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胖鸟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

上一章:第40章 .他! 下一章:第42章 .女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口中喷血, 借助反震之力, 一掠千里。

圣宫废墟之中。

大圣君刚要动身去追云欲休,衣袖忽然就被人给扯住了。

“哎哎哎哎……君上君上君上!我知道我知道,我往堕龙池里乱扔东西投喂是错误的行为!我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求君上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啊!魔尊现在那么弱,又被您重创,杀他还不是小菜一碟?这种小事,哪用得着您老人家亲自出马啊!”暗水嬉皮笑脸,抓住大圣君不松手。

“嗯?”大圣君的目光有如实质, 沉沉罩在了暗水的身上。

“哎呀,哎呀,”暗水挠着脑袋, “您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您知道我打不过泯风,若不是您及时赶过来主持公道,我这条小命怕就要断送在他手里了!这种时候, 您不如派我出去干干追杀之类的活儿, 等我回来,泯风也消气了不是?我不就是不小心喂死了他的堕龙嘛,至于这么拼命吗?”

泯风鼻孔微张, 神色愤怒至极:“暗水!本座为何觉得你故意胡搅蛮缠,正是想要放跑那魔尊?!况且那上古堕龙乃是先圣亲手封印在地宫中的, 岂容你这般胡作非为!”

暗水恬不知耻,对着周遭几个神色各异的执侍乱抛媚眼:“一个半废的转世魔尊,有什么要紧的?哎哎,苦土, 流火,你们说是不是?”

执侍中唯一的女子流火站出来,道,“君上,虽然眼下魔尊的转世身对我仙界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若是放任他增强实力,恐怕日后将会成为心头大患!暗水虽然实力稍弱些,但要论速度和追踪能力,在我们八人中也算是翘楚了。不若就让他去办这件事情,有个功劳傍身,待您查清堕龙之死的缘由时,也可以将功折罪,断断胳膊腿也就算了。”

暗水脸上堆满了媚笑。

“可。”大圣君微微沉吟,“暗水,你此去,多留神。但凡与那魔尊转世身有过接触的人或妖魔,一律灭除。”

“是!”暗水神秘一笑。

“师君……”大圣君身后传来一个弱弱的女声,“弟子愿随暗水执侍前去追杀魔尊!将功……补过!”

是遥卿卿。

她眸光微闪,不知在算计些什么。

“可。”大圣君毫不迟疑就应允了。

暗水与遥卿卿领了命,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大圣君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中破碎的剑。

流火担忧地蹙起秀眉:“君上,这把剑已跟了您千年了吧……”

大圣君轻轻一叹:“凡剑,终究与我缘尽。流火,查清堕龙死因。泯风,你随我来。”

他负起手,慢慢走向自己的圣殿。

每一步落下,便有砖石自地底浮出,悬在半空,切割成适宜的形状,落于废墟之上。

他所经之处,仿佛有无数肉眼不可见的工匠在精心忙碌,一座座巍峨大殿拔地而起,一条条甬道铺设开去。

饶是见多识广的几大执侍,此刻心中亦是难言的震撼。

……

这一日,对于大庆皇朝来说,是一个既寻常又特殊的日子。

诸侯争霸已结束了一千余年,如今天下太平,偶尔有几支反军,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安乐久了,人便容易腐化堕落,一心追逐权势,纵.欲享乐。

朝中暗流早已汹涌澎湃,皇帝醉心于炼丹修仙,放任两派朝臣在眼皮子底子斗生斗死,他只一心求他的大道。

中土大陆虽然人、仙、妖魔共存,但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短短百年尘世之途,遇见仙人的大幸运和遇见妖魔的大恐怖都是极其稀罕的事情,倒不如关注今日盐价涨了多少更为实在。

望都便是大庆的国都。

望都北部座落着皇城,东面聚集着权贵,西面居住的多是富商。

南面,则是平民的聚居地。破败的小瓦房门口挂着黑毡子的,是赌坊。挂着红色或粉色布帘子的,是暗娼。

泥泞的巷道里,行人疲倦匆忙,为一口饭食奔波劳碌。就连浓妆艳抹的娼.妓,在这样的午后也打不起什么精神来。

便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里,整座望都城,突然地动山摇!

