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生挚爱

上一章:第13章 .生死危机 下一章:第15章 .、朝三暮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轰——”

玉离衡本命源气所化的符文再一次被摧毁。

白玉般的脸庞透出死灰色,他艰难地转动着一只充血的眼睛,望向一动不动立在空中,像是吓呆了一般的遥卿卿,低吼道:“愣什么,还不走?!”

遥卿卿猛地回神,见到食死妖已有四个脑袋突破了玉离衡的符文,美眸中闪过挣扎之色。

“走啊——”玉离衡咆哮。

“衡师兄我掩护你,我们一起走!”她咬住下唇,清秀的脸蛋上泛起了坚毅的神色。

旋即,她摊开双臂,阖上眼帘。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清啸,只见她的身后浮起了巨大的五彩尾羽,就像开屏的孔雀。

流光溢彩,光华璀璨。

玉离衡不禁微微失神:“你只是初阶道君,如何竟有法相?”

遥卿卿此刻已无暇分神回答他的问题。一双玉臂回抱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身体渐渐融入了巨大的孔雀虚影中。

眼见,玉离衡的本命符文再次碎裂。

只剩最后四个了!

他正打算收回本命源气,忽然听到那巨型孔雀虚影中传来庄严清丽的声音:“衡师兄请再拖住它片刻,我还需要少少时间,准备致命一击。”

玉离衡心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什么时候起,小小的姑娘也有大主意了?

他看到那孔雀法相七彩斑斓的尾羽上依次闪过华光,赤——橙——黄——

显然,待七色光芒染遍尾羽,便是遥卿卿发动攻击之时。

玉离衡唇角浮起一抹惨笑。

酝酿极招需要很长的时间,等到她慢慢准备好时,他的本命符文恐怕一个也剩不下来!

但此刻她正全神贯注准备攻击,毫无自保之力,他若是抽身而退,那岂不是成了出卖同伴的无耻之徒?

“罢了,”玉离衡唇角的惨笑慢慢变成了微笑,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既然阿离回来了,那些事也该放手让她自己去完成……”

极远处,云欲休心有所感,回头望了一眼。

只见玉离衡飞快捏了几个手诀,一缕至纯至艳的心头血从他额间迫出,汇入最后四个摇摇欲坠的符文中。

赤光大炽,食死妖被生生逼退了数十丈。

“找死。”云欲休冷笑着摇了摇头,掌心凝出一缕带着血线的黑色光芒。

他的身体仿佛凝固了一样,忽然不动了,只见暗光一闪,掌中的黑芒遁入那蓝色晶状物中。

碧蓝的魔禁内部,老魔尊的残念已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他嘴角挂着狞笑,双目放光,盯紧了白雾中满脸痛苦之色的阿离。

“放弃吧……老老实实把自己奉献给本尊……切切切切……”

忽然,一缕黑芒从天而降,罩住阿离的身体。

在她身后,宽达十丈的黑暗羽翼缓缓撑开。云欲休的法相形同恶鬼降世,一双赤色的眸子阴森地盯住了老魔尊。

虚空中,黑色巨镰逐渐凝实。

“巫布雨……”云欲休用口型向自己曾经的“师傅”打了个招呼。

惨白至极的俊美脸庞上,猩红的唇微微分开,露出两列尖牙。

巫布雨虽是记忆不甚完整的残念,但在云欲休现身的一刹那,恐惧席卷过整副残念,将他所有的豪情和怨念摧毁得渣都不剩,一股发自深魂最深处的颤栗升腾而起,他惊恐地抬起眼睛,下意识倒退了几步。

恶魔法相邪气的脸上,笑意逐渐扩大。唇角慢慢咧到了耳根,尖牙轻阖,神情道不尽的诡异邪恶。

五根苍白的指骨一一离开巨镰的长柄,然后渐次敲击捏合。

巫布雨只觉五雷轰顶,身死时的种种至悲至惨的感触如暴雨倾盆,砸落进他的残念之中。

就在他浑身颤抖,心神即将崩溃之时,忽见,面色苍白的阿离睁开闭紧的双眼,眸中闪动着坚定自信的光芒!

她挺正了小身板,仰起脸蛋,冲着巫布雨恶狠狠地大喊了一声:“一生挚爱江师哥!”

……

生死一瞬,她终于,想起了这本《卿卿修仙传》作者的笔名……这位作者入戏太深,显然把她自己代入了遥卿卿的角色……

虽然阿离深深地感到羞耻,但为了小命,不得不拼上一把。

若论势,这个世间,还有谁能与这个笔名比肩?!

它是造物,是天道,是一切的本源!

阿离欣喜地看到,巫布雨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整个人委顿了下去,就差瘫在地上。

成功了?!

下一刻,逆生轮黑雾一缩,这缕老魔尊的残念霎时化为无数微尘,被黑雾挟裹着吸入了罗盘中。黑白太极图案缓缓转动,阴阳相交,黑雾化为浓郁的白色乳光,汇入阿离的身体中。

阿离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巫布雨最后惊惧涣散的视线仿佛在盯着她身后的高空,她转头去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她莫名其妙就是觉得脊背发寒,好像招惹了什么惹不得的存在。

眼前蓦地一花。

身体重重一沉。

阿离重新找回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眼前,蓝色的晶状物已缓缓散落成了灰烬,她转过头,见到云欲休眉心微蹙,呆呆地立着不动。

“云欲休?喂,朋友?”

