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新鲜的乐趣

上一章:第44章 .天地玄黄 下一章:第46章 .云欲休的心思又暴露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开始感觉到热了。

随着云欲休步步逼近,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酒、酒有问题?”她后背抵住冰凉的褛花门框, 提心吊胆地望着几乎贴到了她身上的男人。

“没有问题。”云欲休笑了笑,“好得很。”

“可是我很不对劲……”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中带着丝丝甜香,身体情不自禁想往他怀里钻。

“哪里不对?”他声音微哑,带着蛊惑的意味,“嗯?”

阿离把脑袋转向一旁,却被他捏住下巴,拧了回来。

冰凉坚硬的指骨挑起她的下颌, 阿离被迫看着云欲休的眼睛。

他眸中的赤色血丝变得极淡,呼吸微热,带着独属于他的清香味道。

“想亲近我吗?”他垂下头, 鼻尖几乎抵住了她的鼻尖。

苍白绝美的容颜在阿离眼睛里渐渐一分为二。就像长公主把一只酒樽看成了两只一样,阿离发现云欲休变成了两个,左边一个, 右边一个。

她眨了眨眼睛。

其实阿离并不介意和云欲休发生一些亲密的行为, 他长相绝佳,实力超强,又救过她好几回, 换了任何一个心智正常健全的单身女子,恐怕都不会无动于衰。虽然那样的感觉还远远没到爱的地步, 但大家都是成年人,难保不会日久生情。只要云欲休对她有了那么点情意,她的小命可就彻底保住了——连巫山秀都明白的道理,阿离自然也拎得清。

只不过, 此刻的云欲休虽然故意在诱.惑她,但她看得出来,他的眸中一片清明,根本没有半点情.动之色。

这就很尴尬了。

幸好她是妖魔之躯,凡间的情.药对她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除了身体热一点,心底挠得慌一点,眼前的云欲休更漂亮温柔一点,气息更加醉人一点之外,并没有其他过于强烈的奇怪反应。

就是有点醉。

“云欲休,”阿离微微喘着气,呼吸里一片香甜迷醉,“我头有点晕,看你都有重影了。你别乱动,不然我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重重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想碰哪里?”他弯下腰,侧过头,嘴唇几乎贴着阿离的耳垂。目光一凝,他看见一小缕乌黑的碎发飘在她的耳后,遮住了那一小片微微泛着粉色的皮肤。若隐若现,像是在故意引动他的食欲。

他忍不住抬起一根指骨,轻轻拨了下。

阿离麻爪了。

她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小手下意识地抬起来,抵在了他的胸.膛上。那里仍是硬硬的白骨,摸上去就能感觉到线条非常流畅优美。

她的思绪飘歪了。

她想,若他全身都是白骨的话,究竟能不能酱酱酿酿……堕龙池那次,好赖还剩下半边身躯……那次受惊过度,都没留意到触感究竟是怎样的?

云欲休偏了偏头,发现阿离微微张着嘴,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居然在发呆?他的心头不禁涌起一股小小的坏意,眯起眼睛,狠狠一口咬在了她的耳后。

那一小缕乌黑碎发混着软软的骨头和嫩肉,被他掠入牙间,轻轻磋磨。

“啊!”阿离心尖一颤,差点就顺着褛花的木门滑坐了下去。

一只骨手及时扣住了她的腰,另一只骨手把她的脑袋往边上一拨,开始肆无忌惮地噬咬颈侧那隐在皮肤下面轻轻跳动的血管。阿离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彻底懵了,浑身血液呼呼乱蹿,心脏好像跑到了脑袋里面,怦怦地砸得她头晕目眩。

云欲休发现了新鲜的乐趣。

她在他的牙齿下颤抖,脆弱又美丽。

他的心底升腾起一股破坏的欲.望。本能催促着他,让他将她揉碎,看她流血、尖叫、求饶。

就在牙尖即将刺破皮肤的一刹那,他重重呵出一口气,松开她,转身大步走回了长案后。

阿离惊魂未定,浑身血液呼呼地往脑袋上、脖颈上涌。

“过来。”云欲休招了招手。

阿离吸了一口气,迈动两条软绵绵的腿,挪了过去。

他从长案另一头拎过一只大壶,揭开盖子扔到一旁,将一整壶茶水递到她面前。

“喝。”

