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站在龙眠神殿的最顶层。黎明的曙光照亮了这四位守护者和一名兽人。他们全都已经疲惫不堪,却因为胜利而满怀欣喜。从克洛玛图斯坠落到现在的数个小时中,他们一直在为残酷而又不可缺少的战争善后工作而忙碌着: 统计和识别死者,给伤员进行治疗,以及搜寻漏网之鱼。

龙眠联军的每一次进攻中都有许多巨龙牺牲——牺牲的巨龙实在是太多了。等到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出头来的时候,搜集和安葬遗体的工作就要着手进行了。不过,暂时就现在来说,能够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

他们在暮光之锤教徒的尸体中没能找到暮光教父。萨尔指出,战场上有许多被烧焦的尸体,其中不少是男性人类。克莉苟萨却不住地摇头,让她的一头蓝黑色长发也随之摆动。“不,我能认出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他。”

卡雷苟斯一直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只有时间才能判断克莉苟萨是否能够治愈连续几个月的折磨给她造成的创伤。但她已经回到了族人中间,而且受到了生命缚誓者的深切关心。萨尔认为,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们找到的暮光龙已经全都是尸体了。还活着的暮光龙没有了统帅,早已在恐惧中逃散得一干二净。而克洛玛图斯……

巨龙们都在担心会有其他黑暗魔法能够复活克洛玛图斯,便尝试彻底毁灭他的尸体。

他们失败了。某种强大的魔法正保护着这具尸体。也许这是一种将黑魔法和工业技术进行嫁接后产生的力量——正是这种力量激活了这头多彩龙。而现在,无论巨龙们使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法将克洛玛图斯彻底毁灭。

“那么,我们就必须看守这具尸体,直到找出办法将它彻底摧毁。”阿莱克丝塔萨做出了决定。“各军团都要派遣代表,对他进行监视。他并没有死……如果能确保他处在这种状态,得不到被激活的力量,他就不会再造成任何伤害了。”

“在魔枢战争中,玛里苟斯曾经创建过奥术监狱。”卡雷苟斯说道,“我们知道这种监狱有多么坚不可摧。而且我们能够制造出足够大、足够坚固的奥术监狱来囚禁他。”

现在,四头巨龙和一个兽人全都在向东方眺望。“我们很快就要回到各自的路上。”诺兹多姆平静地说,“但我们绝不会真正分开,绝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他抬起头,看着同伴们。“萨尔……我曾经告诉过你一些我从时光之路中了解到的事情。”萨尔点点头,开始和其他守护者们再一次倾听时间之王讲述那段可怕的未来。

“萨尔能找到我,是因为我想要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你们全都知道,我能够看到我死亡的时刻和方式,只是我终究无法改变我所知道必将会发生的事实。我在一条时光之路中看到,我成为了永恒龙军团的统帅。”

守护者们全都死死地盯着诺兹多姆,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没有人能说出一句话来。最后,阿莱克丝塔萨以极轻的声音说: “你说过,是你在一条时光之路中看到的。那是真正的时光之路吗?我的老友?”

“我不知道。”他说道,“我一直在努力寻找的正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要找到方法,避免那样的变化发生。那将让我成为世界的敌人,让我伤害我所珍视的一切。正是在那时的搜寻中,我知道了我请萨尔告诉你们的事情: 我们到现在为止穷于应对的一切灾难——玛里苟斯和死亡之翼的疯狂,翡翠梦境变为噩梦,暮光之锤教派……所有这些事都是有关联的。这些我都已经和萨尔说过了。而我之所以在这场战役中迟到,就是因为我正在追踪另外一条线索。我发现了这个浩大而恐怖的阴谋后面的主使者。”

时间之王的眼睛烁烁放光,在黎明阳光的映照下,跃动着正义的怒火。“即使是现在,我仍然几乎无法将这个发现说出口。这幕后的黑手……”他强有力的声音变成了低弱的耳语,“……是上古众神!”

