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莲花之死

上一章:第42章 .女鬼 下一章:第44章 .天地玄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日之后, 遥卿卿赶到了望都城上空。

只一眼, 她就看见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的男人。

那是一处宽敞的府邸,院落中正正地停着一口黑漆棺材,暗水嬉皮笑脸站在棺材边上,推盖子玩。

“咯——吱。”

棺盖被推开一半,露出棺中女子苍白的脸。棺材内壁上雕着鸾鸟图案,栩栩如生。

“咯——吱。”

棺盖合上,暗水百无聊赖地用指甲刮擦棺材边上的黑漆。

他还在唱歌。

声音难听得要命。

唱的是情歌。

遥卿卿脑海中顿时涌起无数惨痛的回忆, 昨夜,这个人便是一边哼着跑调的曲子,一边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她咬紧银牙, 一掠而下!

身后现出巨大的孔雀虚影,七色光芒渐次流转,她立于孔雀头顶的翎毛之上, 手中凝出一张通透的彩弓, 弯弓、搭箭、射!

暗水掀了掀眼皮,右手一张,抓住了遥卿卿全力发出的一箭。

他轻轻松松就捏碎了那支金灵力化成的彩箭, 喜滋滋地冲着俯冲而下的遥卿卿招手,“心肝!”

遥卿卿神色凛然, 虚影一晃,凝成一把流光溢彩的长剑飘在身后,她反手握住彩剑,两个瞬闪后, 来到暗水头顶上方,挥剑刺向他的额心。

暗水用两只手掌夹住了剑刃,轻佻地笑道:“原来卿卿喜欢在我上面。”

遥卿卿抿着唇,一边与暗水角力,一边挥着白嫩的手,凝出无数小飞剑袭向暗水。

在这样近的距离,暗水依旧轻轻松松就避过了所有的飞剑。

那些小飞剑落入他身后的地砖中,一闪即逝。

“我就知道,卿卿舍不得使力气打我。”暗水旋了旋身体,将遥卿卿稍微往后带了两步。

遥卿卿继续凝出飞剑,徒劳地刺向暗水面门:“我要杀了你!”

语气虽然发着狠,却也隐隐带着几分怨怼和娇嗔。

那些没入地底的小飞剑在暗水身后的地下组成了剑阵,虽然此刻无甚威力,但等她开启无垢法印大幅度增强自己实力时,它们就会变成一个绝杀之阵!遥卿卿早已算准了,若是事先开启无垢法印,暗水见机不妙定会转身就逃,那样的话,凭她的实力根本追不上也留不住他。

唯有假装和他拼命,他存了戏谑之心,才会大意轻敌。等到布好剑阵,断了他退路之后,再开启无垢法印,必定叫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唯一的风险便是,在她布好剑阵之前,暗水会不会对她下狠手。

遥卿卿仿佛天生就懂得怎样对付男人,此刻凭着本能,生生把打打杀杀的动作变成了打情骂俏。

“禽.兽!你倒不如杀了我!我恨死你了!”她瞪着杏眼,咬牙控诉。

暗水赶紧表白:“卿卿,我对你一片真心,怎么可能杀你呢?你掉一根头发丝,我都要心疼啊!”

“别以为这样我就不杀你!”遥卿卿一面眼波横飞,一面将最后几支金灵力化成的飞剑投到了剑阵之中。

阵成了!

暗水的手已顺着她手中的长剑摸了过来,就在即将触碰到她的一瞬间,遥卿卿忽然就变了脸。

方才她的脸上明明白白藏着三分娇嗔,此刻,却只剩下了十足十的恨意和杀机。

“无垢法印!”

纤手一摆,金色印鉴大放光芒。

身外,瞬间凝出一层金色的光幕,将她周身一丈的范围护得严严实实。另一部分金光如水一般,流入她方才布在暗水周围的剑阵中,只见一枚枚金芒闪烁的小飞剑从地下浮出来,像一张棋网一般,将暗水围入其中。

遥卿卿终于轻轻吐出了藏在心头许久的一口浊气。

不知从哪一日开始,周遭的一切事情仿佛都在跟她作对,冥冥之中感应到的机缘一个接一个化为乌有,就连已拿到手中的逆生轮,隐约间也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每一件事,都和自己原本的预期大相径庭,心中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感觉到清静安宁了。更可恨的是,在这残酷的修真界与男人们百般周旋、好不容易才完完整整保留下来的娇贵身体,也莫名其妙被一个自己半眼都瞧不上的男人夺了去。

不过没有关系。否极泰来,从此刻开始,一切将回到既定的轨道上……

遥卿卿终于找回了曾经的自信。

就在这时,她敏锐地捕捉到一声不屑至极的嗤笑。

她回眸扫了一眼,视野中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只有檐角的螭吻边上,飘着一件空荡荡的黑袍子。

“解决了暗水再说!”

