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魔尊归来

上一章:第24章 .阿离被婚了? 下一章:第26章 .朝思暮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圣君江拾轶,要与一个名叫阿离的女子……成亲。”

泯风的脸色十分不好。他得到的消息其实是,阿离已被暗水扔进了堕龙池,尸骨无存。而江拾轶失心疯了,执意要去妖魔阿离的出生地寻找带着她生前气息的旧物,与她拜堂结冥婚!

谁劝也不听。

这个消息是他最疼爱的弟子东望传来的,东望在传音里都快哭了,一个劲儿求泯风阻止江拾轶。

东望这个徒弟老实勤快,天资也不错,把泯风当成亲爹一样侍奉,向来很得泯风喜爱。唯一令泯风有点不舒服的是,自从遥卿卿进入圣宫,东望就被她迷得找不着北,修炼也不勤快了,终日心心念念就是寻些什么好宝贝来讨小师妹欢心。

在泯风看来,遥卿卿长得还不如自家那个小相公好看,性格也不讨喜,怎么就能把东望迷成这德性了?!况且,她心爱的江拾轶要和别人结冥婚,两个人吵架闹掰,对于东望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么?他着个什么急?

于是泯风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江拾轶要去西魔域,便让他去呗,到时候惹了闯按律处罚就是了。

直到现在,泯风才发现事情棘手了,没想到那只号称是玉离清转世的小小妖魔竟然是西魔天夫妇的女儿。大圣君眼下最不喜欢的,便是麻烦。于是泯风只把话说了一半,想要先稳住西魔天夫妇,骗他们撤了军,再说其他。

仙族与四魔天之间的关系其实是非常微妙的。妖魔内耗严重,四大魔域相互制约,这对仙族来说是一件好事。妖魔数量庞大,仙族如今并没有力量把它们一举歼灭,若是真的打起来,最好也只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所以,一众妖魔在四魔天的约束下,不离开自家魔域,不祸害人族和小仙,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虽不明言,但高阶仙族个个心知肚明。三百年前魔尊之所以必须死,正是因为他得到了四魔天其中三者的全力支持,令仙族不得不忌惮。对于仙族来说,妖魔一族必须是分裂的,一旦妖魔中只有了一个声音,对于仙族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妖魔天性凶残,脑袋里没有什么大局观,可能魔尊大人今天喝水呛到一口,就想出门找仙族打一场倾家荡产的架。

不过这些事情阿离都不关心。

她这会儿被泯风的话给吓愣了。

江拾轶要成亲?和她成亲?

她这个准新娘怎么就一点儿也不知情呢?这又是什么阴谋?!

云欲休的手越握越紧。

“啾……”阿离被他捏成了一只瘦鸟。

“成亲么。”他用那双冷酷的眼睛盯着阿离,“怎么,你想好怎么逃走了?还是江拾轶有本事在我眼皮底子给你传消息?”

求生欲极强的阿离连忙把自己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她头顶那撮呆毛在来路上被风吹歪了,这样一晃,说不出的喜感。

云欲休眼角抽搐,有些绷不住了。

他略略松了点劲,阿离的圆肚皮顿时像吹大的气球一样“卜”一下鼓了起来。

“……嗯?”

大魔头忍不住又把她捏成一只瘦鸟。

一松手,阿离的肚子又弹成了圆球。

真好玩。云欲休顿时找到了新的乐子。

“……啾!啾……”阿离委屈地哭了。

“哈哈哈哈哈——”大魔头随意往下一坠,正正坠到了城墙上,衣摆一撩,倒跳着坐到了女墙上,看得边上一众仙族守城士兵目瞪口呆。

他就这样坐在战火纷飞的城墙上,捏胖鸟玩。

“是云欲休圣君,是云欲休圣君!”忽然有人大喊起来。

“什么?!太好了!圣君,请助执侍大人一臂之力斩妖除魔!您来了真是太好了!”仙族士兵脸上还沾着火油,衣裳乌漆吗黑,神情十分疲倦,一双眼睛倒是亮晶晶的。

云欲休奇怪地望了他们一眼。原来底层的小仙们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呢。

他挑起唇角,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确定要我出手?不要后悔。”

疲惫不堪的守军连连点头拱手:“请圣君!”

“如你所愿。”

云欲休身形一展,自城墙滑翔而下。身在半空,后背的黑色羽翼迎风一展!

只见他的恶魔法相高度接近二十丈!仙族法力越强,则法相越是高大。见到援军实力如此强大,城墙上不禁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阿离被他放到了脑袋上,一个小小的骨牢把她圈住,连风也吹不进来。

他如今也懒得遮掩,手一招,身体中氤氲出一层黑雾,黑色巨镰在左手中凝聚成型。

巨翼张合,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个缓缓消散的残影。

再一瞬间,恶魔法相已出现在泯风身后,巨镰带着毁灭的音爆声,斜斜斩向泯风后背!

此刻阿离才发现,泯风的法相,竟只到云欲休的胸.前!

她吃惊地拍了拍小翅膀。

记得原书中,云欲休与都屠阿玉一战后失踪了许久,再出现时实力已远远超过了江拾轶。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云欲休并没有失踪很久,并且他还把遥卿卿的坐骑上古堕龙给吃了。

云欲休最终还是回归了妖魔的修行方式,靠着吞噬别人的力量来强壮自身。在书里,他显然选择了一个比上古堕龙更为强大的存在来疗伤晋阶,所以才会失踪了很久。

那他现在为什么选择上古堕龙呢?阿离想来想去,发现只有一个可能——云欲休喂她巨龙魔心的时候曾说过,试试上古血脉能不能让她返祖!

