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群山尽头

上一章:第39章 上山 下一章:第41章 恶之花(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许天华一行人在山上历险期间,李观澜率人在7664厂厂内的调查取得了重大进展,随即一致作出由李观澜带队到山脚下迎接调查组一行,阻止他们进城的决定。

苏采萱在观看过简淳的摄像机里留存的资料后,脸色凝重,对李观澜点点头说:“这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推断,这是一群极度危险的患者,我建议立刻组织专业人员,上山取证,只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能采取下一步行动。”

李观澜说:“可以,不过再次上山取证,必须做好充分准备,人手贵精不贵多,避免和目标发生正面冲突。”

许天华一行人分别被隔离在密室里,经过反复多次的检验、消毒、灭菌、补充给养,确认他们已经恢复体能,且体表和呼吸道内已不含任何致病病毒,才由警队的办案人员向他们说明详情。

真相比许天华所见到的更加骇人听闻。

就在许天华率众登上苍莽山时,苏采萱从郑丹梅失踪现场找到的那条不起眼的布条上检验出一种罕见的病菌,虽然含量微小,却让苏采萱极度震惊,因为这是在松江省内从未发现过的麻风杆菌。

一个可怕的想法袭上苏采萱的心头,在7664厂内吓晕叶立群、掳走郑丹梅的那两只“怪物”很可能是重度麻风病人。因长期患病,容貌损毁,肢体残缺,加上皮肤鳞甲化,身上的衣物又仅存几根布条,在黑暗中被叶立群误认为怪物。

问题是,麻风病在中国国内虽未绝迹,但是已经非常罕见,松江省内更是从未有过这方面的任何文字记载。麻风病是高度传染性疾病,麻风菌通过皮肤、呼吸道、消化道都有可能侵入人体而致感染。这些重度麻风病患者的出现,势必引起全省乃至全国医疗界的高度重视。万一消息泄露出去,会造成曲州市民的极大恐慌。

更重要的是,麻风病人为什么要掳走郑丹梅?7664厂在近五年里失踪的十几名员工是否都和这些麻风病人有关?

苏采萱不敢耽搁,火速把这个重大发现汇报给李观澜。

苍莽山上的“怪物”竟然可能是重度麻风病人——李观澜事先设想了多种可能,却一星半点也没有联想到这上面。震撼之余,他立刻意识到,对此毫不知情的许天华一行如果和麻风病人遭遇,无论结果如何,都存在极大的感染可能。

李观澜在心里念叨一句:苏采萱你真行,早两个小时告诉我检验结果,就会少出多少乱子。不过这话只在思想里转一转,没敢说出口来,毕竟苏采萱连日来辛苦工作,不眠不休,已竭尽全力。

李观澜问:“如果山上聚集的真是麻风病人,天华他们如果正面遭遇,被感染的机会有多大?”

苏采萱说:“麻风病的传染率极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麻风病具有天然的免疫力。但是如果人们与患者近距离接触,体表或呼吸道里携带有害病菌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也就是说,非麻风患者也有机会携带病毒,成为传染源。”

情况紧急,李观澜立刻把潜在的疫情威胁汇报给市局党委,又和市卫生局、省卫生厅取得联系,由警方和卫生部门联合启动紧急预案,从邻近省市运送来控制麻风杆菌的药物,氨苯矾和氯苯吩嗪,以及防护服、防毒面罩等各种防疫设备。由二十七人组成的紧急防疫队,分乘六辆医疗车,守候在苍莽山下,尽最大努力避免调查组成员与人群接触,以使得麻风分枝杆菌不会传播到市区内。因此防疫队成员在与许天华一行人遭遇时,才立刻采取措施,把防疫药物注入他们体内,以期在最短时间内杀死病毒,并保证病毒不发生扩散。

目前,案情的焦点集中在一个问题上:麻风患者为什么要掳走7664厂的员工?许天华他们在苍茫山上发现的森森白骨,是否与这些被掳走的员工有关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苍莽山上的麻风患者们已经不仅是病人那么简单,而是杀人凶手,而那些失踪的员工都已经遇害。对这一特殊群体如何处置,让李观澜感觉非常棘手。

“或者不仅是杀人凶手那么简单,”苏采萱一边仔细观看简淳在苍莽山上用摄像机记录的画面,一边这样说,她的话让李观澜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据我猜想,那些失踪的员工可能都已经成为麻风病患们的药人。”

李观澜似懂非懂地问:“什么是药人?”

