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替天行道

上一章:第50章 抽丝剥茧 下一章:第52章 醍醐灌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晚与你牵手》录制现场。

人员都已就绪,观众们带着高涨的热情等待节目开始。四号女生唐晓笛却还没现身。

制片人马新急得在后台破口大骂身边的工作人员。节目助理吕华委屈地说:“昨天录完节目后,唐晓笛也没说今天有事不来,自从节目开播以来,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女嘉宾万一脱不开身,都会提前打招呼,我们也预料不到唐晓笛会这样做事。”

马新捶着桌子说:“这种人,以后再没机会上我们的节目,问题是昨天和今天录制的节目在同一期播出,观众们看到唐晓笛的位置上中途换人,我们没法解释,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都要和她联系上,让她马上到现场来。”

吕华苦着脸说:“打了三十几通电话了,她家里、单位和手机都打过了,找不到人。”

二号女生梅小倩和唐晓笛的关系最好,接茬说:“我昨天和她录完节目分手时,她没说不来呀,还是再问问她的公司,是不是加班脱不开身。”

吕华说:“我打了几通电话了,她公司电话没人接。”

梅小倩说:“我认识她的一个男同事,索性向他问问。”

梅小倩打过电话后说:“坏了,唐晓笛的同事说她一天都没来上班,她不是病了吧?”

参加节目的女生们一直不知道徐娇娇被害的消息,马新却心知肚明,可怕的猜想在他心头浮现,他禁不住打丁个寒战,挥挥手:“别等她了,让候补的女嘉宾上场。”

马新有些坐立不安,如果参与节目的女生接连被害,这个节目就毁了。他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李观澜,向他通报了唐晓笛离奇消失的事件。

由于徐娇娇遇害在前,李观澜接到马新的电话后不敢怠慢,立刻通报各派出所,在街头巡视时要重点监控荒寂无人的场所,又通知唐晓笛居住地的柳园派出所,请民警到唐晓笛家走一趟。

柳园派出所接电话的民警王海波说:“你说的是叫唐晓笛的那个女生?她家里人正在所里报案,说是已经与她失去联系二十四小时了。”

李观澜心头一震:“别让她家里人离开,我这就过去。”

唐晓笛的父母早已离婚,她跟着母亲居住,这次到派出所报案的就是她的母亲黄秋芳。

黄秋芳未满五十岁,却格外显得苍老,也许是单身母亲的生活充满着太多的沮丧和不如意。她穿一件肥大的深蓝色半袖衬衫,许多地方都有些退色,裤腿很短,露出里面的碎花尼龙袜子,看得出生活的窘迫。

李观澜自我介绍后,坐在黄秋芳对面,问:“唐晓笛是什么时候起和你失去联系的?”

黄秋芳止不住哭泣,断断续续地说:“昨天她在电视台录完节目,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已经上了公交车,半个小时后就能到家。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我见她还没回来,就开始打她的手机,却一直打不通,我就急了,出去到公交车站等她,等到最后一班车,也没见到她。我到派出所报案,值班的警官说必须失去联系二十四小时以上,才能按失踪处理。我今天在家里哭了一天,晚上就过来报案了。”

李观澜问:“她可能去的地方你都找过了吗?”

黄秋芳说:“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还有孩子的公司,都找过了,没人见过她,我真担心她会出事。”说着又泣不成声。

李观澜直觉地感到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安慰黄秋芳几句,走进旁边的指导员办公室,在这里向刑警队里的值班警员发出指示,配合各辖区的派出所民警,搜索所有灯火昏暗、人迹罕至的地方。

三个小时后,冯欣然报告,在西郊派出所的配合下,于西郊的一栋危楼里发现一具女性尸体,怀疑就是失踪的唐晓笛。

李观澜驱车赶往现场。

这是一栋三十几岁的老式建筑,此前是西郊瓦寨乡小学教学楼。因一起楼梯坍塌事故导致十余名小学生受伤,在民众的抗议下,乡政府把这块地卖给开发商,新的校舍尚在觅址中,这栋教学楼则正待拆迁。

女尸横陈在二楼的一间空荡荡的大教室里,教室门口还挂着“三年级五班”字样的牌子。女尸的特征与前一起徐娇娇遇害案几乎一模一样,俯卧在地,全身赤裸,身中多刀,身体下面有大片已经干枯的血迹。女尸背部同样刻有八个字,不同的是,这次刻上的字是“替天行道,贱人该死”。

苏采萱验过尸体后,对李观澜说:“确认死者是唐晓笛,死法和徐娇娇完全一致,身上的刀口也毫无分别,都是家用切菜刀的刀痕,可以确定是同一名凶手所为。”

李观澜说:“能否判断出这些字是在死者生前还是死后刻上去的?”