谁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距离城南近些的人,只感觉眼前忽然只剩下一片白光,大约两三个呼吸之后,“轰隆”巨响与狂暴的飓风一齐袭来,走在空旷处的行人被掀出数十丈!大地的颤抖经久不息,房屋在气浪的席卷中一排排倒下,就像孩童推倒了手边的一列玩具木头。

尘埃落定之后,望都南角出现了一个深达十丈的巨大天坑!

奏报如纸片一般飞入皇城,然而皇帝正在闭关修仙,压根不予理会。

左相为首的“成王”党和太师太傅为首的“太子”党借机兴风作浪,开始追查南部平民区中的炮.仗作坊,可着劲儿往对手头上扣屎盆子。至于被爆.炸伤及的平民,除了成为攻击政.敌时的一个数字之外,再无其他意义。

一片混乱中,云欲休拖着两条变成了白骨的腿,爬出巨坑,脱力地倚在了一根倒塌的房柱上。

方才掠至望都城上空,他突然力竭,重重摔了下来,狂暴的灵力冲击引发了这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他松开骨手,见掌心里的胖鸟蔫成了一团。

“啾,啾。”阿离吃力地爬起来,扬起脑袋,担心地注视着他。

“没死啊?祸害遗千年。”云欲休失望地笑了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小株晶莹剔透的昙花。

阿离吃惊地张开了小短喙。

他曾说过,圣宫中的圣昙花可以修补元魂。

那样糟糕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记着这事儿?!想来第一次被大圣君重创之后,他根本就没有遁走,而是冒险匿了踪迹,安排暗水大闹一场,引开大圣君,他则匆匆去取了圣昙花,然后回来救她。

阿离紧紧抿住喙,强忍住奔腾的泪意。

云欲休粗鲁地捏着圣昙花往她嘴里塞,塞了两下没塞进去,不耐烦了,用骨手捏住她的喙生生捏开,用另一根手指把那朵美丽至极的透明花朵摁进了她的喉咙。

“吃个药这么难?”他嗤道。

喂了药,他取出一件自己的衣裳,把阿离罩进去。

“我会虚弱三日,这三日无法与任何人交手。你照顾我。若是不能令我满意……”他阴恻恻地威胁道。

阿离不等他出手,便自觉恢复了人身。

她垂着脑袋,低低地说道:“放心。”

他动了动,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睛,宽容地说道:“也不必太逞强,没死在融摘星的清神阵里,已经算你好命了。”

此刻阿离身上的疼痛虽然减轻了很多,但还是像有无数把细小的刀子在切割皮肉骨骼一样,浑身上下脆生生地疼。

不过与云欲休的状况比起来,她就“健康”得多。

阿离咬着牙,把云欲休扶起来。

“我们先离开这里。”

她小心翼翼地把云欲休露出白骨的地方藏进了宽大的斗篷中,然后把他一条沉重的胳膊架在自己的小瘦肩膀上,托着他,踉跄往城里走——城门已被封锁了,想要出城会引来一堆麻烦,只能先潜入城中藏上几日。

阿离见过云欲休不穿衣裳的样子。她知道他穿着衣裳看起来瘦瘦高高的,但其实骨头和肉都很结实,沉得很。

她扶着他,吃力地穿过了一条已彻底变成废墟的巷道。

有人被压在房屋底下,低声地呻.吟求救。还有人倒卧在路中,摔断了骨头,动弹不得。

阿离喘着粗气,胸腔中除了疼痛之外,仿佛又被塞进了一团滚烫的烙铁,又烫又辣,一阵阵血腥味泛上喉咙。

她无力帮助任何人。

再前进一段,视野中出现了不少官兵。他们的任务显然不是救助受伤的百姓,而是在追查爆.炸的原因。官兵们手中拿着画像,让伤者指认画像上的人。签字画押过的百姓便可以离开这片区域,进入城中就医。

“官爷……我们真是无辜的啊……您看,孩子的腿一直流血,请发发慈悲,让我带他先去医馆好不好……求求您了!或者让我们插个队啊!”一个妇人哭得撕心裂肺。

“滚开!休要阻碍官差办事!”妇人被身边的小兵一脚踢开。

云欲休喘着粗气,把阿离的脑袋拨向另一侧,阴沉沉地说道:“不要管。”

“我知道。”阿离闷闷地回道。

云欲休诧异地挑了挑唇角:“怎么,大好人转性了?”

