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云欲休的心思又暴露了

上一章:第45章 .新鲜的乐趣 下一章:第47章 .他死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帝无神冷笑:“找死!”

开口的同时, 他的身影鬼魅一般掠到了云欲休身前, 手中珊瑚色的戒尺一扬,刺入云欲休的右边锁骨下。

“省点力气。”云欲休唇角微勾,不以为意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流出体外的鲜血,懒洋洋地说道,“免得后悔。”

阿离瞳仁微微收缩,紧紧盯住帝无神手中的戒尺。

珊瑚色,玲珑剔透。

云欲休的血正顺着戒尺的边缘缓缓溢出来, 汇成一道小小的血泉,淅淅沥沥落到草地上。

她的心脏轻轻一揪。

云欲休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阿离,眉梢悄悄挑起了半边。

他随意地挥开了帝无神的戒尺, 手一招,只见一身白衣的玉琳琅尸身从半空坠落下来。

帝无神瞳仁骤缩,不假思索一掠而起, 将这具尸体紧紧揽进了怀里。

“小琅!”

一瞬间, 强撑的镇定和积蓄甚久的怨恨通通不翼而飞,红衣男人眉间的“川”字更加浓墨重彩,他抬起一只手, 手指垂在她紧闭的双眼正中,迟迟不敢落下。

半晌, 帝无神缓缓抬起一双变得赤红的眼睛:“不是说不把她交给我么?”

“这是死的。”云欲休唇角扯开一个邪笑,“你若要死的,现在便可以带她走了。”

“救她。不惜一切代价。要我做什么只管开口。”帝无神额角突突直跳,紧张地盯住云欲休。

阿离后知后觉:“你不是恨极了她, 想要取她的性命吗?”

帝无神嘴唇微僵,颤了下,恶狠狠地说道:“自然要先救活了,我才好亲手杀!”

阿离忽然发现帝无神说这话的模样和云欲休发狠说要杀她的时候像极了。

她忍不住偏头看了看云欲休,只见他眼睛里满是嘲讽,唇角勾着坏笑,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帝无神:“口是心非。你也舍得?”

阿离的小心脏欢欢实实地蹦跶了一下。

“如何不舍得?”帝无神眸光闪了闪,垂下眼皮去,一瞬不瞬地望着怀中死气沉沉的尸身,缓声道,“当初,我锋芒崭露,被封为仙族第一天骄。那时候,她时常偷偷尾随我,我修炼时,她便静静坐在一旁看我。我嫌她烦,她便跑得远远的,躲在仙榈树后守着我。日子久了,我见她也不是那么惹人嫌,便偶尔和她说上一句两句,指点她修行。再后来,我与她双修了。”

“就是这么一个迷恋我的小女人……”帝无神轻轻抬起眼皮,语气依旧平平淡淡,“她为何心就那么大呢?她想要的那些,我并非给不了她。只要她告诉我她要,再耐心地等上一等,我便会将一切双手奉上。”

阿离下意识地轻轻摇了摇头。她并不认为玉琳琅是贪慕权势荣华的女人,在心魔幻境中,玉琳琅分明是对融摘星一往情深。可是她和帝无神又是怎么一回事?

帝无神继续自说自话:“可是她什么也没说。那一日,我到约好的地方等她,却等来了圣宫的执侍泯风——若是今日的我,必让他有来无回。只可惜,那时候我年纪尚轻,不知世间险恶,从来不曾钻研过杀人的技法。我被他追杀,打落断崖,被海中巨兽一口吞下。”

他脸上浮起一点缥缈的笑意:“等到我降服了巨兽,带着满身伤痕潜回中州时,听到的便是她即将嫁入圣宫的喜讯。我以为她是不情愿的,送嫁那一日,面容全毁的我混在人群之中,却看见她含羞带怯,心甘情愿地牵住了大圣君融摘星的手。”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必须死了。”帝无神的手终于抚上了玉琳琅的脸颊,“大圣君与娇妻琴瑟合鸣,恩爱非常。可惜呀,红无百日红,听到你被冷落的那一刻,可知道,我有多想亲手掐死你吗。”

阿离坚定地摇了摇头:“你认为姑姑她移情融摘星,与他勾结,故意置你于死地?不是这样的!她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融摘星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绝不会为了姑姑做出此等小人行径,因为他心中始终惦记着凡间的元配夫人,都为她生出心魔了。对于他来说,姑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

“你觉得我在撒谎?”帝无神冷笑起来。

“不。”阿离诚挚地说道,“我只是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等姑姑醒来,你千万不要冲动,先问清楚再说。”

“我不冲动,”帝无神动了动手指,“我只取出她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云欲休一脸讥笑:“你因情而入魔,杀死玉琳琅便是自毁魔心。啧,好一个情深似海帝无神,求不得生同衾,便只求死同穴?”

