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女鬼

上一章:第41章 .胖鸟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 下一章:第43章 .莲花之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家大院中。

阿离站在空荡荡的窗户后面, 目送暗水和遥卿卿远去。

“过来。”云欲休的声音又轻又冷。

阿离回头一看, 只见他半倚着墙壁,每一根头发丝都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眼神微微闪烁着。

他探出一根指骨,虚虚地点了点床榻边缘:“守着,不许让任何东西接近我,任何东西。”

阿离暗暗腹诽——斗篷中伸出一根长长的骨头指点江山的样子,真的很像巫妖王啊!只不过这是个怕老鼠的巫妖王。

她憋住笑意, 蹭到床榻边上。

云欲休的眼神有些奇怪,他盯着她的嘴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阿离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 没话找话道:“不知道暗水能拖住遥卿卿多久?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云欲休的表情更奇怪了。

“近一点。”他说。

大约是受伤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黯哑。

见阿离迟疑,云欲休不耐烦地伸手拉住她, 往床榻上重重一扯。

阿离摔倒在他的身上, 被他一身骨头硌得头皮发麻。

云欲休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张嘴就咬住她的唇。

“唔!”

阿离的脑袋刷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咬了三两下之后,她被他推开。

只听他嗤了一声, 低低地道:“这有什么意思。”

她也觉得没意思极了。恍惚只记得,他的嘴唇很凉, 牙齿很坚硬锐利,气味倒是很清新,只不过带了股血腥气——哦,是她的血, 嘴唇被他咬破了。

阿离呆滞地望着他,见他眸色深沉,唇角勾着一点戏谑的笑意。

她不禁恨恨地想道,‘不会那个也就算了,居然连这个也不会吗!’

“再试试。”云欲休像一个发现了新奇玩具的熊孩子一样,刚嫌弃完,立刻又捏住了她的下巴。

阿离正要反抗,忽然感到后颈一寒。

是那种完全没有来由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像一个人独坐时,突然就觉得背后有东西那样。

云欲休也停住了动作。

他下意识地把阿离拨到了身后,单手撑着床榻立起身子,另一条骨臂从斗篷中探出,五指成爪准备迎敌。

周身气场骤然阴森下来。

入侵的女鬼不禁打了个寒颤。

阿离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便大着胆子爬起来,小心地从云欲休肩膀上探出了眼睛。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影子站在床榻前,目光原本混沌无神,被云欲休的寒气一激,它蓦地惊醒过来,下意识把手放到腰间,做了个抽刀的姿势。

“何……方……妖……邪……”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空灵缥缈,阴森森地回荡在屋中。

云欲休不屑地收回了骨手。

只不过是个凡人的鬼魂而已,于他而言,这样的东西连做补品都不够资格。

“长公主?!”阿离认出了女鬼,不禁惊呼出声。

鬼魂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识得本宫?你是何人……为何与妖邪为伍……”

云欲休胸腔微颤,冷笑起来:“你且低头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鬼魂皱着眉,满面不解。

它缓缓垂下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心口赫然是一个前后透风的大洞。

“我死了?我是鬼?怎么可能?”长公主的鬼魂微微偏着头,思索起来。

阿离拨开云欲休,蹭到床榻边上,上上下下地打量这只鬼魂。

长公主的气质风度和生前并没有什么区别,此刻,它皱着眉头认真思考的模样,竟有几分呆萌。

阿离偏头望着云欲休,问道:“我记你说过,元魂可以存在七天,但浑浑噩噩什么也不知道,飘七天就散了。可她为什么记得自己是谁?”

