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朝三暮四

上一章:第14章 .一生挚爱 下一章:第16章 .危机四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哥哥有没有看到是谁对我放暗箭?”

闻言,玉离衡面色不禁微微一沉。

沉吟片刻后,他温声安抚道:“阿离,遥师妹一心想要对付食死妖,并没有留意到你在那里,许是无心的——你有没有伤着?”

“倒也没有大碍。原来放箭的是哥哥拼上性命也要保护她逃走的这位女道君啊,那一定就是误会了!我见她都吓傻了,好半天一动没动,箭失了准头也正常。”阿离见好就收。

她知道,遥卿卿在男仙们心目中形象一向完美无缺,若是想要强行扭转玉离衡对她的印象,恐怕只会适得其反,让他以为自己和别的女人一样,也“嫉妒”遥卿卿。倒不如以退为进,提醒玉离衡莫要忘了遥卿卿刚才的所作所为。

江拾轶停住了脚步,转头望向阿离,目光灼灼。

“阿离你方才说什么?逆生轮?”

阿离抽着小鼻子,双眼红红,并不理他,只拽住了玉离衡的衣角,把手中的逆生轮偷偷塞到了他的怀里,一副害怕被杀人夺宝的模样。

“哥哥……”

玉离衡身体剧震,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融化成了水。

他这个妹妹自小最是刻板自律,从来也不曾像这样撒过娇。他竟不知道,她撒起娇来威力恐怖如斯!看来转生成妖魔之后,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这般想着,玉离衡的鼻头也红了。

他根本没把心思放在逆生轮上,黑眸只一瞬不瞬地望着阿离,半晌,吞下浮到喉头的哽咽,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绝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无人理会的江拾轶站在一旁,微微有些尴尬。

“江师哥,衡师兄,”只见遥卿卿疾行几步,虚弱地软倒在江拾轶的臂弯中,抬起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蛋,“这位真的是玉离清圣君么?方才你我二人与食死妖殊死搏斗时,我并未看见她的身影。衡师兄应当也一样吧?否则就该出声提醒我的。”

阿离微微眯起了眼睛,心说女主果然不傻,一句话就正中要害。既甩了用箭射阿离的锅,又把功劳重新抢了回去。

不等阿离说话,遥卿卿甜笑着,又大度地说道:“玉圣君是在意自己的妖魔之身会被人说闲话吧?不必顾虑这么多,这只食死妖就是你杀的!有这份功劳在,定能镇住那些闲言碎语。回到中州,我与衡师兄、江师哥都会替你作证。”

阿离的唇角缓缓浮起了笑容:“本来就是我杀的啊。”

遥卿卿勉强地笑起来:“咳……自然是的……咳咳!”

江拾轶眉头紧皱,看不下去了。他反手扶住遥卿卿的娇躯,不悦地指责阿离:“这种事情岂能儿戏?遥师妹不惜元气大伤,拼尽全力才击杀了食死妖!如今虚弱成了这样,却还要照顾你的情绪,把功劳让给你么?你若是那么想要功劳,放心,回头我自会助你去挣!”

玉离衡紧紧揽住阿离的肩旁,目光中慢慢凝结了一层冷意。他虽然没有生遥卿卿的气,却觉得江拾轶这副跳着脚替她主持公道的模样十分令人恶心。

“家妹的事,轮不到你操心。”玉离衡长袖一甩,冷声哼道。

气氛一时尴尬到了极点。

遥卿卿叹了口气,轻轻推了推江拾轶的手臂:“江师哥,玉圣君既然回来了,你们的婚约……”

江拾轶身形一僵。

他慢慢抬起眼睛,望向阿离。

从前,玉离清便生了一张冠绝三界的脸,只不过曾经的她不苟言笑,行事刻板,身上并无半丝风情。刚转生成妖魔,跑到仙门来寻自己的时候,面容虽然更加俏丽,却依旧是那副让人难以亲近的呆板模样。到今日,她的身上难得多了几分鲜活,不想竟和那些令人厌恶的女子一样,也要处处针对遥师妹!

他疲倦地闭了闭眼睛,眉间满是不耐。

阿离正想说话,忽然感到脖子一凉,阴风拂在她的耳垂上。

云欲休阴沉的气声贴着她的耳朵响起来。

“履行你的赌约。告诉他,你从来也不曾喜欢过他,死也不愿嫁给他,看见他就恶心。”

说罢,他满怀恶意地低声笑了起来。

阿离愣住了。她的确是打赌输给了他——她曾信誓旦旦地说逆生轮在食死妖的肚子里,云欲休说,若是她输了,便要对江拾轶说一句他指定的话。

原来大魔头以为她喜欢江拾轶,想要给两个人制造误会拆散他们?

他一定认为对于阿离来说,违心对江拾轶说这样的话是莫大的痛苦……

阿离生生憋住笑意,抬起眼睛盯住江拾轶。

他看起来有些不自在,眉头拧得能绞出水来,斟酌着说道:“阿离,当初我提议你我结为道侣,你并未答复。我便默认你拒绝了我。如今时移事易,有些事情恐怕还需要重新思量……”

玉离衡大怒:“江拾轶!莫要忘了你当初如何苦苦求我把阿离嫁给你!你这个朝三……”

他急急收住脱口而出的话,紧张兮兮地垂头看了看阿离的表情。

可怜的妹妹,一定还不知道江拾轶早已经有了新欢……

“玉师兄慎言!”江拾轶面结寒霜,“我与遥师妹清清白白,我敬重她、喜爱她,但从未有过不轨之举!朝三暮四这种话,还请收回!”

