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解救

上一章:第28章 断指 下一章:第30章 夜半鬼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绑架许歆歆的人正是于德海。

他移居美国后,换过几份工作,总是不能尽如人意,发财的梦想日渐渺茫。他在打工时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移民贾富民,两人都有些眼高手低,郁郁不得志。于德海两年前在纽约国际刑警组织的办公大楼内找到一份清洁工作,在和华裔刑警闲聊时,了解到国际刑警的职责,突发奇想,悟到了中美之间刑警管辖权限的限制,想出跨国绑架的发财途径。

时下中国国内的新兴富豪迭出,于德海认为这是一个发财的渠道。在国内绑架,在美国收钱,利用两国之间的时差,以及刑警管辖权限的约束,能够规避绑架案的全部风险。按照这个方法做几起案子,一生就吃用不尽。

于德海和贾富民一拍即合,两人分工合作。于德海利用高档场所里客户防范心理降低的弱点,通过塑型化装技术,装扮成清洁工人出入,在卫生间里觑准年幼的富二代独处的时机,用乙醚将其迅速麻醉,然后塞进清洁车上的黑色塑胶袋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绑架。

随后于德海隐藏在隐蔽的所在,由贾富民在美国实施电话勒索,提出的勒索数额是苦主能承受的,取钱的渠道又安全稳妥快捷,第一起绑架案获得成功。

两人尝到甜头,在北京成功实施绑架后,半年后在曲州再次作案。两人认为,曲州警方不管有多大本事,也没有可能在二十四小时内破案。这起绑架案风险既低,收益又高,算得上无本万利。

于德海带着许歆歆藏在曲州市郊区的一幢废弃厂房里。他已经观察了很长时间,这一片没有居民区,几家毗邻的大工厂均已倒闭,占地数百亩的土地不见人迹。他非常自信,就算有三千名武警,在曲州市地毯式搜索,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也找不到这里。

现在距最后时限还剩下两个小时。

许涛终于筹集到了剩余的九十五万美元现金。

苏采萱拦住他:“再等半个小时,届时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许涛对她怒目而视:“歆歆已经断了一个指头,你也要承担责任。”

苏采萱点头说:“责任我会承担,义务也必须尽到,再等半个小时,到时你再汇钱也不晚。现在汇出去,对方在美国把钱取走,你再想追回来可就千难万难了。”

许涛瞪了苏采萱半晌,“再信你一回,歆歆要是有三长两短,你和李观澜今后别想在曲州立足。”

苏采萱笑笑说:“你的本事我早有耳闻,这话我信。”

双臂双腿都被牢牢捆绑住的许歆歆已断断续续地哭了几回,见厂房的乌涂涂的玻璃上透进几丝光亮,断指的地方又钻心地痛,又开始用嘶哑的声音哭叫起来。

于德海气得一个耳光打过去,打得许歆歆一愣,立刻停止了哭泣,却还在抽噎着。于德海威胁说:“你再哭,我把你满嘴的牙齿都打下来。”

身后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来:“你没有机会了,从现在起,这孩子的一根头发你也动不了。”

李观澜的声音不疾不徐,声调平和,听在于德海耳朵里却像是晴天霹雳,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要捉起许歆歆做人质。

李观澜说:“你现在手里没有凶器,捉住那孩子对我们也没有威胁,而且在这样近的距离内,我可以在你碰到那孩子之前开枪打中你身体的任何部位,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反抗,免得受皮肉之苦。”

于德海的手指触到许歆歆的衣襟,又缩了回来。

李观澜示意身边的许晓尉说:“马上把许歆歆送到医院,采萱说断指还没超过三个小时,可以接活。”

许晓尉抱起许歆歆,飞奔上了警车,—路鸣响警笛,把许歆歆送进医院。

李观澜走上前,给目瞪口呆的于德海戴上手铐,不无讥讽地说:“美国公民在中国国土上触犯刑法,也要依法服刑,坐牢后再遣返出境,你今年三十五岁,五十岁时应该可以回到你的祖国。”

于德海战栗着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与李观澜同来的冯欣然说:“还不认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曲州市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李观澜,公安部一级英模。你来曲州作案,实在是选错了地方,不过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于德海说:“是不是贾富民出卖了我?不然你们找不到这里来,贾富民这个王八蛋,要独吞赎金,我回美国后非杀了他。”

李观澜说:“不要错怪你的搭档,贾富民没出卖你,他现在还在翘首企盼着那笔赎金。不过你放心,我们会通知美国警方,对他实施抓捕。”