帝无神大怒,手中珊瑚色的戒尺迎风长至十丈,轰隆一声兜头砸向云欲休。

云欲休抓着阿离轻松掠向一旁。

帝无神鬼魅般的身影堵到了云欲休面前:“救她。立刻,马上。”

“极恶之地,生有一种奇花,花开一千年,叶生一千年,花与叶永不得相见。”云欲休满面坏笑,“此花的根,叫做灭情。一经服下,便会忘记所有与某人相关的事情。”

帝无神满面震撼:“我不曾听说!”

云欲休同情地看着他:“你自然不曾听说,极恶之地是魔尊的领地。灭情……当年有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从我手中换去。”

“你!”帝无神狞笑起来,笑了一会,蓦地沉下脸,“可有解药?罢了,先救人。”

阿离现出神魔身,胖墩墩的身体窝在玉琳琅的尸身边上。

云欲休让帝无神从命玉中取出玉琳琅的元魂,投入她的躯体中。

帝无神眸光闪动:“做这样的事情必须全神贯注,魔尊,我且信你一次。你记着,若你趁机对我下手,我便是死了,化成厉鬼,也会咬下你一块肉。”

云欲休满脸不屑。

“杀你,还用不着心计。”

帝无神重重看他一眼,然后认命一般笑了笑,迫出一缕心头魔血,从命玉中小心翼翼地卷出了玉琳琅的元魂。

阿离这下是真正把悬起的心脏放回了胸腔里。为了救回玉琳琅,帝无神明知眼前可能是必死的陷阱,却还是甘愿往里跳!他对她,当真是一片深情。

帝无神很快就封好了元魂。

他再一次抬起头时,眸中已是闪动着满满的期待。鬓发散了一缕,湿湿地贴在脸颊边上。

云欲休抓起阿离。

她的胸.膛微微起伏,小眼睛斜向一旁,直直看着帝无神怀中的玉琳琅。

云欲休指尖凝出一缕玄水,正要刺入她圆滚滚的胸.膛时,忽然看到上次取血救长公主时留下的小伤口。

伤口早已愈合了,但茸毛根处却沾到了鲜艳的心头血,明晃晃的扎进了他的眼睛里。

他的心头忽然涌起一股极致的烦躁,正要撤去指尖的玄水时,阿离忽然挺了挺小胸膛,撞了上来。

“啾啾。”

他对上了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身体一僵,下意识地冷笑着说道:“我才不心疼。”

“啾……”阿离心想,谁也没问你心疼不心疼啊?只不过催你快一点而已。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很快就结束了。

至于玉琳琅能不能醒来,那只能听天由命。

阿离眨巴着眼睛,在她身上跳来跳去。

前几日,长公主倒是醒得很快。大约是忧国忧民惯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便挣扎着爬起来,说是要去批折子。

玉琳琅……她有什么特别惦记的事情吗?

只希望不是融摘星吧……

阿离扬起小脑袋,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帝无神。

总有种闺蜜去偷情,自己得应付她老公的错觉……

黑沉沉的海云中,忽然现出一片清明的天光。

帝无神抬了抬眸子,两道浓眉皱得更紧:“你要我省点力气,便是因为这个?”

“是。”云欲休毫不犹豫地回道,“我引来融摘星,要你们两败俱伤。”

帝无神瞪着他,瞪了半晌,自己倒是失笑了:“好你个魔尊,果然知人心哪!那就如你所愿,只不知,你想让他伤几成?”

云欲休弯了下眼睛:“至多三成。超过三成,你必死无疑。”

帝无神挑挑眉,拎起戒尺,临走前偏头扔下一句:“看好她。”

说罢,大步踏入虚空,留下一道艳红的残影,直奔天边的清光而去。

阿离钻进衣裳里,恢复了人身。

她规规矩矩地坐在云欲休身边,问道:“找你换灭情的人,是谁?”

