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夜惊魂(1)

上一章:第55章 请愿 下一章:第57章 夜惊魂(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观澜听过许晓尉的调查结果,知道朱四苹案的真相远比他料想的要复杂。

要平复凤来村村民的情绪,使得朱四苹案顺利地判决和执行,也兑现他对凤来村民许下的诺言,就必须揭开笼罩在凤来村上空的秘密,击破灵魂附体的传言。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荒诞不经,但是不能等闲视之,李观澜决定,派警员进驻凤来村,力争在朱四苹案二审之前找到问题的症结。

这个决定却遭到了局长金水的极力反对。“荒唐,”金水的语气坚决又毫不掩盖嘲讽之意,“眼下警力这么紧张,你们却抽调干警去做这样不伦不类的事情,知道的说你们刑警队是去办案,不知道的,会说你们是崂山道士,画符捉鬼。”

李观澜自金水到任以来,屡次和他斗智,早摸透了他的命门,就不紧不慢地说:“局座,这件事虽然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是朱四苹的刑案未了,而这个案子是新民县县局办的,是市局的下属单位,我们师出有名。第二,一个村子,一千多名村民,他们的思想动态不容忽视,根据常理,一个两个、十个八个村民被蒙蔽,我们都能理解。一千多人都被卷进去了,都坚定不移地相信鬼神附体的传说,这里面一定有重大的、惊人的秘密。据我所知,咱们局在从前没办过类似的案子,如果我们这次把谜底揭开,可就是典型案例,公安干警运用科学知识和恰当有效的工作方法,帮助村民破除封建迷信,促进村子的安定繁荣,是可以写进工作汇报,到人代会上宣读的。”

李观澜以“利”相诱,让金水从抵触的情绪中抽离出来,隐隐感觉他的话有些道理,如果真的做成这件事,不失为一桩美谈,就有些心动,却不肯立刻转变态度,仍一脸威严地说:“你们这些刑警办案子也许还行,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恐怕不在行吧?我不大相信你们能做成这件事。”

李观澜说:“解决这件事的关键不完全在于思想工作,重要的是找出蛊惑村民的症结所在,不能依靠政工干事去做。此外,朱四苹案在半个月后就要二审,如果在此之前不能平复村民们的激烈情绪,届时村民们再到法院门口闹事。往小了说,是公安局未及时办案,往大了说,是维稳不力。公安局一向是市民评议的焦点所在,我们要防着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这是以“害”相胁。

金水被李观澜说服,面子上却仍作出不屑和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说:“我很忙,这些小事也不必都向我汇报,你决定了就去做吧。”

李观澜答应着向门外走。金水在他身后像是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你打算派谁去办这件事?”

李观澜转过头说:“许晓尉和冯欣然,他们两个年轻,文化程度比较高,还有法医苏采萱,她对心理学有些涉猎,我计划让他们三个在村子里住两天,和村民们透彻地谈谈。”

苏采萱三人和朱大海联系后,于当晚来到凤来村,住进了余七斤大娘家。余大娘时年六十七岁,儿子儿媳都在城里打工,家里只有她和正上高二的孙女余小妹。她家的经济条件较宽裕,人口又少,有三间空房子,村委会就把他们安排到她家,说好每人每天付二十元钱,作为宿费和伙食费。

在余大娘家吃过晚饭,已经是傍晚七点半。余大娘在家里腾出一间房作为佛堂,供奉着观音大士,一个硕大的香炉里还在燃着檀香。余大娘晚饭过后就走进佛堂,跪下来念诵佛经。余小妹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嘟嚷着:“又开始念经了。”

苏采萱听出余小妹的话里有不满的意味,问:“你不喜欢你奶奶拜佛念经吗?”

余小妹向佛堂方向瞄了一眼:“都是封建迷信,我不赞成。我奶奶以前也不这样,自从村子里流传开闹鬼的传闻后,她又自称被鬼迷了几次,就开始拜佛了。”

苏采萱说:“她被鬼迷过吗?”

