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尽管还没有从过去的创伤中完全恢复过来,克莉苟萨仍然积极地加入到了制订进攻计划的工作当中。萨尔注意到,就算是那些曾经支持阿瑞苟斯的蓝龙也完全相信了她的 讲述。从卡雷苟斯在双月的光辉下成为守护者的喜悦开始,到克莉苟 萨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公之于众,蓝龙族群终于完全归心于新一代的守护 者。

三位守护者、萨尔、克莉苟萨和各军团中的几名代表,除了萨尔之外全都变换成人形,开始专心制订计划。他们全都熟知龙眠神殿的布局结构。克莉苟萨还能够确切地告诉他们那里现在的状况。她向众人指明了克洛玛图斯休息和恢复体力的地方,同时严肃地警告他们,这头多彩龙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还有暮光教父一般所在; 所有驮兽和坐骑被安置在另一个地区。她还提供了暮光教徒和暮光龙大概的数量。

“他们有什么弱点能够供我们利用吗?”红龙托拉斯塔萨问道。

“暮光教父只是一个人类。”克莉苟萨答道,“他的年纪相当大,脸上已经有了很多岁月的痕迹,胡子也是灰色的。而且他极为傲慢。我知道他在暮光教派中有很大的权势,那些教徒只效忠于他,但并不知道他效忠的是谁。”

“他是一个首领?”萨尔问道,“也许同样是一名军事指挥官?”

“我相信他有很强的军事指挥能力。”克莉苟萨说,“不过我承认,我对于人类知道得很少。我只知道一件事: 他很害怕死亡之翼。”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害怕他。”伊瑟拉喃喃地说着,哀伤地低下了头。

“这也许会让他过于自负。”托拉斯塔萨陷入了思考,“他也许会犯下愚蠢的错误。”

“既然有克洛玛图斯这样的盟友,无论怎样自负,我们对他也许都无可奈何。”萨尔说,“你们没有亲眼见过他对抗蓝龙的战斗。现在我们的兵力更强,还有不同的攻击手段,但我们不应该低估他。”

“而且,那些邪教徒都会心甘情愿地为他赴死。”克莉苟萨说,“他们会战斗到死。”

“暮光教父能够依靠的只有克洛玛图斯和那些暮光龙吗?或者他还有别的武器?”阿莱克丝塔萨问道。

“无论陆战或是空战,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毁灭性武器。”克莉苟萨说,“但仅仅是他们的暮光龙军团,就足够我们对付的了。还有克洛玛图斯的五颗头——每一颗头里都包含着与其对应的巨龙族群的全部技能。”

所有人都在这段简单却强有力的陈述中陷入了沉默。

“我们对敌人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阿莱克丝塔萨最后说道, “克莉苟萨,克洛玛图斯是在暮光教父的控制之下么?”

蓝龙女士摇摇头。“不,他只听自己的。对于死亡之翼而言,他非常宝贵,他是死亡之翼的骄傲,也是那头黑龙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那么,他就是我们三个守护者的主要目标。”阿莱克丝塔萨说道,“无论他们拿出什么东西来和我们作战,我们只需要把力量集中在他身上。巨龙军团负责掩护我们,应对敌人其他的攻击。如果死亡之翼这么重视他,那么他的死就不再只是一次战术上的胜利。我们可以在此战之后暂时撤退,重新集结力量,从容应对暮光教父和他的教徒。但克洛玛图斯现在必须就死。”

萨尔和所有与会的巨龙都点头表示赞同。

克洛玛图斯必须被杀死。否则,寻求万物毁灭的暮光教徒们很快就会看到他们的愿景成真了。

* * *

暮光教父命人将祖乌祖和约萨的尸体拖走,并命令全部暮光教徒接受鞭刑。当然,教徒们以绝对服从的态度完美地执行了他的命令。而他也在连续不断的哀号中得到了一丝安慰。

这些蠢货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克莉苟萨只有一个普通的人形身体,力量也不会超过一个人类。她根本不可能打倒任何一个目光教徒,更不要说同时干掉了两个。那个看管双足飞龙的蠢货又是谁?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敢承担这次严重失职的责任。