收到好人卡的阿离叹了口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前提是,自己得有刀。”

云欲休居然无言以对。

阿离搀着他,正绕过一堵断墙时,被官兵发现了。

两个手持红缨枪的小兵向他们疾步走来。

就在这时,一道脆脆的女声响起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草菅人命?!没看到大家都受了伤吗?还不赶紧安排医者过来!再耽搁下去,出了人命你们谁负得起责任?!”

阿离和两个小兵齐齐扭头一看,见到一个模样十分漂亮的黄衣女子拉住官兵头领,正在愤怒地质问。

只见官兵头领上上下下打量她一圈,冷笑道:“好大胆子,竟然阻碍官府查案,来人,给我拿下,送入牢中,好好地审!”

女子气得粉面通红,愤怒地挥舞着双手阻止官兵靠近。

“不许碰我!你们敢碰我一下,我爹爹定会告你们!让你们下大狱!”

官兵三下五除二制服了她,正要拖走时,一个黑衣老头连滚带爬跑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只沉甸甸的袋子,往官兵头领手里塞。

“官爷官爷,我们小姐乃是城西云家的大小姐,恰好路过此地,与案件无关哪!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望官爷赏个薄面,不要与她计较。”

那头领一眼就认出了黑衣老头:“哟,是云府的大管家呀!早说嘛!”

收下那只沉甸甸的袋子,头领挥挥手,让官兵放开了黄衣女子。

黄衣女子不忿,还要说话,被黑衣老头拽着袖子拖到一旁。

“大小姐,姑奶奶!别闹了!这什么场合你心里没数么!”

“什么场合?!他们草菅人命,就是不行!我,我回去告诉爹爹!白爷爷,您看,那个孩子多可怜啊!”黄衣女子急得直跺脚。

“大小姐,”黑衣管家无奈地劝道,“你看,孩子他爹已经给孩子扎好伤口了,用不了多久就能轮到他们画押,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去就医的。”

他没说出的话是——被大小姐这一闹,反倒是耽误了不少时间。

“我不管!我这就请医师过来就地看诊!”黄衣女子重重一甩衣袖,蹬蹬蹬地往阿离和云欲休站立的方向走来。

此时,发现了阿离和云欲休的两个小兵已走到了不远处。

阿离紧走几步,靠向黄衣女子,冲她使了个眼色,可怜兮兮地低声说道:“姐姐,我夫君受了重伤,能不能捎上我们一起进城?”

这样性情的大小姐,十有八.九会出手相助。

黄衣女子一怔。

两个手持红缨枪的小兵追到了身后,厉声道:“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阿离果断掀开斗篷一角,让黄衣女子看到云欲休小腿上的骨骼。

黄衣女子大大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上前挽住了阿离的胳膊,冲那两个士兵脆生生地喊道:“这是我丫鬟!怎么,连我丫鬟也要拦吗!”