目光一凝,一柄飞剑从剑阵中掠出,刺向暗水。暗水闪身躲避之后,发现飞剑所经之处,留下了一道金色丝线。

飞剑归入剑阵后,立刻有另一柄飞剑袭出,留下一道新的剑痕金芒。

很快,困住暗水的空间内,密密麻麻全是纵横交错的剑痕。

暗水避无可避,终于撞在了几道金芒上。

护体的本命源气疯狂闪烁,虽然挡下了剑痕的伤害,但反震之力令他吐出了小小一口鲜血。

暗水狠狠地拿手一抹,狞笑着望向遥卿卿:“够野!有味道!待哥哥出来……”

遥卿卿哪里还肯听他的污言秽语,当即逼出全部灵力,将自己修为催升到极致,尽数倾泄入剑阵之中,全力运转剑阵!

威力顿时暴涨!

暗水果断现出了仙人法相!

剑阵随着他暴涨的身形一齐扩大,杀机更是深重,每一剑击出,遥卿卿的脸色都会苍白少许。

暗水也不好受,接连受伤让他气得口不择言。

“卿卿!昨日你不是也很爽快吗?怎么穿上衣裳翻脸就不认人了?!昨日整弄得畅快时,你不是还喊亲爹饶命么!”巨大的法相疯狂跳脚,冲着金色光罩连声叫嚷,“你再不收手,下次我可就不再怜香惜玉了!你喊爷爷求饶都没有用!”

遥卿卿不假思索祭出了本命源气!

暗水看起来有些急眼了:“卿卿!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就这么狠心?!没了本命源气,你拿什么防身!喂喂!无垢法印可以为你抵挡一切,一旦把本命源气扔出这罩子外面,可就收不回去了哟!”

遥卿卿冷笑着,瞄了瞄周身一丈之内——无垢法印开启后,会在身外形成一个直径一丈左右的金刚光罩,可以阻绝光罩外袭来的一切伤害。

光罩中,除了她之外,只有一口棺材。方才和暗水拉拉扯扯,没注意什么时候被他带到了棺材边上。

不过遥卿卿并不在意,因为暗水推开棺盖时,她已认出了棺中女子,正是那个拎着两颗脑袋闯入皇宫,被她随手一剑穿心的女反贼。

她不屑地笑了笑,果断掷出本命源气!

泛着淡淡白光的本命源气透过护在她身外的光幕,汇入金色剑阵中。

这下,剑阵威力再度暴涨了近一倍!

暗水撞上剑痕时,不再只是吐口鲜血那么简单了——本命源气也在疯狂地被消耗。

“受死吧!”遥卿卿吐出一口心头血,神色狰狞无比。

此刻她已无力指挥战局,只能静待无垢法印和本命源气加持过的剑阵将暗水抹杀。

她抬起胳膊,抹去了唇边的血痕。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遥卿卿倒抽一口凉气,慢慢回转头。

只见棺材盖子正在自行打开。

她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后背靠在了无垢法印的光罩子上。

只见棺中的女子慢慢地坐了起来,缓缓睁开双眼,目光平静从容。

遥卿卿还想退,但光罩连接着剑阵,牢牢固定在了原地,只在她身后形成了一个柔软的人形凹陷。

“本宫乃是大庆国长公主遥傲安,封号长安。”长公主站立起来,手中提着惯用的长刀。

她虽是立在棺材里,但周身气势却把这小小的一丈范围生生变成了铁血沙场。

遥卿卿瞳仁紧缩,死死盯住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

“啾——”一只圆滚滚的胖鸟扑棱着翅膀,飞到长公主的肩膀上,垂下喙,理了理自己胸前的茸毛。

长公主轻轻活动着脖颈和四肢,偏头看了看肩上的阿离,唇角微扬,笑道:“感谢的话留到事后再说,现在,你我就并肩而战吧!”

“啾!”阿离兴奋地扇了扇翅膀。

云欲休安排这一切的时候没顾上她,她趁机钻进棺材,混在那些鸾鸟雕刻里面,成功打入了敌人内部!

