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毛茸茸的战斗

上一章:第37章 .最后的心魔 下一章:第39章 .无法自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发现自己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他捻了捻手指, 斜阿离一眼, 嗤道:“一马平川。”

在阿离发飙之前,他及时转移了话题:“现在你可以去救人了。”

“救人?”

云欲休冷冷一笑:“圣宫的人命长得很。”

阿离恍然:“你是说,那个被蜈蚣叼走的府主夫人可能是圣宫的任务弟子……”

“或许。”

云欲休带着阿离,从屋后绕了出去。

暴雨中,蜈蚣的身影若隐若现。它看起来很享受这个湿漉漉的雨夜,悠哉游哉地贴着贫民区的破烂墙壁往外爬。

它游过一个拐角,消失不见。

阿离和云欲休追了上去, 只见眼前的巷道空空荡荡,哪还有蜈蚣的身影?

以阿离多年观影的经验来推断,这种时候它极有可能突然从背后窜出来。她有些紧张, 随手一捞,牵住了云欲休的手。

嗯……骨节分明,略有薄茧, 皮肤凉凉的。

阿离说道:“小心它在背后!”

云欲休不屑地嗤了一声。正好一道电光划过, 俊美脸庞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蓦地烙进了阿离的眼睛。暗黑的夜,苍白的肌肤, 殷红的薄唇,那眉, 那眼……阿离觉得自己再也不可能遇到比他更好看的人了。

电光一闪而逝,漆黑的巷道中,阿离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云欲休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在前面,追上去。”

诶?

前方巷尾, 蜈蚣的尾勾轻轻一甩,遁向破败的门楼。

阿离不假思索,现出了神魔身。

只见一只笨重的大胖鸟夹在了巷道里,本有那么一点点旖旎味道的气氛霎时烟消云散。

“……啾。”

她扇了扇翅膀,原地蹦起来。

一阵山崩地裂般的轰隆声响起,两旁的空屋哗啦啦倒塌了一大片。

阿离蹦到了空中,立起翅膀,用猎鹰扑食的架势向那蜈蚣俯冲过去。

蜈蚣感觉到了本能的恐惧,头也不回便突然加速往前游,一晃眼就穿过了门楼,遁到破败的城池外面。

阿离凶狠地扑扇了几下翅膀,她发现空气仿佛有重量一般,在她的翅膀底下托着她,她重重拍打它们,就可以借力向上飞。

阿离膨胀了,她挥舞着小脚杆,扑棱扑棱掠到了城门附近,脚爪在城墙上重重一抓,打算借力来个飞跃,直接扑住那条逃窜的大蜈蚣。想想这姿势不要太帅哦!

没想到,这破烂的城墙根本无法承受胖鸟的体重,阿离身体一斜,心知不妙。

果然,脚爪下一整面城墙就像风干的碎纸片一样,一抓之下,稀里哗啦散了一地,而阿离从大老远处飞扑过来,余势未消,在惯性的推动下大头朝下重重栽了出去。

耳旁清晰地响起云欲休倒抽凉气的声音。

只见胖鸟肉墩墩的身体呼啸着翻越了城墙,轰地砸在了城门外的空地上!

打了个滚,肚皮轻轻一弹,她身不由已继续往向冲。

大蜈蚣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骇得胡须直竖,挥摆着肢体,疯狂地游向不远处的小树林。

然而它奔跑的速度远远赶不上阿离大胖鸟翻滚的速度,顷刻就被赶上了。阿离灰头土脸,轰隆轰隆打了三五个滚,小脚爪一顿乱舞,想要抓着地面稳住身形,不料歪打正道,胖胖的身体呼地砸中蜈蚣的同时,一只爪爪恰好嵌进了蜈蚣中后段的肢节中。

只听“咔擦”一声脆响,蜈蚣被阿离踩成了两截,痛得仰头乱嘶。

它挣扎着,拼命向前逃窜。

阿离摔得晕头晕脑,迷迷瞪瞪爬起来,随爪就摁住了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东西,像爬梯子一样,一爪一爪就向前摁去。只见一声声脆响,蜈蚣被她生生切成了无数段。

蜈蚣又惊又痛,把方才吞下的母子二人连带胆汁一起呕了出来,挣了几下,不动了。

“……啾?”

