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来了!

上一章:第6章 .尽情享用 下一章:第8章 .危险的世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阿离就要被李樟的利齿嚼碎。

这一刻,时间就像是一块拔丝的糖,拉得很长很长很长……

阿离觉得自己所有的痛觉神经都跑到了皮肤表面,尤其是那两排尖牙即将触碰到的那些部位。虽然还没有被咬到,但她仿佛已经感觉到了难以承受的疼痛。

“啾!”

尖利的獠牙重重闭合!

“嗯?”

李樟奇怪地把阿离从嘴里拎出来,看了一眼,又张嘴重重咬下去。

“咔擦。”

崩了一根牙。

他暴怒了,阴柔俊秀的脸庞上凸起了青筋。他转头冲着地上的伊吾娜吼道:“臭娘们,算计我?!”

一边喊,一边合拢五指,试图捏扁阿离。

捏不动。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阿离周身那层水膜虽然触感柔软,但实际上却无比坚硬。若是使用蛮力,那些力道将会全数反弹回自己身上。

“伊吾娜!”李樟怒吼着,把阿离砸到了女蛇妖的脑门上。

阿离闭紧眼睛,听到耳边有风声呼啸而过。

“砰!”

伊吾娜被砸了个倒栽葱。

阿离弹到地上,滚了几滚,毫发无损。

虽然一时半会爬不起来,但此刻阿离的心情是雀跃的,恨不得扇着翅膀在地上打转转!没想到,云欲休给她的护身罩子居然这么顶事!早知道他那么好,就该真心祝福他打赢江拾轶了。

伊吾娜尖叫一声,拧着无骨的腰肢冲向李樟,两个没穿衣裳的人顿时光溜溜地扭打成了一团,新仇旧怨喷.薄而出,都朝着对方的要害部分死劲儿下手。

二妖打得激烈,没留意到一大片诡异的阴影罩住了整个洞窟。

“呵……呵呵……呵呵呵……”轻.佻媚人的笑声不知在哪里响起,似近似远。

李樟和伊吾娜的脸一齐绿了。

这二人来不及穿上衣裳,急急分开,光溜溜地伏到了地上,身体哆嗦着抖个不停。

阿离扑腾了一会,总算用翅膀撑着身体调整成了侧卧的姿势,然后蹬着小短腿,脑袋蹭住一块青色的碧月石,吃力地站了起来。

她仰起脑袋,看见一个身裹黑纱的高挑女人慢慢走进洞窟中。

举手投足间,尽是高贵的媚意。

她没有穿鞋子,走动时,雪白的脚趾轻轻蜷动,每一个细节都在勾人。一双眼睛勾魂夺魄,唇珠轻颤,笑声不断,神情却冷漠至极。

“北魔天大人!”

阿离眨巴着圆溜溜的黑眼睛,盯住来者。

原来这位就是北魔天巫山秀,果然是个绝世尤物。据书中描述,但凡样貌漂亮或者实力高超的雄性生物,几乎没有一个能逃得出巫山秀的掌心,就连最为惧内的都屠都和巫山秀曾有过一腿。

有意思的是,作者写这本《卿卿修仙传》的时候,显然把云欲休这个大魔头脑补成了恐怖的样貌,所以从头到尾都没给他安排过任何情.事,要不然就冲着他那张脸,巫山秀也早该扑上去把他连皮带骨吞了。

阿离心头升起一股古怪隐秘的快意,就像是发现了一处不为人知的宝藏。

“李樟。原来竟是我强迫了你。真是委屈你了。”巫山秀一开口,洞中顿时余音袅袅。

绝世尤物果然是不一样,连声音也魅惑力十足。

阿离依稀记得,巫山秀最后死在了男女主手上。看吧,什么样的绝色,也不可能敌得过玛丽苏光环。

李樟膝行几步,抱住了巫山秀的脚踝。

“秀儿你听我解释,秀儿……都是这条媚蛇对我对下媚.药,我不想背叛你的!秀儿你有没有听到,我已经在呵斥她了,我还打她,我……”

“滚开。”巫山秀一脚把他踢飞,舒展开纤长的身体,掠向洞窟一角,把阿离抓了起来。

阿离:“……”为什么个个都对她这么感兴趣?长得胖是她的错吗?

“仙族的本命源气?”巫山秀眯起眼睛,妩媚的眼角寒光暴.射,“何处得来的幼崽?!”

李樟和伊吾娜惊恐地对视一眼。

“回大人,是属下在西魔域捡到的。”伊吾娜战战兢兢地答道,“当时都宰也在场,那附近并、并没有仙族中人啊。这,这……仙族的本命源气怎么会在一只妖魔幼崽身上?”

阿离慢慢睁圆了眼睛。本命源气?!

对于仙族来说,本命源气的重要程度几乎相当于妖魔的魔心!妖魔失去魔心就会死,而仙族如果没了本命源气,就失去了所有的防御能力,任何程度的攻击只要击中要害,都足以致命。同时,本命源气也是仙族同天地灵力沟通的桥梁,没有本命源气,就无法调动天地之间的自然灵力与自己共鸣,战力至少要折损一半!

