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死情缘了

上一章:第31章 .奔放的仙族小姑娘 下一章:第33章 .杀妹证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遥卿卿说:“既然师哥你负了我,那不如,你就把自己交给我吧!”

都屠阿玉深深地震惊了!

没想到,仙族的小姑娘已经这么奔放了啊?大庭广众的,就要开始酱酱酿酿?!

熊、狐二人都觉得老脸有些发烫,急急忙忙捂住了阿离小崽崽的眼睛。

虽然这黑暗魔窟已经破坏得面目全非,不过依然是夫妇二人的地盘啊!旁人要在他们的地盘上做些奇怪的事情……阻止倒是有理由阻止,不过没必要不是?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阿玉顺手把阿离的耳朵也给蒙住了。

其实这时候,阿离的关注点根本不在江拾轶和遥卿卿的身上。遥卿卿说话的时候,阿离正好看见巫山秀一装出副柔弱可怜又无助的模样,可怜巴巴地对云欲休说了些什么,然后,云欲休就把她带到旁边一个幽暗的角落里去了。

她的目光追随着二人的背影,正到关键处,却被阿玉捂住了眼睛,紧接着还堵住了耳朵!

阿离急了:“啾?!”云欲休他不是要接江拾轶的盘吧?!

啊……烦躁!

阿玉怪异地看了都屠一眼:“话说,老熊,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你一个熊,我一个狐,怎么会生了个鸟?”

都屠紧张得颈毛都竖了起来,急忙摇头摆尾:“不不不不俺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夫人的事情……”

转念一想,不对呀!

都屠嘴角直抽——这鸟是从阿玉肚子里钻出来的,要真有问题,那不是阿玉的问题么?

只可惜,怂包熊根本半个字也不敢提。

“夫人夫人,先别管这个,快看,要开始了!”

只见那江拾轶面红耳赤,盯住越凑越近的遥卿卿,唇角直抽:“师妹、师妹,等一等,等一等,我现在,现在……我受了伤,修为……”

遥卿卿偏头笑了笑,那模样说不出的娇美,咯咯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悦耳:“师哥,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说罢,她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

都屠和阿玉遗憾地咂了咂嘴——原来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啊?

夫妇二人悻悻地缩回了捂住幼崽眼睛制止她学坏的手。

阿离一眼就看见了遥卿卿手中的逆生轮!

她?!

只见遥卿卿毫不迟疑,激发了逆生轮,重重按在了江拾轶的身上!

她眼眸通红,银牙紧咬,一字一顿。

“江拾轶,这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用命来还,都不为过!”

此刻的江拾轶,哪里还有半点气势?

他满面惊愕,根本就想不到遥卿卿居然会用逆生轮来对付自己!

剧痛袭来的瞬间,江拾轶的心中涌起了无数沸腾的情绪——愤怒、不甘、后悔、屈辱、绝望……

他也许不怕死,但这样的死法,太憋屈,完全无法忍受!

这是他疼惜、照顾了好几百年的师妹啊!她怎能那么狠心,只因为他稍微有那么一点不专情,就要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杀死他?!

“遥卿卿!住手!你给我住手!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我救下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江拾双目充血,失控地叫喊起来。

“江拾轶,你勾结妖魔,这是你罪有应得!”遥卿卿面无表情,脸上隐隐有了些圣洁庄严之相。

只见她小手一挥,顿时,江拾轶被一蓬黑雾紧紧裹住,彻底卷了进去。很快,他就像一根融化的人形蜡烛一般,毫无抵抗之力,飞快地瘪了下去,最终随着那蓬黑雾一道被彻底吸入了逆生轮中。

他不甘的惨叫声逐渐变形:“啊啊啊啊呀呀呀咿咿——”

直到最后一刻,江拾轶终于醍醐灌顶,看清了遥卿卿眼底那些明亮的光芒所代表的意义——那并不是情爱,而是野心!从一开始,便只是野心!对于她来说,自己恰好只是最适合的对象而已。最英俊,最有实力,最有办法帮她往上爬!在她的手可以伸到的地方,自己是最好的人选!

那不是情爱,而是……野心。

江拾轶,殒。

阿离头皮发麻,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一幕。

女主就这么把男主给……吃啦?!

遥卿卿她果真是,杀伐果断!

江拾轶被逆生轮吞得渣都不剩,轮上阴阳逆转,挟裹了江拾轶全部能量的黑雾化为白色灵力,涌入遥卿卿体内。

遥卿卿吞掉江拾轶之后,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拔高了许多。

她望向云欲休,冷冷地说道:“现在我要巫山秀,你把她交给我。还有,既然玉离清已经转生成了妖魔,我自当把她带回圣宫,交给大圣君发落。”

阿离不禁微微睁大眼睛看着遥卿卿。

很有女主的派头嘛!

主角的成长虽然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就对了。

阿离不自觉地抿住嘴唇,也望向了云欲休。

云欲休笑了起来:“可以。”

遥卿卿脸上浮起了理所当然的轻笑。这样就对了。

不想,云欲休接着说道:“你拿什么和我交换?”