“凡人哪来的元魂。”云欲休冷笑着说道,“被七情六欲支配,只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两眼一闭,顷刻便化为虚无。”

“可她……”阿离不解。

云欲休的语气略微严肃了一点点:“此人不存私欲,又得念力加持,是以维持鬼身不灭。也算难得。”

“是了,我仿佛是死了。”长公主的鬼魂忽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虽然长公主一身正气,但毕竟还是一只鬼,口中吐出的阴风从阿离脸颊边上掠过,激得她寒毛倒竖,差点儿现出了神魔身。

吐完鬼气,长公主大马金刀地撩撩衣摆,坐在了床榻上,侧头问道:“莫非,二位正是接引我的鬼差?”

她面容俊俏,咧唇一笑,满面是英气和豁达。

云欲休不知在想些什么,阴沉沉地坐了片刻,忽然开口道:“或许可以用来练练手。”

阿离:“嗯?”

云欲休阴恻恻地说道:“你不是要救玉琳琅么,便先在此人身上试一试。”

阿离欣喜地望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大魔王居然这么好心。

云欲休冷笑两声,意味不明地说道:“你不要后悔就好。”

再问,他却不说话了。

长公主变成鬼魂,反应似乎慢了无数拍,此刻正呆呆地望着阿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阿离忍不住冲着她笑。

长公主愣怔片刻,回她一个笑。

二人笑来笑去,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暗水的身影出现在屋中,圆圆的脸蛋微微发红,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老大老大!卿卿真是……啧啧啧啧……美妙无比,美妙无比……诶?!这怎么有只女鬼?!”

“去,把她的尸身带来。”云欲休发号施令。

“啊!”暗水拍了拍脑门,“这不就是被卿卿一剑捅死的那个女子么!怎么会变成魂修了?!咦?凡人也能修魂魄么!要尸身,是要救她吗?可是缺了心,哪里还救得回来啊?!”

长公主微微眯起眼睛,警惕地盯住暗水。

云欲休目光微凝。

暗水急忙赔笑:“不敢啰嗦,不敢啰嗦,我这就滚!”

晃眼间,暗水就扛着一口棺材回来了。“砰”一下,把棺材立在房屋正中,掀开了棺盖。

只见长公主面容端肃沉静,僵硬地躺在绸被中。

女鬼见到自己的尸身,总算是有了几分动容。

她伸出手,从尸身心口的大洞上穿过。

“缺了心,正好用心魔来填。”云欲休的声音听起来冷淡残酷,“一个从无私欲,一个却是恶欲所化——正好天造地设。至于谁能吞噬了谁,那可就说不准了。”

他微微挑起眉,眼角眉梢满是恶意的期待。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离的脑海里传来心魔的尖叫,“云欲休小儿!深得我心!深得我心!这是要送我一具身体么!哈哈哈哈待我君临天下……”

阿离果断用魔气堵住了它的嘴。

暗水嘻笑着说道:“那皇帝老儿可有意思了,把卿卿奉为神明,刚传令下去,要征用耕民,替卿卿立上九千九百九十九座金身塑像,叫大庆举国上下日夜供奉朝拜。”

长公主抚着棺,蓦地转身,眸中满是愤怒:“如今正是春耕时节!皇兄岂能这般任性胡为!”

暗水耸耸肩:“皇帝老儿得了仙丹,足足可以延寿五十年!死些百姓算得了什么,他还指着平地飞升咧。”

长公主怒火中烧,蹬蹬几步走到床榻前,撩起衣摆,单膝重重点地:“方才我已听了个大概。我心坦荡,不怕什么心魔!若仙君可以助我复活,他日无论要我做什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愿再得几年性命,替我大庆子民铺好后路!”

