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两百亿身家(2)

上一章:第42章 两百亿身家(1) 下一章:第44章 错综复杂的唐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越来越多的线索将犯罪嫌疑指向唐杰辉。

冯欣然曾动员姚瑶帮助他采集唐杰辉身上的DNA样本,但是姚瑶也无计可施。唐杰辉并不经常到总部去,而且他在总部的办公室也不允许外人进去,即便是他的贴身秘书,也只有在通报后才能进去。

冯欣然和许晓尉只能另想办法。

唐杰辉虽然年轻,但是生活糜烂,和他母亲一样,喜欢出入养生会所和声色场所。他每周五晚上会固定光临市内最大最豪华的长城会馆,享受全身按摩、采耳、刮痧、理疗等系列服务。所谓采耳,即是掏耳朵,是接受过专业培训的采耳师使用各种采耳工具,对耳洞内外进行刺激,使人在酥痒和紧张之后获得享受与放松。虽然耳科专家对这项服务颇有诟病,但据商家宣传,采耳除了有清洁耳洞的功能外,还能起到减压和享乐作用。所以,许多人把去养生会所接受采耳服务视为一项时尚消费。

许晓尉和冯欣然在办案时了解到一些DNA知识,知道耳内皮屑可以作为DNA检验的检体。就希望能获取唐杰辉采耳后的棉棒。

但是长城会馆是一家会员制娱乐场所,只招待交纳了十万元年费的会员,以其严格的管理和严密的保安措施,将社会闲散人员拒之门外。两名办案刑警通过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关系,以市场监管人员的身份,申办了两张临时出入证,才得以对唐杰辉实施密切监视。

唐杰辉的采耳师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花名叫陶陶。许晓尉和冯欣然趁她休息期间把她约出来,说明身份,希望她配合警方工作,在下次对唐杰辉进行采耳服务时,把用过的棉棒留下来,交给警方作证物。

陶陶很有正义感,思想也开明,表示愿意配合警方工作。就在下一次为唐杰辉服务时,将给他掏过耳朵的棉棒特意放在一边,过后用纸巾包了,交给两名警员。

在唐文佳案发十天后,警方获得了两名重要嫌疑对象——黎曼曼和唐杰辉的DNA检体。

苏采萱对黎曼曼的经血和唐杰辉的耳内碎屑进行了DNA检验,结果令她十分欣喜——唐杰辉的DNA配型与案发车内遗留的血迹的DNA配型相似度极高,达到99.99%,可以肯定是同一个人。

李观澜得知检验结果后也非常兴奋,说:“铁证如山,现在可以对唐杰辉实施拘捕了。”

但拘捕唐杰辉绝不是一件容易事。他本人是唐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又是曲州市政协常委。他在省里和市里的人际关系更是盘根错节,与唐氏企业有过金钱往来、人事安排往来或“纯友谊”往来的官员数不胜数。拘捕唐杰辉,将在权贵阶层激起巨大反弹,仅是求情电话就能让刑警队不堪其扰。

李观澜能预见到这个结果,也清楚地知道如果向局长金水汇报,只能适得其反,使得阻力倍增。在反复思考后,他直接驱车赶往省公安厅,敲开了厅长华九江办公室的门。

当天下午,华九江在省公安厅的小会议室,召集了省厅刑侦副厅长汪海桥、刑警总队队长李涛、曲州市公安局长金水和市刑警支队副队长李观澜,开了一个小规模的内部通报会。会议上作出决定,对唐杰辉实施秘密抓捕,在省公安厅进行秘密审讯,在得出确切结论前,不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与会者必须对会议内容严格保密,不得向任何人,包括直接上级或间接上级,泄露关于会议的任何细节。

这在曲州市,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由公安系统最高层官员共同决定的秘密抓捕。

李观澜知道,身兼省委常委的华九江,作出这个重大决定,也就意味着他选择站到了风口浪尖上,以后,案子有任何疏漏和负面影响,华九江都要首当其冲地承担起责任。

为了保护这位他敬仰的公安界前辈,李观澜暗下决心,即使经历千辛万苦,也要把这起案子办得滴水不漏,铁证如山。

唐杰辉每次出行,都至少带两名保镖,要对他实施秘密抓捕,非常不易。他唯一没有保镖随侍在侧的时段,就是在床上翻云覆雨时。

于是,李观澜率许晓尉和冯欣然,对唐杰辉暗中监视,耐心地等待时机。终于在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在保安经理的配合下,将唐杰辉密捕归案。随后给他戴上头套,塞进一辆警车,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省公安厅的审讯室。

唐杰辉的态度和预料中一样蛮横。这个十九岁的少年,身材高大壮硕,脸上带着与他的年龄不相匹配的乖戾、傲狠和世故。他舒适地靠在审讯椅上,双腿大大地岔开,用戴着手铐的手点指着李观澜的鼻子,恶狠狠地说:“你要是识时务,现在把我放了还不晚,再耽搁半小时,我保证你们这里的每个人都要被扒下警皮,并且在松江省永远找不到工作。”

李观澜面带微笑说:“如果在半个月前听你说这句话,我一定会很害怕,因为那时候你确实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已经太晚了,如果落实了的你的罪行,你即使能保住一条命,恐怕没有二三十年,也出不了监狱的门,你还用什么来威胁我们?”

