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守护者们用疲惫却又有所期待的目光望向萨尔。萨尔逐一看着他们的眼睛。“这样也许有效,但我想——我相信它 值得一试。这听起来……嗯,我只要求你们能听听我的办法。”

“当然,我的朋友,我们正在听。”卡雷苟斯说,“我全心希望你能有一个办法。”

“我……也许有的。现在我们有四位守护者: 生命缚誓者、觉醒的沉睡者、魔法之主、时间之王。你们只少了一个……而缺少的这一个恰好是大地守护者。我是一个萨满。我一直在和元素进行沟通。如果是你们四位中有一人缺席,我定然是无能为力。我对于你们掌控的领域完全不曾涉足过。

“但你们依旧掌握着魔法、时间、生命和创生之梦,你们缺少的是大地。而在这个领域……我知道如何与大地的精神沟通。”

他希望他们不会因为他的放肆而发怒。他,一个普通的萨满,竟然要求占据一位巨龙守护者的位置。

伊瑟拉的脸上立刻焕发出了光彩。诺兹多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阿莱克丝塔萨则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卡雷苟斯。

“我早就知道,你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伊瑟拉快乐地说,“我只是不知道你有多么重要。”

“请不要认为我这样说是在冒犯你,我的朋友。”卡雷苟斯说,“但……你甚至不是一头龙,更不要说守护者了。”

“我知道。”萨尔答道,“但我多年以来一直在与元素沟通,而且我在不久之前的旅程中学到了很多。”他看着诺兹多姆,继续说道: “你知道,我说得没有错。”

时间之王缓缓地点着头。“你已经拥有了从前的你完全不知道的洞察力。你完全可以借此安抚万物之灵,让它们免于骚动。如此一试,应该不会有害处。”

“但你要如何帮助我们,萨尔?”阿莱克丝塔萨问道,“你不能和我们一同战斗。”

“我再说一遍,生命缚誓者,这无关乎任何个体的战斗行动。”诺兹多姆说道,“最重要的是我们本质的融合。萨尔当然不能和我们一同发动攻击。但他有可能像另一位守护者那样,为我们提供他的灵。说实话,除此之外,我再看不到希望,没有了。单独的守护者必将败落,世界将因此而终结,从龙族开始,直至整个艾泽拉斯。我……已经见到了这个末日。”

伊瑟拉也描述过同样的情景。诺兹多姆的声音沉重而且阴郁。萨尔感觉到一阵战栗一直沿着他的脊骨传了下去。

虽然很奇怪,但萨尔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冲动。以一种难于描述的方式,萨尔从内心中明白自己是对的。那个曾经心烦意乱,无法集中精神,无法与大地之环一同安抚焦躁元素的萨尔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不知为何,他知道现在的他可以让自己稳定地停留在安宁与稳固的状态,让自己的精神能够从容地去做应做的每一件事。他与生命之灵的联系让他和所有元素的交流都更加容易——甚至是更加愉悦。大地孕育生命,滋养种子和根茎,并将这份滋养提供给以植物为食的每一只动物。大地之灵和生命之灵都在欢迎他,它们信任他,让他有信心在与巨龙守护者联结的同时容纳、引导和控制大地之灵。大地是辽阔的,它的灵也同样恢宏壮美。萨尔知道,只要自己谦卑地接受它,就能够成功地与它融为一体。

“至少,让我们试一试。”他说道。

“蓝龙一族曾经体验过我们认为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卡雷苟斯说,“我们选择了一位新的守护者。因为萨尔,因为克洛玛图斯,因为我们的族群,我相信这样是有可能的。我建议,我们应该进行尝试。”

“是的。”伊瑟拉立刻表示赞同,“萨尔的角色依然重要。在我的脑海中,拼图依然还没有最终完成。”

阿莱克丝塔萨以友善的目光看着萨尔。“当我以为,我的心已经破碎到无法修复的时候,是你帮助我打开了它。如果你认为你能做到,那么我非常愿意试一试。而且,请……让我们快一些!”