余小妹说:“她自己说的,晚上睡觉以后被鬼迷,会身不由己地做一些事情,还能听到已经过世的亲人的召唤,我平时都在学校住,没见到过。”

苏采萱感觉余小妹说话很正常,思路清晰,和风来村的绝大多数村民们截然不同,就进一步问:“那你相信这些鬼神的传闻吗?”

余小妹摇摇头:“我不信,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会有那么多人相信,秀香姐活着时也不信这些鬼话,村里人就把我们看成是眼中钉。”

苏采萱说:“你说的秀香姐就是被朱四苹杀死的朱秀香?”

余小妹说:“是,她活着时向我抱怨过,说村子里的人都像是着了魔,一天到晚神魔鬼道的。”

苏采萱说:“凤来村的绝大多数村民都相信鬼神的说法,据你所知,除去你和朱秀香,还有谁抵触和反感这些谣言?”

余小妹说:“还有余成庆,村长余得水的儿子,为这,起初父子两个整天吵架,后来余成庆一个人搬出来,去城里打工了。其他人,全都深信不疑。不过,也难怪他们……”

余小妹的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苏采萱鼓励她:“为什么说‘难怪他们’,村子里还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余小妹说:“这个村子近两年的确挺古怪的,我每次回家来,睡觉时感觉胸口很闷,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头也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整夜,起床后却全身酸痛,倒像是没休息过一样。这种症状在回到学校后常常还要持续几天。如果不是因为我奶奶年纪大了,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家不方便,我就长住学校,不回来了。”

和余小妹说过话,苏采萱叫上冯欣然和许晓尉,在凤来村里到处转。这是一个表面上不见任何异样的山村,或低矮破旧或高大簇新的民房,多数已经熄灯,小村庄陷入一片沉寂。间或有一两户人家的窗子里泄露出昏暗的灯光,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夏夜的九点,在这个地球上的绝大多数地方,正是生机勃勃的时候,灯光、烟火、对话、嬉笑,也许还有食物的香气,年轻男女调情的声音。那是这个世界的正常秩序。

而凤来村,此时已经万籁俱寂,村头村尾见不到一个人影。

这个小村庄,与所有的中国农村一样,朴实、安静,洋溢着亲切的乡土气息,唯一的区别是,它缺少人气,无论是在艳阳高照时,抑或是明月初升后,它都显得冷漠、冰凉,怯懦而恭顺地沉默着,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巨流河从村东头流过,这是村里的水源。除去几口饮用水井外,村民们灌溉、洗衣服,甚至洗澡,都离不开巨流河。在四五里外的河水上游,就是腾飞农业集团公司,此时已经隐藏在夜幕中,遥不可见。

冯欣然站在河水边,耳边回响着河水冲刷鹅卵石的声音,像是暗夜里的呜咽。冯欣然抱怨道:“这个村子真是见鬼了,到处都鬼气森森。”

许晓尉说:“调查到现在,我越来越迷惑,也许我们真的不该插手这档子事,这是一起脉络清晰的刑事案件,不必管村民们怎样说,只要事实俱在,证据确凿,法院就可以依法判决。村民们是在无理取闹。”

苏采萱说:“李支队不在这里,随便你们信口开河了。这是一起群体事件,从某个角度来说,比凶杀案的性质还要严重。你们处理好这件事,更能体现应变能力,比侦破一起刑事案件得到的锻炼和收获还要大许多。”

许晓尉揶揄道:“听着你教训我们的语气,恍如李支队来到了眼前。”

苏采萱对着他的屁股虚踢一脚:“翅膀硬了,对前辈也敢出言不逊。”

许晓尉夸张地躲闪:“前辈贵庚啊?”

