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有恩于他?

上一章:第34章 .他的心魔 下一章:第36章 .女装dalao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不禁倒抽了一口大大的凉气。

元魂没有灵力的话, 两个人岂不是要葬身鼠口?!

她飞快地偏头望了一眼越逼越近的鼠群, 再抬头看看云欲休那青白得如同尸体的脸色,猝然发声大喊道——

“快跑啊!!!!”

云欲休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冷气,阿离十分怀疑如果冰块能做炸.弹的话,云欲休真能当场表演给她一个原地爆.炸。

阿离情急之下,攥住了云欲休的手,拖着他往浅水滩里跑去。

“希望它们不会游泳……”阿离暗暗祈祷。

云欲休一声不吭,大步往前走。大概是腿长的缘故, 他一步一步僵硬地挪动双腿,看着像是在走路,却比撒开蹄子奔跑的阿离速度更快些。

鼠群到了水滩边上, 停住了。

阿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它们争先恐后地下了水,有的沉了, 但更多的却刨着脚爪划着水, 执着地追向二人。

很快,清澈的白色浅滩被灰黑色彻底覆盖!

一些被水流卷翻的鼠类速度更快,打着旋, 顺水而下,很快就到了他们身边, 它们呲着牙,拼命冲着这二人的方向伸出爪子。

阿离的手骨都快被云欲休捏折了。

他此刻也顾不上大魔王的尊严,语气略有些急促地问她:“能不能现神魔身!”

阿离十分不解:“虽然我看起来很好吃,但也经不住这么多张嘴来薅啊, 这把小骨头转移不了多少视线的!”

云欲休把牙磨出毛骨悚然的声音,耐着性子给她解释道:“你本身就是魔,在此地,魔性会被放大数倍。到底行不行,回答。”

阿离沉下心神感受了一下,点点头。

“快。”云欲休的语气顿时轻快了不少。

阿离觉得,眼前这个云欲休比平时多了好几分人气。

……噗叽!

“哇哦!”

阿离发现,自己离水面越来越远了。

云欲休在她视野中越缩越小,很快,阿离就看不到他了——被圆滚滚毛茸茸的大肚子挡住了视线。

阿离正要退两步找找云欲休时,肚皮下的毛毛突然被人狠狠拽住了。

她低头一看,只见目测身高只有小臂那么长的云欲休揪着她的茸毛爬了上来,就像攀岩似的,动作利索帅气,蹭蹭蹭就爬过她的胸.口,身体敏捷地一掠,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跑起来。”他的声音正常多了,只不过音量着实有点小。

阿离侧了侧头,草草举目四下望了望。

后方的浅水滩已被铺天盖地的鼠群占据,速度最快的一批已经快游到她的脚下。没有选择,只能向往冲。

阿离迈开了小短腿。

原本没过膝盖的浅水只堪堪盖住她的几根小脚爪,一脚踩下去,便有大蓬大蓬的水花飞溅起来,对于那些现在看起来还没有蚂蚁大的鼠类来说,阿离这只庞然巨兽带来的冲击力是非常恐怖的,一个个漩涡被搅起,许多地方被阿离踩踏,变成深不见底的陷阱。

鼠群的速度稍微受阻,而阿离的速度比人身不知快了多少倍,很快就“轰隆轰隆”蹿走了,只留下一个巨大笨拙的背影。

她虽然体型大了,可还是一只胖胖的幼崽啊!

走快了很容易摔的。

云欲休坐在她的肩膀上,搂过几大蓬柔软蓬松的毛毛,放在身前一顿薅。

“快点,我没给喂饱?稳点,没人教你走路?”他开始嫌七嫌八。

阿离很想毛毛一抖就把他甩下去。

“等等,”云欲休的声音重新冰冻起来,“不要动。”

“啾?”阿离刚踩塌了一小堆溪石,正艰难地把自己的胖身子从洞里拔.出来,听到他的话,她顿时僵住身体,微微摊开翅膀,歪歪地保持着平衡。

“有漩涡。”云欲休眯起眼睛。

阿离也发现了,四周的水流速度明显加剧了不少,原本平平直直、无边无际铺开的浅水滩,此刻看起来竟隐隐有些扭曲,就像是一张宣纸上坠了一粒金珠,它的重量正拖着整张宣纸往下沉去。

“运气不错,正好遇到……”云欲休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因为脚下踩的这一整块区域突然都塌了,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是以阿离压根没听见云欲休的话。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啾声,然后胖胖的身体就重重地跌了进去!

水流变得又凶又急,翻滚着涌进漩涡中心,那些心魔鼠群被水流挟裹着,很快就到了二人头顶上方。

阿离摊开翅膀和脚爪,卡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方。

溪水像瀑布一样,疯狂从她四面八方冲刷而下,落石滚滚,时不时有三五成群的鼠抱成一团从身侧跌下去。

云欲休快发疯了。只不过,此刻形势危急,满耳朵都灌满了轰隆的水声,阿离也听不到他在叨叨什么。

阿离吃力地踢动着小短腿,想要借力爬上去,可惜身体太胖,和小小的翅膀、腿杆比起来实在是不成比例,她扑腾了一会儿,反倒更往下跌落了一段。

很快,她发现事情更加不妙了!

头顶上方的空洞,好像正在慢慢地合拢!

“啾!咳!啾!咳!”她偏头望了望,下方一片漆黑,根本望不见底。

更多的老鼠从身边摔进那无底的深渊。

水浪披头盖脸地砸下来,阿离感觉到云欲休正在暴躁地拽她的毛毛。

阿离心一横,想道:‘与其两个人一起被困在这里,倒不如拼死把他救出去!他若是心情好,说不定会想办法救我!’

