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

上一章:第39章 .无法自持 下一章:第41章 .胖鸟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君, 师君!”遥卿卿的声音弱小可怜又无助, “弟子不是故意的!弟子真不是故意的!师君!您知道弟子素日的为人,弟子真不是存心的啊……”

大圣君一语不发,神色威严冷漠。

遥卿卿不敢进亦不敢退,伏在地上砰砰直叩首:“师君请恕罪!弟子正是觉得元神不甚清静,才会求助于师君,当真、当真是无心的啊……”

她委屈得要命。

幻境之中那个热情如火的师君哪里去了?!哪有这样穿上皮囊就翻脸不认人的嘛!男人当真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为什么敢做不敢认呢?!玉琳琅不是已经死了么?就算有妻子,可他是这三界第一人, 身边再多纳一个女人又能如何?!

心中虽然委屈,但遥卿卿根本不敢流露半点,只敢一味求饶。

阿离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旁观者清, 她稍微一捋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遥卿卿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故意引得大圣君元神情.动,与她在幻境中共赴巫山。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离开幻境之后, 大圣君食髓知味,有意将她收入囊中。却不料,被她吞噬的江拾轶竟然死灰复燃, 在最关键的一刻,跳出来搅了她的局!好笑的是, 遥卿卿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状况,只以为自己哪里没做对惹怒了大圣君。

这可太有意思了!

至于江拾轶为什么没有死透,阿离觉得一定是因为他受“天道”的眷护,一时无法被彻底抹杀。

毕竟作者的笔名就叫“一生挚爱江师哥”的嘛!

阿离忍不住把喙埋在胸.口的毛毛里, 啾啾啾地低笑了起来。

云欲休大约也觉得很有意思,闷笑着走向后殿。

很快,阿离就看见了玉琳琅的尸首。

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榻上,脸上还挂着一个温柔的笑容。看不见伤口,不知道死因。

“啾——”

云欲休走上前,用长袖卷起了玉琳琅的尸身,扔入乾坤袋中——乾坤袋只能装死物,正好可以放置尸身。

刚踏出偏殿,迎面就撞上了大圣君!

在人后,大圣君依旧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从他脸上丝毫也看不出任何异样——仿佛刚刚那一出乌龙的主角不是他。

云欲休眸光微动,几乎与大圣君面贴着面,在阿离看来,两个容颜绝美的男人已是视线交织了。

阿离不禁悬起了一颗小心脏,紧张得不敢呼吸。

瞬间的凝滞之后,只见大圣君淡然地挥了挥衣袖,说道:“不速之客。”

银光散落,云欲休和阿离现出了身形。

“啾!”阿离心尖一颤,知道不妙。

一定是方才云欲休趁他元魂离体,试图对他下黑手时留下了什么破绽!

大圣君太强了!竟能直接破了敛神符!

云欲休反应极快,现身的霎那,他已直接祭出恶魔法相,手掌在地面一撑,展开巨翼一掠而起,轰隆刺破殿顶,一掠掠过了三五条广场般宽阔的通道。

然而,他与大圣君的力量悬殊可谓天堑,阿离只觉得身后一股奇异温和的力量传来,云欲休的恶魔法相身前便多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一时半会竟无法破去!

身穿黑白二色道袍的大圣君负着手,踏着虚空缓步行来。

每一步,都踏在阿离的心跳上。

“魔尊,别来无恙。”

大圣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空下。

“呵,”云欲休的唇角咧到了耳根下,“融摘星,你与从前,亦是没有半分差别。”

恶意满满。

大圣君虽不知道云欲休已潜入清静琉璃瓶,知悉了自己的过往,但只看云欲休这副嘲讽的嘴脸,便能猜到他定是知晓了什么秘密。

云欲休嘲讽的同时,手中死镰已迎风展至十丈有余。

他出击的速度超过了视觉的极限,整个圣宫范围内的仙人只感觉到眼前一暗,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低沉的音爆声才闷闷地传来,同时,一股蚀骨寒意浸入每个人的身躯,令人产生幻觉,以为置身于幽冥炼狱。

死镰的残影覆盖了大半面天幕,蔚蓝的天空突兀地被黑暗占去了半壁江山!

晦暗之中,黑白二色的大圣君仿佛另一个太阳。

只见他缓缓抬了抬手。

一柄细长无光的寻常宝剑出现在掌中,信手一掠,黑暗的天幕被无情撕裂。

大圣君缓缓踏出两步,极动与极静诡异地在空中同时呈现。

再下一秒,平平无奇的剑尖抵住死镰中段,令人无比牙酸的“滋”声回荡在半空,顷刻,死镰上缓缓裂开一道恐怖的缝隙。

云欲休法相不稳,狞笑一声,半边身体化为白骨,大蓬黑色灵力涌入死镰,迅速修复了裂痕。

然而与大圣君的实力相比,此刻的他还是太弱了!

大圣君甚至未现仙人法相!