云欲休道:“玉家家主。”

阿离一怔,旋即明白他指的是上一任家主,也就是玉离衡和玉离清的父亲。

“代价是什么?”

云欲休唇角浮起一个诡谲的笑:“玉琳琅的私生女。纯阴之体,绝好的炉.鼎。”

阿离震惊地望着他。

云欲休坏意地笑道:“他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想让我来替他处理了那个孽种。只可惜,我最爱看这些伪君子难受的模样,于是我提出了另一个条件——这个私生女,他必须放在自己的名下当作亲生女儿养大,还要给她最好的修炼资源,送她进入圣宫。”

阿离头皮发麻,定定地望着他。

他皱了下眉,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难道不知道做炉.鼎都是什么下场吗?”

“原来是这样……”阿离难以置信地确认了一遍,“姑……玉琳琅与帝无神两情相悦,还生下了一个女儿。为了让玉琳琅顺利嫁入圣宫,她的亲人不惜去找了魔尊,提出用她的女儿换取灭情之药,让她忘记帝无神,嫁给融摘星。是这样吗?”

云欲休微微眯起眼睛:“不错。这件事情……呵,知情人极少,就连融摘星也不知道自己的仙妻在成亲前竟然和别的男人生过一个女儿。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当初帝无神和玉琳琅生下的那个女儿,就是你,玉离清。你的舅舅和舅母,要把你送给我,魔尊,做炉.鼎。我拒绝了,我给了他们灭情,并让他们把你带回去,当作自己的女儿好生养大。原以为会有好戏看呢……”

他摇着头,目光复杂地望着阿离,道,“没想到,他们利用你点了把纯阴极火,毁去了我的魔身。”

这下阿离算是彻底明白了。

难怪玉家夫妇那样对待玉离清!

只不过……

阿离心中升起了浓浓的疑惑——如果这只是玉家为了攀龙附凤而搞出来的事情,那他们一定会死死瞒住,不敢让融摘星知道。那么,为什么泯风会出手对付帝无神呢?

云欲休坏意地指了指身后战场:“我略施小计,让你的亲生父亲和融摘星拼个两败俱伤,你不恨我?”

阿离拉回思绪,摇了摇头:“我太弱了。我若是打得过融摘星,我一定打跑他,然后再狠狠骂你一顿,责怪你不该这样不该那样。”

云欲休哈哈大笑。

天边的战斗已经打响了。

离得太远,阿离完全看不到战斗的景象,只能看见海面上的漫天怒云紧随帝无神的脚步,轰隆滚向西边,与那一方清明的天光疯狂地撞击、融合、相互吞噬。

毫不间断的闷雷声一阵接一阵滚过,战场下方,一道道红与青交织的极光垂挂在青天白日下,绚丽无比。

“真美!”

云欲休道:“红的是帝无神受伤流出的魔元,青色是融摘星本命源气受损。”

阿离:“……”

他漫不经心地说道:“接下来要做的事,禁不得半分干扰。帝无神坐了这么久东魔天之位,总会有些保命的本事。只要伤到融摘星三成,以他狡诈惜命的性子,定会缩回圣宫老巢里养伤去。这一段时间,足够我……”

他偏头望着阿离,轻佻坏笑道:“毁天灭地。”

阿离:“……”

“想得美啊……”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阿离怔了下——谁,谁说出了她的心声?

眼前的空气荡起了密密的波纹,一个面容刻板的男人落在了几步之外,鹰一般的目光牢牢锁死了云欲休。

“君上料到,穷途末路的魔尊定然会找个强援,是以,他故意假装中计与东魔天争斗,目的便是……让我们轻轻松松,拿下你的人头!”

执持泯风!

在他身后,三个身穿执侍长袍的人,接连自虚空中踏出!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这个文又名《穿书后谁都是我爸爸?!》

上一章:第45章 .新鲜的乐趣 下一章:第47章 .他死了
热门: 杀人的债权 后宫·如懿传3 朝阳警事 蜜汁炖鱿鱼 香色倾城 一念执着,一念相思 朝歌一曲,有女桃夭 横滨最强供应商 重生之大佬的小可爱 网游之白骨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