苏采萱说:“从尸体后背上流血的剂量来看,这些字都是生前刻上去的,被害人在临死前曾经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

“这是一起系列杀人案,凶手以同样的手法连续作案,也就离落网不远了。奇怪的是,这名凶手怎么会和同一个电视征婚栏目的两名女嘉宾都有深仇大恨呢?”

“徐娇娇案发后,我特意看了几期《今夜与你牵手》栏目。说实话,有些台上的女嘉宾说话比较刻薄,不给男嘉宾留情面,说不定正因此得罪了人。”

“为了几句话就大开杀戒,未免心胸狭隘得过头了。”

“心理偏激的人,不能用常情常理来揣测的。”

“无论怎样,你的这个思路是对的,徐娇娇一案我们走了太多弯路,一直把侦查的重点放在生活中与她有冲突的人身上。现在看来,也许凶手是痛恨这个征婚栏目中的所有女嘉宾,或者是这个栏目本身,再放宽些,也许是痛恨电视征婚这种形式。有私仇的可能性反而比较小。”

“凶手为什么又要在每个死者身上刻字呢?难道他的杀害对象是所有的女嘉宾?”

“暂时还不得而知,我们需要对这个栏目的工作人员和参与节目的男嘉宾进行调查。”第六节贴身保护

李观澜在回到刑警队后,调出历届的《今晚与你牵手》节目的视频,从头至尾仔细观看。对有徐娇娇和唐晓笛参与的几期,更翻来覆去地仔细研究。

徐娇娇和唐晓笛都是天生丽质,在台上女嘉宾中显得比较突出,也特别受参与节目的男生们欢迎,都曾多次被选为第一眼女生。她们也是拒绝男嘉宾次数最多的两个女生。

难道是因为美丽的外形和刻薄的语言而招来杀身之祸?

李观澜和马新进行了第二次直接接触。

马新被这两起凶杀案弄得很恼火。万一消息传出去,参赛的女嘉宾会产生恐慌,社会上更会流言四起,这个辛苦打造并声名鹊起的电视征婚栏目,可能从此毁于一旦。

马新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见到李观澜后,他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什么时候能够破案?”

李观澜说:“这件事我无法保证,只能说我们会全力以赴,而且也需要你的配合。”

马新问:“要怎样配合?”

李观澜说:“这两起案子,都是在女嘉宾录制节目后,单独回家时发生的,这说明凶手很关注你们的节目,对你们录制节目的流程也很了解。”

马新说:“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们的节目在网站上有详细介绍,谁都有机会了解到。”

李观澜说:“所以我希望,你们下次录制节目时,我们的人可以参加,当然是散坐在观众席里,节目结束后,分别尾随女嘉宾们回家,以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

马新像条件反射似地说:“这件事不行,你们进驻栏目组,只能把事情越闹越大,万一传到社会上,我们的节目只能停播了。”

李观澜说:“我们会注意隐蔽,绝不暴露身份,连女嘉宾本人也不会有所觉察。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根据我的经验,凶手不会就此收手,而且他作案时的手段有一定的连续性。我们对参加节目的女嘉宾进行暗中保护,既是对她们的人身安全负责,也是对栏目组负责。退一步说,即使我们不对女嘉宾实施保护,这两起凶杀案仍然有可能泄露出去,到时候你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马新想一想,认为有道理,“如果能帮助你们捉到凶手最好,不过你们也不知道凶手什么时候会动手,保护十四位女嘉宾,要耗费很多警力。”

李观澜说:“这个问题我考虑过,警力确实很紧张,但是这起案子非同寻常,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不能放任凶手为所欲为。”

双方达成了协议。

一个星期后。《今晚与你牵手》节目录制现场。

按照这栏节目的拍摄惯例,每周录制两次,一般在周末的下午一点开始,晚八时以前结束。李观澜安排了十四名刑警坐在现场观众中,每人盯住一名女嘉宾,也密切观察观众们的动静,以防凶手隐藏在观众中寻找机会。

节目录制现场气氛热烈,观众们不时爆发出笑声和掌声。男女嘉宾们也很有娱乐精神,尽情施展才艺,不时爆出惊人之语,为节目增添看点。

冯欣然也混在观众中间,做出非常投入的样子,和观众们同步鼓掌起哄,却用眼角的余光扫描着周围的人群。作为训练有素且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的刑警,冯欣然在节目开镜的两个小时后,注意到一名形迹可疑的男观众。

这名男子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穿黑色条绒西装,藏蓝色牛仔裤,平头,戴一副无框眼镜,肤白无须,目光飘忽。普通观众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台上的男女嘉宾和主持人身上,这名男子却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台上的女嘉宾梅小倩,密切关注她的举手投足,除非在现场爆发出巨大的声响时,他才附和地拍拍手或咧咧嘴,然后又把目光投到梅小倩身上。

难道梅小倩是他的作案目标?