另外三位强大的巨龙守护者瞪着他,圆睁的六只眼睛里满是震惊和忧虑。萨尔看着他们的表情,感到自己的心跳也在因为这个恐怖的消息而加速。对于这些古老而且邪恶的生灵,他略有了解。有两个上古之神就潜藏在奥杜尔和安其拉。“我听说过这些生灵。”萨尔说道,“对于他们,你们一定知道得更多。”

片刻之间,没有人说话,仿佛说出上古之神,他们就会出现。然后,还是阿莱克丝塔萨说道: “你一定听过那些古老的故事。”她的声音仿佛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充满了活力,“关于邪恶在一个人的意识中悄声低语,引诱他去做黑暗、恐怖的事情。那些细小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自己的心思。”

萨尔的确知道这样的事。“牛头人说,邪恶第一次将印记留在他们身上,就是在他们开始倾听黑暗耳语的时候。”

伊瑟拉点点头,显露出悲伤的神色。“这种低语甚至穿透了翡翠梦境。”

“甚至,”卡雷苟斯说,“进入了死亡之翼的意识。当他还是大地守护者奈萨里奥的时候,就是上古众神把他逼疯的,萨尔。他们逼疯了全部黑龙。”

“他们非常古老,甚至比我们还要古老。”诺兹多姆说,“他们甚至在泰坦到来之前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如果不是我们的创造者介入,他们早已将这个世界毁掉了。那时,爆发了一场这个世界上从不曾记录过的战争。最终他们被囚禁起来,深藏在黑暗的大地之下,被迫陷入受魔法影响的沉眠之中。”

“只有他们的呓语还能够潜入我们的心扉。”阿莱克丝塔萨说,“至少……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她忧心忡忡地看着诺兹多姆。“你说,正是这些上古之神造成了这一切悲剧?我们知道,他们导致了奈萨里奥的堕落,还有时光之路上的至少一道裂隙。但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么?这么漫长的岁月中的一切灾难?”

“他们又有什么样的目的?”卡雷苟斯问。

“他们需要目的么?”伊瑟拉问,“谁能知道上古众神有些什么样的想法,什么样的梦?他们是邪恶的,就算是在他们熟睡的时候,他们的邪恶依然会渗透进这个世界。”

“能够确定的是,所有那些黑暗的灾难时刻都是他们导致的。他们这样做只是因为他们的心中充满憎恨,还是他们有意而为之?这一点我们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了。现在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些事情发生了,而且它们之间有着恐怖的逻辑关系。”

诺兹多姆专注地看着他们。“想一想这些事对我们造成了多少创伤。它们导致了我们的分裂,让我们不再相互信任。想一想我们是多么轻易就相信考雷斯特拉兹背叛了我们。而实际上,他是一位牺牲了自己的英雄。亲爱的,就连你不也曾经怀疑过他吗?”他温和地对阿莱克丝塔萨说道。红龙女王低下了她火红色的头颅。

“我相信,就算是我成为永恒龙军团的首领,即使这件事必将发生,它也有着自身的来龙去脉。而今天……我们大概已经掌握了一条线索。我们毕竟已经很老了,多少会有一些智慧。”他轻轻笑了两声,“我们至少明白,我们必须同心协力,团结成一体,才能对抗即将到来的一切灾难。”他转向伊瑟拉,同样用极为温和的口吻问道: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伊瑟拉摇摇头。“没有。幸好我们在昨天找到了这种联结在一起的力量,而且我们以后必须一次又一次地找到这种力量,否则我们将无法抵抗暮光审判,还有我见到的幻象。”

“我以为昨天就已经是暮光审判了。”萨尔困惑地说。

伊瑟拉再次摇摇头。“那当然不是。”听她的口气,这仿佛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萨尔不应该为此而感到困惑。唯一让萨尔感到安慰的是,其他守护者们看上去都像他一样困惑。伊瑟拉是强大而仁慈的,但她的思维的确总是有些与众不同。

