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虐杀集团

上一章:第7章 虫卵作证 下一章:第9章 抽丝剥茧(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孙芷柔的案子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的时候,另一起案子又重新引起人们对她的关注。

这是一个G省公安厅发来的协查通报。半个月前,G省L市有一名青年女子遇害,尸身在河边被发现。据一名目击者证实,凶手的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男性,在行凶时反复念叨着:“过瘾吧?舒服吧?”语气恶狠狠的,但是可以听出是松江省口音。

目击者为一对恋人,高校学生,因同学中有松江省人,所以能够确定凶手的口音。案发时为凌晨一时许,这对恋人在一栋烂尾楼里谈恋爱,浓情蜜意时见到有人行凶,吓得三魂出窍,原地颤抖了半晌,才跑回学校。第二天上午,两人熬不住,商量之后到派出所报了案。

L市公安局派出警员在全市范围内寻找,最后在河边找到了一具女尸。根据两名目击者的描述,画出了凶手的大概容貌,并转发到松江省公安厅,希望配合寻找凶手。

这是一个普通的协查通报,但是卷宗上描述的死者尸体上的伤痕引起了苏采萱的注意。死者身上有几十处创伤,有轻有重,系打击伤。死者的肋骨多处折断。据目击者描述,系被凶手长时间踢打致死。

这名凶手是怎样变态的人?

尸身上的创痕令苏采萱联想起了孙芷柔。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孙芷柔案仍然历历在目,她尸身上的奇怪伤势,也是一个法医永远不能忘记的。虽然当时苏采萱未能目睹,但她曾设想过多种留下打击伤的可能。

现在,这起案子提醒了她,孙芷柔也可能是被踢打致死。

而且,凶手操着松江省口音!

一份协查通报,把远隔千里的两起案子联系在一起。虽然从地域、时间、遇害人的身份等要素上都没有任何共通之处,苏采萱还是凭直觉感到这两起案子存在关联。

她立刻给庆县的刑警队长蔡园打电话,陈述了L市案子的情况和她的想法。

蔡园有些犹豫地说:“跨省办案可是大事,要花不少钱,局里怕是没有这笔经费,而且孙芷柔的案子过去了一年,单凭一份协查通报,又没有确实的证据,恐怕局里也不会批准。”

苏采萱说:“你努力争取一下吧,毕竟是命案,庆县那小地方一年到头也没两起命案,孙芷柔的案子就这么悬着,你这个刑警队长的脸上也不好看。局里实在没有经费,向县政府申请一下吧,你们县长和七八个副县长少出去吃一顿,办案经费就出来了。”

蔡园在电话里苦笑,“你是市里的,敢说这种话,我们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不过实在是没有证据,向上面申请经费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苏采萱说:“我也拿不出证据,又没见到过两起案子的死者,只是凭空猜测而已,不敢那么笃定地落实。不过明知有线索不去查,心里过意不去。”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两起案子一在庆县,一在L市,苏采萱也鞭长莫及,只好作罢。

协查通报里描述的那名凶手,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偏瘦,作案时穿黑色套装,脸型细长,五官则没看清楚,是综合两名目击者的模糊描述加工绘制的。

这样的男子在松江省恐怕有数百万之众,在没有具体线索的情况下,这样的协查通报无疑是一纸空文。何况这名男子也许并不在松江省内居住。

苏采萱向李观澜阐述了自己的疑问。李观澜听过后说:“这两起命案最离奇的地方就是凶手的杀人方式,踢打致死,是明显的虐杀。你把这两起案子联系在一起也有道理,不过都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我们不妨向L市警方提供这个线索,如果他们感兴趣,我们可以协助他们办案。”

L市警方很快作出反应,派出两名刑警,去往庆县了解孙芷柔案。

就在这期间,案情又起了变化。

冯欣然是一个铁杆网迷,办案之余的闲暇时间几乎都用来上网,在形形色色、离奇古怪的网站上畅游。

近两天,一段发布在网上的视频在网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自然也引起了冯欣然的关注。

