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无法自持

上一章:第38章 .毛茸茸的战斗 下一章:第40章 .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用敛神符潜进圣宫。

阿离虽然元魂带伤, 痛得整只鸟蔫蔫的, 却也悉心留意着四周的情况。

上次和玉离衡进入圣宫时,她的心头就曾隐隐有过疑惑——偌大的圣宫中竟然见不到几个弟子,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这一次更是明显,云欲休带着她走过一条条广场般的通道,纵穿整个圣宫,来到一间沧桑古朴的黑色大殿前,一路行来, 统共也就碰到了二十来个弟子。

阿离想起云欲休曾说过,进入心魔幻境做任务的圣宫弟子肉身已死!

此刻看着空空荡荡的巨大殿堂,她的脊背不由得窜起了一股寒流——圣宫弟子以为进入心魔幻境只是历练, 殊不知,就在他们元神出窍投入清静琉璃瓶时,毫无防备的肉身已被无情地灭杀。

圣宫, 乃是仙界的权力中心, 所有修真者心中最神圣的殿堂,替天行道的正义执法所在。谁能想得到,世间最荣耀、最安全的地方, 竟会藏着这样的污浊和杀机!

阿离偏了偏头,把喙搁在了云欲休的虎口。这一次, 她是真正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了修.真.世界的恐怖之处。

云欲休大步踏进了圣殿。

这便是大圣君居处。

阿离扬起小脑袋,看着这间给人沉沉压迫感、就像一只伏在地上的沧桑巨兽一般的黑色大殿,再想想幻境中见过的纨绔居所,心中升起了一股恍若隔世的荒唐感。

摘星府主?融摘星?纨绔?仙界第一强者, 大圣君?

殿堂内铺设着黑白二色地砖,组成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身穿黑白二色道袍的大圣君端坐在太极正中,双目微阖,手中凝着诀,神态清正庄严。

如今,大圣君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沉迷酒色的委顿模样,容颜定固在了三十左右,清秀俊美中带着沉稳的成熟气度。久居上位,眉目之间自然多了一重运筹帷幄又淡然自若的气质,只坐在那里不动,已能让人感觉到沉沉的压迫。

难怪玉琳琅深陷情爱之中——嫁给了这样一个男人,真的很难不心动。

在明确地知道大圣君就是摘星府主的情况下,有心去看,很容易就能在他的长相里找到几分当年的影子。

难怪他要杀人灭口!

那样不堪的过往,怎么能容外人知晓?

云欲休大步走到了大圣君面前,蹲下身,饶有兴致地偏头注视着他。

只见大圣君长眉微动,睁开了眼睛。

阿离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双眼睛中,真的好像藏了星辰和大海。目光幽遂深沉,一眼扫来,便能感觉到他对天下苍生饱含怜悯关怀。

当真是正气得不行。

“来了。”大圣君轻声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却萦绕在整间大殿中,久久不散。阿离猜测这是因为他的修为已高到了某种特别的境界,一举一动都会牵引到天地灵力。

阿离还以为自己和云欲休暴露了,刚刚紧张得呲起毛毛,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师君。”

云欲休侧身看去。

只见遥卿卿草草行了个礼,便走到了大圣君身边坐下。

她微微躬着背,身子比大圣君矮下好大一截,垂着头,小手轻轻拉着大圣君铺在地面上的长袖,口中轻声说道:“师君,这些日子我总是心神难安,觉得对不住江师兄。那日见他与北魔天巫山秀沆瀣一气,我也是一时气糊涂了,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师君,我真的很害怕,怕自己变成很可怕的人……您教教我,该如何做?”

大圣君悲悯地看了她一眼。

遥卿卿双目通红,取出逆生轮放在了大圣君面前:“此物实在是不祥,望师君出手毁了它,以免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为祸苍生。”

大圣君轻轻一叹,道:“往事已矣,不必挂怀。善恶轮回终有报,江拾轶前日种因,今日得果,你无需自责。逆生轮你自收着。”

阿离发现大圣君的位置好像稍稍挪远了一点。

只不过他修为实在是高深莫测,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动作。

阿离的脑袋里突然多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哼哼,哼哼,他害怕了!小肥鸟,你敢不敢让本君碰一碰那逆生轮?本君保证,待本君君临天下那一日,决计不会亏待了你这只小肥鸟,喔,还有你家小白脸儿!”

正是被阿离吞入腹中的大圣君心魔!

阿离翅膀一抖,下意识地用意念问道:“你可以用逆生轮夺舍他?”

“当然!”心魔嘎嘎怪笑,“融摘星的弱点本君最是清楚不过了!他若不是怕本君怕得要死,何必弄出一大堆幻境出来,把本君骗到里面去一点一点磋磨?!哼哼,真是天助我也!逆生轮居然就在这里!”

阿离小黑眼珠一转,冷笑起来,“你看我长得胖,便以为我傻么?我若是碰了逆生轮,你第一个夺舍的岂不正是我了?”

