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满足你

上一章:第2章 .主角登场 下一章:第4章 .啊、鸟、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拾轶走向阿离。

“江圣君!”

江拾轶神色微微一变,回头去看遥卿卿。她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他圣君了,自从被大圣君收入圣宫做了记名弟子之后,她一直叫他师哥,和别人都不同。他也很喜欢这种不同。

今日若是事成,他会把所有的功劳都让给她,这样,她在圣宫的处境就不会再那么艰难——每一次看到她故作坚强的眼睛,他的心都像针扎一样痛。她那么倔强,那么要强,那么努力,缺的不过是个机会而已。她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输给曾经的玉离清,但因为出身不高,她无论走到哪里,都要遭到质疑和轻视。

江拾轶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那些瞧不起别人出身的人。

他对上遥卿卿的眼睛。

只见她那双漂亮的杏眼微微泛红,仰着小脸,唇角挂着一抹脆弱的冷笑:“修为高就有特权是么?云欲休偷习邪术、勾结妖魔,江圣君竟然还要找借口替他开脱?!你太让我失望了!”

“遥师妹,你误会了,回头我会向你解释。”江拾轶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不必解释了!好自为之!”遥卿卿深深看了他一眼,决然御剑而去。

他的心头涌起一阵烦闷。从前他厌倦了玉离清的温柔寡淡,遥卿卿的出现,就像一抹明艳的亮色照进了他苍白的生命,他情不自禁被她吸引,爱极了那小辣椒一样泼脆爽利的性情。

但在这一刻,他忍不住有些埋怨。

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遥卿卿。为了帮她在圣宫彻底站稳脚根,他费心谋划,想要替她挣个大功劳。他已下定了决心,事成之后亲自杀死玉离清的转世之身阿离,彻底斩断自己心中最后一丝对过去的牵绊,从此一心一意待遥卿卿。

如今事情有变,阿离莫名其妙转投云欲休,他满头雾水,心中既不解又烦躁。这样的时候,遥卿卿非但不理解他,偏还要跳出来添乱,添乱还不够,还对他发脾气使性子。

他不自觉地想起了曾经和阿离相处的时光,她总是安安静静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用温柔信任的目光注视着他。

闪念之间,江拾轶看到阿离娇小的身体整个缩在云欲休的怀里,正满眼戒备地盯着自己,眼神疏离,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的心脏忽然一阵刺痛。

“阿离……”

阿离也有点发懵,女主都生气跑掉了,男主居然不去追,还对着自己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看来此人贼心不死。

既然如此……

阿离眸中闪过狡黠的光,委屈地说道:“江拾轶,你可真是不把我当人看啊。为了和遥卿卿在一起,你和旁人一道设计我,骗我踏入燃魂阵和魔尊同归于尽。如今我转世投胎,你还想利用我再帮遥卿卿立个大功劳?你也不想想,西魔天夫妇待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你杀死?不错,从你第一天来找我,让我帮你设计云欲休时,我就已经看透你了!”

避重就轻,毫无破绽,简直完美。顺带着转世之前的锅一并甩给江拾轶。

她料定了江拾轶没法解释。

果然,江拾轶脸色发白,嘴唇动了几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从他现身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洗不干净了。

阿离神清气爽,仰起小脸冲着云欲休笑:“这是你们两个人的恩怨,我就不过多插手了。”

江拾轶唇角紧绷,扶在剑柄上的右手手背暴起青筋。

云欲休横空出世,实力高深莫测,江拾轶早有忌惮。阿离找到他,告诉他此人是魔尊转世时,他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从此投入全副心神,开始设计让云欲休和西魔天夫妇同归于尽的事情。

方才亲眼见到云欲休和都屠的战斗,江拾轶心中阴影更是深重,虽然放手一战未必会输,但那必然是一场极惨烈的恶战。

江拾轶不想打。

云欲休也愣怔了片刻,然后笑了:“我与江兄情同手足,他怎会故意害我?相信其中必有误会。时候不早,江兄该回了,我与阿离还有许多话要慢慢说。”

说罢,垂下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阿离,独特的气息拂过她的额头。

阿离如遭雷击——这是要揪着她不放的意思?

她明明已经甩锅给江拾轶了啊?!

江拾轶脸色也没比她好看多少。云欲休这是第一次叫他“江兄”。从前魔尊在世时,行事最是乖戾,对待嘴边的猎物越是温和亲切,对方的死相越是凄惨。对自己尚且如此,更别提被他亲亲热热揽在怀里的阿离了。

江拾轶不走。

“阿离,我知道你怨我。我和遥师妹走得太近了,是我没有把握好分寸,对不起。但我和她之间真是清清白白的,你不要意气用事,跟我回去,我会带你到圣宫面见大圣君,你知道他最是看重你,一定有办法帮助你摆脱妖魔之身。”

他的态度十分诚恳,阿离冷眼看着,心中不由更加茫然。

这剧情不太对劲啊。

云欲休没心没肺地笑了:“怎么,江兄这是铁了心要横刀夺爱?”

“云欲休,适可而止。”江拾轶目光微闪,瞳仁紧缩,“今日,我一定要带走阿离,不计代价!”

