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可怕的男主

上一章:第26章 .朝思暮想 下一章:第28章 .叙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都屠在巫山秀面前总觉得矮了几分气势,他的眼风丝毫也不往正主瞟,只掂着手中一对沉沉巨锤,阴狠地盯着四周的敌兵和叛兵。

巫山秀话音一落,都屠便甩了甩硕大的脑袋,把手中巨锤狠狠一掷,当场砸扁了两只冒头的地魔。

“要打便打,啰嗦个蛋!”

见到都屠丝毫也没有臣服于自己的意思,巫山秀瞬间变了脸。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谁拿下都屠阿玉的脑袋,本座重重有赏!”魔音柔媚入骨,像细软的丝线一样,在整座巨大的山腹殿堂内回荡不息。

“上啊!冲啊!”

大殿四周的阴影中,冲出无数手持利刃的妖魔。

在封魔禁的压制下,妖魔之间的等级差距被缩小到了极致,都屠阿玉再强也就能打十几个,而巫山秀埋伏在黑暗魔窟的妖魔,少说也有两千以上!

“都宰,还不动手?”巫山秀居高临下,媚眼横飞。

都屠猛地转头瞪着都宰:“二弟?!你也叛我?!”

都宰只觉得靠近云欲休的那半面身体冷得结了冰,哪里还能妄动?见兄长熊眼瞪来,顿时慌慌张张地摆动着双手:“不不不不不,大哥,兄弟不敢,兄弟不敢!是巫山秀她,她逼我,我没有答应她!我和大哥一样,拒绝她,对,拒绝她!”

都屠面露欣慰,重重一掌拍中都宰的肩膀,把他生生拍矮了三寸:“好兄弟!我就知道,咱们都家的熊都是一条心!”

阿玉无力吐槽,只能快速地挥了几下鹅毛扇,扇走一巴掌拍死憨熊的冲.动。

“上啊!都楞着做什么!”巫山秀重重挥了挥双臂,垂在肘弯的紫纱高高飞扬,“一个墙头草就吓破了你们的胆子么!都宰算什么东西!丽珠儿,动手!”

巫山秀气闷极了。虽然成功策反了阿玉最信任的丽珠儿,但这个死妮子就是不愿意交出域主令,好说歹好都没有用,就是咬死了自己的条件不松口——背叛都屠阿玉可以,但必须由她丽珠儿来发动封魔禁。若是不同意,她便拒绝合作。杀了她也没用,因为派来诱惑她的男狐狸始终找不到她把域主令藏在了哪里。

也就是说,在场众妖魔中,唯一一个还保持着全盛之身的,就是持域主令的丽珠儿。

要不是自己也被压制得厉害的话,依着巫山秀的爆脾气,早就一尾巴把都屠一行全拍成肉饼了,哪还用得着这些胆小的伏兵?

“动不了了。”丽珠儿缓缓抬起了头,“他们,动不了了。”

丽珠儿的声音很诡异,不像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

巫山秀吃惊地发现,丽珠儿的脸上竟然没有五官!

“这……”她倒抽一口凉气,足尖一点,身体凌空倒翻了个筋斗,落到了銮座后面。

只见巫山秀原本站立的地面上,几缕蛛丝猛然卷起。

只要反应慢半拍,定给缠个正着!

“丽珠儿!”巫山秀愤怒地望向四周。

原来,丽珠儿早已偷偷现出了神魔身。她的真身是一只蜘蛛,此刻留在原地不动的,只是她的一簇蛛丝而已,略做了些伪装,撑起一蓬假头发和一件假衣裳。而她的真身不知何时已爬到了大殿顶上,黑油油的巨眼居高临下瞪着一殿妖魔,透明的蛛丝顺着巨大的黑石柱蜿蜒垂下,缠住了每一只叛变的妖魔。

所以他们才动不了了。

丽珠儿是一只地魔。有域主令在身,她此刻是全盛的状态!全盛的地魔,对付这两千余只被封魔禁压制成低阶魔物的妖魔,简直是轻而易举!

阿玉愉快地笑了起来:“巫山秀啊巫山秀,知道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么?那个小白脸引诱丽珠儿的第一天,她便什么都告诉我了。我将计就计,让你自寻死路,顺便……”

她眯着眼睛,环视四周,“也谢谢你,帮我把西魔域内的叛徒全给聚齐了,省得我一个一个儿查!”

阿离抬起了小脚爪,很想给自己的便宜娘亲鼓鼓掌。结果身体太胖,根本摆不出这样高难度的姿势,差点摔了个屁墩儿,两只小脚爪左跳右跳,总算是险险地站稳了。

云欲休发现她在自己肩膀上踱来踱去,忍不住反手把她捉了下来,捏在手里抛着玩。

胆真是越来越肥了!

阿玉得意洋洋,摇着扇子走近巫山秀:“方才你说什么?洞口已经堵住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吧?半个时辰足够把我们碾成肉.酱是吧?现在,我便原话奉还——嗯?滋味如何啊?”

巫山秀那张艳绝的脸变得有些乌青,她恨恨地盯住呆立在一旁的白衣男狐狸:“你不是给她种了生死咒么!中了生死咒,她如何还敢叛我?!莫非……你在骗我?!”

“种,种了啊……真种了啊大人!”男狐狸哭丧着脸。

“那还不动手?!”

妖魔的魔心中若是被种下生死咒,中咒者的生死便掌握在了施咒人的手心里,算是一种单方面控制的情蛊。不过想要下生死咒并不容易,只有双方都情愿才能种得下去。

丽珠儿正是心甘情愿地被这只男狐种下了生死咒,所以巫山秀丝毫也没怀疑她别有用心。

当初巫山秀的想法便是,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只要让男狐发动生死咒杀死丽珠儿就是了。

没想到还真到了这一步!

