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是我的相好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主角登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呆呆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白色衣角轻轻翻飞,他微眯着狭长的眼,唇角的笑意如春花般灿烂。

他向她伸出一只手,声音清润慵懒:“来。”

薄唇闭合的间隙,阿离看到他的上下牙齿抵在一起轻轻摩挲,透出一股阴沉的杀意。

他低垂眼帘,掩去了目中闪动的暗芒,唇角的笑逐渐扩大,拖长声线低低道:“怎么不动,嗯?”

耐心即将耗尽。

阿离知道,自己该做决断了。

她穿越到了一本叫做《卿卿修仙传》的小说里,眼前这位极其俊美凉薄的男人是书中存活到最后的大反派云欲休,他前世是魔尊,与阿离原身有着生死大仇。此人冷血无情,今日正是来取她小命的。

阿离环视四周。这是一处山谷谷底,植物生长茂盛,大串墨绿的藤蔓爬满了两旁的山壁,遮住了刻在岩石上的符阵。

即将发生的是书里一段重要的剧情。聪慧的女主略施小计,让反派云欲休和两只天魔斗了个两败俱伤。女主则利用事先刻在山谷中的符阵,收集了他们争斗时溢散的灵力与魔气,化成极其凌厉的一击,成功杀死了两只天魔,从此一战成名,走上了凡女逆袭的通天路。

男主也在这一战之后用行动表明了心迹,二人彻底消除了隔阂,开始了一小段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这些和阿离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大了。作为小说里唯一一个不恶毒的女配,阿离此刻的任务是捏碎手中的玉晶,呼唤自己这一世的爹娘,也就是那一对天魔夫妇过来救她,让他们和云欲休斗个你死我活。

鹬蚌相争,好让男女主渔翁得利。

而阿离,在事后被江拾轶一剑刺死。

据书中描写,江拾轶当时满目悲悯,语气如同他们初见时那样温柔,他对她说,“阿离,你太苦,该解脱了。从今往后,你的责任和使命,都由师兄来背负。”

没错,男主江拾轶向女主表明心迹的行动,便是亲手杀死了曾经青梅竹马的师妹阿离。

而阿离作为本书的脑残&蠢货&圣母担当,在听从男主江拾轶的安排成功害死了自己转世之身的父母双亲后,心满意足地死在了他的剑下,华丽退场。

阿离穿越到书里的时机刚刚好,她还有机会做出选择——是在江拾轶剑下干脆利落地死,还是落到冷血反派云欲休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老实实按剧情走的话,那是白纸黑字必死无疑。

阿离恶狠狠地咬住了下唇。

她隐约能猜到,自己之所以穿越到书里做炮灰,正是拜这段毁三观的脑残剧情所赐!在阿离生活的那个年代,写网络小说的门槛已经越来越高了,听说十个作者里,总有三五个习得禁咒——骂主角三观不正者必穿炮灰之术。

阿离原本不信邪,现在信了。

就在她心中万马奔腾时,一股极为干净纯粹的清香味迎面扑来,突兀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吃惊地抬起眼睛,发现白衣男人已经逼到近前,他微微俯身,阴影把她整个罩住。

“再不逃,可就逃不掉了。”冷冽的气息扑到她的额头上,他唇角带笑,尾音稍微拖长,仿佛带着迷惑人心的小钩子。

他没碰她一指头,可莫名的,阿离觉得自己每一根头发丝都被狠狠侵犯了。

她的心轻轻一悸,下意识退了半步。

书中对云欲休的描写,翻来覆去只有“冷酷无情”或者“暴戾阴狠”,半个字也没有提过他有这样一张叫人目眩神迷的俊脸,以及行动之间看似不经意,却勾人心魄的邪肆气质。

阿离脸颊微烫,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以平复稍微有些紧张的情绪。

“咔——擦!”

什么东西碎掉了。

阿离惊恐地低下头,瞪着手心里的玉晶粉末。

这是什么假冒伪劣三无产品!

紧急情况呼救用的重要法器怎么会一碰就碎了?!玉晶一碎,这具身体的父母便会疾速赶来……

剧情就此展开?!

云欲休扯了扯唇,眸中闪过一缕玩味。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轻轻摇晃。

“真叫人伤心。”他脸上笑容更盛,眼神却愈加冰冷,“杀我一次还不够。”

他的手指像冰凉的蛇,倏然滑到她的腕骨上,轻轻捏住,像对待情人一般,细细地摩挲。

他的动作极其温柔,却让阿离头皮发麻。冰冷的指尖时不时触到她的动脉,他轻轻挑一挑,然后眯起眼睛,颇有兴致地欣赏她越来越苍白的小脸。

“……我没有。你误会了!”阿离心中是实打实的委屈。

“误会。”云欲休微偏着头,视线居高临下,斜睨着她,“这样低级的陷阱的确奈何不了我。姑且算是误会吧。”

他用两根苍白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与他对视。

距离拉近,他的长相更显得攻击性十足,他再不掩饰眼角眉梢的恶意,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一字一顿道,“仙界圣君玉离清,不惜焚烧元魂,以身化剑与魔尊同归于尽,真是可歌可泣。”

