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阿离被婚了?

上一章:第23章 .绝色 下一章:第25章 .魔尊归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竹林中跑出来的人正是玉亦。

云欲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玉亦在这里等了他许久,听得玉离衡和江拾轶都说云欲休不会回来,她那颗芳心早已七上八下忐忑不已,此刻终于看见了云欲休,禁不住在脑袋里补足了一通生死离别的情爱大戏,恨不能扑到他怀中好好倾诉衷肠。

玉亦不过是个二八少女,突然遭遇剧变,亲人一夕之间被人残忍地杀害,她目睹一切,受了巨大的刺激,神智早已有些不正常了。被云欲休救了之后,她不知不觉将所有的希望和爱意都寄托到了他的身上。此时,她已经偏执地认定,云欲休只要回来找她,便是心悦她,要带她一起走。

玉亦跑到云欲休身前,上上下下地打量他,目光越来越痴迷,情不自禁向他伸出了手。

云欲休疾退两步,瞳仁收缩,唇角的狞笑泄.露了他心头的杀机。

“云郎……”

云欲休嘴角抽了下。

“原来是个疯婆子。”他嫌恶地皱眉自语,“不杀。滚。”

转身便要离去。

玉亦急忙拦住他,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递到他的面前:“我,我知道这个很重要,所以没有交给家主……”

竟是一枚灰色命玉!

云欲休总算想起她是谁了。

“玉琳琅的命玉?”

玉亦急急点头:“嗯嗯!我给家主的是我爹爹的命玉,我……”

“虽然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但,为什么违逆我?”云欲休的声音温和了几分,阿离却能感觉到他再一次动了杀机。

“我,我……”少女的脸腾地红了,“我……”

“啾,啾!”阿离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云欲休。

还能为什么?玉亦舍不得割断和他的联系,故意留了这么个心机,想让他再来找她咯,难怪玉亦那么笃定云欲休会回来!

其实云欲休本来也只是利用玉亦来引开泯风罢了,命玉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交不交给玉离衡对于云欲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只不过,像他这样的大魔头最痛恨的应该就是别人不按照他的意愿行事了!玉亦当真是不知死活。

云欲休的手中凝出一柄黑剑,懒洋洋地动了动身子。

阿离伸出一只小翅膀,轻轻拍打他的虎口,一双明亮的小圆眼睛望着他,眨一下,又眨一下。这小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云欲休迟疑片刻,眯着眼睛定定望了望阿离,接过命玉,“铮”一声反手出剑。

随后转身便走。

阿离的小心脏微微一紧,扭动脑袋想往后看,奈何身体太胖,脖子太短,怎么也转不过去。云欲休察觉她的意图,故意把她攥到了身前,急得她不断扑扇小翅膀。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中气十足。

阿离呆呆地偏了偏脑袋:“啾?”

他竟然没杀玉亦?

“我的头发!我的头发!”玉亦的哭喊一声高过一声,“我的头发啊!”

云欲休胸腔微颤,唇角露出一抹坏意的笑。

阿离扇翅膀的动作变成了慢动作:“唔……啾?”

原来他削了人家的头发!

阿离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地望着得意洋洋的云欲休。

“不是因为你求我,我才放过她。”他斜了阿离一眼,“喜欢我的女人那么多,杀也杀不过来。”

谁也没求你啊?

“……啾。”是是是,你帅你有理,你说什么都对。

云欲休带着阿离掠向西南。

阿离看着前方的落日,心情变得很好。

看前进的方向,他应该是要去帮助正在攻打仙族西南领土的岳丈……啊呸,去帮助他的老部下,都屠阿玉夫妇吧!

阿离害羞地在云欲休掌心里扭了扭自己胖胖的身体。

他也很自然地捏了两下,就像捏一只毛茸茸的线团。

手感贼好。

阿离心想,该说的都对他说了,以大魔头这唯我独尊的性子,肯定容不下巫山秀在眼皮子底下作妖,毕竟勾结外族残害同胞这种事,放在任何种族里面都是十恶不赦的重罪!况且她巫山秀今日敢勾结江拾轶对付西魔天夫妇,明日怎知她会不会勾结大圣君来消灭他这个转世大魔头呢?

他肯定不会让巫山秀阴谋得逞。

阿离越想越美滋滋,不知不觉歪着头睡着了。

跟云欲休在一起,好像睡得特别香。

“轰隆隆——”

打雷了。

阿离咂巴着小嘴,偏偏脑袋,很自然地在热烘烘的枕头上擦了把口水。

身体一冷,有杀气!

她迷迷糊糊地炸毛了。

“啾?!”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云欲休居然把她揣在了怀里,兜在胸.前的衣裳里面。

她紧张兮兮地用翅膀盖住了那一小块湿渍,从他微敞的领口探出了脑袋。

他冷笑着瞥她一眼,然后盯住前方。

阿离费力地转了个身,用脚爪钩住他的衣裳,伸长了脑袋,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只见雷云滚滚,闪电肆虐。视野中,黑色的云浪一层叠一层,仿佛从天空垂落到地面,密密地围住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

再仔细看时,原来天地之间的雷云是分开的,地面上的并不是黑云,而是一望无际的妖魔大军!