“这是一个古老而庄严的仪式。”萨尔说道,他从托拉斯塔萨的背上跳下来,“我会尽量加快速度。你们四位是否可以变化成人形?”

守护者们很快依言而行。萨尔看着面前的高等精灵、半精灵和暗夜精灵。他已经见到过其中三位守护者的变化形态,唯有诺兹多姆例外。这位守护者变化的样貌和其余三位颇有不同。其他守护者都选择了美丽的面容和健美的身材,显示出或优雅或曼妙的身姿。有的守护者保留了龙角,有的则没有。但时间之王则不同。现在从身材看,他是一名身材颀长、筋骨强健的精灵,细沙缓缓地从他身上落下。他穿着朴素的白色亚麻衣服,保留了金角和硕大闪亮,如同宝石一般的龙眼。但他却变化出一副猫头鹰的面孔——让人感到智慧而且平静。

“我曾经与其他萨满进行过类似的仪式。”萨尔一边说,一边不再去多想诺兹多姆与众不同的外貌,开始将精神集中在眼前的仪式上,“不过我从没有与像你们这样强大的参与者联结过。”

“我们信任你。”生命缚誓者微笑着说道。萨尔发现自己正因为这份信任而深深地感动。他想到了阿格娜,不由得暗自微笑。现在阿格娜肯定不会指责他在这样特别的时刻缺乏谦恭之心了。

“我会开始联结,让元素感知到我们。”萨尔说道,“这就像我们要向彼此敞开自己。你们的心灵和精神,所有让你们成为你——让你们成为守护者的一切。在这个时刻,我们不能隐藏秘密,不能自我保守。能得到你们的信任是我的荣幸,但你们也必须信任你们自己,信任这里的每一个人。我们彼此双手相握,以此加强我们的联结。准备好了吗?”

守护者们相互对视着,点了点头,按照萨尔说的去做。萨尔透过鼻口深深地吸进空气,让自己进入安宁与平静。他开始面向东方,与空气元素建立联系。

“受祝福的东方。”萨尔说道,他的声音强壮而且稳定,“新的开始,太阳升起的地方。空气的家园。启示与跃舞之灵,你管制着意识和思绪。我尊敬并……”

“他们来了!”

痛苦的喊声充满了空气。萨尔猛地睁开眼睛,他集中的精神开始动摇。他清楚地听到了上百双皮翼熟悉的拍击声。暮光龙再次冲杀了过来。这一次,他们势必要彻底赢得这场战争。守护者的力量已经严重削弱,一旦体力充沛的克洛玛图斯加入战团,力量分散的守护巨龙们根本不可能再阻挡他。

萨尔品尝到了绝望的苦涩。他曾经坚信自己的办法能够成功,也因此在心中充满了希望。眼看这希望就要变成现实了,而现在,他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能完成仪式。

有一样东西闪进他的脑海。

还有时间——他忽然想起来了。

他的脑海中立时充满了一幅画面: 太阳升起,放射出强大的,能够激发生命力的光芒。新鲜的理念,生动的交谈,突破、成就和开端,所有这一切都是这么令人喜悦。

让萨尔感到惊讶的是,他看到守护者们正相互对视,点头并微笑着。萨尔知道,透过他,他们也能够看到这奇妙的景象。

只在眨眼间,这一切又都发生了改变。

现在,他脑海中的画面变成了跳动的篝火、荆棘谷的丛林、杜隆塔尔被烈日炙烤的大地。这是火焰,它的家是南方,它给予全部生命激情,让他们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梦想。