男女主与云欲休最终决战时,男主江拾轶正是用他自己的本命源气为女主提供至强的防护,而他自己险些在那一战中丧了命。

阿离张开了细小的喙——自己身上这层黑色水膜竟然是云欲休的本命源气?!

没了本命源气,他还怎么跟江拾轶打?

阿离记得很清楚,云欲休根本没有躲避江拾轶的攻击,自始至终他都在和对方硬碰硬。若是正常情况也就罢了,但他已经把本命源气给了阿离,就好像……他是一只拿着铁剑的鸡蛋,不避不让就和人家小铁人对砍。

何等自负,何等狂傲,何等不要命!

大反派的思路果然很清奇。

“呵呵呵……”巫山秀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仿佛蒙上一层若有若无的黑雾,无比娇艳的雪颜好似半隐在了暮色之中,引得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探究。

“我看到了什么?这竟是玄水。”她捧起阿离,隔着水膜吻了吻她的脑袋,“水生木,炼化了你,正好有助于我的木之精元……”

微挑的眼尾掠过伏在地上的二妖,也没见她如何动作,就见那两具光溜的身体齐齐一颤,化成了两滩死灰。

她的手指温柔抚着阿离。

“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你若有本事从里面钻出来,那我倒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将你养在身边做个小宠儿。”

阿离二话不说,扑扇着小翅膀,就用喙去啄周身的水膜,削尖了脑袋往外钻。

“哟,小东西能听懂人话。好吧,我且慢慢走回去,”她用手指点了点阿离的喙,“若是出不来,可别怪姐姐心狠手辣。被活活炼化的滋味应该不怎么好受呢。”

巫山秀慢步离开伊吾娜的洞窟。

黑沉沉的天幕上低低地挂着一枚月牙。月色下,巫山秀果真一步一步往北走。

她这种级别的大妖魔,迈出小小一步,就能从一座山头掠到下一座山头。

短短十几分钟后,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片泛着萤白光芒的殿顶,再几步,巫山秀就落进宫殿群,顺着白玉阶踏入一间华丽至极的寝殿。

殿中鲛纱漫垂,硕大的夜明珠和五色宝石用金丝串成无数挂串,悬在薄纱间,清风拂过,四下洒满了炫丽光影。

“出不来呢,真遗憾。”巫山秀叹了口气,坐到了白玉案几前,揭开一只金色镂空小鼎的盖子,把阿离放了进去,然后盘起双膝,一缕血红色的魔息从她额头沁出,像蛇一样蜿蜒到了金鼎下方。

阿离很快就感觉到了一股至阴寒的热。

这种感觉极难形容。

血红色的冷火在鼎下熊熊燃烧,纵然云欲休的本命源气已替她挡下了绝大部分伤害,但还是有极少的炼化魔息渗了进来。

阿离难受极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眼睛迅速失去水分,很快就会被烘干。

她尝试着从那些镂空的地方钻出去,然而那些缝隙太小,只能容下她细小的喙,发现她的意图之后,魔息冷火瞬间就顺着鼎壁涌上来,燎起一阵剧痛。

“啾——”

仿佛是响应她绝望的呼唤。殿外,忽然坠落了一颗流星。

“轰——”

巫山秀的宫殿群以白玉为主,轰声响起之时,玉末、玉屑、玉片尽数化成了夹着风刀的利刃,随着那阵乍然卷起的飓风,横扫四野。

巫山秀精致的寝殿也遭了灾,鲛纱寸寸断裂,大大小小的明珠彩石滚落一地。

“大胆!”巫山秀不得不中断了炼化,将金鼎外的魔息收回体内。

她一拍案几,身体化为一团若隐若现的黑雾,涌向殿外。

顷刻间,大地的震动平息了。

阿离劫后余生,用小小的翅膀和脚爪攀住金鼎上的镂空花纹,吃力地向上爬,昂着脑袋,用喙去顶鼎盖。

“啪。”金色的小盖子被她掀到一边。

她大口喘着气,探出了头,把下巴挂在鼎边上,借力往外扑。

折腾了半天,终于把圆圆的胸脯挤到了鼎外。她再接再厉,又是蹬腿又是扑翅膀,总算是从金鼎里摔了出去。在白玉案几上翻滚时,一不小心,视线瞟到了殿外的景象。

阿离顿时怔住了。

白玉尘缓缓回落,殿外的巨大坑洞中,立着一个人。

只见他浑身浴血,手中拎一把黑气弥漫的剑,双眸赤红,视线越过站在大殿门口的巫山秀,直直落在阿离的身上。

阿离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点心虚,有一点害怕,还有一点想哭。

上一章:第6章 .尽情享用 下一章:第8章 .危险的世界
热门: 巧克力游戏 超弦空间 网恋以实物为准 烈空 逃婚之后 米乐的囚犯 云中歌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衣香鬓影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