眼下的状况虽然和预计有些出入,不过问题也不大。只要丽珠儿一死,局势就会重回正轨。在封魔禁持续期间,都屠一行对上两千妖魔,绝无胜算。

这便是巫山秀肆无忌惮的原因之一。

“动手!杀了这个小贱.人!”

一缕蛛丝悄悄爬向男狐。巫山秀第一时间便察觉了,纤影一掠,抓住男狐的脖子,拎着他避开了丽珠儿的攻击。

丽珠儿眸光一闪。果然,先不对巫山秀动手是正确的选择。巫山秀太强,一旦对她动手就会暴.露了自己!丽珠儿转了转眼珠,鼓起腹部,向着被缠住的两千叛变妖魔喷出了酸液。

只要把这群妖魔弄死,西魔天大人一定能够打败巫山秀……

巨大的蜘蛛口器缓缓裂开,露出了惊悚而欣慰的微笑。

“丽珠儿!”与此同时,阿玉脸色大变,“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让他种生死咒!”

丽珠儿咧开狰狞的大嘴,说道:“大人,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骗过北魔天啊……您待我如亲女儿一样,我能为您做这么大的一件事,死而无憾了……您说,我是不是比那个始终不肯认自己爹娘的亲生女儿阿离,更有用那么一点点?答应我不要再难过了,不想做您女儿的人,您就不要再强求她,她看不上妖魔,想做仙人,您就放她去吧!要是我还有下辈子,我愿做您的亲女儿……您不要忘了我……”

巨大的蛛眼里流下了泪水。

阿玉掩住了口,轻轻呜咽。

云欲休重重捏了阿离一把,把她捉到面前:“不孝,该罚。”

又把她捏成了一只瘦鸟。

“不是的。”阿玉看起来有些失落,眼睛里却始终闪亮着一簇光,“阿离她,她不是那样,她只是还小,不懂事,她会长大的,丽珠儿,你不要和妹妹置气,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的亲闺女!”

“怎么还不动手!”巫山秀看着在丽珠儿酸液中不断挣扎的众妖魔,冲着男狐怒吼道,“你还要让她们叙旧到什么时候!”

只见那男狐泪水涟涟:“大人,大人,原谅我,我也是从小没了爹娘,我,我和她有感情的,我下不了手了我……”

闻言,丽珠儿呆呆地笑了起来:“廉谦……”

巫山秀重重掐住男狐的脖子:“要她死!听见没有!”

男狐抿着秀气的唇,重重摇了摇头。

巫山秀加大了力气。

只见男狐的嘴唇渐渐变成了紫色,清秀的脸庞因为充血而肿胀了起来。

“廉谦!”丽珠儿尖叫着,用一缕缕蛛丝袭向巫山秀。

然而她为了控制那两千妖魔,已耗去了几乎所有的魔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巫山秀灵活地在蛛丝之间游走。

阿玉怒斥一声,欺身而上。

都屠也出手了。

巫山秀怒笑不止,很快就被逼到了大殿一角。

阿玉出扇如风,鹅毛化成了钢刃,重重拍在巫山秀胸.口。

巫山秀不禁松开了手,扔掉那只男狐。

丽珠儿急忙分出一缕蛛丝,将男狐卷到了殿顶上:“廉谦……”

只见男狐颈骨已被折断,脑袋怪异地歪在一边,嘴角不断有血沫涌出来,眼中倒是还有一两分神采,盯了盯丽珠儿,很快,那一星火苗便熄灭了!

“巫山秀!我要你死!”

一卷瀑布般的蛛丝喷吐而出,带着殷红的血,以铺天盖地之势袭向巫山秀!

丽珠儿吐尽了体内的存丝,彻底弄废了自己的丝囊。

巫山秀避无可避,然而那绝美的脸蛋上,反倒缓缓浮起了娇美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今日在场的,便一个都不要活了。郎君,出来吧!”

她身后的黑暗中,一道清亮洁白的身影一步一步踏了出来。

巫山秀腰肢一拧,如蛇一般缠了上去:“郎君……这里有我大半的心腹,真是有些舍不得呢,不过为了你的名声着想,就,全杀了吧。”

江拾轶!

一众妖魔纷纷傻眼了。

只见江拾轶随意抬了抬手,一缕青藤既像利剑,又像毒蛇,瞬息之间便破开了丽珠儿卷向巫山秀的丝幕,直直刺穿殿顶巨蛛的魔心!

在圣君的实力面前,区区一只地魔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杀死丽珠儿后,江拾轶目光冰冷,面无表情地望向一众妖魔。

“啧。”云欲休遗憾地收回伸了一半的手,“真是快。”

变故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丽珠儿为了追巫山秀已跑到了大殿的另一角,云欲休没来得及救。

不过,阿离也不确定云欲休是不是懒得使出全力去救一只不相干的妖魔。

只见丽蛛儿庞大的身躯沉沉坠下,落到一半,便化成了灰烬,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

阿离望着江拾轶。

原来他借口要与自己结冥婚,其实是为了过来帮助巫山秀?要是没猜错的话,恐怕江拾轶还借机与遥卿卿吵了一架,借口便是——阿离是被遥卿卿“害死”的。这样一来,遥卿卿就没办法跟着他过来了,事后反倒还得小心地看他脸色。

这个男主,真可怕。

但凡他对阿离还有那么一丝丝旧情或者愧疚,这种时候都不应该帮着别人来害她的父母吧?

上一章:第26章 .朝思暮想 下一章:第28章 .叙旧
热门: 终局者 时间都知道 七界传说前传 锦桐 妖怪都市 虚像小丑 乡村少年 天坑宝藏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