士兵迟疑地回头望了望头领,头领点点头,挥手放人。

有黑衣管家在前方用金叶子开路,阿离一行顺顺利利就离开了城南。

“多谢姐姐。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姐姐只管告诉我,待我们安顿下来,定会替你办到。”阿离看着黄衣女子,认真地说道。

黄衣女子不以为意:“举手之劳而已,我时常接济城南的贫民,哪里需要你们回报什么呢。”

阿离笑而不语。

“我叫云小乌,我爹便是城西云家的家主云鹏展——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他。”云小雾的神色略有些骄傲。

“真巧,他也姓云。”阿离指了指云欲休,然后说道:“我叫阿离。”

云小乌“哦”了一声,道:“云家分支无数,每年总是有不少亲戚找上门来借钱,就没见谁家还过。你夫君……”

她低下头,往斗篷里看了看,只看见一个线条漂亮的苍白下颌。

阿离笑道:“我们不缺钱。”

云小乌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走过两条半坍塌的街道后,眼前出现一条足以并行十辆马车的宽敞大道。

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将身着红衣银甲,威风凛凛地带兵前来。道路被暂时封锁,云小乌一行人被迫站在街边等候。

废墟中的官兵纷纷行礼:“长公主殿下!”

只见那女将勒住马,晃了晃手中的金牌,道:“皇上有令,城南爆.炸一案由本宫接手,无关人等,速速退避!”

一名头顶花翎,文官模样的官员上前禀道:“长公主殿下,臣乃是奉了太子之令,彻……”

女将冷笑一声打断了他:“太子与成王各自收集了无数证据,指证对方私藏药火!”

文官急了:“长公主!太子殿下证据确凿!”

“成王也证据确凿。”女将微微一笑,“恰好,林大人您,也被参了一本呢。本宫觉得,林大人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回头看一看屁股擦干净了没有。”

说罢,她挥了挥手。

便见身后士兵左右分开,一列列抬着担架的士兵小跑上前进入废墟,将受了伤动弹不得的百姓搬上担架,运往城中。

废墟中,无数百姓叩首高呼长公主千岁。

云小乌艳羡地望着高头大马上的长公主,半晌,叹了口气:“生在帝王家,真是好福气啊!我就算再有心帮助百姓,也不可能像她这样一呼百应。”

阿离不由得也多看了那个女子两眼,见她利落地指挥调度着士兵们,虽然场面十分混乱,但众人的行动却有条不紊,很快就依着轻重缓急的顺序把废墟中的伤者全部安置妥当了。心中亦是有几分佩服。

处理完伤员,长公主留下一半士兵清理废墟,带着另一半人消失在大道尽头。

云小乌吁了口气:“今日城中医馆肯定人满为患了,阿离,不如你们就随我回去吧,我家里的医师曾经是宫中御医呢。”

阿离正想婉拒,云欲休忽然重重捏了下她的肩膀。

“好意心……啊,那就多谢云姐姐了。”

云小乌轻轻笑了下,很自然地说道:“一般人都叫我大小姐或是云小姐。”

阿离一脸无辜地眨巴着眼,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城西。

云家的宅院院墙极高,占地极广,大门镶着金框。照壁后,立着一尊金光闪闪、凶煞无比的神像。虽然身材塑得无比粗野,但面容却是英俊的,细细看,竟和云欲休有三分相像。

见阿离微微有些吃惊,云小乌解释道:“两百多年前,我们云家飞升了一位祖宗,这便是他的塑像。嘁,有什么用,也不曾听说谁家飞升成仙的神仙还会回来庇护子孙后代。要我说啊,那些修仙的人脑袋都不太正常,谁知道是真飞升了还是死在外头了!”

云欲休低低地冷笑了一声。

阿离心中一动——敢情大魔王是专程回来探望子孙后代啊?

没走几步,只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迎上前来:“大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老爷都快急死了!”

云小乌点点头,指着阿离和云欲休,道:“你们挤一挤,收拾出一间空屋来,让他们夫妇二人先住下。再请黄大夫过来替他治伤。”

说罢,她便带着管家往正屋走去。

丫鬟对阿离扬了扬下巴,道:“遇到我们小姐算你福气好!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先做一做扫洒的粗活,干得好了,说不定有机会进屋中服侍。我叫桃碧,你可以叫我桃碧姐姐。”

阿离:“……”人家还是幼崽!干不了什么粗活!

丫鬟手脚倒是十分麻利,很快就腾好了一间空屋,把医师请了过来。

那老者也是一副倨傲的神情,进到屋中,不耐烦地道:“老夫忙得很!下人受伤,随便让我哪个徒弟过来看看也就是了!非要老夫过来做什么!快点快点,忙着呢!”