云欲休倒是早就及时揪着毛毛钻到了她的翅膀底下,此刻白着一张脸,扯住阿离的翅膀跳落到地面,上前察看那母子二人的情况。

阿离有点不好意思,撤去神魔身,揉着撞出个大包的脑门,凑了上去。

多亏了这场暴雨,母子二人身上粘到的蜈蚣汁液很快就被冲刷干净了,云欲休嫌弃地伸出一根手指,在那妇人身上点了几下,只见她胸腔颤抖,大声咳嗽着醒转过来。

云欲休冷冷地注视着她。

妇人倒抽一口凉气,急急去摇晃怀中的婴孩。

那婴孩倒是被她保护得很好,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阿离发现,那并不是婴孩的眼神。

“我……啊……咕……”

阿离心有所感,走上前用自己的身体稍微替他们挡了挡雨,看着那婴孩问道:“圣宫弟子?”

婴孩的脸色先是惊讶,然后是狂喜,连连点头不迭。

阿离瞳仁微缩,看定妇人:“那你是谁?”

妇人神色有些惊惶,连声道:“我们夫妇只是普通老百姓!”

阿离看了看云欲休,见他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便对妇人说道:“不用害怕,我这就送你们回去。”

这一路,阿离忍不住细细地观察这妇人。

无论气质还是神情,这个妇人都与玉离衡口中温柔美丽的女仙玉琳琅完全沾不上边。

如果云欲休的判断是对的,这里就是最后的心魔幻境的话,玉琳琅会在哪里呢?

很快,就回到了妇人的住处。

那摘星府主坐在塌了一小半的炕上,怀中搂着被暴雨彻底浸透的被褥,脸色铁青,像尸体一般直挺挺地盘腿坐着。

“夫君……夫君!”妇人扑上前去,搂住他上上下下地摸,“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摘星府主慢吞吞地转了转眼珠子。

“……白秀?”

“是我!是我!夫君,我没事,孩子也没事!多亏了这二位大侠,是他们救了我!”

摘星府主慢慢转过头,望向云欲休和阿离。

阿离发现,他的眼睛里好像少了一些作为人类应有的感情。

唇角微微一动,他张了张嘴,嗓音嘶哑地说道:“我……是谁?”

婴孩已被妇人塞到了他的怀里,只见那婴孩眼睛中闪动着精光,小手悄悄伸出襁褓,将一团雪兽魂放在了摘星府主的心口。

黑色的魔气慢慢被雪兽吞噬,暴雨中的一切渐渐变淡。

“准备离开了。”云欲休沉声道。

阿离抓住他的衣袖:“可是我还没有找到她。”

云欲休摇了摇头。

婴孩完成了任务,和第一个幻境中所见的黄衣女子一样,他的元魂现身了片刻,然后化成许多淡黄色的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摘星府主和妇人的身影也在变淡。

奇怪的是,妇人的身影彻底暗下去时,她站立的位置却缓缓出现了一个面容极为清秀柔美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好像刚刚从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里面苏醒过来,神色怔忡,呆呆地看着摘主府主即将彻底消失的身影。

半晌,她轻轻笑了笑,自语道:“如今我知道了,你为何始终放不下。原谅我,自私地把自己变成你心底的人,陪你重新走过一遍这趟旅程。”

她伸出手,从透明的摘星府主身体里穿过。

“摘星,我彻彻底底明白了。”她说。

“玉……姑姑?”阿离吃惊地唤她。

白衣女子转过头来:“阿离。”

果然是玉琳琅。

她的笑容很浅很淡,但却像是春风一样,轻轻拂过,便让人不自觉地忽略了头顶暴雨倾盆。

“阿离,”白衣女子的目光在阿离和云欲休身上来回转了两圈,微笑着说道,“阿离真的长大了。”

不知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睛,阿离突然很想哭。

幸好身在暴雨中,红了眼眶也看不出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阿离问道。

玉琳琅轻轻摇头:“你不该来这里,赶紧离开吧!你放心,我没事的。”