“交换?”遥卿卿蹙起秀眉,“我为什么要和你交换?我没什么可以和你换。”

她紧张地收起了逆生轮。

“什么筹码也没有,那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云欲休眯起眼睛,斜睨着遥卿卿,语气轻佻不屑,“就凭你是个女人么。”

遥卿卿不禁气息一滞。

从小到大遇到的男人个个捧着她、顺着她,遥卿卿确实已经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性别当成了武器。她都向他开口了,他凭什么拒绝?凭什么和自己谈条件?凭什么侮辱自己?

云欲休见她一脸不满,嗤的一笑,道:“若是你把自己当成筹码,那我只能遗憾地说——不换。”

遥卿卿气得不轻,奈何此刻刚全盘接收了江拾轶的灵力,一时还不能随心使用。她偏过头,对暗水使了使眼色,却见他压根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遥卿卿无奈,只能恨恨地瞪了云欲休几眼,咬着银牙恼怒地离开。

到了外头心中还是依旧不服气,觉得云欲休对自己的态度不应该这般恶劣,分明也没有得罪招惹过他!从前自己身边有江拾轶,别人没什么机会,他不怎么搭理自己倒也说得过去,可今日江拾轶已死,自己还放下身段向他示好了,他居然丝毫也不给脸面!那话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和巫山秀、阿离那种妖魔放在一块作比较么!

云欲休他岂敢!

至于云欲休是魔尊转世这件事,遥卿卿可以说从头到尾就没有放在心上过。在她眼中,男人只分为两类,一类是有价值的,另一类是没有价值的。很显然,云欲休无论外形还是实力,都属于有价值的那一类。

遥卿卿这一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虽然从小到大都被身边的女人们嫉妒,但遇上的每一个男人都会毫不迟疑地站在她的这一边,替她遮风挡雨。看着好像经常被人欺负,但实际上都是她占便宜那些女人吃亏,而且那些女人往往有苦也说不出来。

云欲休是遥卿卿碰到的唯一一枚钉子。

“云欲休……”风驰电掣间,遥卿卿忍不住再一次咬紧了牙,“轻慢我?等着吧,早晚……我会让你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

……

云欲休看起来好像是受了重伤,他两条手臂鲜血淋漓,露出白骨,软软地垂在身侧,脸色苍白如纸,嘴角不断地流出一缕殷红的血来。

然而即使这样,他的威慑力也非同小可。

巫山秀老老实实站在他的身后,连媚眼都不敢抛。

都屠笑得满脸开花,颠颠凑上去:“大人要不要在老熊这里歇歇?”

“我要去一趟北魔域,取域主令。”云欲休的脸上显出几分温和的神色,“把你西魔域的域主令给我。”

域主令是不能带出本魔域的,但如果在两域的交界处把两枚域主令合二为一的话,组合过的域主令便可以在这两大魔域中自由行走。

都屠和阿玉齐齐一愣。

魔尊大人怎么有点……温柔?而且,他自称“我”?

“是是,不过,”都屠为难地望了望一地狼藉,“俺的域主令,巫山秀方才爬上爬下寻了半天也没找着,俺这眼神恐怕更是……”

“蠢货!”阿玉重重一巴掌拍在他脑壳上,“用膝盖想也知道在哪里!”

“唉?膝盖怎么想?在,在哪里?”都屠愣愣地捂住了脑瓜子。

只见阿玉径直走向一具尸首。

正是那只勾引丽珠儿的男狐狸,廉谦。

纤手伸进男狐衣裳,一掏,果然掏出了那枚黄澄澄的令牌。

阿离一看,嗯……

很像四分之一块披萨!

阿玉把西魔域的域主令交到了云欲休手上,慢条斯理地走向都屠,轻飘飘地说:“没事,你也不算笨,毕竟也没怎么找么。不像有些人啊,巴巴地上蹿下跳找了大半天还找不着,那脑子才是真没治了!”

巫山秀乌青着一张脸,敢怒不敢言。

她还不知道魔尊大人到底要不要计较她勾结江拾轶对付西魔天的这档子破事呢。

这会儿想办法保命才是顶顶要紧的事情。

云欲休冲着阿离点了点下巴。

阿离下意识地往后缩,结果再一次被亲爹亲娘毫不犹豫地卖了。

阿玉捉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前推的同时,低低耳语:“这种时候还不看好你男人,仔细被巫山秀钻了空子!”

阿离:“……”

她蹭到了云欲休身边,随他一道前往北魔域。

因为她无法像他们一样腾云驾雾,所以云欲休又把她变回了胖鸟。

她蹲在他的肩膀上,小脚爪无意识地挠他的衣裳,脑袋里乱乱的,尽是杂七杂八的念头。

不知不觉就到了西、北二魔域的交界处。

云欲休站定,望向巫山秀。

巫山秀轻轻瞟了他一眼,说道:“大人,请恕妾身大胆,提一个不情之请。”

一边说,一边竟扒下了自己身上的紫色轻纱!

阿离总算是理解了阿玉的那番苦心。

上一章:第31章 .奔放的仙族小姑娘 下一章:第33章 .杀妹证道
热门: 人设不能崩 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 博莱特·法拉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漂洋过海来看你 月族3:星际救援 八犬传·壹:妖刀村雨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只坏一点点:爱情何处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