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事情败露

上一章:第18章 .针锋相对 下一章:第20章 .谁的阴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屋中三人一鸟齐齐转头去看。

只见来者身穿金芒内敛的长袍,长相平平,气质沉着。整个人就像是一把暗沉沉的刀,不出鞘罢了,出鞘必定见血。

他的身后紧紧跟随着两列偏镇守仙,低垂着头,目光丝毫不敢冒犯金袍人的后背。

玉离衡、江拾轶、遥卿卿齐齐俯首:“泯风执侍。”

泯风轻“嗯”一声,目光不动,又问道:“玉家主,今日辰时你在何处?”

阿离好奇地打量着泯风。

这便是大圣君座下八执侍之首。大圣君千年不入世,平时行走在外代圣宫行事的便是八位实力高深、身份莫测的执侍。眼前这一位修为早已是圣君级。

玉离衡唇角微抿:“办一点私事。”

“人在哪里,答。”泯风的声音稍稍大了少许,一股浓厚的威压沉沉盖下,就连站在玉离衡身边的江拾轶与遥卿卿都感到心尖一颤。

玉离衡轻轻吸气,抬起眼睛直视泯风:“在家中。至于什么私事,请恕玉某无可奉告。”

泯风点头:“玉家主有所不知,辰时,本座曾到府上拜访过,遍寻整座府邸,并没有找见玉家主的踪迹。回头便得到消息,有人用血肉饲养妖魔,案发时间大约便是玉家主你神秘消失的时间。本座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急急赶来,正好撞到玉家主你在这里强词夺理。玉家主,若是再遮遮掩掩,就不要怪本座不近人情了!”

鹰一般的目光重重落到了阿离身上。阿离心头一跳,感觉大大不妙。

今天早上,玉离衡有大半时间待在关押他爹妈的暗室里面,泯风自然是找不着他。好巧不巧这里正好出了事,玉离衡的不在场证据见不得人,再加上他身上还带着自己这只妖魔,恐怕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玉离衡瞳仁紧缩,反手将阿离搂到了肘弯中:“执侍大人误会了。这是家妹玉离清,待处理完这里的事情,玉某自会带着她前往圣宫,面见姑父。”

泯风微愣,严肃刻板的脸庞上难得出现了一星笑意:“玉家主是在用君上的亲戚身份压我么。”

“不敢,”玉离衡直话直说,“执侍大人有先斩后奏之权,玉某只是怕大人一时手滑,误伤到家妹。”

泯风还未说话,只见遥卿卿脸上突兀地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掩着檀口,失声道:“这便是衡师兄今日处处表现得那么异样,处处在针对我与江师哥的原因么?衡师兄既然有嫌疑,本就不该参与进来——你这样会误导我们查案的,你难道不明白吗?”

泯风的眉间渐渐出现一个“川”字:“玉家主今日表现得异样?”

遥卿卿急忙敛衽俯首:“不敢瞒执侍大人,只是我的感觉而已,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是我多嘴了。”

泯风脸上的狐疑之色更重。

“玉家主,本座最后问你一遍。今日辰时,你在何处!”

威压有如实质,沉沉盖在了玉离衡身上。

与食死妖一战中,玉离衡的本命源气折损了大半,哪里还顶得住圣君级的威势?不过两三个呼吸间,他身上便传出了骨骼断裂的闷响。

一缕艳红的血顺着苍白的唇角缓缓流下。

玉离衡不假思索,迫出最后的本命源气,将阿离牢牢护住。

本命源气离身,玉离衡再也抵挡不住圣君的威压,当即口喷鲜血,委顿在地上。

“执侍大人!”玉离衡惨笑着,口中血流不止,“您只要用眼睛看一看,便会知道尸首上的伤痕出自啮齿类妖魔,与阿离没有半点关系!您又何必这么着急置阿离于死地?”

江拾轶轻轻叹一口气,拱手道:“执侍大人,现场发现了雪兽的毛发,这件事情与玉家兄妹应当是没有关系的。”

他一边说,一边用灵力所化的青藤,把床榻上那一缕雪兽毛卷了过来,然后也没有收回灵气,放任那青藤在床榻上蜿蜒抽芽。

“哼。”泯风冷哼一声,负手走到玉离衡身前,“那么,今日辰时,你在何处?”

玉离衡不答。

泯风伸出手,钳住他的下巴,迫他抬起了头。

只见玉离衡面色苍白,唇角洇着一抹血色,玉般的容颜被泯风的手指捏出两道红印,很有种凄楚绝美的风姿。

泯风眼神微微暗了下,松开手,声音缓和了几分:“说罢,若实在不方便,只说个大概也可。不过,休要再用没出家门来糊弄本座。”

玉离衡抬了抬眼睛:“说一百次也一样,就是没出家门。”

“存心戏弄本座?”泯风一掌捏住了阿离圆滚滚的小身体,“说!否则……”

玉离衡的本命源气本就所剩不多,泯风全力施压之下,根本撑不了几秒钟!

