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针锋相对

上一章:第17章 .家人 下一章:第19章 .事情败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遥卿卿的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目光反反复复在死者身上的伤痕与阿离的喙之间徘徊。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那暗示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

阿离气得呲起了毛毛:“啾!”

玉离衡倒是温润依旧:“这几日阿离与我在一起,寸步不离。”

遥卿卿急忙笑着解释道:“衡师兄多心了!我只是想对照着伤痕看一看那行凶的妖魔体型如何而已,并没有半点怀疑她的意思!”

“那是最好。”玉离衡负起一只手,像一株青色的玉树立在满地血污的庭院中,大有点高不可攀的味道。

遥卿卿面色讪讪,暗暗咬了咬朱唇,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衡师兄,我真的没有怀疑她的意思,我的想法并没有改变,还是认为云欲休最有可能是凶手。他曾在我的面前暴.露过凶残的本性,这个人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如今他的身份被揭穿,行事一定更加肆无忌惮了。从前做魔尊的时候他不就喜欢看妖魔杀人么?或许他有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够把妖魔带入结界中,也未可知。”

江拾轶点头附合遥卿卿:“云欲休此人睚眦必报,对玉家下手也在情理之中。”

玉离衡轻轻地笑了下,眉眼之间却大有冷意:“听说我闭关这些年,但凡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们第一个怀疑的总是云欲休,结果如何?如今知道他是魔尊转世,更是什么都可以往他头上推了。”

遥卿卿咬了咬樱唇,迟疑地说道:“衡师兄,我并非对云欲休有偏见。只是……我从前便知道此人冷血暴戾,心狠手辣,这才不愿与他多有来往。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不喜欢他是有原因的……有些事我不太方便说,总之,此人并非善类,我早就知道了。”

江拾轶醋劲大发,震惊地低声问道:“云欲休他敢招惹你?!”

“过去的事了,”遥卿卿急忙微笑着安抚道,“他虽然性情是那样,但也未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师哥你知道,我向来最见不得那些歪门邪道的,所以不爱理他。”

阿离抖了抖自己的茸毛,心里有点不高兴,却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高兴。

玉离衡轻咳一声,俊秀的眉眼温和地看住遥卿卿,道:“云欲休确实不懂得怜香惜玉,杀该杀之人时,向来不会手软,并不会顾及近处是不是有见不得血的姑娘——哦,遥师妹如今应该已经不晕血了吧?”

江拾轶一度以为自己是最了解遥卿卿的人,听了玉离衡的话,表情不免有些呆滞:“师妹曾经晕血?我怎么不知道?”

遥卿卿秀眉微蹙,神情不大自然:“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衡师兄帮过我很多……”

她飞快地看了玉离衡一眼,然后稍微退了半步,把自己藏到了江拾轶身后。江拾轶反手便攥紧了她的小手,似是心疼似是责备地重重一捏。

遥卿卿既纳闷又懊恼。在她心目中,玉离衡向来是温润如玉的世家子,何曾这么多话过?若是再说下去,恐怕就要说出一些江师哥不爱听的话来了……早知道就不该在他那留下任何话柄。

“我倒不大记得了。若只是举手之劳的话,但凡遇上能帮的人或事,我自然会出手相助。遥师妹也不必挂怀。”玉离衡负了手,转身走向后院,两步之后,微微一停,回身,眉眼间尽是傲意,“忘了告诉江师弟,我家阿离最是自重,不必担心她口是心非,找借口纠缠于你。玉家之人,从来不屑做插足之事。”

剑眉微拧,目光重重落在那二人重新牵在一起的手上。盯了一眼,迈开大步,带着阿离进了后院。

眼见玉离衡消失在门洞后,遥卿卿忍不住说道:“大圣君本有妻儿,据说也是生死未卜,玉家不是也急急把玉琳琅嫁进圣宫吗?玉离清圣君分明身死道消,那我与你在一起,又有什么错?他为什么处处针对我?江师哥,我十分委屈!”

江拾轶心疼至极,把她颤抖的身体揽进了怀里:“师妹……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早该与阿离划清界限的,都怪我,我只想着等到筹谋的事情办成了,再把一切昭告天下……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师哥,你知道我的性子。我出身低微,自小便是看尽眼色长大的,我不会假惺惺装作温柔大度,我就是一株野草,风吹不弯雨打不折!我要什么便会心直口快地说,你若觉得我性子不好,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毕竟玉离清圣君又温柔又美丽……可,这不是我的错啊,我若是出身像她一样高贵,我哪里又需要变成这满身刺的讨厌模样……”

她倔强地站着,眼泪大串大串往下掉。

江拾轶心如刀绞,一把捂住了遥卿卿的嘴,急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在我心中,一万个别人加起来也比不过你!等到这件事处理完,我便去见大圣君,请他做见证,见证你我结为道侣!”

“那玉离清圣君那里……”遥卿卿重重吸了下鼻子。

江拾轶急急安抚:“安心,我会处理好的。她那日想必是气着了,才会故意说那样的话。我会帮她解开心结,让她开开心心地祝福你我,好不好?”