云欲休望向阿离。

阿离重重点了点头。

云欲休眸光冰冷:“要取你心头之血,引血之时,你需要全神配合,不得挣扎,不可心绪动荡。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她会当场神魂俱灭。”

阿离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明白为什么云欲休要先拿长公主练手了。

她定了定神,坚定地点点头。

“神魔身。”

阿离现出神魔身,跳到棺材边缘,偏着头等云欲休。

云欲休让暗水把长公主的魂魄强行打入躯体中,指挥阿离把心魔吐了出来,封入长公主心脏的缺口上,然后伸出一根尖利的指骨,点住阿离的胖胸.脯。

“会很疼。”他面无表情地说。

“啾!”阿离点点脑袋。

指尖瞬间刺穿了她的身体,避过两排小胸骨,落在怦怦跳动的魔心上。

阿离用力控制住自己炸毛的冲动,放松身体,紧紧抿着喙,等待心脏被他刺破。

“滋——”

确实很疼。

不过也就和大圣君的清神阵差不多,还没到无法忍耐的地步。

反倒是云欲休的指骨在轻轻地颤抖。

一小缕细细的心头魔血被引出来,落在长公主的心口上。

阿离一动不动,眨巴着小圆眼睛,期待地望着她。

不知哪里传来了“硌硌”声,好像是骨骼摩擦在一起。阿离眼珠四下一转,发现声音似乎是从云欲休的另一只袍袖中传出来的。

她有些奇怪,偷眼瞟了瞟他的脸色,发现他脸色发青,嘴唇褪去了血色,隐隐有些发白,眸光闪得厉害。

“啾?”

终于,云欲休掐断血线,飞快地封住阿离的伤口,把她抓在掌心里。

他的骨骼深处不断传来微微的颤动,好像比她还难受。

阿离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她安抚地偏着脑袋,轻轻蹭他的手。

她的身体有些虚弱,精神却极好。

人事已尽,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

就在阿离满怀期待,等待长公主活转回来时,凶手遥卿卿穿过仙族特意设在各领地的传送法阵,回到了中州。

她先是找了一处不起眼的仙家驿馆,在温热的灵泉中泡暖了身躯,一处一处仔细清理身上的青的紫的红的痕迹,然后眸光闪烁,指尖凝出细细的针与线,闭上双眸,仔细修补某处破碎。

她的额头上很快就渗满了密密的汗珠,神色看起来无比痛苦。她死死咬住樱唇,一丝不苟地继续手上的动作,一串串闷哼低吟飘荡在仙雾袅袅的灵泉上。

暗水实在是太狠了!

不过没有关系,坏掉的身子可以修复,至于金之精元……

半个时辰之后,遥卿卿缓步走出灵泉。

驿馆的主人是一位仙族少女,资质平平,灵力属金,因为血脉的关系天生便是脱凡境小仙,如今刚升入羽化境,正在说亲——少女早已有了意中人,是个漂亮的脱凡境男仙。少女长相平平,一直感到自卑,不敢表明心迹。直到近日终于晋级成功,这才鼓起勇气,请父母前往男方家谈结亲的事情。那个男仙资质更差,终生止步脱凡境,晋阶无望,一听有羽化境女仙愿意下嫁,当即开心地应下了,正忙着筹备婚事。

对于寻常的怀.春少女来说,能够和意中之人喜结连理已是人生最大的幸事,哪里还会管他修为高低?

自说定了婚期那一日起,少女便开始认真地绣自己的嫁袍,如今已成了大半,细细密密的针脚中,藏满了少女对未来的期待和向往。

遥卿卿走到了少女面前,目光在她手中的绣线上停留了一瞬,然后语气平平地问道:“三枚中品灵石,够么。”

“够了够了。”少女抬起脸,冲着她甜甜地笑道,“仙长,您真美!”

“是吗?”遥卿卿神情淡淡,把灵石放在少女面前。

也许是因为少女笑容过于诚挚,遥卿卿放弃了原本的打算,撤去了凝在指尖的灵力。

就在她即将踏出驿馆时,按捺不住心头喜悦的少女冲着她的背影喊道:“仙长,我就要嫁人啦!您这么美丽,一定也会遇到如意郎君的!”

