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塑型化装

上一章:第25章 跨国勒索 下一章:第27章 人脸识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采萱在对比监控录像里的清洁工人和唐文强的面部特征后,说:“这不是唐文强,这个清洁工人是伪装的,他的体型特征和唐文强有几分相似,但是脸部经过塑型化装,帽檐又压得很低,即使是熟悉的人,远远看上去也会以为是唐文强本人。”

唐文强听苏采萱这样说,长舒一口气:“这样我的嫌疑就排除了,我就说了,根本不是我。”

苏采萱说:“塑型化装是影视剧中给演员化装的技巧,这个伪装的清洁工人化装得很巧妙,除去使用了精雕油泥垫高鼻子和两腮,还采用了人造皮肤,人造皮肤的主要成分有氯乙烯醋酸乙烯酯和丙酮,分别用来做软皮和硬皮,这名清洁工人并用硅胶做了纹理,看上去栩栩如生。不过塑型化装毕竟不是真正的皮肤,他的表情很僵硬,内行人可以辨识出来。”

李观澜说:“看来这起绑架案确实非常周密,绑匪采取了非同寻常的手段。”

许晓尉说:“为了一百万美元,总要付出些努力。”

局长金水在与许涛进行亲切攀谈并表示慰问后,也来到监控室,对李观澜说:“这起案子非同小可,苦主是曲州市乃至全国都有影响力的大人物,我们要作好打硬仗、打漂亮仗的心理准备,给苦主和全国人民一份满意的答卷。”

李观澜应了声:“嗯。”

金水说:“苦主的思想觉悟很高,没向警方提出过分要求,能正确对待这件事,很不容易,毕竟是上流社会的人,素质很高。但是你们不能掉以轻心,要不惜一切代价,侦破此案,最重要的是保证孩子的安全。”

李观澜向他简要介绍了这起绑架案面对的复杂局面。

李观澜说:“绑匪给苦主只留出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而且联络人在国外,国内的绑匪压根不出面,在绑架案中可以使用的惯常刑侦手段都没有作用。目前我们没有一点线索,在这样短的时间里破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许晓尉说:“要保住孩子的性命,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绑匪的要求,如数支付赎金,警方的过分参与可能适得其反,而且一百万美元对于许涛来说也是小数目。”

金水发火说:“你给我闭上嘴,这是刑警应该说的话吗?这样做,是对警队的极大侮辱,局里为你们开绿灯,目前的工作重心以这起绑架案为主,这是我做的公开表态,你们也要给我一个保证。”

李观澜说:“小许的话不中听,不过也是实话,而且有传闻说,北京的一位互联网富豪曾经被同样的手段勒索过,绑匪也说过,他们要树立信用,连续作案,所以只要如数缴纳赎金,被绑的孩子的人身安全应该可以保证。”

金水用力击打桌子:“注意你的言辞和态度,案子的侦破还没启动,你们就打起退堂鼓,你这个刑警队队长的素质很值得怀疑。”

李观澜说:“我说话也是有根据的,在跨国绑架案中,管辖权是最大的症结,我们不能到国外执法,目前又不能确定绑匪身在哪个国家,即使可以根据电话定位,所在国的警察也不会帮助我们查案,毕竟案子发生在我们国家,他们也有个管辖权的问题,退一步说,即使人家肯管,也不会全力以赴,只是象征性地立个案,而且国际之间联系起来很不方便,二十四小时内能不能立案都难说,更不必说破案了。”

金水说:“照你这么说,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就任由绑匪胡作非为,大发其财,这会给新型富豪们带来多大的恐慌?你想过后果没有?实在没有办法,可以请求国际刑警帮忙。”

金水是团委书记出身,入主市公安局之前,从未接触过公安工作。李观澜听他说外行话,只得耐心给他解释:“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设在公安部内,隶属公安部刑侦局,主要负责对外的联络工作,以及打击走私、贩毒、国际恐怖活动,这种案子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内,最关键的是时间太短,国际刑警参与进来,届时不能破案,人质的人身安全还是非常危险。”

金水被李观澜的话激得恼羞成怒,说:“看来你们是要彻底推卸责任了,公安局要改名叫粮食局了,光吃粮食不干活。不要强调你们的困难,我只提两点要求:一,保证人质安全;二,把绑匪捉拿归案。如果是一般的案子,我不会给你们施加这样的压力,但是这起案件涉及许涛,我们必须认真对待,你们懂不懂我的意思?”

李观澜连声说:“懂,对领导的意思,我们一定认真理解,对领导的指示,一定贯彻执行。”

送走金水,李观澜召集苏采萱和许晓尉开了一个简短的案情分析会。李观澜说:“这起绑架案目前看来很明朗,曲州方面的绑匪化装成清洁工唐文强的样子,在卫生间里把许歆歆控制住,我猜测他在制伏人质时使用了乙醚等麻醉物,否则人质不会不挣扎或发出求救的声音。目前绑匪带着许歆歆藏在什么地方,我们根本无从知晓。对打电话来索要赎金的绑匪进行布控侦查也无济于事,即使查处他的号码来源,我们也无法捉拿他,更无法解救出人质。”

许晓尉说:“也就是说,我们唯一的着手点是从绑走许歆歆的人的身上进行突破,争取在二十四小时内找出他的藏身地,解救人质。”

李观澜说:“这个人的体貌特征与唐文强有几分相似,这是我们目前掌握的唯一线索。此外,他是境内还是境外的人,有无前科劣迹,是针对许涛家里作案,还是在帝皇大厦随机绑架作案,我们都一无所知。据我判断,这个人对许涛家的事情应该有所了解,不过许涛是公众人物,媒体报道比较多,了解到他的一些生活细节并不难。根据绑匪在电话里透露的信息,他们将以这种模式长期作案,所以绑架许歆歆的人可能是从境外过来的,而且最近在曲州停留的时间不短,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掌握化装技术。”

李观澜说:“如果他是从境外过来的,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可以跟海关联系,调出近期入境的海外居民资料。根据他们的面部特征,以及监控录像里的清洁工人的面部特征,采用生物识别技术,或者可以找出嫌疑人,这种可能性虽然小,排查工作也很烦琐,毕竟是一个办法。”

李观澜说:“如果作案人是国内居民,这个办法就没有用处,而且白白浪费时间。不过总是要尝试一下,除此之外,找们暂时也没有更好的突破口。”

上一章:第25章 跨国勒索 下一章:第27章 人脸识别
热门: 黑血的证明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福尔摩斯症候群 傲剑凌云 情乱莲花村 在忍界成了水影 盈盈ABO 脱粉再就业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