心魔的目的被揭穿,气得怪叫起来:“反正你早晚都得死!还不如把机会让给本君,本君一统三界之日……”

阿离毫不留情地用一团魔气糊住了它。

妖魔的身体很有意思,她能感觉到胸腔里魔心怦怦跳动,每跳动一下,便会抽出一小缕魔气环绕在身体中,她可以随心地操纵它们在身体里面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

一旦把所有的魔气都抽回魔心中令魔心充盈,就可以随心现出神魔身。

现出神魔身之后,魔心中的魔气会消耗得非常迅速,一旦越过某个临界点,便无法再支持神魔身。只不过,阿离的身体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神魔身非但不消耗魔气,反倒比人身更省力一些——大概也是因为她的神魔身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用,便不好意思向她收取魔气?

就在阿离胡思乱想的时候,遥卿卿轻声抽泣起来。

大圣君偏过头,慈爱地看着她。

遥卿卿伏在地上拜了三拜,道:“多谢师君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心意,定会好生看管此物,不让它落入心怀不轨的人手中。只不过,亲手杀死江师兄之后,我每每入定修行,总是感到心绪纷乱,不得安宁。恳请师君出手相助,替我清静元魂。”

大圣君沉吟片刻,道:“可。”

他抬了抬手,手中多出一只纯净的透明白玉瓶。

阿离心道:这便是清静琉璃瓶了。此物可以照见心魔,大圣君应该是要带遥卿卿进去,替她逼出心魔来除灭。

大圣君轻抬广袖,一只玉石般的手轻轻抚上了遥卿卿的头顶。

二人的气息迅速消失。

“啾?”阿离蹭了蹭云欲休。

虽然敛神符可以敛去气息和声音,但大圣君在时,压迫感实在是过于强烈,阿离总觉得一说话就会被他发现。所以直到他的元魂进入琉璃瓶中,气息消失,她才敢壮着胆子动上一动。

云欲休右手上氤氲出黑雾,单手呈爪,捏向大圣君的喉咙。

就在肌肤即将相触的一霎那,他蓦地抽回了手,瞳仁收缩。

阿离看到,大圣君身外环着一层几不可见的紫色琉璃状云雾,一触之下,云欲休掌中的黑气竟已消弥了大半!

修为差距太大了!

阿离轻轻抽了口凉气,用翅膀拍了拍云欲休的虎口。

既然对付不了他,不如趁他分神时,赶紧去找玉琳琅的尸首——若是尸骨尚存的话。

云欲休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冷笑着盯了大圣君一眼,慢悠悠站起身,懒洋洋地活动着关节往殿后走去。

就在云欲休即将踏入偏殿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浅浅的娇吟!

“啾?”

云欲休停住脚步,回头望去。

不知大圣君和遥卿卿在琉璃瓶幻境中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遥卿卿粉面通红,双眸紧闭,身体软软地倚在了大圣君的身上。而大圣君看起来情形也不怎么好,眼皮泛起红色,呼吸渐渐变粗了。

云欲休挑起眉梢,薄唇微掀,脸上挂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阿离呆住了,心想,遥卿卿不愧是女主啊,方才还正经得二五八万似的大圣君,转眼就要被攻略了呢!

只见遥卿卿像是被抽掉了骨头一般,呼吸愈加急促,身体越挨越近,搂住大圣君的腰,像水一般瘫在了他的腿上。

大圣君端坐不动,神色隐有挣扎。

二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殿中渐渐弥漫起了靡.靡的气息。

一望便知,二人的元魂定是在瓶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好事情。

忽然,遥卿卿剧烈地抽了一口气,蓦地睁大杏眼,身体不自觉地在大圣君怀中颤动,与此同时,大圣君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神色莫明。

“师、师君……”遥卿卿娇羞无限,想要爬起来,却不知碰到了哪里,羞得又摔回了大圣君腿上,垂着螓首,后颈一片通红。

“……”大圣君沉默片刻,一只手轻轻抚上了她的头。

方才进入清静琉璃瓶中,并没有照见遥卿卿的心魔,但她的元魂不知为何散发出极致的芬芳,他情不自禁被她吸引,极尽缱.绻之能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自问可以对任何一个女人负起责任。

食髓知味,怀中的娇娥再一次攫住了他的心神,他不禁……

就在遥卿卿欲拒还迎地伸出小手推他的胸.脯时,一切仿佛定格了一瞬间。

遥卿卿脸上羞怯的笑容变得越来越诡异,终于,她抽搐着嘴角,咧唇道:“君上,弟子……江拾轶,参见。”

大圣君瞬间就认出了这副略微有些拿捏的口吻,正是江拾轶!

他眼角一跳,挥袖把怀中的人儿拂到一丈之外,威压沉沉罩下,令她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遥卿卿蓦然回神,却丝毫也不知道刚才电光火石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压根没意识到,江拾轶死而不僵,在她心神不稳时,竟能短暂地占用她的身躯!

她只知自己在清静琉璃瓶中成功引得师君情.动,二人在桃树下极尽那美妙缠.绵之事,回神之后,却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挥开!

遥卿卿心中惊疑不定,偷偷抬眸一看,却见大圣君满面威严,似乎隐有薄怒,顿时吓得呼吸不稳,急急俯首道:“师君,师君,弟子知错!弟子,弟子不该无法自持……弟子失仪了!师君恕罪!”

阿离惊得张开了小喙——敢情遥卿卿吃了江拾轶之后,没能消化?!

上一章:第38章 .毛茸茸的战斗 下一章:第40章 .他!
热门: 逆流完美青春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宫花红 湖底女人 我真没有暗示你 美漫世界的武者 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就是传奇 七宗罪8:断翼天使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