这样想着,她暗暗蓄足了力气。

侧头一看,只见云欲休的斗篷兜帽已被水流冲到了背上,几缕凌乱的湿发贴在脸颊旁,面色苍白如鬼,嘴唇却红得像血,他恨恨地磨着牙,正在冲她说些什么。

遗憾的是,阿离完全听不见他的声音,所以只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琢磨——云欲休就算再怎么丧心病狂,见她舍命相救,心中也应该会非常感激的吧?

再度看了看对方那张堪称绝色的脸,阿离暗暗下定了决心。

她吃力地把全身重量都压到了右边翅膀上,卯足了劲儿,在头顶上方的缝隙即将彻底闭合的一霎那,狠狠地扬起左边翅膀,把蹲在她翅根附近的云欲休一巴掌给呼了上去!

这件事几乎耗光了她全部力气,右边翅膀再也支撑不住她的体重,她的身体与奔腾的水流一道,被冲入了无底深渊……

……

云欲休的身体腾空而起,冲出缝隙,落进了铺天盖地的鼠群里……

一瞬间爆发出的杀气,令那本该无意识的水流也停顿了片刻。

“呃——啊啊啊啊啊——”

刷——

黑色身影比电光还迅捷,冲破鼠群,拖着残影,生生掠进了那道几乎已经看不到缝隙的深渊中。

长袍一角,还挂着一只面相凶残的瘦鼠。

“玉离清!我、要、你、死!”

阴狠暴戾到了极点的声音向着下方坠落,在漫长的黑暗通道中一圈一圈盘旋、盘旋……

……

阿离不知往下掉了多久。

心底隐隐总觉着有些悸动,就好像某个特别的人正在看不见的地方惦念呼唤自己一般。

她觉得一定是云欲休。

他肯定感动极了——就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牺牲精神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更不必说他这个受益者。

阿离落着落着,不知不觉回复了人身,她有些困倦,发现耳旁的水流声渐渐消失了,身体慢慢热了起来……

……

……像是乍然被人从梦中惊醒一样,阿离浑身寒毛倒竖,睁大了眼睛!

她什么时候离开了那条黑暗的通道?!

她怎么不知道?!

眼前齐溜溜站着两行女子,穿什么颜色衣裳的都有,她自己也穿着一件鹅黄色、花纹繁复的纱衫,站在第二行的中间。

日头很毒,阿离很快就出汗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阿离茫然四顾,只见这里是一处异常宽敞的庭院正中,地面铺着质地厚重沉凉的墨青色石砖,左右是朱色回廊,前方二十级台阶上,有一间蓝底金纹的殿屋,黑色匾牌上写着“摘星府”三个龙飞凤舞的银字。

“到底是哪一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暗害夫人?说!”一个尖利的女声刺进阿离的耳朵,震得她脑袋里嘤嘤直响。

她把视线放低了一点,稍微踮了踮脚,便看到说话的是个劲装婆子,手中拿着一条长.鞭,像斗鸡一样昂着脑袋在两行女子前方踱来踱去,带着倒刺的长.鞭时不时挽个鞭花,险险地从女人们娇嫩的脸蛋前面掠过。

阿离一头雾水。

幸好劲装婆子很乐意答疑解惑,兜了两圈之后,她冷笑着说道:“真是些不知廉耻的东西!爬上主子的床,便真把自己当女主子了么!也就咱们夫人宅心仁厚,愿意养着你们这些侍妾,赏你们口饭吃!换了别家主母,早把你们送出去犒赏将士们!还轮得到你们这些东西吃香喝辣,赖在府中过好日子!怎么,嫌日子太舒坦了是不是?居然敢对夫人下毒手!告诉你们吧,若是夫人腹中的少主有个什么好歹,你们这些东西一个也别想活!”

阿离:……

劲装婆子拍了拍手,两个黑衣壮汉拖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身从后方走过来,“砰”一下,把那几乎看不出人形的残尸扔在了女人们面前。

当场吐了好几个。

“这个奴婢倒是很忠心,什么也不肯说。”劲装婆子用鞭梢指着地上的血肉,道,“不过,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一个人能做得成的,好了,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把主谋指出来,其他的人,主子一律恕其死罪!现在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若是没有给我一个结果,我便要如实禀报主人了!主人的脾气……你们不会不了解吧?”

阿离发现,站在她正前方那个红衣女子的脊背轻轻颤抖起来,拢在纱袖中的手也在晃个不停。

想来这位便是所谓的主谋了。

心理素质这么差,还敢出来害人?阿离暗搓搓地想。

正看戏呢,身旁的紫衣女子突然推了推阿离,轻声道:“快去呀,没听见嬷嬷说么,把主谋指出来,便给你一条活路。快去,别连累我们在这陪她晒太阳!”

阿离偏头看了看,见这个紫衣女人眉眼娇媚,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只可惜皮肤比较粗糙,不像是修仙的人。

阿离继续一头雾水。

紫衣美人眨了眨眼:“干嘛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昨日你我二人在主子榻上共同侍奉时,你可是一直唤我好妹妹呢!”

阿离:……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上一章:第34章 .他的心魔 下一章:第36章 .女装dalao
热门: 鱼馆幽话 11处特工皇妃(特工皇妃楚乔传原著小说) 红粉干戈 楼外楼 至尊主播 黎明之剑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秀色田园 刘芒囧记 凤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