阿离看了看平躺在床榻上的云欲休,偏了头问道:“老大夫,你是想要替他把脉么?”

老者一脸不耐烦:“那不然呢?”

阿离有些好笑,不禁生起了捉弄的心思,叹口气,道:“我说了他的伤没法治,可云姐姐偏不信,说您从前是御医,医术高明得很,一定能治好。”

老者哈地一笑,唾沫横飞:“论医术,老夫敢称第二,恐怕还无人敢称第一。休要啰嗦,只要不是不治之症,老夫什么病都治得了!”

阿离道:“这个脉你就把不来!”

老者嗤笑:“放屁。世间就没有老夫把不来的脉!”

阿离淡定地撩开了云欲休的衣袖,露出一截白骨。

老者:“……另一边!”

阿离撩开了另一边衣袖。

老者:“……”

此刻,他终于注意到,那件宽大的黑色斗篷下面,仿佛并没有什么血肉,而是一副骨架子。

老者恼怒地退了两步:“戏耍老夫么!这哪里是活人!”

便见云欲休很配合地坐了起来,斗篷滑下,露出苍白俊美的脸。

老者倒退两步,颤着唇道:“生死有命,我派个徒弟过来照料,能活几日算几日吧!”

很快,便有一个圆圆笑脸的少年郎拎着药箱过来了。

“来,让我看看伤口。师傅已大致对我说了情况,也不必太忧心,只要没有伤及内腑,便还是有救的!”

阿离见少年医者满脸诚挚,就有些不好意思:“真不必了,治不了的。”

少年看着云欲休空荡荡的四肢,友善地笑了笑:“不要轻言放弃啊,我先给他煎一副防止伤口感染化脓的药,以免伤势继续恶化。”

说罢,他跑到屋门口生起了小药炉,蹲在边上呼呼地扇火。

屋中终于只剩下了阿离和云欲休二人。

他懒懒地倚在了木枕上,道:“这么喜欢和凡人打交道,不如我把你废了,留在这里做凡人。”

阿离撇撇嘴:“等你有能力废了我再说吧!”

云欲休被她气乐了。

他决定给这只胆大包天的肥鸟一个教训——等他稍微恢复一点体力的时候。

医师少年连晚饭也没顾上,天色渐暗时,总算煎好了药,顶着满头满脸的炉灰,把滚烫的药汁端了进来,仔细叮嘱了一番。然后跑到床榻前,对云欲休说了好些安慰的话,这才拎着药箱匆匆离去。

阿离本以为,这三天能碰到的最大麻烦就是自己会被丫鬟逼着出去做粗活,没想到,还未入夜,望都城就出事了!

仿佛一瞬之间,外头突然喊杀震天,四处都是滚滚浓烟。

喊杀声、惨叫声、踹门声、刀斧入肉声、烈火熊熊声……

粗使丫鬟居住的院子临近大门,阿离听到外头传来凌乱的马蹄声和打斗声。

消息灵通的小厮们聚在院子里议论,说是成王想要诬陷太子谋逆,却被长公主拿到了证据,走投无路之下干脆就造了反。恰好,成王的人查到太子派人往皇帝的丹鼎中下.毒,想要让老爹提前让位。长公主顺手把这份证据也收了,呈到皇帝面前,于是太子也同时造了反。

成王和太子斗了一辈子,今夜却特别有默契,都没向对方下手,一致把矛头指向了皇城。

皇帝早就一心修仙去了,如今皇城中主持大局的,正是长公主。

成王和太子斗得凶,但在天子眼皮底下,谁也不敢公然大肆养兵,而长公主本就是个女将,率着亲兵,很快就把两个逆王杀得落花流水。

上一章:第40章 .他! 下一章:第42章 .女鬼
热门: 死了七次的男人 恶魔的彩球歌 至此终年 我在异界是个神 与你欢喜城 医等狂兵 连续自杀事件 诡案罪4 龙穴 女帝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