唐杰辉撇撇嘴说:“你们警察的做事方式和做生意也差不多,不外乎坑蒙拐骗,你以为胡扯两句就能吓住我?”

李观澜凝视他几秒钟,“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说完,用遥控器打开唐杰辉对面的电视,画面上出现唐杰辉的遇害现场。李观澜在画面播放到苏采萱采集车内血迹时停住,说:“我们在车里采集到两个人的血样,一份血迹属于被害人唐文佳,至于另一份”,李观澜拿起面前桌上的一沓文件,“这是DNA检验报告,是由市公安局法医中心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在唐文佳遇害时所乘的车子里发现的血迹,与你的DNA配型有99.99%一致,可以断定,在他的车子里留下血迹的人就是你。”

李观澜说着,盯住唐杰辉的右手,说:“你右手食指上为什么包扎着绷带?是不是你在杀害唐文佳时弄伤的,因此把血迹留在他的车子里?”

唐杰辉被李观澜貌似平静的侃侃而谈震慑得半晌没缓过神来,直到李观澜目光如炬地盯着他受伤的右手食指,他才下意识地把手一缩,说:“不可能,你们诬陷我。我知道了,你们是和黎曼曼一伙的,你们勾结在一起,害死我,黎曼曼就可以独霸家产。她许诺给你们什么好处了?我告诉你,你们是痴心妄想,我有全国最好的律师团,一定会还我清白。”

黎曼曼是他的生身母亲,这时他不仅直呼其名,更暴露出母子之间的心结,互相猜忌,互相陷害。金钱再一次展示了它的巨大魔力。

唐杰辉的这段口不择言让李观澜也有些出乎意料,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有怀疑过黎曼曼母子之间也存在矛盾,侦破思路一直是母子联手,或者母子中的一方,杀害唐文佳,以使得唐杰辉成为唐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现在看来,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如果唐杰辉因杀人而被判处死刑,根据中国的民法中规定的继承顺序,唐氏企业的绝大部分财产最终将归黎曼曼所有。

那么,唐文佳车里的血迹有没有可能是黎曼曼本人或者她指使别人留在现场的呢,以此达到陷害唐杰辉的目的?

这些念头在李观澜脑海里迅速转动,他的脸上却不动声色,说:“唐文佳遇害的那天晚上八点到十二点之间,你在哪里?”

唐杰辉的气焰已经被打击下去,如果李观澜在开始审讯时这么问他,得到的一定是他的冷嘲热讽,这时他却老老实实地说:“在家。”

李观澜说:“有什么人可以证明?”

唐杰辉说:“天上人间的小姐靓靓可以证明。”

李观澜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他知道,以唐杰辉的财力,要找到一百个风尘女子为他做不在现场的证明也不是难事,这种对普通人有证据价值的证人证词,对唐杰辉来说,毫无效用。

李观澜说:“你在当晚的九时左右给唐文佳打过一个电话,说了些什么?”

唐杰辉皱眉说:“我在当晚给他打过电话?我不记得。”

李观澜说:“你必须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以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不需要你的口供,就可以把案子报到检察院,你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事实上是在帮助你自己,前提是你真的没有杀害唐文佳。”

唐杰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观澜又问:“你右手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唐杰辉说:“是在靓马仕集团和唐文佳打架时刮伤的。”

李观澜说:“你们为什么打架?”

唐杰辉斜睨他:“家族内部事务,恕不奉告。”

对唐杰辉的审讯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

审讯之后,冯欣然恨得咬牙切齿,说:“这个家伙太嚣张了,现在证据确凿,我认为可以提请批捕。”

李观澜摇摇头,“这个案子还有许多疑点没弄清楚,虽然DNA的验证结果无可置疑,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但是还需要再把所有的线索梳理清楚。唐杰辉拒不交代,凶器在哪里也还没找到,不能草率结案。”

冯欣然说:“看那小子的滚刀肉模样,就算是把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他面前,恐怕他也不会承认。”

李观澜说:“那就补充侦查。”

上一章:第42章 两百亿身家(1) 下一章:第44章 错综复杂的唐家
热门: 天行 月族1:暗月之影 冠军之心 还剑奇情录 傲慢雨偏剑 兽破苍穹 时光之轮3·转生真龙 我穿成了劈男主的雷劫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问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