苏采萱说:“大一岁也是大,我和你们李支队是一个辈分的。”

冯欣然说:“好了好了,我们对采萱姐一向是尊敬有加的。不过这件事真让人一头雾水,症结是没有嫌疑人,或者说,有一千多个嫌疑人,但是他们又没触犯法律,是我们主动介入别人的生活,他们没把我们赶出村去,已经算是客气了。”

三人在巨流河边议论一番,茫无头绪,闷闷地回到余大娘家,倒头睡下。

次日一整天,三个人走访了十五户村民,和超过一百人对话。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证实,灵魂附体的事情绝对不是谣言,而是真实地发生在凤来村村民身上的,是逝去的祖先还魂,附着在某些人身上,整顿每况愈下的风气,教训忤逆的年轻人,让村里人的身心得到洗涤,这是祖先们的一片美意。而朱秀香曾是不忠不孝的年轻人的代表,他父亲朱本山的在天之灵看不过去,才借助朱四苹的手夺去了她的性命,所以朱四苹是无辜的。如果法院二审判她有罪,村民们还要集体上访,一直到朱四苹无罪获释为止。

整个凤来村村民,从垂髫童子,到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到见过些世面的成年人,直到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口径出奇的统一,令人难以质疑。他们对灵魂附体的坚信程度,仿佛是一身厚重的铁甲,把他们全身上下紧紧包裹着,风雨不进,任谁也不能把他们这坚定的信念击溃。

苏采萱感受到,这不是一般的封建迷信在作祟,更没有可能是人力在背后操纵。有一句话说,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就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和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谁又有这样大的本事,把灵魂附体的荒唐想法装进了一千多村民的脑袋,而且又让他们深信不疑?

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超自然的力量在操纵这件事?

入夜,一件更恐怖、更离奇的事情,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三人眼前。

午夜时分,苏采萱在睡梦中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披衣下床,打开门,见是许晓尉和冯欣然。她揉揉眼睛:“才躺下,你们就来吵,要是没有急事,我跟你们没完。”

冯欣然说:“我刚才起夜,见到外面发生了大事,就把你们两个都叫起来,这件事太吓人了,你看看外面。”

苏采萱疑惑地走到门口,隔着玻璃向外面张望,眼前的景象令她毛骨悚然。

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看见外面黑压压的人影,估计有三四百之众。他们的上身僵硬笔直,双腿则机械地向前挪动。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左顾右盼,所有人都像是在无人之境,缓慢而坚定地向前走着,向着巨流河的方向走去。

三四百人,像是被魔法诅咒过一样,在午夜里静默地行走,像是古老的宗教仪式,又像是一群行尸走肉,这是怎样恐怖的场景?凤来村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采萱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头皮发紧发奓,巨大的恐惧包围着她,似乎已经坠落到地狱底层。

她向左右各看一眼,许晓尉和冯欣然还活生生地站在她身边,虽然夜色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他们两个有着常人的呼吸、表情和体温。苏采萱稍稍定了定神,压低声音道:“房东余大娘呢?”

冯欣然说:“我刚才去看过,她不在房间里,估计也在那群人里面。”

苏采萱打了个冷战。

冯欣然说:“采萱姐,你看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看他们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在梦游。”

许晓尉说:“几百人一起梦游,未免太匪夷所思了。看这架势,凤来村的村民是不是真的中了什么邪,比如信仰一种蛊惑人心的宗教,这是他们的宗教仪式。”

冯欣然说:“可是看他们的样子,分明都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我倒更倾向于他们在集体梦游。”

苏采萱说:“咱们也别瞎猜了,跟在他们后面,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许晓尉说:“到时你别吓得腿软就行。”

苏采萱呵斥他:“闭嘴,你不拿我开心能死啊。”

三个人蹑手蹑脚地跟在人群后面。好在这些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谁也没察觉到他们在后面跟随,即使他们不小心在脚下踢到东西,弄出些声响,也根本没有人注意。

这些村民真的像是魂灵出窍了一样。

上一章:第55章 请愿 下一章:第57章 夜惊魂(2)
热门: 星战英雄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英灵座上日呼君 我在仙界上小学 觉醒日·大结局 天下无极 湾区之王 全职高手番外:巅峰荣耀TOP GLORY 欲望街头 天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