阿离扬起手中的逆生轮,在他眼前晃了晃。

一缕黑芒不知从哪里掠来,闪入云欲休额心。他眸光微微一动,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逆生轮,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阿离感到眼前有一层银色光幕褪去了。

云欲休抛下了她,所以敛神符不再对她起效。

阿离心里泛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虽然知道此刻情况紧急,他得立刻去对付食死妖,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大对劲。

却又说不上来……

战局发生了异变。

阿离看不见云欲休,却知道他正在用逆生轮对付那食死妖。

因为正在狂暴地攻击那些符文的脑袋们,忽然就一动也不动了。食死妖那十八只猩红的眼睛齐齐呆滞地望着远方,庞大的身躯僵硬地凝固在原地。

“嗯?”玉离衡惊疑地看着大妖。

眼见最后一道符文将破,大妖却手下留情了?

就在他愣神的一刹那,遥卿卿的极招已酝酿完毕,只见孔雀尾羽之上,七彩光芒流转汇聚,凝于雀顶的三花翎毛之上。下一瞬间,遥卿卿的身影自虚影中浮现,高高跃起,拉开了一张五光十色的弓,向着食死妖接连射出了七道流光箭矢。只见一道又道凌厉华美的光箭钉在了食死妖的脑袋上,它一动不动,尽数接下。

食死妖的眼睛里很快就彻底失去了光芒。方才还战得动地惊天的巨妖,一声也没吭就缓缓倒向一旁,轰然砸进了泥土里。

震动久久不息。

玉离衡此刻顾不得其他,急急盘膝坐在地上,恢复元气。

遥卿卿掠向大妖的尸身,仔细检查起来。

忽见一道清光划破天际。

江拾轶匆匆赶到了。他神情冷冽,双眉紧绞,落到了玉离衡身边。

“玉师兄,你怎么样?嗯?什么人!”

阿离赶紧把脑袋缩回小土丘后面,紧张地四下张望——云欲休哪去了?他再不出来,自己就要被江拾轶抓走啦!

两腮忽然一痛,嘴巴被捏开一个口子。

她闷哼出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感觉到一团熟悉的能量堵进喉咙。

魔心!

不必说,云欲休定是取了食死妖的魔心来投喂她了。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重新将她罩住他的敛神符阵中,喂了她魔心后,他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在她的感知里。

这可是天魔的魔心!虽然这食死妖已被云欲休用逆生轮抽成了空壳子,但天魔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仅存的一点天魔魔心中的魔气,已足够阿离喝上一壶了。

她听到脑海里传来一声轰鸣,眼前白光阵阵,世界忽近忽远。澎湃的魔气在她弱小的身体中横冲直撞,势不可挡。

若是下一秒就死了,阿离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

她隐隐听到了云欲休的冷笑。

一只冰冷的大手抚上她的头顶,阴寒的气息涌入她的身体,所经之处,狂暴的魔气停止了涌动,安安分分地蛰伏下来。阿离舒服得轻轻叹息了一声,眼睛里还泛着泪光,唇角已忍不住扬了起来。

云欲休的手指微微一紧,像甩开烫手山芋一样猝然离开她的头顶。与此同时,他像扔破烂一样,把逆生轮甩到了阿离怀中。

“阿离?!”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阿离慢慢转过头,只见她藏身的土丘后面探出了一张半生不熟的面孔。

江拾轶。

阿离急忙把逆生轮藏到身后。

江拾轶紧走几步,双目中满是震惊,大手猛地抓住了阿离双肩。

“你……你没事?!太好了!”

阿离周身一寒,急忙挣扎起来。

“阿……离?!”

听到动静,盘腿调息的玉离衡瞬间消失在原地,再现身时,已站在阿离的身边。他一肘顶开了江拾轶,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阿离。

阿离并不是玉离清,按理说,她同玉离衡完全是陌生人,彼此间应该毫无感觉才对。

可奇怪的是,被玉离衡这样看着,阿离的眼眶渐渐就红了。一种很奇怪的感情击中了她。直觉告诉阿离,眼前站着的,是她极为亲近的人。

“我……”

“阿离!我的阿离!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玉离衡长臂一展,把阿离揽进了怀里。

阿离身体僵硬,呆呆地被他抱着。

她感觉到大粒大粒滚烫的液体重重砸在头发里。

玉离衡是在哭吗?

“从今往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任何人。”他的声音咬牙切齿,带着血腥的味道。

阿离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不远不近的地方,遥卿卿虚弱的声音传过来:“江师哥……方才硬撼这食死妖,虽然险险得胜,可……我的身体好像有点不对……”

江拾轶神情一凛:“遥师妹你又逞强!这是天魔,你怎么就不懂得爱护自己……”

一面说,一面走向遥卿卿。

阿离闻言,心头不禁蹿起了一把火——笑话,要不是被遥卿卿拖累,玉离衡又如何会元气大伤?谁给她这么大的脸,巴巴就来抢功劳了?!

念头一转,阿离抬起了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定定看着玉离衡。

她脸上露出了单纯认真的神色,带着鼻音对玉离衡说道:“都怪我来迟了一步,若是再早一点用逆生轮收了这妖魔,你也就不会受伤了!收服这大妖后,我本要将逆生轮转化的灵力给你,谁知忽然有箭射向我,害我被魔气反噬,摔到了这里——哥哥有没有看到是谁对我放暗箭?”

来呀,比比谁更贱!

上一章:第13章 .生死危机 下一章:第15章 .、朝三暮四
热门: 白玉堂:局外局 调笑令 罗杰疑案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幽冥怪谈1:夜话 迷色莲花村 耳语娃娃 斩天诀 黑色十字架 光头武僧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