她看了看云欲休,温和地说道:“阿离天真单纯,不谙世事,若是遇上紧急的情况,与她说不通时,你便不要理会她,打晕就是了。”

阿离:“……”

从前那个玉离清脑袋究竟是有多木!竟连玉琳琅也看不下去了。

云欲休的声音冷冰冰地响起:“别动。”

“嗯?”阿离微微一惊,顺着云欲休的目光望去,只见那摘星府主消失的地方,慢慢长出一朵花来。

纯黑的花苞,顶在一株赤红色的细藤上。

“这才是心魔本体。”云欲休眸光微闪。

黑花慢慢绽放,花中无蕊,竟是一张人面!

摊开的肉质花瓣便是他的脸,上面长着一双腥红发亮的眼睛,肉.瓣凸成鼻子的形状,再下方,肉质花瓣缓缓蠕动,打开了一张长满倒刺的嘴。

一股奇异的味道开始向着四周飘散,暴雨也无法浇灭。

“玉琳琅……好你个玉琳琅!”黑花的声音怪异无比,每一个字仿佛是在口中咀嚼了很久,然后吐出来的残渣一样,又干又涩,声音里带着令人作呕的气息——声音本是没有味道的,也不知这黑花到底多久没刷牙了,竟能给人这样怪异错位的认知。

“融摘星。”玉琳琅走向黑花。

“小心!”阿离想要上前,却被云欲休捉住了肩膀。

他的声音沉沉在耳畔响起:“想被打晕么。”

阿离:“……”你为什么这么听玉琳琅的话?!

“玉琳琅!”黑花怪笑起来,“本君竟被你骗了那么久!好你个玉琳琅啊!居然敢装成白秀,迷惑本君!”

玉琳琅在笑。暴雨如洗,就算她哭了,也没人看得出来。

她走到黑花面前,温柔地说道:“融摘星,我明白了,你明白了吗?”

“明白,怎么不明白,”黑花阴阳怪气地说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不仅是你,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你还是不明白。”玉琳琅道,“不过没有关系,不需要你明白。我以秘法潜入每一方心魔幻境,忘却自我,与你度了一世又一世——你与我共生共存,如今已无法分割了。我若死了,你也会死。”

黑花的口器中蓦地伸出一根尖刺,扎中玉琳琅的肩膀。

“嘶——”只见那肉质花瓣上立刻就流出一滴墨般的黑汁。

果然是共存共亡。

“毒妇!你个毒妇!”黑花大叫起来,“融摘星就那么好吗?!一个废物,一个废物,你竟为他做到了这种程度!玉琳琅你是不是疯了!他不爱你!他虽然娶了你,可是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做凡人时候的老婆白秀!玉琳琅!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你懂不懂!你不也看到了吗?别看他如今是光鲜亮丽位高权重的大圣君,可他从前呢?融摘星他就是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我爱上的是如今的他,便可以为如今的他付出一切。心魔,谢谢你,伴你走了这么久,我彻底明白了,摘星对他曾经的夫人白秀只是执念,而我对他的强求,也只是执念。放弃吧,不要再妄图占据融摘星的身体,我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玉琳琅一步一步走向黑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不!不要!不要!”黑花上的人脸神色狰狞,身下的赤色藤蔓疯狂抽长,很快便顺着断壁残垣攀到了屋顶上。

玉琳琅轻轻笑了笑,将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口:“这件事,不需要你同意。”

黑花长长地倒嘶一口凉气。

阿离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玉琳琅回头笑了笑:“阿离别担心,我进入清静琉璃瓶之前,已用本命源气将一缕元魂封在肉身之中,在这里死了也没有关系的,最多浑噩些日子,慢慢便能恢复。”

阿离倒抽了一口更大的凉气。

原来玉琳琅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不要——”阿离情急之下顾不得那么多,冲上前去,抢下了玉琳琅手中的匕首扔在一边。

那黑花盘距在屋顶,提心吊胆地望着玉琳琅。它是真的害怕这女人疯起来不要命,非得拉它一起同归于尽。

玉琳琅无奈地看了看云欲休:“为什么不看好阿离。”

云欲休唇角挂着一丝冷笑。

阿离知道他不屑于解释,便急急对玉琳琅说道:“你的肉身出了一点问题,不可以在这里出事!”