于德海狐疑地看着李观澜说:“不可能,不是贾富民出卖我,你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李观澜笑笑:“也好,让你输得明白。你们以为贾富民在美国打勒索电话,你自己一直不露面,我们就拿你没办法,这个思路确实没错。不过凡是犯罪,必留痕迹,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你们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毕竟是露出了破绽,而且是致命的破绽。在贾富民第一次给苦主打勒索电话时,我就授意苦主录了音。”

于德海说:“那又怎么样?我们不怕你录音。”

李观澜说:“你们当然不怕录音。可是我们也会想到,你本人虽然不和苦主联系,但是你和美国的搭档必须要时刻保持联系。”

于德海说:“我和他保持联系难道有什么破绽?从美国打来中国的电话,每分每秒都有成千上万通,你们还能监听到我们的电话?”

李观澜说:“你说的没错,你们能策划一起周密的绑架案,却对一日千里的现代科技不在行。我们鉴别出绑架许歆歆的清洁工人不是唐文强,和寻找到你的大概位置,使用的都是同一种技术,叫做生物识别。”

于德海不解地重复一句:“生物识别?”

李观澜说:“不错,我们在鉴定监控录像里的清洁工人身份时,使用的是生物识别中的人脸识别技术,而在监听你和贾富民之间通话的时候,借用了生物识别中的另一门分支——声音识别。

“不要低估声音识别的能力,在这项技术最发达的美国,他们的情报部门可以在几十万种声音中准确地定位要监听的对象,甚至可以通过声音识别判断出被监听者是否患有感冒。我国目前的科技远未达到这个水准,否则我们在几个小时前就可以找到你。

“我把方菲手机里的绑匪声音输进电脑程式,然后组织技术部门,连续在中美之间的国际电话中搜寻相同的声纹。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的声纹都是唯一的。我们在坚持搜寻两个小时以后,终于监控到了身在美国的绑匪的声纹,而和他通话的人就在曲州市。”

于德海叹了口气:“早知道生物识别技术这样神奇,我们就不会通过电话进行联系。”

李观澜说:“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们无论使用什么手段,警方总有打击犯罪的更好办法。不过我们现在掌握的生物识别科技还没有达到更高水准,在内容识别上有所欠缺,你和贾富民又非常谨慎,通话时间既短暂,内容又不涉及藏身的具体地点。在案发后二十小时内,你们仅通话两次,每次不超过两分钟,我们只能监控到你处身的地点在城南,却无法准确定位。而一线的刑警在排查中,也调查到你的重大嫌疑,我们最终把你作为重点嫌疑人。”

于德海目光黯淡,说:“曲州市这么大,我们又这样谨慎,你是怎样找来这里的?”

李观澜说:“你们在警方的压力下,难免露出马脚。尤其是最后铤而走险,切下人质的一截手指,以期逼迫警方退出,这个举动导致了你们最终的溃败。

“你在这间厂房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注意到这是从前的有色金属冶炼厂的旧址,这是你的致命失误。人质被你带到这里以后,一直蜷坐在地上,双手接触到地面,手指上沾染了一些金属粉末,虽然细微,但是在灯光下却很明显。我在看到那截断指的时候,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线索,马上把断指送给市局的法医化验。

“从指头上沾染的金属粉末里,我们化验出了微量稀散金属,包括镓、铟、铊这些自然界里含量极少的稀散金属成分,尤其是金属铊,在曲州市根本就没有矿藏,铊的化合物有毒,能导致慢性或急性的脱发症,严重的会导致死亡。曲州市储存有金属铊的地方,只有松江大学化学系、曲州医科大学等寥寥几个单位,而在曲州城南,则只有废弃的有色金属冶炼厂,曾经提炼和生产制造过磷酸铊。你们在心情焦躁和恐惧的情况下,终于做出疯狂行为,导致了你的藏身地的暴露。”

于德海叹息:“栽在你手上,我无话可说。”

三个月后,贾富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被美国警方抓获。因贾富民虽持有美国绿卡,但仍是中国公民,所犯罪行发生地又是在中国境内,经中美警方协商,将其引渡回国,在中国宣判并服刑。

这起绑架案的成功侦破,打击了暗流涌动的跨国绑架犯罪,起到震慑宵小的效果,并为侦破跨国绑架案提供了崭新思路,曲州市警方功不可没。

上一章:第28章 断指 下一章:第30章 夜半鬼声
热门: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迷雾山庄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楚天以南 匣中失乐 傅先生总是太磨人 西巷说百物语 十宗罪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