遥卿卿停下了脚步。

半晌,慢慢转回了头:“你是在嘲笑我,被一个丑陋卑鄙的混蛋夺走了身体么。既然这样,不如你赔给我啊。”

她的目光太恐怖,少女惊得一针扎在了手指上,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

一炷香之后,遥卿卿小心地包裹好那一团新鲜的金之精元,用自己的灵力好生温养着,放入下腹。

少女躺在地上,手中紧紧握着被鲜血浸透的嫁袍,死不瞑目。

遥卿卿嫌恶地看了她一眼,挥了挥手,抹去自己的一切痕迹,然后踏出驿馆,全速掠往圣宫方向。

大圣君正在与泯风说话。

遥卿卿不经通传便擅自闯进圣殿,不管不顾伏在了大圣君脚下,扬起小脸蛋,目光中满是坚定和绝然。

她恨恨地说道:“师君!您错看暗水了!”

大圣君的目光和平日并无区别,却奇怪地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一瞬。

片刻寂静之后,大圣君挥了挥手:“泯风,你下去吧。”

泯风急忙行礼告退。

大圣君走到遥卿卿面前,垂眸看着她。

遥卿卿强压下心头的紧张,佯装镇定道:“师君,我与暗水追到了凡间界,听到云欲休现身的消息,便第一时间追了过去,找到了那奄奄一息的魔头!谁知,就在我要一剑刺死他时,暗水突然从背后偷袭我,故意放跑了那魔头!我险些,就死在了他的手上……师君,弟子敢以性命担保,今日所言句句属实!”

大圣君淡淡地嗯了一声。

遥卿卿嘤嘤地哭了起来:“师君!暗水知道我发现了他的秘密,一定会故意到师君面前胡说八道!师君千万不可信他!我细细一回想,当初在黑暗魔窟时,暗水便完全没有与那魔头为敌的意思!还有,暗水故意把一只妖魔投入堕龙池,结果堕龙竟死了……他早就与那魔头勾结了!”

遥卿卿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信口雌黄告的黑状,居然瞎猫碰着了死耗子,句句都是实锤。

大圣君微微弯下身,神色有几分奇怪:“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遥卿卿眸中燃着烈焰,坚定地说道:“既是弟子未能完成的任务,便该由弟子继续做成它。求师君赐我无垢法印,有此至宝,我定能亲手铲除魔尊转世,再将暗水押回圣宫,交给师君发落!”

大圣君定定看着她。

一眼,两眼。

遥卿卿心头发毛,只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这位仙界至尊从里到外看得干干净净。

就在她以为大圣君要拒绝她的请求时,他忽然阖上眼皮,道:“可。”

遥卿卿的心脏立刻怦怦乱跳了起来。

她强行按捺住兴奋,恭恭敬敬跪在地上,平举起双手。

大圣君将一方金色印鉴放到了她的掌心,淡声道:“暗水……也不必带回了,就地格杀。”

“是!”遥卿卿心头涌起一阵狂喜。

无垢法印集攻守于一身,以遥卿卿如今的修为全力施展的话,与暗水绝对有一战之力!

一战之后,暗水必死,而她也会受无垢法印的反噬之伤,元魂将与这件至宝紧密纠缠。这样一来,为了收回无垢法印,大圣君就不得不出手,再一次进入清静琉璃瓶,助她恢复元魂。下一次,她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元魂交融之时,只要让身体也自发地……

遥卿卿踏出大圣君的圣殿时,心中已把后续之事全部盘算得一清二楚。

第一步,就是截住暗水,灭杀之!绝对不能让他到大圣君面前胡说八道!

遥卿卿之所以这样紧张,是因为她曾无意中知晓了一件秘事——大圣君之所以不看重玉琳琅,便是因为她婚前失身于他人。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遥卿卿自然不愿重蹈覆辙。

上一章:第41章 .胖鸟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 下一章:第43章 .莲花之死
热门: 火星崛起 应许之日 帝皇书 都市血影 恐慌沸腾 光头武僧在都市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情与血 白狐天下 超级指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