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跨国勒索

上一章:第24章 危险的清洁工 下一章:第26章 塑型化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许晓尉带着唐文强驶回案发现场的时候,一个越洋电话打进了方菲的手机。

电话是通过数字程控交换机打进来的,号码随机显示,无法确定对方的电话号码。

对方男子操着带有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对方菲说:“许歆歆现在在我手里,你想让他死还是活?”

方菲心情激荡,前言不搭后语地说:“让他活,你随便提什么条件,我都满足你。”

对方说:“一百万美元,一分钱不许少,在二十四小时内通过西合汇款汇出来,分二十笔汇出,每笔五万美元,收款人的名字就写唐人杰,我过后会再打电话给你,你把二十笔汇款的监控码给我。我取出钱以后,自然会把许歆歆完整无缺地交给你,如果二十四小时后收不到钱,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方菲连声答应说:“可以可以,一定会如数给你。”

对方说:“我相信你不会在乎这点小钱,我也想把这个事业长期做下去,在客户里树立信用很重要,只要你付了钱,我一定会放人。所以你不要玩花样,当然,我不怕你报警,报了警你也一定抓不到我,不过你的孩子就没了。”

方菲说:“不报警,不报警。”

对方说:“你马上去筹备吧,五个小时后我要收到第一笔五万元,以此证实你的诚意。”然后不容分说,挂断电话。

方菲放下电话后,发了一会儿呆,立刻拨打了许涛的手机。

早接到消息的许涛这时已到了帝皇大厦楼下,一边接听方菲的电话,一边走上来。方菲见到他,泣不成声,扑到他怀里断断续续地诉说了勒索电话的内容。

许涛听后,也呆了一会儿,说:“这是绑架,和梦莲游戏网站的董事长何后琛家的事情一样。”

方菲说:“怎么回事啊?你快说。”

许涛说:“何董在北京,这事我也是听圈子里的人说的。好像是一个跨国绑架集团做的,也是在国内绑了他的孩子,在国外收钱。何董没敢报警,报了警多半也只有坏事。最后何董付了钱,收回了孩子。”

方菲说:“可是警察已经知道咱们的事了。”

许涛说:“知道也无所谓,这件事警察掺和进来就是摆设,有没有他们插手都无所谓,绑匪们也不在乎。看来绑匪们确实是连续作案,咱们破财消灾就是了,不会有大事的。”

说是没有大事,许涛夫妇心中毕竟惴惴不安,担心着许歆歆的安危。

方菲接听电话时,身边尚有几名公安人员,有人当即把绑匪打来勒索电话的消息报告给李观澜。

李观澜把方菲请到帝皇大厦的一间办公室里,希望她能配合调查。

方菲这时也没有主意,见李观澜过问,就把绑匪在电话里说的内容复述给他。

李观澜听后,眉头紧锁在一起。

这种跨国绑架案,他从警以来还是首次遇到。

实施绑架的人此刻无疑躲藏在曲州市或周边的某地,不露面,不通话,很可能与许家并无瓜葛,甚至素不相识,绑架许歆歆纯粹是为勒索钱财。而他的同伙则远在海外,至今还无法知道躲藏在哪个国家。

他们收款的方式虽然看来明目张胆,实际上无懈可击。西合汇款是一个庞大的国际金融组织,仅在中国国内就有一万多家代理,在美国有约三万家代理点,在欧洲有十万家左右的代理点,绑匪随便在哪一家都可以取款。而西合汇款的最大特点是快速便捷、取款人身份保密,在中国汇出钱以后,在异地可以十分钟内取到钱。取款人只需提供汇款帐号和密码,就可以领到钱。这个“唐人杰”有九成是化名。

这几乎是一起天衣无缝的绑架案。

近年来国内的绑架案呈递减趋势,最大的原因之一是绑匪很难如愿拿到钱。绝大多数绑架案最终的目的是为牟利,但是拿到赎金的手段,无论是提取现金还是银行转账,都很容易暴露绑匪的身份。而且绑匪在打勒索电话时,警方又会通过监听电话等刑侦手段追踪到绑匪的行踪。

所以绑架案通常是双输,破案率固然低,绑匪也很少成功勒索到钱,常见的结局是被绑架的人质遭到“撕票”,这是包括绑匪在内,谁都不愿意见到的结局。

但是这起绑架案却避免了上述的这些弊端。

直接绑架许歆歆的人不与警方和受害人通话,也不出面领取赎金,警方也就无从解救人质。通过西合汇款在境外的庞大网络和便捷的取款途径,曲州警方无论在管辖权限上还是警力上,都不足以监控和抓捕嫌疑人。

表面上,除去如数支付赎金,别无他途。

而绑匪如果按照这个方式绑架和勒索国内的富豪,将屡屡得手,给社会造成巨大恐慌。

这时,许晓尉带着唐文强回到帝皇大厦。

见李观澜陷入沉思,许晓尉说:“唐文强已经到了,是不是先鉴别监控录像里的清洁工人,到底是不是他?”

李观澜说:“凭直觉,九成不是他本人,这起绑架案策划得很周密,不会留下这样大的破绽。无论如何,唐文强是一个重要突破口,我们还是力争从他身上获取线索。”

李观澜、许晓尉和唐文强回到帝皇大厦保安部的监控室,并把保洁部经理马凤霞也叫进来,一起辨认监控录像里出入男厕的清洁工人。

那名清洁工人的帽檐压得很低,走路时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的样子,使得脸孔看上去不太清晰。而监控录像的分辨率本来就不高,从身影和面部轮廓上判断,的确和唐文强非常接近。

唐文强见状大惊失色,说:“这是我吗?我明明一直在家里睡觉,难道是在梦游?”

李观澜问马凤霞:“能确定是唐文强吗?”

这阵势倒让马凤霞有些拿不准,说:“那个时间在游乐场男厕所上班的就是唐文强,不会是别人,体型看上去很像,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脸的下半部一模一样,应该是他吧?但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李观澜盯着监控录像里的清洁工的脸仔细察看,当录像转到一个较清晰的镜头时,李观澜马上让播放片子的保安员暂停,拉近镜头。

随着录像里的人的五官被放大,唐文强越来越恐慌,“这人不是我,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是绝对不是我,我对天发誓,我一直在家里睡觉。”

李观澜看着唐文强说:“你平时有没有一直睡到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

唐文强说:“从来没有过,我昨天一定是被鬼迷了。”

李观澜想了想,对许晓尉说:“给苏采萱打电话,让她马上到现场来,我们需要她的帮助。”

上一章:第24章 危险的清洁工 下一章:第26章 塑型化装
热门: 华生手稿 交错的场景 [综英美]改造基地建设中 恐慌沸腾 大明文魁 血国风云 偏执大佬暗恋我 贞观大闲人 卡洛琳字体 诡秘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