“行了行了,”阿离摆摆手,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江拾轶,我从来也不曾喜欢过你,死也不愿嫁给你,看见你就恶心!”

完成了任务,阿离忍不住有些得意,眼神四下一瞟,想要向云欲休邀功。

只见江拾轶冰结的表情一寸一寸碎裂了,俊秀的面容上写满了错愕,他呆呆地看着阿离:“阿离……”

一双漆黑的眼珠越盯越紧,仿佛想要挖出阿离内心的言不由衷。

就连遥卿卿暗暗拽了几次他的衣袖,他都没有察觉。

他重重踏前一步,嘴唇微颤:“阿离?你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也一样,不过,我已经不想和你说话了。”阿离轻飘飘地斜他一眼,唇角露出微笑,“别再烦我。”

云欲休的声音再度阴恻恻地贴着耳廓响起,“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是演戏给我看么?放心,我不会给你机会反悔挽回。”

阿离头皮一紧,感觉到他的手掌再度覆在了她的头顶,阴寒的灵气涌入身体,直袭深魂最深处蛰伏的魔气团!

……

噗叽……

……

玉离衡、江拾轶、遥卿卿呆滞地看着地上跳脚的大肥鸟。

只见它上蹿下跳,头顶的呆毛一颠一颠,张开细小的喙,发出嫩生生的“啾啾”声。

天边有银光散落,云欲休放.浪形骸的大笑声渐行渐远。

江拾轶还没有从上一波震惊中回过神来,又被眼前这一幕刺激得眼角直抽。

“神魔身?”玉离衡弯下腰,一对眯起的笑眼凑到了阿离的面前。

阿离悲愤地点了点头。

玉离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沉下脸,把阿离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江拾轶,阿离不想再见你。两位自便吧,我先带阿离走了。”

江拾轶自是无话可说。

遥卿卿却不答应了,她扬起苍白的小脸,急道:“等等!衡师兄!你手中的可是魔族圣物逆生轮?!这件东西至为邪恶,还请尽快将它上交圣宫,带在身上,极易引人误入歧途!衡师兄,千万千万……”

阿离抖了抖翅膀,朝她凶了一句——“啾!”

真够不要脸的!逆生轮落在她手上时,她怎么就没考虑过上交这种事呢?!

江拾轶还有些失神,低低道:“玉师兄定有分寸。遥师妹,我们走吧,大圣君还等你回去复命呢,我亦有要事要向他禀告。”

阿离心中猜测,他口中的要事,该是云欲休的事情。

云欲休……他去哪里了呢?

玉离衡目送那二人消失在天际。他小心地护着阿离,放慢了速度,足足花了三日功夫,才把阿离带到一座宏伟的巨城前。

城墙直入云端,门楼的牌匾上仙气缭绕,两个巨字若隐若现——“中州”。

阿离知道中州是仙族的核心重地,圣宫便是建在中州城的中心点上。中州城道不尽的繁华,琼楼玉宇鳞次栉比,就连最寻常的酒楼,也是用千金难求的沉香木建造而成。虽然人潮涌动,却是秩序井然。身着圣宫律袍的门人四下巡逻,几处传送法阵戒备极是森严,持身份令牌者才可以出入。

这下是真的安全了。

不知为什么,阿离心中还是有一点隐约的失落。

玉离衡待她比云欲休好了一百倍。这一路但凡是能吃的,他都会买来叫阿离尝一尝,昨日偶遇一个卖灵果的散修,见玉离衡像是个世家子弟,便狮子大开口,一枚灵果要卖一百枚上品灵石。阿离只不过多看了一眼那红彤彤的果子,玉离衡这个冤大头就从乾坤袋里掏出灵石,全买了下来。

他还捕了几只雪狐,从它们身上薅下最软茸的毛毛,给阿离搭了个窝,放在手肘弯里。

阿离小胖鸟被他当成了金丝雀来宠。

但阿离总觉着缺了点什么。

玉离衡踏入传送阵,径直来到一间高门大宅院中。

“家主归来了!”众人纷纷行礼。

玉离衡示意众人不必跟着。他穿过巨大的莲池,拐进一处幽僻的院子,垂下头,低声对阿离说道:“先带你去见见父亲和母亲。”

阿离冷不丁就打了个寒颤。

因为这一刻的玉离衡双目微红,声音嘶哑,表情看起来有些……可怕。

“……啾?!”

玉离衡更加温柔地捧起阿离,手指轻轻抚着她软软的茸毛,大步走入一条暗道。

只见甬道两旁燃着莹莹绿火,玉离衡的声音回荡在两壁上,无端地多了一股子阴森劲。

“阿离,你定很想念他们吧。他们也是呢。”

阿离满身茸毛都呲起来了。

书里可从来也没提过玉离清跟家人关系怎么样啊,更没提过,她的亲哥哥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变.态?!

上一章:第14章 .一生挚爱 下一章:第16章 .危机四伏
热门: 尊主恕罪 未生 独家记忆 我在时光深处等你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穿书] 恐怖都市 城堡之心 天才医仙(神医风流)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