妖魔袭城!

“啾!啾!”阿离挥着翅膀,差点一头从云欲休的衣裳里栽了出去。

只见底下的战况煞是激烈!

士兵在战场上时,往往热血冲头,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更不用说头脑简单的妖魔一族。妖魔们悍不畏死,不像在攻城,倒像是在拼了命地往前送人头!

巨大的仙弩立满了墙头,仙族士兵用千钧之力张弩疾.射,将空中的飞魔射落,落进魔族大军中,霎时被踩成了肉.酱。一桶桶火灵力加持过的火油从城墙往下铺洒,将那些正在爬墙的妖魔烫成熟肉。更有散仙以上的高阶仙族御器凌空,将一波波凌厉的攻击兜头砸进妖魔浪潮之中。

妖魔伤亡惨重,然而同类的死只能激起一波波兴奋的浪潮,它们抢夺魔心吞下之后,更加疯狂地向着城墙发起冲锋。

云欲休一掠而至。

更近了。

阿离看到,翻涌的妖魔大潮中,两尊超过十丈的巨兽威风凛凛,煞气逼人,他们每踏前一步,万万妖魔便齐齐高呼。

正是黑熊和九尾狐。

妖魔们气焰嚣张到了极致。

“呜嗡——轰——”

这时,一尊金甲法身自城池中跃起,带着呼啸风声,一掠掠过高耸入云的城墙,重重落入妖魔大军之中!

只见这尊法身三头六臂,每条手臂都握着一件寒光灿灿的法器,随意一荡,周围百丈之内再也不见一只活着的妖魔。

就像是收割秋后的麦子一般轻易。

“执侍泯风?”九尾狐咯咯大笑,“一别数百载,你家中那个小相公可还安好?啧,啧,听说你至今还没孩子哪?真可怜,不然凑合凑合,我给你送几只雌妖怪替你下崽,你把这城让给我可好?”

此言一出,妖魔大军顿时轰然爆笑。

“我可不要他!我们熊族都不要!这仙族长得也恁丑了!像个金龟子!噫呜~不会和屎壳郎是亲戚吧?也吃那啥啊?不然就派甲壳一族去吧!甲壳一族平时吃得也不干净,兴许不嫌他口臭呢!”

“呸呸!”一只八足的瓢虫扬起小小的脑袋,骂道,“别侮辱俺们虫虫!俺们虫虫化了形还有壳壳,就他那三寸软钉耙?他能钻个鬼哦!”

另一边,两只公狐狸吓得掩住了前胸:“喜欢小相公?他别可看上奴家啊!奴家才不愿意跟他哩!”

这便是妖魔特有的攻心计。

妖魔头脑简单,对战时,这种嘲讽挑衅侮辱的语言极容易把对手激得狂性大发,分寸全失。所以四大魔天手下都有这样的骂将,到了阵前当真是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遗憾的是泯风并不吃这套。

他的灵力属性为金,上古堕龙的怒焰龙息对于他来说有极好的淬炼作用,所以他才会求了大圣君,把自己的宫殿盖在了堕龙池上。

如今他的本命神兵之上也隐有金红的龙息,上古巨龙的气息对妖魔有极强的压制,刃风过境处,妖魔一茬一茬利落地倒下,只留下满地残尸。

黑色的魔血很快就汇成了湖泊。

“吼——”

黑熊拎起两把巨锤,高高跃起。

仿佛一座小山忽然拔到了半空,威势惊人。下方妖魔纷纷退避,战场中腾出了一块巨大的空地。

泯风冷冷一笑,抬起最上方两条胳膊,一柄单手斧、一支短戟交叉在头顶,架住了黑熊的巨锤。

九尾狐欺身而上,腰肢软软,灵巧地避开泯风另外四条胳膊的攻击,嘻笑着贴到他面前,软声说道:“来呀,放手一战呀,把这万万魔军碾为齑粉,顺便也踏平你身后那座城!”

泯风法相上,三个头颅齐齐金刚怒目,低喝道:“西魔天,你二人究竟想要如何!”

“正是要把你这样身份的人引过来呢!”阿玉温声软语,“把我的女儿阿离还来,即刻就退兵!”

“你女儿阿离?”泯风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一个圣君带着一只女妖魔……这么扎眼的存在,执侍大人不会告诉我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吧?”

泯风忽然想起刚刚中州的弟子传来的那个消息。

“停手罢。”他叹了口气,“很巧,本座恰好收到了一个消息,圣君江拾轶,要与一个名叫阿离的妖魔族女子……成亲。”

上一章:第23章 .绝色 下一章:第25章 .魔尊归来
热门: 鸣镝风云录 冒牌狂少 极限 良辰讵可待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游戏旅途 盾击 月光航线 官道 十宗罪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