根据现场观众和网络的评价,两名死者徐娇娇和唐晓笛,以及台上的梅小倩是女嘉宾中长相最漂亮的,也是最多次被选为第一眼女生的三位女嘉宾。

冯欣然外表上依然作出关注台上动向的样子,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注视着这名男子。

当主持人宣布本期节目结束时,观众们纷纷起身离场。

那名男子踱到门外,启动车子,驶到出入后台的门前停下。

冯欣然带着青年刑警姚开风,开一辆地方牌照的车辆,停在电视台的大门外,注视着那台车子的动静。

约十五分钟后,花枝招展的十余名女嘉宾从门内鱼贯而出。那名男子驾驶的车子在后缓缓随行。

梅小倩和其他女生互道过晚安后,在路边截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后面有两辆车子,一前一后、不即不离地尾随。

梅小倩的老家在外地,她独居在一栋老式居民楼里,斑驳的楼面带着风雨侵蚀的痕迹,楼道里黑漆漆的,没有灯。她下了出租车后,下意识地用左手搂住挎在肩头的皮包,低着头匆匆向楼上走。

一直跟踪她的那名男子也停下车,快步跑上去。

梅小倩觉察到后面的脚步声,一阵恐惧感袭上心头,加快脚步向楼上跑去。

那名男子在后面低声叫道:“梅小倩,等一等。”

梅小倩听他说话,吓得惊叫出来:“啊——你是谁?”

那名男子趁梅小倩睖睁的片刻,加快脚步冲到她前面,转过身和她照面说:“能不能借用你几分钟,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梅小倩见他拦在自己面前,更加害怕,声音颤抖着说:“你要干什么?快让开,我要叫了。”

那名男子说:“你放心,我不会害你。”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展示给梅小倩。

梅小倩看了一眼,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在楼梯后面窥伺的冯欣然和姚开风闻声后不敢再耽搁,同时箭步冲上去,没等那名男子反应过来,施展擒拿手法,一左一右把他扑倒在楼梯上,反剪其双手,从腰间取出手铐给他戴上。

有一户居民听到楼道里的动静,把门欠开一道缝,向楼梯上张望。

冯欣然取出警员证向那道门的光亮处晃一晃,说:“警察办案。”

楼道里黑糊糊的,那个居民只见到几个人影在晃,听冯欣然这样说,不敢再看,用力关上防盗门,在里面把几道锁都锁紧。

这时伏倒在楼梯上的那名男子反应过来,发出“哎哎”的呻吟声,说:“警察同志,抓错人了,我不是坏人。”

冯欣然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在他脸上照一照,说:“姓名,身份,快说。”

那名男子从惊慌失措中镇定下来,声音不再颤抖,老实回答:“姓名于冰,《松江女报》记者兼编辑,执行采访任务。”

姚开风诧异地说:“曲州有《松江女报》吗?”

于冰说:“报告警官,有这份报纸,刚创刊不久,正在上升期。”

冯欣然见梅小倩还在浑身颤抖不停,轻轻拍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又对于冰说:“你缠住这个姑娘干什么?刚才给她看的是什么?”

于冰的背部紧紧贴在墙上,表现出非常配合的态度说:“报告警官,我准备做一期关于《今晚与你牵手》的女嘉宾的专题,梅小倩是我的重点采访对象。”

冯欣然说:“采访需要用这种方式吗?”又问梅小倩:“你认识他吗?”

梅小倩的喉咙嘶哑,几乎发不出声音来,断断续续地说:“不,不认识。”

冯欣然对于冰说:“跟我们去警队。”

梅小倩怯怯地说:“我也要去吗?”

冯欣然说:“你如果不舒服,可以不去,但是如果我们需要,你过后还是要去做个笔录。”

梅小倩说:“我今天晚上太累了,以后有时间再配合你们的工作吧。”

冯欣然吩咐姚开风把梅小倩送到家门口,然后两人一起把于冰押回刑警队。

上一章:第50章 抽丝剥茧 下一章:第52章 醍醐灌顶
热门: 犯罪心理师 捉鬼实习生3:借命杀人事件 天崩 以武冲霄 重生商纣王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高术通神 鹤唳华亭 阴阳师·飞天卷 半城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