也就是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投喂她?

他还真养上.瘾了啊!

故意藏起玉亦,引开泯风,就为了潜入堕龙池里偷龙吃?

阿离再一次风中凌乱了。

她觉得,自己这具鸟身一定是激发了云欲休的恶爱基因,就像那种特别熊的熊孩子一样,喜欢养小动物,尤其喜欢亲手把它们养死!

阿离抱住了自己的胖身体,瑟瑟发抖。

在她分神的一刹那,云欲休的巨镰已斩中了泯风!

阿离有些幸灾乐祸。她讨厌泯风,因为泯风要杀玉离衡,还要杀她。而且,她对这个表面看起来严肃庄重,其实背地里不知在做什么坏事的家伙一点好感都没有!

云欲休要是能在这里把他干掉,那可真是太好了。

只可惜,作为大圣君座下八执侍之首,泯风显然很有几把刷子。

他并没有回身,只立起左边最下面那只手,将一面金灿灿的巨盾挡在了身后。

黑镰斩中金盾,空气凝滞了半秒,旋即,“铛”一声惊天动地的剧响回荡四野,除了大妖魔之外,方圆几里的妖魔和飞弩都被这恐怖的震荡波击飞,地表的沙土被生生刮走了好几层,露出地底下嶙峋的黑色怪石来。

“死镰!是魔尊大人归来!”黑熊和九尾狐顿时顾不上其他,慌忙把爪子抱在脑袋上,屈起一条膝盖行了妖魔一族的大礼。

远远近近,妖魔跪成了一大片。

泯风虽然挡下了这一击,但他大意之下并没有使出全力,被震得口喷鲜血,蹬蹬蹬退出了近一里。

他是个果断的人,丝毫犹豫也没有,撤去法相,化作一道流光瞬息之间消失在天际。

那一城人的生死算不得什么,魔尊转世之身恢复了大半实力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必须第一时间禀报大圣君!

云欲休没有追。

如今他还没有办法全力施展本命死镰,况且,以他的身份,在这么多妖魔面前发出一击却没有杀掉敌人已经是非常丢脸的事情了,再追上去,那更加不成样子。

于是他遥遥一指,阴森低沉的魔音回荡在旷野上:“杀无赦。”

顿时,妖魔一族沸腾了,但凡是个能飞的,都扑扇着翅膀向着泯风远去的方向狂追。

“大人!大人啊!”黑熊和阿玉倒是没有扑上去抢功劳。这对夫妇很看得懂形势,知道此刻最要紧的当然是先抱住大腿再说。至于泯风……反正也是追不上。

“呜呜,你死后俺老熊见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呜呜呜——你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跟俺说一声!”都屠抬起胖手,呼哧呼哧揉红了眼睛,挤出眼泪来。

“行了,熊瞎子。撤军。本尊有事要问你。”云欲休撤去法相。

“尊、尊上,可是我们的崽崽还在仙族的手里……”黑熊和阿玉抬起头来,后知后觉地发现,面前这人怎么十分眼熟?诶,不就是他带走阿离的吗?江拾轶和崽崽的婚事又是怎么一回事?

“啾——啾!”阿离扇了扇翅膀。

黑熊夫妇呆呆地对视一眼:“这是……咱的崽?没错没错,这毛茸茸的小嫩香气,一闻就是咱的崽!”

夫妻二人泪流满面。

云欲休这才发现阿离还站在自己的头顶。他嘴角微抽,反手把她抓下来,放到肩膀上。小脚爪钩乱了一缕墨黑的头发,云欲休没察觉。

“呵,老窝都被人端了,”云欲休冷笑,“一蠢蠢一窝。”

“哎,哎,哎?”都屠瞪圆了眼睛,“谁他妈敢,敢在老熊头上动土。”

阿玉拽紧了都屠的胳膊不让他再废话,躬了躬身,声音里媚意全无:“多谢尊上照顾阿离。我与都屠已知道西魔域出了内鬼,今日回去必当好好清理门户,绝不敢耽误了尊上的大计!”

“对对,俺老熊也是这样想的!”

云欲休点了点头,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阴笑:“走,本尊看你清理门户。”

说罢,带头掠向西边。

城墙上的人见到泯风败逃,还以为末日降临了,谁知道妖魔们追泯风的追泯风,退走的退走,居然谁也不来理会这一块已到嘴边的肥肉了,也不知该不该高兴……

在云欲休的率领下,几只高阶妖魔腾云驾雾,一晃眼就到了仙域与西魔域的交界处,丝毫不给内鬼们通风报信的机会。

进入西魔域后,云欲休隐去了自己扎眼的相貌,跟在都屠阿玉身后,来到黑暗魔窟。

这里,已有人布好了陷阱,只待猎物入坑!

上一章:第24章 .阿离被婚了? 下一章:第26章 .朝思暮想
热门: 无尽升级 月族4:王者归来(下) 奇谈百物语·眩 黄金渔场 阁楼里的女孩 重生之等你长大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清白之年 沉寂的星球 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