邪气的笑容蓦然一收:“如今你已转生成魔,还在为谁卖命?你凭什么以为,本尊会再一次,栽在你的手上。呵,如今我转生为人,羽化登仙,而你玉离清,却投了个妖魔胎。何为正道,何为妖邪。”

他的脸上不再有任何表情,眸中只余淡漠。

冰冷的威压让阿离几乎喘不了气,直觉告诉她,云欲休已经把她当作一个死人了。

他不会听她解释,她也无法解释。

阿离眼珠一转,果断决定卖了江拾轶:“我的父母正急速赶来,你若动我,他们势必与你不死不休。”

感觉到他冰冷的手指离开她的下巴,缓缓移向咽喉,阿离浑身紧绷,继续说道:“我不是在威胁你,只是想要告诉你,仙族的江拾轶已在此地布下了万法归一阵,待你与我父母两败俱伤,便会出手将你们一网打尽。”

云欲休手指微顿,脸上重新出现了两三分人类的情绪。

“拖延时间?”他又恢复了懒懒的语调。

阿离摇摇头:“你快走,我爹娘就要到了。”

话音未落,只见山谷中魔气滔天!

见到女儿阿离被人挟制,都屠、阿玉夫妇在半空直接现出神魔身,瞬息之间,以刺破虚空般的恐怖速度掠到近前,万钧攻势直袭云欲休。

神魔身乃是妖魔最强的战斗姿态,在这股雷霆般的狂暴魔气面前,未现法相的云欲休不得不暂退半步,松开了阿离。

阿离身体一轻,被一只身高近八丈的巨大赤狐用身后蓬松的狐尾卷住,小心翼翼地放到头顶。

“轰——”

下一瞬,身长十丈的黑熊和八丈九尾狐双双落到谷底,顿时地动山摇,大段裂缝向着四面八方延展,爬上两旁的峭壁,如蛛网般遍布整个山谷。

只见飞砂乱石之中,云欲休现出仙人法相。与旁人不同,他的法相没有半分庄严清气,但见他身后虚影眸色如血,面色惨白,像是九幽下爬出来的恶鬼,背上披着宽达十丈的黑色羽翼,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属一般的至纯黑光。

在他对面,黑熊身披坚甲,握一对巨锤。双臂一震锤声呜嗡作响,巨兽踏前一步,怒声喝道:“何方宵小,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九尾巨狐娇媚一笑:“真是个俊俏的后生,夫君,别弄坏了他的尸首,我要带回去做个花瓶摆设。”

只见云欲休那恶魔般的法相轻轻扯了下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他左手微抬,一柄黑雾缭绕的纯黑光剑出现在掌心。

“对付你们两个,一只手就够了。”他的声音微有一些沙哑。

“这是……魔气?”九尾巨狐诧异。

“不对,是玄水。此人竟悟得五行本源,”巨熊微微一顿,“正好捉回去炖了,给崽崽补身体!”

崽崽阿离:……

很显然,她的便宜爹娘没有认出面前的大魔头,而转世的魔尊大人更是压根没有半点向昔日部下解释的意思。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

阿离急忙揪着九尾巨狐的顶毛站起来,放声高喊:“不——要——打!”

巨熊已扑到了云欲休身前不远处,它高高抡起两把大锤,就要借势砸下。

听到阿离的声音,巨熊脚步猛然一收,转过一张憨脸。

“咋了,我的崽?”

“放心,区区一个仙族……”九尾狐卷起一条巨尾,用尾巴尖的毛毛安抚地拍了拍阿离的背。

“不能打,下面有阵!这个阵会吸收你们的……”阿离急道。

巨熊放声大笑,不以为然:“一踩就烂的小玩意而已,崽崽安心在你娘头上待着!”

话音未落,巨大的神魔身已一跃而起,挥舞两把巨锤,从半空中兜头砸向云欲休。

云欲休眸色森冷,抬剑迎上。兵器相抵,一股极为狂暴的能量轰然卷向四方!只见大半个天空的云层被震成波浪状的条纹,极远处隐隐传来音爆。

九尾巨狐特意腾出一条尾巴,用柔软的尾尖狐毛替阿离挡住了战斗时激起的罡风。

一个不听劝,另一个还是不听劝!都是刚愎自用的家伙,难怪要吃人家算计!

阿离心急如焚,在巨狐头顶不停地打转转。再这样下去,书中的剧情就要一一发生了!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两个越打越兴起的人呢?!

忽然灵光一闪:“不要打了!我叫你们过来不是和他打架的!”

“那是干嘛呀?”九尾狐眯眼瞄着战况,漫不经心地问。

她已经看出这个仙族不容小觑,单凭憨熊一人,恐怕真不是他的对手。

“我……”阿离心一横,“我和他,好了!”

她破罐子破摔:“他是我的相好!不要再打了!住手啊啊啊!”

云欲休的恶魔法相冷冷瞥过一眼,阿离头皮发麻,梗着脖子和他遥遥对望。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主角登场
热门: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 玫瑰帝国5·白蔷薇之祭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硅谷大帝 黄昏使者 1/7生还游戏 刘芒囧记 异乡人·谜一样的武士 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