在这段视频里,四个身穿短衫短裙的时尚少妇,脚上套着几乎有十厘米高的高跟凉鞋,露出白生生的双脚,足趾上染着水红色趾甲,彰显出时尚和性感。

但是,这四个穿着体面的少妇,却做出了一件惨不忍睹的事情。她们围着站成一圈,中间地面上有一只刚生出不久、眼睛还未睁开的白兔,在地上蠕动,可爱的嘴还在一张一翕。

四名少妇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轮番踢那只白兔,把它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看着那只白兔在脚下挣扎,痛苦地蜷缩、伸展,她们爆出脆亮的、开心的笑声。

眼见那只白兔渐渐失去了生命气息,嘴边泌出红色的血丝,四名少妇的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其中一个圆脸少妇走上前去,用尖利的鞋跟踩在白兔的肚子上,坚定地旋转着往下踩,直到鞋跟像刀子一样刺进了白兔的肚子。

那只刚出生不久的白兔终于身体僵直,一动不动。

整个施虐过程超过五分钟。

网友们看过这个视频,除少数人大叫“过瘾”之外,大多数人都气愤得睚眦欲裂,痛骂这四名残虐白兔的时髦少妇。更有人倡议,要追查出她们的身份,上门对她们进行声讨。

冯欣然曾在庆县见过孙芷柔的照片,立刻辨认出,视频里那名用高跟鞋踩死白兔的少妇就是已经化成一盒骨灰的孙芷柔。

冯欣然一惊,把视频拖回到那名少妇的面部近景,仔细辨认,千真万确,就是孙芷柔无疑。

冯欣然立刻把这个情况通报给苏采萱。

沉寂一年的孙芷柔命案出现了转机。

这段视频的上传时间是五十个小时前,上传的人网名叫做“法王”。IP地址显示,“法王”是在H省H市上传的这一段视频。

在与庆县和L市警方联系后,更得出一个惊人消息,L市遇害的女子,也出现在这段视频中。

“法王”成为案件的第一嫌疑人。

蔡园率一名庆县刑警,以及两名L市刑警,立刻赶往H市。

在当地警方及网监部门的配合下,在一户民居中抓获了“法王”,并连夜在H市公安局进行审讯。

“法王”的本名叫张俊以,三十六岁,戴一副眼镜,个子矮,微胖,以贩卖人参为生。张俊以自称并不认识视频里的四名少妇,更没有加害过她们,这段视频是他花钱买来的。而视频后面,隐藏着一个令人发指的虐杀集团。

张俊以说,这个虐杀集团的网址是crushmania,设在美国。网站以出售虐杀各种小动物的视频赢利。被虐杀的动物包括鱼、乌龟、小猫、小狗、小白鼠、白兔等。而虐杀动物的主角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穿着裸露,尤其是脚上,都统一穿着细长的高跟鞋。据说这种视频,是出售给恋足癖、虐杀癖患者的,销量稳定。

由于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有完善的《动物保护法》,虐杀集团盯上了没有相关的保护动物措施、人力又便宜的中国,每年在中国雇用年轻漂亮又好逸恶劳、贪慕虚荣的女人,在隐蔽的空间里虐杀各种动物,制成视频,然后发到网站上出售。

张俊以说,他是一个名叫“万物刍狗”的民间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早在两年多以前就发现了这个虐杀集团。为了解更多内幕,揭露他们的恶行,他扮成虐杀视频的买家,与虐杀集团进行深入接触。这个集团的中国代理人非常谨慎,在对张俊以进行长时间的观察和考验后,才肯向他出售视频。在近三个月里,张俊以通过网络购买了七段虐杀视频,每段视频里均由不同的女人作为虐杀主角。在他认为时机成熟时,把一段视频发到了网上,以唤起更多网友的同仇敌忾,抵制虐杀集团。

经调查,张俊以从未到过松江省和L市,没有作案时间和机会。

但是他提供的视频至关重要。而且通过这段视频,把庆县和L市的两起虐杀案联系在一起。两地警方决定,并案侦查,而且要尽快查访出视频里另外两名少妇的真实身份,以防凶手继续作案。

上一章:第7章 虫卵作证 下一章:第9章 抽丝剥茧(1)
热门: 天下无极 金玉满唐(大唐女法医原著小说) 沧浪之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韩熙载夜宴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2:海神之子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全职法师 罪瘾者 孔雀羽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