“嗯。”

这话要是落到阿离耳朵里,她恐怕很难控制自己的小暴脾气,非把江拾轶啄出一头包不可。

可惜她没听见。

阿离小胖鸟此时正在专注地研究尸体上的伤痕。这件案子书中虽然有提及,但却一笔带过了,她也不知道更多的线索。

玉离衡对她好,那是因为他以为阿离是他妹妹。要是被他发现面前的小鸟儿已经换了芯子,恐怕她的下场比那对火池的夫妇还要更凄惨。

玉离清一辈子降妖除魔,面对这种凶案肯定很有经验,阿离只能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东看西看。反正她现在不能说话,到时候玉离衡有了什么发现,她只要装出一副“我早就知道但我没办法告诉你”的样子来,大概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忽然,她看见了一具用奇怪的姿势蜷缩起来的妇人尸体。

阿离深吸一口气,扑扇着翅膀飞了过去。

这具尸体斜倚在墙角,姿势说不出的怪异。躬着背、含着胸,双臂和双腿牢牢包在身前。她的整个后背都被撕烂了,但奇怪的是,她竟然没像其他人一样奔跑躲藏反抗,看起来竟像是一动也不动缩在这里被活活咬死的。

阿离慢慢绕过一圈,心脏怦地重重一跳。

妇人的怀中,果然藏着小小的一团。

“啾——啾——”阿离扬声喊玉离衡。

玉离衡扫过一眼,瞳仁顿时剧烈收缩。

“她怀里护着个孩子。”

阿离急急点头,扑楞到玉离衡肩膀上,紧张又期待地望着他。

江拾轶和遥卿卿也进来了。

“这么小,应该不超过两岁,希望是女童。”遥卿卿十分镇定,“两岁左右的男童很难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女童表达能力会强上许多。”

“啾!”阿离瞪了她一眼。

遥卿卿笑了笑:“玉圣君宅心仁厚,心中惦记的当是孩子是安危。不过,总得有人把感情先抛在身后,破了案,揪出凶手才是给受害者最大的安慰吧?”

江拾轶默默点头。

阿离气得胸脯微鼓——趁着自己说不了人话,遥卿卿又“啪叽”一下往自己头上贴了张脑残圣母的标签。

她轻易就能反驳遥卿卿——关心孩子和破案有冲突吗?有吗?!看到一个母亲舍身护着自己的孩子,难道就不能感动吗?就不能期盼这个孩子好好活下来,让那个死去的母亲含笑九泉吗?

遗憾的是,阿离小胖鸟只能“啾啾啾”。

遥卿卿说话的时候,玉离衡已欺身上前,温柔地掰开了那具僵硬的妇人尸身。

一个穿着白色棉布睡衣的小婴孩把脑袋垂在母亲的怀里,看起来睡得非常安稳。小小的身体上染到了不少母亲的血,没有发现任何外伤。

玉离衡偏头与阿离对视一眼。

“啾、啾!”

阿离挥动着小翅膀。

玉离衡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抱那婴孩。

刚抱起来,阿离便发现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她的心微微一沉,张了张喙。

玉离衡把婴孩翻过来,发现它的脖子已经被咬断了。

原来这个母亲保护的是自己孩子的尸身。

阿离垂下了毛茸茸的脑袋。

玉离衡把婴孩递给江拾轶,示意他看夹在婴孩伤口处的一根长毛。

江拾轶只能皱眉接过来,草草扫了一眼,然后随手把婴孩放到了床榻里,指尖凝出一缕青藤,将那根兽毛小心地挑了出来。

“很眼熟。”

三人一鸟对视片刻。

“雪兽!”

“雪兽!”

“雪兽!”

“……唔,啾!”

“雪兽虽不是妖魔,但天资出众的,碰到血食还是有入魔化形的可能。”遥卿卿说道,“若是这里豢养了雪兽,今日恰好有一只入魔,直接突破壁障成了飞魔,带着徒子徒孙们把这一家子灭了口然后逃走,倒也说得过去。”

她知道提云欲休的名字在玉离衡这里讨不了好,便只就事论事。

“不错。”江拾轶点点头,“师妹所言甚是。”

阿离撇了撇小嫩喙。

玉离衡摇头道:“不。若是雪兽成魔,一旦离开这里,定会触到结界,被守仙发现。然而事情已过去小半日了,并没有任何地方发现了妖魔的痕迹。”

“我说也许是云欲休做的,衡师兄又不高兴——那衡师兄又有何高见?”遥卿卿语气微冲。

“没有。”玉离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

玉离衡道:“自己都不确定的话,又何必说出来给别人听。”

江拾轶冷笑起来:“玉师兄也不必刻意针对别人。”

血气满满的屋中,气氛一时僵到了极点。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平平无奇的嗓音。

“请问玉家主,今日辰时,你在何处?”

上一章:第17章 .家人 下一章:第19章 .事情败露
热门: 暗夜将至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首席挚爱逃婚妻 穿书后和渣攻的白月光结婚了[娱乐圈] 黑魔女之隐秘 重卡战车在末世 中国橘子之谜 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 异域深眠 祸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