“你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就像我在幻象中看到过的那样。”绿龙守护者继续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如何能够做到……但你成功了。我的拼图已经不再只是零碎的彩色石块,它已经被拼合在一起,呈现出了图案。我得到的幻象和梦境也不再是不解之谜。它们预示了一个非我族类的生灵将我们结合在一起。因为我们融为了一体……当真正的暮光审判到来的时候……我们将不会失败。”

“我曾来到此地,心怀着各龙族团结一致的期望。”阿莱克丝塔萨说道,“经过了这么多痛苦、失去和奋斗……我的期望以我从不曾想到的方式实现了。萨尔,杜隆坦和德拉卡的孩子,我的红龙将永远欢迎你。请收下这个,作为我的誓言的象征。”她小心地用前爪在心口处抓了一下,一小片龙鳞掉落在地面上,闪烁着红玉般的光彩。萨尔将它拾起,满怀敬意地把它放进背包中的口袋里。正是这个口袋,曾经收藏过古树的橡果,并且现在依然收藏着一个年轻的人类女孩送给他的项链。

“我的青铜龙也是,时光之路的朋友。”诺兹多姆同样赠予了萨尔一枚珍贵的,金闪闪的鳞片。

“翡翠梦境不是你的领域,萨满,但请你知道,我会不时为你送去治疗之梦。也请收下我的鳞片。我衷心感谢你接受了我的任务。”

卡雷苟斯低垂下硕大的头颅,将他心口的鳞片递到萨尔面前。在黎明时分第一缕绽放出暖意的阳光中,萨尔相信,他看到一滴泪水在蓝龙守护者的大眼睛里闪烁。

“毫无疑问,也毫不夸张,是你拯救了蓝龙一族。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

萨尔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又过了一会儿,他才努力让自己恢复了镇定。

“感谢你们赠送给我的礼物。实际上,我想要得到的只是你们的友谊。还有……”他微微一笑,“……请帮我回到我的爱人身边。”

* * *

萨尔有些自嘲地想到,现在他已经非常习惯在龙背上旅行了——尤其是这头龙的脊背。经过几个星期的共同旅行和并肩作战,他和缇珂已经成为了朋友。萨尔知道,他一定会想念这头青铜龙的。萨尔曾经好奇地问缇珂,为什么愿意送他回去。毕竟从诺森德前往大漩涡的路对于普通巨龙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远了。缇珂听到他这样问,立刻就笑了。

“还记得吗?我们拥有减慢或加快时间的能力。”她对萨尔说,“我将加快我们的时间……这样,我们就能飞得更快,更远。”这头所谓的普通巨龙所拥有的能力再一次令萨尔感到惊愕和敬畏。果然就像缇珂所说的那样,萨尔并不觉得他们飞了多久,大漩涡已经出现在下方的海面上。当这头青铜龙看到下方愤怒沸腾的大海时,萨尔感觉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里就是死亡之翼进入我们的世界的地方。”缇珂喃喃地说道,“怪不得大地还在受着如此严酷的折磨。”

“你说话的样子,就像是我的一位牛头人朋友在为我们的大地母亲感到哀痛。”

巨大的青铜龙弯过脖子,看着萨尔。“又有谁能说他们是错的呢?”

萨尔笑了。“我不会的,永远也不会。”

在距离大地之环庇护所还有一段路的地方,缇珂找到了一片看上去相当牢固的地面。因为知道这里的土地异常愤怒,所以她在降落的时候格外小心轻柔。萨尔从青铜龙的背上滑下来,久久地看着这头青铜龙。

“你赢得了巨龙族群的感激。”缇珂轻声说道,“现在你得到了我们的鳞片。如果需要我们帮助,就使用它们。我们会立刻赶来。我只希望受伤的艾泽拉斯能够像我们一样,因为你的关注和行动而获益。”