阿离愤怒地挣扎,用自己的喙猛啄泯风的手。若是本命源气被破,那么玉离衡修为尽废,她则小命难保。圣宫的人竟然这般强势,丝毫不讲道理!她记得玉家可是老牌世家,势力虽然不能和圣宫相比,但也可以算是一方诸侯了,没想到大圣君座下的执侍竟然想打就打,说杀就杀!

玉离衡大怒,手中祭出赤色符文。

然而,泯风只挥了挥手,那赤色符文便被轻易地破去。

玉离衡再度口喷鲜血,被反冲之力震到了墙角。

“玉家主。”泯风的声音毫无感情,“你说这个妖魔是玉离清。我是否可以认为,你私自使用了禁术,召唤亡魂重回世间,并且还成功了?”

仿佛一股阴风刮进这间满是血污的内室。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玉离衡彻底僵住了。

泯风逼近两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他把手伸到了玉离衡面前,手中握着不住挣扎的阿离。

“是!”眼见本命源气即将破灭,玉离衡闭上了眼睛,大声道,“家妹是我召回来的!”

泯风呼出一口气,松开手。

阿离滚到了玉离衡的肘弯里。

她急得啾啾直叫,示意玉离衡赶快把本命源气收回。

泯风的声音变得有些缥缈:“以你之血为引,肉和骨为祭,焚一半元魂,召唤逝者未灭之残念,复归现世。玉离衡,你果然疼爱你的妹妹。为了拼这一丝可能,你甘愿变成一个残废,这辈子都不会有血脉了。”

阿离呆呆地看着他。

“阿离回来,便值得。”玉离衡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若是她没回来呢?”泯风望着他。

“我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若没回来,你便告诉自己,只是你还没有寻到?”泯风的声音有些奇异。

玉离衡垂下眼睛:“不必羞辱我。私自使用禁术是死罪,我知道。要杀便杀,不过,戒律中并没有说,被禁术召唤回来的人也犯了死罪。你可以杀我,但阿离,你必须把她完好无损地带到大圣君面前。”

“啾!啾!”阿离扑打着小翅膀,护在玉离衡身前。

原来是这样!

这具身体,这条命,是玉离衡用他自己的血肉精魂换回来的!难怪阿离不是玉离清,却感觉玉离衡就像她的亲人一样。

原来这就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

阿离忽然僵住了翅膀。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好几天了,刚来的时候生死危机加身,她无暇分神去想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家人会不会着急?手上有没有什么未做完的事情?

直到现在,玉离衡让她感受到的亲情仿若一道闪电劈进了她的脑海中,她猛然意识到,除了知道自己叫阿离,以及穿越到了书中的世界里之外,她对自己竟然……一!无!所!知!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长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从前多大了,从事什么职业,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看到这本《卿卿修仙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但她知道原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知道人类生活的地方没有妖魔,科技很发达,人们日常生活离不开电脑和手机……

她就像一个过客一样,旁观了所有一切,却没有身处其中。

或许是穿越的时候记忆被消除了……

阿离摇了摇小脑袋,呲起毛毛,凶狠地盯着泯风。

玉离衡并没有收回本命源气。他已经是抱了必死的决心,阿离知道,若是泯风不答应放过她,玉离衡就会拼上性命拖住泯风,让她逃走。

泯风忽然转过头,看着江拾轶和遥卿卿,声音变得有些怪异:“虽然玉家家主已承认了自己犯下死罪,但本座并不觉得这只妖魔是当初的玉离清。二位,你们说呢?”

阿离的心重重一沉。

看来泯风是要咬死兄妹二人了。而江拾轶和遥卿卿,现在还牵着手呢,也就是说,本来在阿离穿越那一天就该发生的剧情,延后到了今天——

江拾轶定情遥卿卿,为了彻底割断过去,他会让阿离去死。

玉离衡承认用了禁术,已是死罪。只要江拾轶和遥卿卿否认阿离是玉离清,泯风就会把兄妹二人一起处死,正好把玉家旁支灭门的事推到阿离这只妖魔身上,皆大欢喜。

可是,为什么泯风一定要兄妹二人死呢?

这整件事情,从里到外没有一处不透露出浓浓的阴谋味道!

只见遥卿卿摇了摇头,声音小,却很坚定:“我见过她的人身,她的性格、神态与玉离清圣君大相径庭。我并不认为她是玉圣君的转世之身。”

“很好。”泯风望向江拾轶,“江圣君,你呢?”

上一章:第18章 .针锋相对 下一章:第20章 .谁的阴谋
热门: 孤身走我路 玻璃之锤 不敌她霸道撩人[电竞] 黑色十字架 浮世织香录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校园全能高手 重生之最好时代 加贺系列1: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