萨尔依稀能够听到巨龙战斗的声音。愤怒的吼声和痛苦的呼号包围了他。他能够嗅到血肉燃烧的气味,但他只是努力地紧闭双眼。只要再过一会儿,他们就能够加入战斗。

再过一会儿……

西方的影像急速而来,那是水之灵的领域。海洋、心中的泪水、深湛的情感。

随后就是北方,大地的领域。萨尔看到了高山、洞穴和覆盖大地的、静谧安宁的冬日面纱。

画面在他们分享的幻象中舞动。他们已经不是坐在世界之脊的严寒雪峰上。萨尔看见了每一名守护者,却又不是他们伸手相握的人形样貌,甚至也不是他们的巨龙形象。

萨尔看到的不仅是他们的外形,更是他们的本质,他们的美丽几乎让萨尔无法直视。

温柔的伊瑟拉是一团闪光的绿色雾霭,不断升腾、脉动,是创生的原始形象。你已经与苏醒的创生之梦结合。自然便是你的领域,万物在入睡之时,都曾瞥到过翡翠梦境。而你能对万物尽览无遗,伊瑟拉。他们也能看到你,只是他们也许并不知道。你就像生命缚誓者,能够触及全部生命,为它们唱起创生与交融之歌。

守护者们发出轻声惊呼。萨尔理解他们的惊讶。他听到的这段话来自于古旧之前泰坦对伊瑟拉的谆谆教诲。那是伊瑟拉刚刚得到力量的时候。悠远的声音从萨尔的脑海中消失了,但敬畏与惊奇的感情依然存留。

高贵的卡雷苟斯如同一块晶莹的冰,美丽超越任何宝石,闪烁着奥术魔法的精华。魔法能量、法术和符文,甚至还有太阳之井,魔法理念,感知,以及关联。

我相信,你将发现你所得到的赠礼并非只是一份意义深远的责任,同样也是一种轻灵的欢愉!魔法必须予以调节,管理和控制。但它也必须得到欣赏和珍视,而不能以僵死的方式囤积储存。你必须能够调和这种矛盾。你要担负好这份责任……也要尽情享受这种欢愉。

惨烈的战斗还在不远处继续着。萨尔感到一阵阵心痛,但他屏蔽掉周围的声音,压抑下发出战吼,冲上战场的渴望。他还需要再多一些时间……

时间……

时之沙如丝如缕,向上,向下,向所有地方流动。它们是过去、未来和当下这个珍贵的时刻。

你受命维持时间的纯粹,这是一个伟大的任务。要知道,真正的时光之路是唯一的,但许多紊乱的分支会从真实的道路中游离出来,进而将真实扭曲。你必须保护那条真实的路。没有了时间的真实以及它所展开的未来,这个世界的损失将远远超过你的想象。真实的经线和纬线将逐步瓦解。这是一个沉重的任务,是这个世界全部任务的基础。没有了时间,一切都将无法行进。

然后是阿莱克丝塔萨……

萨尔爱她。他怎么可能不爱?无论是谁,怎么可能不爱这炽烈却又柔美的,纯粹的心之能量?她是寒夜中的一盆火,种子和卵中包藏的生命,一切美丽、明亮,可以茁壮成长的东西。怪不得所有颜色的巨龙都是那样敬爱她; 怪不得当考雷斯特拉兹为了保护龙族和世界而做出那样惨烈的牺牲时,最后想到的依然是她。

这是我的赠礼: 对所有生物的怜悯。保护和养育它们的热情。以及绝无仅有的治疗之力,孕育之能。即使无可以爱之灵,你仍然会去爱它们,毕竟它们要比其他灵魂更需要你的仁慈。

还有他自己……

他感觉到牢固、稳定,深广无边的睿智。萨尔非常清楚,这不是他自己习练而来的知识,而是大地的智慧。古树们在这里扎根立足,骨骼在这里化作岩石。他从没有感觉到自己如此广大、渊博,这个世界已经完全被纳入他的意识。

我对你的祝福与他们得到的祝福相比,将更显谦逊。当他们管理时间、生命、梦和魔法的时候,我将大地给予你。土壤、原野,直至无尽的深渊。但你要知道,大地是一切之基,是我们得以立足之地。是你来的源头,也是你去的终点。将有真实的力量从这里出来。在这深不见底的地方……这世界的内部,本源之心。

这段祝福本来不是为萨尔而生的。但现在,它将由萨尔承受。

五位守护者的能量重新融为一体。这是世界形成之后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现在,整个世界看到了它的光。