阿离老老实实接过来,抱着大壶一通牛饮。

“醒了么。”他斜斜瞥了她一眼。

阿离点点脑袋。

其实刚才他啃她脖子的时候,酒意就已经吓跑了。

就是药效还未彻底消失,此刻看他,烛光为他勾勒出了一道明亮的金边,面容却有些朦胧,更是漂亮得不像活人。他的嗓音本来就十分撩人,此刻听在耳朵里,更像是带着些低沉魅惑的小钩子,牵引着他留在她耳后的那些温度和触感,每一个字都在挑动她心头那根嘤嗡作响的弦。

阿离垂下头,懊恼地看着那只酒壶。

云欲休忽然凑近了些,一条胳膊搭在阿离的肩上,把她揽进了怀中。

阿离小小地吃了一惊,正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听到他的声音平静地在头顶上响起。

“蝼蚁觅食,蜜蜂筑巢,并非因为勤劳,而是本能。”他伸出一根细长的指骨,在她的肩膀上敲了两下,“人类亦然。情爱,不过是掩饰了真实面目的繁衍欲.望而已。被本能和欲.望支配,就不可能看清脚下的路。”

阿离仰起脸看他。

他微眯着眼,神情清冷邪肆。

“你真是无欲无求。”他仿佛在思索什么高深的命题,下意识地抬起一只骨手,一下一下捋在她的头发上,就像他一边安排遥卿卿的死,一边撸她的鸟毛时一样。

“都这种时候了,居然没有对我生起任何欲.念。”他问,“我就这么可怕?”

阿离瞄了瞄他那张既邪如魔又圣如佛的脸,轻轻摇了摇头。

“不怕我?”

阿离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呵,一次就怕了么?”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嫌我不够温柔?”

阿离:“……”

“我说过,那次只是用一用你而已……”他的唇角勾着一抹坏意的笑。

阿离忍无可忍,抬起胳膊搂住他的后颈,恶狠狠地亲住了他。

她也不会,但比他好得多了。

她有些笨拙地挪动自己的嘴唇,在他冰凉的薄唇上辗转游移,还壮着胆子用舌尖轻触他,亲吻的间歇,她小口喘着气,凶恶地对他说道,“不会就好好学着!”

不知过了多久,阿离感觉到自己嘴下的人轻轻抽了一口气。

他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开。

几乎同一时间,褛花木门砰一下被人撞开了。

长公主满面怒火,推开一个绵软软糊在她身上的女人,冲着阿离喊道:“这些女子好生不要脸!明知我也是女人,竟还自顾自往身上贴!”

阿离趁机跳起来,上前勾住长公主的臂弯,道:“走走走,我们走!不待在这里了!”

“顺便”回头望了望云欲休,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阿离便装作没事人一样唤他,“走吧!”

三个人离开和鸾居时,天色刚好蒙蒙亮了。

阿离偷偷用手指碰了碰嘴唇,心想,感觉只亲了一小会儿,没想到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云欲休没说话,那模样也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三个人走在清冷空旷的街道上,衣衫都不大整齐,神色也有些委顿,乍一看,当真像是在花楼里通宵达旦狂欢后,气息奄奄的买笑人。

刚走出几步,迎面便撞上了一个熟人——云小乌。

她身边跟着那个叫桃碧的丫鬟,主仆二人风风火火,呼地卷到了阿离面前。

云小乌还没发话,那个桃碧已跳着脚蹿了出来,手指快要点到阿离的鼻尖上。

她骂道:“好你个女飞贼!我们大小姐好心好意收留你,没想到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趁着云家有难,卷了钱财跑到这烟花之地来销赃了!幸好老天有眼,叫我们大小姐正好撞到了!你就等着进牢子吧!哈!你可别想狡辩!进我们家大门时,分明穷得一个钱串子都没有!短短一日,你就有钱上和鸾居了?笑话!不是偷我们家的,你银子还能从哪里来!”

长公主偏了偏头,抱起胳膊看着这个上蹿下跳的小丫鬟。

阿离没理桃碧,对云小乌说道:“云姐姐,我说过我不缺钱。你也认为我是窃贼吗?”