“是你!是你!玉离清!”遥卿卿眼珠子瞪得快要掉下来,“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处处陷害我!”

“啾?”阿离满脸无辜。她什么时候陷害过她了?一次也没有吧?这个女人当真是瞎话一抓一大把,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她就是一朵倾世好白莲。

阿离此刻不方便恢复人身来怼她,因为好不容易才逃离了云欲休的魔爪,都没来得及给自己准备一件衣裳。

不过也没有必要和遥卿卿说话了——她就不配听人话。

长公主倒拎着长刀,大步走向遥卿卿。

刀尖刮擦在坚硬的地砖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呲呲”声,小小的火花时不时飞溅起来,与光罩外那震天动地的大战相比,这里的小气氛显得诡异安静。

但那刀尖,却像是刮在遥卿卿的心坎上。

为了击杀暗水,她迫出了全部潜能,就连本命源气也投入了剑阵。暗水不死,剑阵就不会结束。

没有灵力,连乾坤袋也无法打开!

遥卿卿长吸一口气,眸中闪动着凶光。

怕什么!

脱凡飞升之前,她便是同辈中的佼佼者,正是因为机缘巧合习得一身超绝的剑术,才会被最初的师傅看中,领她入仙门!

对方不过是一个凡界武人罢了!

只要撑到剑阵灭杀了暗水,一旦灵力和本命源气回归,捏死她岂不是和捏死一只蝼蚁一样容易!

她目光一荡,盯在了阿离身上。

还有这只鸟人,她看它不顺眼已经很久很久了……

思绪闪动之时,长公主已逼到近前,高举长刀,带着凛然威势,一刀斩下!

她根本没有半点留手的打算,丝毫不介意一刀把眼前这个人一分为二。

不想听求饶,不给任何机会。

遥卿卿侧身避过,足尖重重点地,跃到了棺材后,单手拎起棺盖,当作盾牌举在身前。

“呵。”长公主长眉微挑,露出一点兴味盎然的神色,“还是个练家子。”

她长吸一口气,“哈”一声,举刀迎上。

阿离从她肩膀上蹦了下来,跳到金色光罩边上,用自己的小短喙啄了啄。

只见那光罩随着她的动作慢慢陷下去了一小块。

“啾?”

阿离把脑袋拱进了凹陷处,撅着屁股踢着小腿往凹陷里蹭。

很快,她就把整个圆身体陷到了光罩里面。

光罩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无论里面的人摆出多么怪异的姿势它都要全力配合她,同时还得防止罩子里的人不小心玩脱了掉到外面去,所以金色光罩具有一定的延展性。

阿离蹭啊蹭,身体越陷越深。她把这很有弹性的光罩当成了弹弓,收缩起喙和爪,凶狠地瞪着小圆眼睛,慢慢调整姿势。

罩子正中,长公主一刀劈碎了遥卿卿手中的棺盖,却被激起的木尘迷了下眼,被遥卿卿一脚踹中了小腹!

长公主横刀在身前,疾退几步。

遥卿卿趁机抓起身旁的棺身,抡至头顶,重重砸下!沉重的棺木带着呼啸风声,直袭长公主头顶!

长公主下意识地一退,脊背顶在了光罩上,一时竟是无处可避。

就在这危急关头,只见“咻”一声破风声响起!

一团毛茸茸圆滚滚的东西打着旋,呼啸着飞过来,划过一道利落的弧线后,重重砸在了遥卿卿的后膝弯里!

“砰!”

遥卿卿膝盖一软,身不由已摔向前方,举到头顶的棺身滑了手,踉跄半步,跌了个狗啃泥。

还没回过神,脱手的棺身重重砸下,砰一声砸中了后臀和腰背。她方才运足了力道,这一砸之下,厚实的棺木竟然散了架。

阿离弹了下,骨碌碌滚向后方,避开了四溅的木屑木板木片。

长公主久经沙场,怎会错过这等良机?

只见她不顾迷眼的木尘,强行睁大双眼,高高跃起,反手竖了刀,一手持柄,一手摁在柄后,落地时,刀尖已穿过重重阻碍,正正钉进了遥卿卿后脑!