存在于精神领域中的守护者和萨尔骤然爆发。这不是爆炸,也没有愤怒,而是如同任何形体都再无法容纳的喜悦。守护者的本质像焰火一样尽情飞舞。

所有色彩碰撞,交织在一起,金色、绿色、蓝色、红色和黑色交结缠绕,编织出无比瑰丽的精致。

就像一台织机上的丝线。

……要拆散一片编织,你只需要拽掉一根松开的线。

不,萨尔突然想到了麦迪文在时光之路中对他说过的话。他猛然回到自己之中。不能只是编织。丝线可以拆解,断裂。他们绝不能是交织在一起的,他们必须融合……

萨尔显现出自己的颜色,一种纯粹、平和的黑色,与其他如羽毛般舞动的守护者融合在一起。他们立刻就明白了,也纷纷散开自己的边界。色彩开始交融,转变成一种统一的色调……

“他来了!”

警示的声音粉碎了这一时刻。萨尔努力想要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暂留片刻,平静地与守护者们分开,但势不容缓。不等他睁开眼睛,四位守护者全都已经跃入空中,变回成他们的真形,振翅疾飞。看着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高空的巨龙,萨尔一时间觉得自己就要被丢下了。这时,一只巨大的爪子将他抓了起来。萨尔仰起头,看到鼓起双翼的缇珂。很快,这名兽人就被缇珂放在了肩头。

那头腐烂的多彩龙正全速向他的敌人们飞过来。“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会来杀你们吗?”一个不属于多彩龙的声音响起。借助月光,萨尔看到克洛玛图斯的背上坐着一个很小的影子。

那一定是暮光教父。

没有被托拉斯塔萨的火海烧成灰烬的暮光教徒们也都爬到了龙背上。萨尔能够看到,他们的手中挥动的武器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幽暗的光芒。还有一些教徒无疑能够使用法术。他们在远距离上是更加危险的敌人。他明白,敌人要在这一战中与龙眠联军一决生死。为确保此一役的胜利,暮光教父显然已经准备好做出任何程度的牺牲。

萨尔利用最后一点宝贵的时间,让自己牢牢地把握住现在。他现在无从得知刚才他进行的仪式是否实现了他们的目的。他希望能有更多时间让守护者们能够完全融为一体,并让这种新的存在形式稳定下来,然后再将全部注意力转向克洛玛图斯和暮光教徒。但他知道,以现在的形势,这种想法注定只能落空。他已经在有限的时间里做了他能做的一切。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中反而出乎意料地恢复了平静。

根据萨尔的观察,尽管守护者们并不了解萨尔带领他们进行的仪式,但他们的恢复速度显然加快了。萨尔希望这是因为他们所做的尝试是正确的,是他们早就应该做的。他们迅速向克洛玛图斯冲去。多彩龙已经停止前进,正在空中盘旋,扇动着他骨架怪异的翅膀。五颗头的血盆大口全部张开。烈火、寒冰、绿色剧毒、沙尘和可怕的黑云同时向守护者们涌来。四位守护者被五种强悍法术击中,全都被震得向后飞去。

“不!”萨尔喊道。但不等喊声离开他的嘴唇,守护者们已经全部恢复过来。他们停止了在空中的翻滚,重新集结起来,以灵动优雅的身姿恢复了攻势。

萨尔又过了片刻才意识到,现在他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他们了,同时他还发现,每一位守护者虽然身体的色彩并没有改变,却又被一种金白色的光晕包裹住全身。在他的眼中,那种光晕似乎不断爆裂着,脉动着。他们的神态看上去很……平静、专注,但绝不急迫。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和心愿。他们在以同一种步伐向那个目标前进,而不是分道而行。

克洛玛图斯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他突然直飞入高空,盘旋了一圈。他的身体紧绷,神情变得异常机警。“看起来,”黑色龙首吼叫着,“你们以为只要联合力量,就能把我打败。我能够感觉到你们体内新出现的联结。但我告诉你们,你们的这种手段最终还是会失败。能做到这一步的确很难得,但你们不可能是完整的!难道你们忘记了?你们已经失去了你们之中的一员。死亡之翼是我的主子,是他命令我将你们毁灭!”