云小乌眸光闪了几下:“是与不是,到官府里对官差们说去吧。我只知道,我将你领进家时,你身上绝对没带着那么多银子。不要再解释了,我不想听。”

阿离叹了口气:“就算我们花的是云家的银子,那也是你们的该尽的孝心。只可惜并不是。”

长公主轻轻哼道:“今日喝花酒,是孤请的客,用的正是孤的棺材本。”

“你又是什么东西!”桃碧仰着面孔,一对眼珠子直溜溜往下瞪,压根没往长公主脸上瞅。

“孤不是什么东西,而是这大庆国的……女战皇。”长公主踏前一步,周身酒气和萎靡一扫而空,在她最后一个字字音落下之时,东方正好蹦出一轮红日,为她镶上一圈金红色的光边。

云小乌先一步反应了过来,惊得魂不附体,一把将桃碧扯到了地上,连连磕头。

阿离偏头望着光芒万丈的长公主,心中不禁豪情翻涌。

好想像她一样威武霸气啊……

云欲休懒洋洋地捉住她的肩膀,带着她走向道路的尽头。

“该去东魔域了。”

黑雾氤氲,白骨之上缓缓凝出了血肉。

东魔域有将近七成的领域是海洋。

暗水不知道被云欲休派去了哪里,自从花楼一夜之后,阿离就没有再看见他。

两个人站在了海边。

这里的海是怒海。黑浪翻滚咆哮,乌云低低地压在海面上,整片区域满满充斥着狂暴和戾气。

阿离倒也不觉得奇怪,东魔天帝无神本来就是四魔天之中实力最为强大,也最为神秘的一个,他的地盘无论长成什么样子,阿离都不会觉得稀奇。

她只是有些担心云欲休。三日之前,他曾说过需要休养三日。可听暗水话中之意,云欲休本是要抽取云氏后人的血脉来重筑死镰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放弃了这个打算,事实上他的确没有这么做,眼下虽然身体看起来恢复了正常,但阿离知道他一定还没有恢复巅峰的实力。

就这样面对不愿臣服于他的东魔天帝无神,真的没有问题吗?

就在阿离胡思乱想时,云欲休仰起脸,任海风把斗篷的罩帽吹到了肩后,露出那张苍白俊美的脸庞。

他抬起一只手,黑雾氤氲,一把黑色的光剑凝聚成型。

手一扬,光剑刺入黑色的巨浪群中。

海风带着浓浓的腥味,很快就沾湿了阿离的衣裳。

阴冷的东魔域让她感觉很不好。

很快,大海动了。

黑色的海洋直直站立了起来,就像它原本是一头伏在地上的野兽一般!

阿离吃惊地望着面前的大海,只见它拔地而起,很快就爬伸到了她必须抬头仰视的高度,重逾万万钧的海水在空中愤怒地咆哮,向地上蝼蚁般的人儿展示它的神威。

一旦砸落下来,必将地面的一切碾为齑粉!

浪壁翻滚着,缓缓从正中分开。

一只顶天立地的褐色巨足轰然踏了出来!

一脚落下,大陆架震颤不已,沙石浪滩上,不少地方发生了地陷,黑色海水随着泥沙一道沉入地下,只留下一堆堆灰白的泡沫。

“吼——”

三颗巨蛇般的头.颅同时刺破浪壁,居高临下冲着入侵者宣示主权。

在这等造物与巨兽的双重威压下,阿离不禁有些呼吸困难,下意识地拽住了云欲休的袖子。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身后这一小块地方是安全的。

巨兽庞大的身躯沐过浪壁,扬头抖了抖水花,地面便迎来了一场飓风暴雨。

云欲休不动如山,视线冷冷地凝在了巨兽的颈后。

那里,坐着一个红衣男人。

“帝无神。”

云欲休的声音在风雨之中显得有些怪异。

阿离觉得他不应该被吓得变了调子,但听到耳中的“帝无神”三个字却的确是非常的怪异。

帝无神用手中的戒尺敲了敲巨兽的颈。

这样恐怖的巨兽,当即不再张牙舞爪,而是老老实实垂下了脑袋和脖颈,温驯地把脑袋伏在了海滩边上。

帝无神踏着虚空一步一步走来。

到了近处,阿离看清了他的容貌。

这是个长相非常英俊的男人,只不过双眉紧皱,在眉间生生挤出了一道“川”字的沉重沟壑,显得沧桑老气。薄唇抿得很紧,唇角下垂,一望便知是个脾气不好,极易动怒的主。

“魔尊。你又来做什么。”看见云欲休,帝无神老实不客气地摆出一副逐客的脸。

“做个交易。”云欲休的声音刺破了风雨,在轰隆的天地之声中,异常的清晰。

帝无神转身就走:“没兴趣。”