他再度踏出一步,平举剑尖,轻轻一点。

云欲休当机立断,全副身躯化为白骨,浓郁的黑雾将死镰彻底掩没,半边天幕仿佛被浓墨笼罩,死镰隐在其中,不知所踪。

与此同时,他已全力抽身遁走!

一道清光破空而来,云欲休疾速侧身,只堪堪避过要害,腹部被大圣君的剑狠狠刺穿!

他身体一震,口中喷血,阿离脱手而出!

“啾——”

白骨拧过头,腥红的双目在阿离身上停留了一瞬。

下一刻,她被大圣君捏在了手心里!

“啾——走——”

巨大的死镰划破黑雾,当头斩向大圣君!

大圣君分神接招时,云欲休已飞身远遁。

身影略有一点踉跄。

大圣君并没有去追。他手中宝剑连点,击破死镰之影,然后垂眸看了看阿离。

下一瞬间,阿离感觉到斗转星移,眼睛一花,已回到了方才的太极大殿中。

被云欲休刺破一个大洞的殿顶已完好如初。

阿离心中微震,知道大圣君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和认知。

“玉离清。”大圣君沧桑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追忆。

阿离毛骨悚然。缩起脖子,抿住喙,默不作声。

“未能及时救你脱离苦海,叫你受苦了。”大圣君伸出手指,轻轻抚了抚阿离头顶呆毛。

阿离把脑袋缩得更低。

“不用怕,魔尊已被我重创,百年内定不敢再现身。”

阿离的心脏微微一揪。

“这些年,苦了你了。”大圣君怜悯地说道。

阿离尽力团起身子。无奈实在是太胖,再怎么缩,依然是圆滚滚一坨。

“我替你布个清神之阵,你安心待在里面,无需多久便可褪去妖魔之身,重归正途。”

大圣君一边说,一边轻轻挥动另一只手。

只见虚空之中不断闪烁起黑白二色光芒,一个太极图案的牢笼渐渐成形。

阿离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慌,身体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大圣君完成了符阵,将阿离摁了进去。

“净化。”

“啾——”

痛痛痛痛痛啊!!!

仿佛被掷入了刀山火海一般!

她身上本就带着伤,剧痛从体表到肺腑同时发作,好像要将她生生撕裂!

“啾——呃——”

这样的痛苦阿离从前根本无法想象,身体的每一处,都被不可抗拒的力道挤压撕扯,魔心中的魔气被源源不断地抽离身体,她极度想要呕吐,喉咙剧烈地痉挛抽搐,这一刻的感受当真是生不如死!

“君上!”殿外突然出现一道人影,行了礼,语气略有些急促地说道,“泯风与暗水两位执侍不如何故,打起来了……似乎是上古堕龙出了什么问题……”

“嗯?”大圣君看了看阿离,负起一只手,缓步走出圣殿。

那背影,真真是如谪仙一般。

阿离周身的剧痛丝毫没有减轻,她蜷起了身体,凭着身体本能与这太极囚笼对抗。

‘才不要被‘净化’!’她筛糠一样颤抖着,在心里狠狠地想道,‘你们这些东西才是世间最脏的!给我等着,要是没弄死我,我一定……我一定会回来的!’

圆溜溜的黑眼睛因为剧痛而泛起了红光。

忽然,阿离呆住了。

隔着闪烁不定的黑白太极囚笼,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云欲休。

他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一串细小的血珠子从唇角蜿蜒至耳侧,鬓发散乱,几缕碎发贴在眼角。他看来非常虚弱,状况非常不好。

这一瞬间,阿离连疼痛都忘记了。

她呆呆地伸出翅膀,翅尖触到囚笼边缘,反震之力把她推了个倒仰。

她用翅膀撑着身体半坐起来,眨巴着眼睛,看着云欲休掌中凝出了实质的黑镰。

他面无表情,扬手直直劈下!

“咔——擦!”

一瞬间的凝滞之后,狂暴到极致的气浪轰然爆开!

阿离看到一只骨手伸向自己,狠狠把自己的胖身体捏在了掌心,旋即,眼前的世界扭曲了——銮柱、地砖、殿墙、金顶,仿佛被搅进了卷桶洗衣机一样,飞速回旋着,把空气都撕裂成肉眼可见的长条状。眼前,无数长长短短的彩色条纹横着旋转起来,形成一个迅速涨大的恐怖漩涡,将更多的建筑席卷入内。

云欲休将阿离护在胸.前,双臂替她挡住了后背的劲风。

再下一瞬间,他反手掷出死镰,穿越数间大殿,正正对上大圣君自远方投来的宝剑!

“呜——轰——”

整座圣宫,顷刻间夷为平地。

上一章:第39章 .无法自持 下一章:第41章 .胖鸟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
热门: 贼胆 八犬传·肆:八犬放浪 道法苍生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无限之爱萌 妖者为王 搜神记 刀塔死亡学院 米乐的囚犯 华娱之闪耀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