这个声音比以往更加响亮、恐怖、震耳欲聋。萨尔迫切地想要在这场可能是艾泽拉斯最后一役的战斗中帮助他的朋友们。但他现在最大的感受是,他的视线完全无法离开这场恢宏壮丽的激战。突然间,他意识到这是因为他也是守护者联结的一部分,所以他现在无法只作自己,因为他的一部分仍然和巨龙守护者们在一起。

融合的仪式并不需要死亡之翼。尽管克洛玛图斯挑衅的喊喝中尽是得意。但萨尔知道,现在他们同样不需要死亡之翼。守护者们已经有了大地的力量。他们有萨尔,在这一个短暂的片刻,生命之灵让他有足够的力量掌控无比强大而广博的大地之力——这一份曾由泰坦亲自授予的礼物。

就像他将身上的盔甲换为长袍,是为了进行另一种战斗—— 一场为了安抚和治愈大地进行的战斗。萨尔明白,他也将自己作为个人的作战能力改变为一种更加宏大的力量。他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是守护者,但他可以将他们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帮助他们实现目标。

缇珂并没有询问萨尔为什么他没有任何作战的动作。她也在进行着自己的战斗。她施放出一个法术,将数头暮光龙冻结在原地。萨尔知道,对于这些不幸的家伙,时间已经停止了。缇珂在不停地腾跃、扑击,用她有力的爪子撕开敌人的皮肉,用强壮的尾巴抽断敌人的骨骼。萨尔看到了这一切,但他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守护者的身上,他在帮助他们维系刚刚建立起来的联结。

萨尔突然用力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很难集中起精神。为什么?就在片刻之前,他的神智还清澈如水,能够轻易将全部心神集中于一点。而现在,他的思维却混乱迟缓,不停地从他的手心溜走。恐惧一下子攥住了他的心脏。他是一只锚碇,要帮助……帮助什么?

萨尔愤怒地用左手在右臂上抓出一道道血痕。疼痛帮助他重新集中起精神,但他的思维依旧不断地扭曲摇摆。他抬起头,看到跨骑在克洛玛图斯背上的那个人影正向他伸出双手。现在那个人全身都被蓝紫色的影子笼罩。那些影子还在不断地波动起伏。萨尔咆哮一声,将指甲深深刺进手臂里面,努力夺回对意识的控制权。

克洛玛图斯摇动着丑陋的五色头颅。令人作呕的紫光从他的十只眼睛里放射出来,压迫着守护者身周的光晕。守护者们则如同杂技演员一样,在那头更加巨大壮硕的怪兽身周交相飞舞。紫色的强光仿佛将怪兽畸形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幽灵。当他仰起头,张开大口的时候,萨尔觉得自己仿佛再一次遇到了像燃烧军团一样黑暗、邪恶和违背自然规律的敌人。

如果说刚才巨怪的五颗头还在各自为战,那么现在,它们正以某种怪诞的方式联合成为一体。它们一同后仰,深深吸气,又一同张开口,发动攻击。它们的吐息也不再色彩斑驳,而是全部为紫黑色烈焰,凶狠地攻向那些闪耀金白色光芒的巨龙们。不止一位守护者发出痛苦的吼叫。萨尔看到卡雷苟斯和伊瑟拉在空中的身影摇摇欲坠。刹那间,他们身上的色彩黯淡下去。金白色的光芒趋于消失,但很快又重新明亮起来。

守护者们再度向巨怪扑去。他们的动作协同一致,轻盈迅猛。从他们嘴里爆发出白色的烈火——这不是略带一点浅紫色的奥术魔法,也不像萨尔见到过的任何法术。在火焰的形态中,萨尔看到了自己平生仅见的最纯净的白色。四道烈焰射向了同一个目标: 克洛玛图斯的胸口。正当那五颗龙头第二次同时仰起,深深吸气准备攻击的时候,白色烈焰在多彩龙的胸膛上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热门: 无限杀业 魔运苍茫 高手寂寞2 机动战士WS 布鲁特斯的心脏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颤栗世界 捉鬼实习生5:山夜 神探韩峰:幕后黑手 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