玉琳琅温柔地笑了笑:“不会有问题的,摘星在静修,我就在他身旁。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当着他的面伤到我。”

云欲休丝毫也不掩饰地讥笑出声。

玉琳琅以为他笑自己自作多情,便解释道:“虽然摘星心中始终放不下曾经的元配夫人,但我与他在一起数百年,也经历了不少风雨……即便在他心中不是唯一也不是第一,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若是真有什么事的话,他拼上性命亦会护我周全。”

语气里没有心酸,只有脉脉温情。

‘可是你已经出事了啊……’阿离闭了闭眼,心中感到非常难过。

玉琳琅那么信任自己的丈夫大圣君,却在毫无防备地为他除心魔的时候,被他从背后狠狠捅了刀子!

虽然还不清楚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在,绝对不是告诉玉琳琅实情的好时机。

她若是一个想不开,怕会拉着心魔同归于尽。

阿离用求助的眼神望着云欲休。

暴雨中,云欲休的黑发紧贴着苍白的脸,唇角依旧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对上阿离可怜兮兮的视线,他的心莫名就软了下,好心地说道:“可将元魂暂时封入命玉中。至于心魔……囫囵吞下带走。”

阿离点点头,把玉琳琅往云欲休的方向重重一推,自己闷头冲向那朵心魔黑花。

两步之后,果断现出神魔身!

噗——轰!

咦?心魔呢?

阿离站在房屋废墟里茫然四顾。

“小心!”身后传来玉琳琅的大喊声。

阿离不假思索扑扇着翅膀跳了起来,在空中呼了两下,便看见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窜起一条满是尖刺的赤红藤蔓,一击不中,它便缩了下去,像蛇一般在废墟中蜿蜒游走。

心魔黑花也涨大了无数倍,此刻看起来,它很像一条头上顶着个大黑包的蚯蚓。

一想到蚯蚓,阿离顿时浑身都不好了。

囫囵?吞下?带走?!

夭寿啦!

云欲休他自己怎么不吞?!

然而念头刚一闪过,阿离的身体中顿时升腾起了恐怖的本能反应——想吃。

啊啊啊啊啊她现在是个鸟!

鸟本来就吃这玩意!

“啾——”

阿离浑身的毛毛顿时全炸了。

云欲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只戏精在那里给自己加戏。

阿离轰隆一声落回了地面,只见那心魔黑花在地上钻了个大洞,摇头摆尾就往里面游。

她果断上前用脚爪摁住了后半截藤蔓。

因为这心魔和玉琳琅共生共灭,所以阿离并不敢伤它,只用喙扯住藤蔓往外扯。

要囫囵吞!

幸好这心魔黑花十分结实,拉了半天拔河,丝毫也没有要断的迹象。

云欲休面无表情地看着,两道漂亮的眉毛微微蹙起。

这只鸟实在是太笨重了,丝毫也没有战斗技巧可言,若是……

念头刚一闪,便看见地面土石崩裂,心魔黑花的巨大花苞从另一侧蹿出地面,高高扬起,像铁锤一般,重重砸向阿离的背。

阿离正扯着藤蔓拽得欢快,压根就没察觉身后的动静——她也没有料到,这心魔藏在地下的那一段藤蔓竟能无限延长!而且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和它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截然不同!

猝不及防之下,黑花尖尖的苞刺刺中了阿离的翅膀!

“啾——”

阿离吃痛,就地打了个滚,用另一边翅膀支撑着身体,扭头望去。

只见那朵黑花像蛇一般盘起了藤蔓,带花苞的那一头高高地耸立着,口器不断地张开——收缩,像是在挑衅。

云欲休不知什么时候捡起了玉琳琅的匕首,顶住她的后心。

“动手,杀了我!”玉琳琅紧张地注视着战局,毫不迟疑地说道,“阿离不是它的对手!不要让她受伤!快,杀了我,我一死,这心魔也得死!”