“你让我感到惭愧,我的朋友。我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青铜龙的脸上闪过一丝打趣的神情。“敢于这样做的人会有多少?我相信,一定少得会让你吃惊。你已经回家了,萨尔。我也必须回去了。暮光审判终有一天会到来。到那个时候,我必须做好准备,同我的君主诺兹多姆并肩奋战。再一次感谢你……帮助我们找到了自我和彼此。”

她低垂下头,直到距离地面只有几尺的地方。萨尔知道,她是在向自己敬礼。他向缇珂点点头,同时感觉到了自己面颊的热度。然后,他看着缇珂昂首振翅,飞向天空。在灿烂的阳光下,萨尔稍稍眯起眼睛,看着金色的巨龙在天空中变得像是一只飞鸟,一只小虫,然后就完全消失了。

只剩下了萨尔自己一人。他闭上眼睛,向风中送出一段低语,召唤来一头双足飞龙。萨尔拍了拍那头猛兽,爬上它的脊背,向营地飞 去。

卫兵们立刻就看到了萨尔。当他到达大地之环营地的时候,许多萨满已经聚拢了过来。

“欢迎回家。”穆恩·大地之怒大步走过来,抓住兽人的肩膀,用浑厚的声音说道,“你实在是走了太久了。不过,你终于回来了。”

萨尔向牛头人露出微笑,平静地说道: “有时候,学习是需要时间的。我相信,你会发现我已经处理好了我的……恶魔。而且我带回了一些知识和情报。它们将有利于我们的任务,还有我们的世界。”

“听到你这么说,我更高兴了。”穆恩答道,“让我高兴的不只是你带回给我们的好处,更是你给我的感觉,我的朋友。你……”他垂下生有长角的大头,寻找着合适的言辞,“……变得更安稳,更平静了。”

萨尔点点头。“的确如此。”

“你回来了!”努波顿走过来,亲切地按了按萨尔的肩膀。这位破碎者热情地微笑着,算不上英俊的脸上闪耀着喜悦的光彩。

“欢迎回来。”努波顿说道, “我听到了你和穆恩说的话。非常高兴能听到你这样说。你饿吗?这段旅程一定非常辛苦。先不要多说了,火上正烤着肉呢。”

“谢谢你们。”萨尔说道,“很高兴看到你们。但我还有一个人不曾见到。请原谅,我必须先找到她。”

他向自己的同伴们鞠了一躬。

阿格娜不在这里,否则她一定会跑过来的。不过,萨尔觉得自己知道她在何处。

这里有一片小高地,看上去并不像大漩涡的大部分地方那样伤痕累累。芬芳的药草覆盖了这片土地。它们经历了辛苦的拼搏,但终究生存了下来。萨尔知道,阿格娜经常会在这个地方采集草药,或者只是简单地坐一坐,进行冥思。

她正在这里,平静地坐在这片高地上,双腿盘起,双眼闭合。

很长一段时间里,萨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他一直在梦想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回到这位令他惊异,不断给予他鼓舞的女性身边。因为她,萨尔的心和灵魂中充满了爱意。明亮而坚强的爱随时都会从他的心中迸发出来。正是这张面孔——褐色的皮肤、强壮的骨骼、唇边的獠牙——让萨尔没有在冰雪中放弃自己。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身体上每一根健美有力的肌肉曲线。他想要握住她的手,直到生命的尽头。她的笑是全宇宙最动听的音乐。她的笑靥是他的太阳、月亮和星星。

“阿格娜。”萨尔刚说出她的名字,就无法再说下去了。当然,他这样并不是因为害羞。

阿格娜睁开眼睛,脸上立刻绽放出甜美的笑容。“回来了。”她平静地说道,但这几个字中浸透了喜悦,“欢迎回家。”

萨尔两步走了过去,没有等阿格娜再说出一句话,他已经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阿格娜的笑声听起来喜悦而又惊讶。她依偎在萨尔的肩膀上,双臂也将萨尔抱紧。和她拥抱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萨尔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中跳动,兴奋和喜悦让它越跳越快。