“玉琳琅。”云欲休道。

帝无神脚步一顿,极慢极慢地转回了身。

阿离发现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凶光,是那种随时会将面前的一切撕得粉碎的凶光。

她的心重重一沉,触了底之后,反倒微微往上弹了弹——原来如此。云欲休并不是没来由地帮助她,而是有着自己的算计。

这样才好。大魔王无缘无故的好意,她受不起。

如今,就看他提出的条件和交换,是不是她能够接受的了。

“我要大圣君的女人做什么。你说,我要大圣君的女人做什么。魔尊,若我没有看错,眼下的你,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弱,这样弱的你,是送上门来找死吗?”帝无神声音阴沉无比,大步走到了云欲休面前,几乎和他脸贴着脸。

“当真要求死的话……我可以满足你。”帝无神的目光疯狂闪烁。

云欲休笑了:“你就这般在意一个女人?帝无神。我记得你说话向来不超过十个字。今日可是破例了一次又一次。”

这一次阿离听得很清楚,微微一怔之下,眼眶不自觉地睁大了。

帝无神这个名字书中只提过一次,他是第一个收到圣宫主动邀请的天之骄子,但他拒绝了圣宫。对这个天骄,书中自始至终只提到过一句。谁也没在意这个人拒绝了圣宫之后怎么样了,是像很多少年天才一样泯然众人,还是无声无息就死在了某个不知名的仙族或妖魔手中?总之他就这么没了,谁也没想到,这个失踪的天骄竟然投入妖魔阵营,还坐上了东魔天之位!

阿离之所以留下印象,只是因为第五这个姓氏实在是太特别。

帝无神呼吸一滞:“为什么提她。”

阴狠的目光在阿离脸上划过,“她不在这里。她出了什么事吗?”

云欲休笑了笑:“在乾坤袋里。”

帝无神慢慢睁大了眼,半晌,哈地笑出了声,嘴角越咧越大,神情越来越怪异:“死了吗?终于死了?哈!这个无情无义,贪慕权势的女人终于死了吗!我只恨不能亲手结果了她!哈!融摘星不要她了吗?真可惜啊!再给我千百年,我定能打败融摘星,亲手送她上路!哈!哈哈!”

待他发.泄完,云欲休淡声道:“能救得活。”

帝无神胸腔狠狠抽搐了下。

“好啊!好啊!”他重重甩了甩红色的广袖,道,“救活她,让我亲手来杀!你要域主令?拿去!”

一块金色令牌甩进了云欲休怀里。

云欲休收起域主令,不疾不徐道:“跟我来。”

帝无神丝毫不疑,挥手令那巨兽挟着浪壁退回了深海中,他放开脚步,跟在云欲休身后,往北边走去。

阿离被云欲休攥住了胳膊,拖着往前走。

不知是不是疑心生暗鬼,她总觉得云欲休看她的眼神变了,他似乎已经不再把她当作一个与他有些许暧.昧亲密的女人,而是只把她当作一件工具——帮助他实现目的的工具。

他需要她复活玉琳琅,来和帝无神交换域主令。

他不会顾及她的意愿,也不会顾及玉琳琅的意愿。

她甚至都来不及去深想这两个男人的话中之意。很显然,帝无神和玉琳琅当初有很深的纠葛。

只不过此刻阿离顾不上这些。她只知道,把玉琳琅交到这个恨她入骨的帝无神手里这件事,已经违背了她做人的原则,践踏了她的底线。

没关系,大不了一拍两散。云欲休杀人干净利落得很,被他杀死也不用受多少折磨。

她暗暗想着。

云欲休离开海滩,走入一片平整茂密的草地。

他发现阿离的气息渐渐收缩了起来,整个人变成了一只封闭的小球,原本伸向他的那些淡粉色的小触角全部缩了回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欲.望触角,它们看起来柔软剔透,丝毫也不会引起他的反感。但此刻,它们消失了。

他垂眸看了她一眼,在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异样。她依旧是那副略微有些神游的表情,清澈的眼睛时不时转一转,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嫣红的嘴唇轻轻抿着,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想起昨夜那些柔软的触感,他的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阵烦躁。

又走了几步,他重重地拽了她一下,微弯下身,凑在她的耳旁,“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阿离吃惊地看着他——她刚才并没有看他啊?

见她一脸无辜,云欲休心情更加不好了。明明就……

他磨着牙,一字一顿,毫不避忌地说道:“我可没说过要把玉琳琅交给他。”

阿离满眼难以置信。

身后传来了帝无神的冷笑:“找死!”

上一章:第44章 .天地玄黄 下一章:第46章 .云欲休的心思又暴露了
热门: 九州·白雀神龟 异现场调查科前传1:血族革命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老婆是武林盟主 替嫁太子妃 小傻子 黄金渔场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全系炼金师 怪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