苏采萱说:“历史上麻风病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在亚非欧洲都曾流行过很久。麻风病人头发脱落,汗毛脱落,眉毛也脱落,有的耳朵残缺,鼻子残缺,四肢畸形,外观上非常可怕。所以欧洲、亚洲自古就有麻风病人遭受‘天刑’的说法,对他们采取活埋、火烧的残忍措施。而麻风病人报复的方式是把正常人当做仇敌,吃他们的血肉,敲他们的骨髓,据说有诊治麻风病的特殊功效。麻风病人吃药人的事情,在中国、韩国、日本、美国、法国等许多国家的文献里都有记载。”

李观澜感觉从发梢到脚底都在发冷,说:“这也是我一直迷惑不解的案情瓶颈,7664厂的员工连续失踪,凶手的作案动机成谜,如果按照你的解释作进一步推断,就可以突破这个瓶颈,使得整个案件的脉络更加清晰。至此还有关键的一点是,7664厂的失踪案是从三年前开始的,那么,这群麻风病人应该也是从那时起聚集在苍莽山上的,时间并不久远,不难找出他们的身世真相。”

苏采萱有些不太确定地说:“从这群麻风病人患病的程度来看,他们都是重症患者,其面部和四肢受损程度极为严重,有的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形态,所以目击者才会把他们当成怪物。而有的病人发出狮吼般的声音,也是病毒长期侵蚀声带,造成声带变形导致的,常人的声带狭窄细长,而麻风病人的声带却短而宽,呈方形,与雄狮、老虎这些猛兽的声带相似。这些损害至少都在十五年以上。”

“十五年以上?”李观澜的眉头紧锁,“如果他们都是长期病患,为什么松江省的公安和卫生部门都从来不曾发现呢?”

苏采萱说:“麻风病人因肢体残缺、容貌吓人,而主动选择与人群隔绝、在野外聚众生存的事例并不罕见。许天华在郑丹梅失踪现场发现的这根陈旧布条,除含有少量麻风杆菌外,还向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信息——这是一种‘的卡’面料,是二十来年前流行的服装布料,现在已经见不到了。所以我推断,这些病人应该是在上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从外省流浪到松江省,并聚集在苍莽山上生活的,当时的医疗条件较落后,信息不畅通,这些麻风病人深居简出,所以不为人所知。”

李观澜说:“这些麻风病人从未进入过曲州市区,这点可以确定,而7664厂又是在近三年才连续发生失踪案,如果你的分析成立,那么在近三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才造成这些麻风病人进入厂区内大肆行凶。根据目前的情况分析,找到并抓捕凶手并不难,关键的问题在于7664厂的失踪员工是否已经全部遇害,当然,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全力以赴。”

李观澜又调出许天华等人统计的失踪人员名单,逐一研究其背景,似乎要找出隐藏在名单背后的巨大秘密。

就在李观澜陷入思考时,冯欣然打来的电话让他突然惊醒:“7664厂保卫处报案,钱景岳已经失踪近二十四个小时。”

李观澜下意识地追问一句:“谁?钱景岳,就是那个保卫科的副科长?”李观澜并没见过钱景岳,但是许天华在汇报工作时提到过这个人,他有些印象。

在挂断电话的瞬间,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突兀地掠过李观澜的脑海,他又扫一眼失踪人员背景调查的资料,顾不上仔细考虑,拿起桌上的电话打进局长办公室:“刑警队请求特警支援。”

三个小时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刑警、特警、医疗专业人员约一百五十人,分别乘坐警车和救护车来到苍莽山山脚下。此时,旭日东升,普照大地,苍莽山上树木葱郁,百花竞艳,一派生机勃勃中隐藏着多少未知的危险和恐惧。

全体人员下车后徒步登山。李观澜、冯欣然一马当先,走在队伍最前面,苏采萱和其他刑警队员紧随其后。简淳的录像资料这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观澜根据录像中提供的线索,顺利地找到他们走过的路线,没费多少周折,就来到许天华他们与麻风病人正面遭遇的地点。一个堆满森森白骨的大坑赫然出现在眼前。

上一章:第39章 上山 下一章:第41章 恶之花(1)
热门: 佳偶天成 两世欢(两世欢原著小说) A校老大是个O 从吞噬开始 鸽群中的猫 天行 城堡之心 大唐超级奶爸 斯托维尔开膛手 妖怪鉴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