听到耳旁传来一声刺破西瓜般的脆响,阿离急忙把两只翅膀糊在了眼睛上,慢慢往下拉一点、拉一点……

遥卿卿躺在木头堆里,脑袋上插着刀。

长公主英气俊俏的面庞上沾到了血星,她信手抹去,情绪看起来十分平静。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就好像杀人和切西瓜一样,都是平平无奇的事情。

遥卿卿的四肢还在微微抽搐。长公主眼风都没斜,只随意地转了转刀柄,身下之人就彻底不动了。

人一死,本命源气也就散了。

被剑阵逼得狼狈不堪的暗水感到周身压力蓦然一轻,下一瞬间,金属性灵力所化的飞剑一支接一支失去了光芒,向着地面坠落。

金光一收,无垢法印化为一小方印鉴,落在了遥卿卿的尸身旁边。

“卿卿——”暗水哭得情真意切,一个猛子扑将上来,把压住遥卿卿的碎木头掀到一边,搂起她那具暂时还温热柔软的身躯。

等到翻过脸来,看清了娇俏面庞上那个恐怖的大刀口时,只见暗水嘴角重重一抽,哭声戛然而止,一巴掌把尸身掀得飞出大老远。

“呕——好丑!”

一只骨手摁住了他的肩膀,云欲休不悦的声音在头顶上沉沉响起:“嗯?”

暗水一个激灵记起了自己的任务,急忙爬过去,把尸身又拉了回来。

“老大,我记着呢,记着呢,要魂印是吧!”暗水匆匆结了个手印,呲着牙,嫌弃地伸出一根食指点在遥卿卿额心,嘴里絮絮叨叨,“老大的时间金贵,哪里有空守在这里等你元魂慢慢离体呢,哎呀,我的小卿卿,这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啦!我本是舍不得的,奈何你非要寻死啊……”

云欲休捡起阿离,却一眼也没看她。

阿离这会只顾着高兴了,她扑扇着翅膀,歪着脑袋,瞅瞅长公主,又瞅瞅云欲休。

“老大,你也恁残忍了,虽然我也知道,想要取魂印,必须先逼出她的本命源气,以防着击碎本命源气时连带着元魂也一起击散……”暗水嘀嘀咕咕,“可是,可是,人刚死的时候,其实还有感觉的你知道吧?这个时候,元魂最是迷茫无助,弱小可怜,若是被活生生从躯体中扯出来……卿卿等于又多死了一次啊!还死得特别特别惨,感受特别特别清晰,时间特别特别漫长……”

云欲休淡淡瞥了他一眼:“你也想试试。”

暗水打了个寒颤,急急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很快,一个半透明的身影被他强行拽了出来。此刻,遥卿卿的元魂并不是浑噩的状态,俏丽的面庞扭曲狰狞,一双眼睛瞪得失去了原本的形状,大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阿离头皮发麻,用翅膀抱住身体,别开了头。

遥卿卿的目光已经不像人了,她盯着暗水,盯着长公主,又盯向云欲休和阿离。

暗水的表情越来越嫌弃,他凝出本命源气,将手探入遥卿卿的元魂之中,左掏掏右掏掏。

很快,一枚紫色的菱形印痕被他摸了出来。

“找到了!”暗水愁眉苦脸,“这下我算是彻彻底底暴.露了!老大哎,你不知道在圣宫的日子有多舒服!多少小仙女排着队来请我陪她们睡觉,我还可以挑肥捡瘦……算了算了,为了老大,我……”

一边念叨,一边把大圣君的魂印捧到了云欲休面前。

云欲休伸出骨手,轻轻掂起,重重一捏。

阿离仿佛听到了一声并不存在的尖利嘶鸣。

“恭喜老大贺喜老大!”暗水赶紧开始拍马屁,“如此一来,融摘星的元魂便有了一个只有老大您才知晓的破绽!老大英明神武!料事如神!每一步都在您的算计之中啊!您到底是怎么猜到她会求了无垢法印来作茧自缚的啊?!”

遥卿卿的元魂已变得零散残破,目中怨毒仍在,神情却已经开始浑噩迷惘了。听到暗水的问话,她的元魂一晃,强行将飘散的精神拉扯回来,一瞬不瞬地盯住云欲休漂亮冷酷的嘴唇。

遗憾的是,云欲休并没有告诉她答案。斗篷之下探出一条骨臂,像赶苍蝇一般挥了挥,遥卿卿的元魂便散了。

阴森森的目光转向阿离,“现在,该你了。”

上一章:第42章 .女鬼 下一章:第44章 .天地玄黄
热门: 恶魔的彩球歌 和邪神结婚后 千劫眉·不予天愿(第四部)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本阵杀人案 天国游戏 黑血的证明 扑倒,萌神小狐仙 文娱新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