“你不如问问她愿意跟谁。”云欲休脸上没了笑意,冰冷的视线落到阿离身上。

阿离谁也不想跟。

她算是看明白了。云欲休的法相酷似当年殒落的魔尊,仙族中肯定早有流言蜚语,只不过他实力太强,又深得圣宫看重,旁人也只敢私下里议论一二。

没有人能证明云欲休是曾经的魔尊,除了阿离。她前世与魔尊同归于尽,对转世的云欲休有强烈感应。只要把她带到大圣君面前,证明了她是玉离清的转世,自然就可以指认云欲休。

所以,让云欲休和西魔天夫妇同归于尽的计划失败之后,她成了一块兵家必争之地。

不容她慢慢考虑,云欲休俯下身,下巴抵住她的肩膀,假笑道:“我哪里不如江拾轶么?”

阿离寒毛倒竖,赶紧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江兄,适可而止。”

江拾轶仍不甘心,正想说些什么,忽见虚空中浮现一只晶莹洁白的小光鹤,盈盈落进他的掌心。

片刻后,他脸色微变,沉声道:“阿离,当真不跟我走?你想清楚了。我必须前往辟魔之渊一趟,你确定要跟云欲休在一起?”

阿离心中一动。

按照书中的剧情,江拾轶和遥卿卿杀死阿离一家三口之后,正是去了辟魔之渊,历经千难万险后,意外得到了魔族圣物逆生轮。此时男女主正是浓情蜜意,江拾轶大手一挥,便把这件至宝让给了女主遥卿卿。

遥卿卿先得功勋,再得至宝,从此平步青云,再也没人敢当面说她半句不是。

阿离的反应云欲休尽收眼底。

他重重捏住了她的肩膀,双眸微眯,寒光闪烁。

她急忙讨好地笑了笑:“我当然跟你在一起。”

见云欲休面色略为缓和,阿离赶紧加了一句,“一起去辟魔之渊吧!”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

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和她单独在一起,分分钟都可能要了她的小命。但两个凑在一块,就只顾着掐对方了。

江拾轶思忖片刻,点了点头。

云欲休的心思阿离实在是猜不透,万幸的是他也同意了。

阿离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大魔头淡淡地说:“江兄先走,我与阿离还有要事,迟些再来。”

阿离:“……”

江拾轶深深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早晚需要解决,不必非得牵扯到旁人。”

云欲休笑而不语。

江拾轶见阿离完全不理睬自己,无奈之下只能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阿离可怜巴巴地望着云欲休。

他转到她对面,双手捉住她的肩膀,俯下身,鼻尖对着鼻尖。

“想老死是吧?”他的眼角异常深刻狭长,微微一眯眼睛,俊美的脸庞顿时邪气四溢,“满足你。”

“嗯?!”

他愉快地咧嘴笑道,“原来你是想让我吸干你的魔心。算是还债么?嗯?”

阿离嘴角直抽。

她怎么忘了,妖魔一族的要害是魔心,被夺取魔心的妖魔,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老去,迅速死亡。前世的魔尊正是被玉离清以身化剑刺中魔心,在百万魔族大军面前,头发一寸寸白成霜雪,最终死去,化为飞灰。

“不要逼我。”阿离色厉内荏,“我最后解释一遍,杀你的不是我,害你的也不是我!你的敌人是仙族,不是我。”

“我的敌人……”他笑了,“那些人,不配做我的敌人。我们现在谈的,是你和我的事情,你,欠我一条命,怎么赔?”

阿离叹了口气:“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骗我喝下焚心引,然后踏进燃魂阵。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想到其中定有内情——玉离清的修为仅在大圣君之下,是大圣君亲自指定的继任者,即将和青梅竹马的江拾轶结为道侣,这样一个人生赢家,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跑去和魔尊同归于尽呢?不如这样,你帮我查明真相,让我死得明明白白。算是为我,也算是为了你自己。”

这件事情也算是阿离看书时的怨念了。玉离清家世好,修为高,一生降妖除魔,从未行差踏错,只可惜作者一个手滑,让她未来的道侣江拾轶遇上了女主遥卿卿。三百年前的遥卿卿只是个堪堪踏入仙门的脱凡境小角色,身为圣君的玉离清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为了她黑化,作者无奈之下,只好把玉离清给写死了。

生怕江拾轶旧情难忘让玉离清变成永恒的白月光,作者又来了一波骚操作——玉离清死后转生成魔,无论她的魔爹魔娘对她多好,她心心念念只惦记着仙族大业,跑到仙族地盘上找了江拾轶,和他联手设下圈套,弄死了对她掏心掏肺无脑宠溺百般疼爱的西魔天夫妇。

于是这个角色收获无数骂名,顺利下线。

很显然,这一连串事情很不合逻辑,正好让阿离钻了空子。

“查清楚背后究竟是谁在捣鬼,然后我便任你处置,如何?”阿离义正辞严,心中却暗暗盘算着把锅甩给谁?怎样甩?

“无所谓。”云欲休的笑容更加柔和,“反正你们都要死。一个也不会漏。”

上一章:第2章 .主角登场 下一章:第4章 .啊、鸟、人!
热门: 大魔术师 白衣方振眉 不婚女王 长夜余火 半暖时光 六人帮传奇 珠联璧合 镜像干部 梦里花落知多少 仙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