背挺得笔直。

也许是正在饱受折磨的云欲休。

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这个人,永远也不会低头。他不怕死,不怕痛,他好像什么也不怕!

阿离也不怕。

她清晰地感觉到,一缕缕带着血丝的魔气从她的小心脏上抽离出来,它们团成一团,像一圈小小的毛线,聚在她的胸腔里。

她可以调动它们发出一次攻击。

阿离知道自己对青衣隐侍动手,一丝一毫胜算都没有。但她可以做另外一件事情。

“隐侍大人,当心。”泯风沉沉提醒道,“这只妖魔正在凝聚魔元。”

“呵,呵呵呵呵……”青衣隐侍笑得弯下了腰,“就她?一只飞魔……哦不,飞魔在地魔之下……她连飞魔都不是,她能做什么?”

就是现在!

阿离将全身的力量都聚在了心口,对准青衣隐侍手中的元欲休元魂,凶狠地发出了一击!

与此同时,她欺身而上,一拳砸向青衣隐侍的左边脸颊!

用的正是云欲休和江拾轶打架的那一招。

单刀直入!

毫无花俏!

阿离的拳头被轻轻捏住了。

青衣隐侍的手掌上,好像密密地长满了金属刺针,她只是轻轻制住阿离,阿离却瞬间痛得呻.吟出声。

她痛痛一咬唇,止住溢出一半的闷哼,扬起另一只拳头继续砸向青衣隐侍的右脸。

那一缕带着赤色血丝的白色魔气,穿过两把小飞剑中间的空隙,落到了云欲休的元魂上!

青衣隐侍蓦地回过味来,声音尖锐狠戾:“你敢杀他!”

手掌重重一握,阿离感觉到自己的拳头上传来了针扎和骨骼破碎的双重刺痛。

她重重咬住唇一声不吭,口中尝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道。

“哟……”青衣隐侍看清了剑阵中的情景,怔了怔,笑了,“你家魔尊,还不愿就死呢。”

阿离呆呆地望着那团黑色光球。

只见它把她的那缕小魔气一口吞噬了下去,然后继续任那些飞剑在它身上反复切割。

不知是不是错觉,阿离觉得他变得极为配合。

“哈!哈哈哈!”青衣隐侍怪笑起来,“他这是在心疼你?魔尊居然会心疼一个女人?!哈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千百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隐侍大人,”泯风忍不住又一次催促,“君上那边就要结束了,你看……”

青衣隐侍的声音透出浓浓的不耐烦:“你这么急,不若拿了这女妖魔的人头回去领功就是了!”

泯风目光微闪:“那我们三人先去助君上一臂之力。”

他走向阿离,手中凝出一柄光剑。

在他眼中,阿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就在剑刃落向阿离的脖颈时,一道白影从空中俯冲而下,黑色靴子踩住剑刃,重重一踢。

暗水!

“小雀儿,带着玉琳琅躲到边上去!”

暗水依旧嬉皮笑脸。

“暗水!!!”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泯风本就怀疑暗水故意弄死了堕龙坏他修行,此刻见暗水还敢跳出来坏事,简直是怒极而笑——这是板上钉钉的叛逆了!

杀意,再也无需遮掩!

泯风当即将阿离抛于脑后,现出仙人法相,万千剑影罩向暗水!

另外两名执侍对视一眼,一人协助泯风去堵暗水,另一人手中凝出土剑,斩杀阿离。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如羽毛般轻柔的叹息响起,一只纤纤素手握住了剑刃。

“何必赶尽杀绝?”女人的声音无比温柔。

用土属性灵力的执侍怔怔望着出现在面前的女子,喃喃道:“夫、夫人?”

正是大圣君之妻,玉琳琅。

她回眸望了望阿离,扔出一篷淡白色的光晕,罩住了她,“阿离,撑住,我很快就回来。”

本命源气!

玉琳琅与暗水引开了三名执侍,阿离面前只剩下青衣隐侍一人!

“呵,还是想起来了吗?”青衣隐侍嘲讽地冲着玉琳琅的背影笑了笑,“也罢,就让我先击碎玉琳琅的本命源气,送你这个孽种上路吧!”

她随手一抛,包裹着云欲休元魂的剑阵悬浮在身后。

她缓缓踏出一步,整个人几乎贴到了阿离的身上。

“在魔尊面前先杀了你,好像更有意思呢……”

青衣隐侍一拳砸中了阿离小腹。

虽然有玉琳琅的本命源气护身,但反震之力太强,阿离还是远远地飞了出去,摔在焦土堆里。

阿离爬起来,偏头将唇边溢出的血擦在了胳膊上,绷紧身躯,准备迎接下一击。

突然加入战局的玉琳琅与暗水,让她的心中升起了小小的希望——也许可以救回云欲休呢?!

眼珠一转,阿离果断现出了神魔身。

青衣隐侍一击落空,只见阿离拼命挥摆着两条小腿杆,扇着翅膀,扑向了云欲休所在的地方。

她扑棱棱地飞了起来,一头撞向浮在半空的剑阵小球。

“滋——”左边翅尖伸进了剑阵中,顿时被几支光剑刺穿。连玉琳琅的本命源气都无法防护剑阵之威!

新鲜的魔血染红了剑阵。

青衣隐侍抓住她一条腿杆,将她拎出来,重重摔向地面。

阿离倔强地扑扇翅膀减缓了冲击力,却还是摔得晕头转向,在地上打了好几个骨碌。

两柄光剑落下,钉住了她的翅膀。

“啾!”

青衣隐侍大步走近,虽然面容模糊,阿离却能感觉到她在狞笑。

“放心,你我无冤无仇,不会折磨你的。就让我一脚踩烂你的脑袋吧!”

她对着阿离,抬起了一条腿。

阿离浑身血液呼呼乱蹿,她忽然清晰地记起了这个女人方才在火海中弄出的声音——她就是这样踩碎了云欲休的颅骨吧!

阿离拼命挣扎,翅膀上伤势不断扩大,却无力挣脱这两支小剑的束缚。

青衣隐侍抬起的腿重重落下——

在她视野的盲区,一根根白骨化成了黑雾,漫向浮在半空的剑阵。

元魂支离破碎之处,一颗卜卜跳动的魔心,成型!

天地之间,忽然阴风密布。

冷意刺破了圣君级别的防御,青衣隐侍听到自己耳旁响起一个阴森至极的声音,又仿佛情人的耳语——

“自寻死路。”

上一章:第46章 .云欲休的心思又暴露了 下一章:第48章 .不想做人
热门: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瘦子 男主不换人 余生皆假期 手术直播间 老衲还年轻 我是幕后大佬 老婆是武林盟主 独闯天涯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