他们久久地拥抱在一起。萨尔完全没有想过要放开她。而她也只愿意这样停留在他怀中,任由时间就此流过。

但萨尔终于还是和她稍微分开,用绿色的大手捧起了她的面庞。

“你是对的。”萨尔突然说道。

阿格娜挑起一道眉弓,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躲在酋长的面具后面,一个部落的‘萨尔’。我以为这就是我的责任。这让我不再深入自己的内心,不再去关注我不喜欢的 事物。但如果我不再那样做,我就不可能改变它们,不可能让我变得更好。”

萨尔又后退一些,握住了阿格娜的褐色手掌。他们十指交扣,专注地凝视对方,仿佛第一次看到他们绿色和褐色肌肤上的每一道伤痕,感觉到对方手心上粗糙的纹理。然后,萨尔举起阿格娜的手,用它碰触了一下自己的前额,然后将它放下,认真地望进阿格娜的双眼。

“以前,我根本不懂得该如何欣赏与感激,无论是伟大的东西还是细小的东西,比如被我握住的这只强壮的手。”

阿格娜的眼睛格外明亮。那里面是有泪水在闪烁吗?但她依然露出灿烂的笑容。她一定是像他一样,回忆起了他们的那一次争吵。

“现在,我知道该如何欣赏它们了,阿格娜。每一颗雨滴、每一道阳光、充满我的肺部的每一丝空气、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危险与痛苦始终都会存在,但安宁与喜悦同样是永恒的,我们只需要记住和明白,它就在那里。

“我以前不知道我是谁,或者当我离开过去所构建的一切,又能变成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我必须做什么。我知道了……我想要什么。”

阿格娜的微笑变得更加欢快,但她只是静静地倾听着。

“我心中知道,我应该找到正确的时刻,让我能够完成必要的事情。”

“和我说说。”阿格娜低声道。

他们站在那里,手臂挽在了一起。萨尔向她讲述了那些古树; 戴沙林的事迹; 那个旧日的敌人来到现在,闯入并干扰了正确的时光之路; 在父母遇害的时候选择束手旁观的痛苦; 还有让杜隆坦知道自己儿子的未来时的欣慰。

说到这的时候,萨尔哭了。他回忆起自己所见、所感、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痛苦和喜悦。一只强壮的褐色手掌从他的绿色面孔上抹去了咸涩的泪水。

他讲述了塔蕾莎和克拉苏斯、诺兹多姆、阿莱克丝塔萨、卡雷苟斯、伊瑟拉和克莉苟萨; 讲述了自己的理解,感激和真实的努力; 讲述了一个普通兽人绝不普通的旅程,还有他能够与伟大的巨龙守护者们共同分享的种种收获。

“你得到了一份非常珍贵的礼物。”听完萨尔的故事,阿格娜对他说道,“你得到了一个机会,能够看到你是谁,能够从错误中学习教训,能够改变和成长。很少有人能有机会看到这一切,我的爱人。”

萨尔依旧握着她的手。他轻轻捏了一下阿格娜的手心。“是你帮助我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他说道,“也让我能够帮助失落的生命缚誓者找回自己。”

他用最轻柔的声音告诉阿格娜,他是多么想和她在一起,凝望她的面庞。阿格娜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泪光。萨尔真的看到了一颗充满爱意的心化作一张无比可爱的面庞。

“于是,我回家了。”萨尔最后说道,“我比以前更明白何为谦卑,却也更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而且,我已经准备好做更多的事情,作最好的自己,永远保持内心的高尚,绝不辜负你,不辜负我的朋友和我的世界。我已经准备好了。”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三·胡术 不周记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网游之荒古时代 猎魔人1:白狼崛起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刀锋上的救赎 法蒂玛预言 青蝠酒吧 蓝色列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