云欲休神色冷酷,手上微一发力,匕首尖端便刺破了玉琳琅的血肉,避过肋骨,抵在了她的心脏上。

阿离心有所感,猛地拧回了头:“啾!”

她了解云欲休的性格,知道此刻唯一能阻止的他杀死玉琳琅的办法,便是尽快搞定眼前的心魔黑花。

阿离扇了扇受伤的翅膀,迈开小短腿扑将过去!

她曾经吃过一朵食人花,知道这种带着藤蔓茎杆的花苞植物弱点何在。

花苞微微向后一缩,合拢花瓣,用尖尖的花刺指着阿离。

阿离冲到近处,把翅膀平平拽在身后,灵巧地矮下身子避过一击,然后脚爪一扬,踏住了藤蔓中段!

趁那心魔还没反应过来,她快速扬起另外一只脚爪,重重踏住靠近花苞的另一处藤蔓。

这样一来,心魔花苞的头尾便一齐被她制住了。这一下,它一点也不像蚯蚓了。看起来和上次吃掉的食人花并没有什么区别。

阿离得意地扇了扇翅膀,呼一巴掌拍在了花苞上。

“你这个臭鸟人!”花苞摔到地上,张口便骂,“不是东西!你敢动本君!本君定要杀了你!杀了你!咿呀呀呀——”

阿离可没功夫听它废话。

它用喙衔住藤蔓末端,大口大口就往肚子里吞。

口感也和食人花没什么区别。

阿离饿了。

花苞还在挣扎,阿离扬起小短腿,重重踩住,立着翅膀闷头吞。

很快,整根赤色藤蔓就进了她圆滚滚的肚子。

花苞比较大,阿离扑扇着翅膀,抻着脖子硬吞,噎得很想翻白眼。

那边,云欲休见战局已定,便把匕首从玉琳琅身上拔.出来,扔到一旁。

阿离在废墟中直打转转。花苞已被她吞下了一小半,但花骨朵那里实在是太胖,她只能用喙把它慢慢收拢,一点一点往里吞。

牵一发而动全身,嘴上的动作带着整个圆滚滚的身体左冲右突,把附近的房屋全都碾成了平地。

好不热闹。

终于,只听“吸溜”一声,整个花苞都进了嘴里。

那心魔垂死挣扎,在阿离闭合小短喙时,将一株尖刺重重喷吐出来,直直冲着云欲休和玉琳琅站立的地方激.射过去!

“啾——”

阿离的身体先大脑一步替她作出了反应。

只见胖鸟腾空而起,笨拙地跳到了二人身前,用翅膀把他们罩在了身下。

“噗嗤。”

脊背传来了尖锐的刺痛,阿离听到脑海里传来“嗡”的一声,旋即,受伤的地方又冷又烫,好像被无数双小手撕扯伤肉一般。她吃力地挪了下身体,看到自己的肚皮上冒出丝丝缕缕黑气。

心魔入腹的下一瞬间,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起来,阿离感觉到周身滚烫,好像穿过了一锅沸腾的汤水。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阿离和云欲休的元魂双双回到了体内。

回来了!

“嗯……”阿离软绵绵地瘫在了云欲休怀里。

使用阴阳砚之前,他本就用左臂环着她,此刻正好接个正着。

他的掌中握着一团昏黄的微光。

阿离眯起眼一看,知道那是玉琳琅的元魂,赶紧抬起手,把命玉递给了他。

云欲休冷冷地盯了她一眼,唇角微绷,先把玉琳琅的元魂投入命玉中,然后捉住阿离的肩膀,冷笑着说道:“你若敢死,我便捏碎这命玉,再杀了玉离衡,让你们一家团圆。蠢东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便敢替人挡刀!”

上一章:第37章 .最后的心魔 下一章:第39章 .无法自持
热门: 纯阳大道 落地一把98K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好运时间 竹马青梅 机动战士WS 史上第一混搭 中校大人结婚吧 死神的精确度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