“我们失去了繁育未来的机会。”克洛玛图斯在从暮光教父那里得到这个坏消息之后,咆哮道,“而且,如果她还活着,她就会把关于我们的情报带给敌人。这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妨碍。”

暮光教父已经想到了这件事,但他只是带着习惯性的信心说道: “她能告诉他们什么事?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并且也知道你的存在。也许这会是一件好事。她知道,你在迎战蓝龙的时候身体还很虚弱,但你却彻底打垮了他们。我相信,如果她还活着,那么她带给他们的情报只会进一步打击他们的士气。当我们赢得这场战争的时候,如果她还活着,你依旧能生育一整个多彩龙军团出来。”

克洛玛图斯看了一眼这个渺小的人类。“这倒是有可能。但我们让他们赢得的一切战略优势都是不应该的。我相信,死亡之翼听到这件事一定会非常不高兴。”

听到这句话,暮光教父一言不发。

他们在黄昏时分到来了。

已经变暗的天空在他们的遮蔽下变成了黑色。数百头巨兽拍动翅膀的声音震动着空气。那些愚蠢的巨龙正在迅速逼近。

暮光教父很兴奋。克洛玛图斯的警告显然是有些言过其实了。借助夕阳的余晖,他能看到三种不同颜色的巨龙冲向神殿。看样子,青铜龙依然畏缩不前,他们的首领也不见踪影。这样就更好了。

他的暮光龙军团也迅速飞上天空,翅膀扑击空气的声音完全不亚于敌人。在他们身后,是懒洋洋地飞行着的克洛玛图斯。

暮光教父无法压抑住自己的笑容。就让他们来吧。他们早晚要迎接自己的毁灭。克洛玛图斯将要碾碎他们,暮光教父今晚就能向主人献上不少于三颗守护者的头颅。

* * *

这一次,萨尔没有骑在卡雷苟斯的背上。托拉斯塔萨——阿莱克丝塔萨在军事行动上的左右手——同意背负萨尔参加战斗。守护者们需要集中精神对克洛玛图斯发动攻击,他们不能为了担忧萨尔或者其他任何人的安危而分心。

萨尔完全明白守护者们的苦心。他会尽全力做出最大的贡献,同时不让任何守护者浪费时间来担心他。

当龙眠联军再一次冲向神殿的时候,萨尔依旧位于战阵的最前沿。他们遭遇了第一波暮光龙的反击。这些兼具美丽和恐怖的家伙径直扑向了三位守护者。但巨龙们立刻给予了他们沉重的打击,让他们不得不将注意力从守护者身上移开。绿龙喷吐毒雾,而他们更可怕的能力则是引导敌人的精神进入噩梦——萨尔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看到两头暮光龙突然尖叫着落荒而逃,仿佛有某种看不见的恐怖正在追逐他们。

红龙和蓝龙的配合战术极为有效。蓝龙使用寒冰魔法冻结或迟滞敌人,红龙则用烈火攻击处在物质状态的暮光龙。天空中,龙眠联军的数量是暮光龙军团的四到五倍。而暮光龙们自以为能够伤害,或者至少可以牵制守护者的攻击,在他们面前无异于蚊蝇的滋扰。

而巨龙们在看见克洛玛图斯之前,就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

“卡雷苟斯,你又回来自讨苦吃了!”黑色龙首发出深厚的吼声,震动着巨龙们的骨骼,甚至血液。萨尔打了个哆嗦,然后紧紧咬住牙关。“死亡之翼早就想要灭绝你的族类。”蓝色龙首开口道, “你竟敢再一次来找我的麻烦,看来你一定是认为你们一族都不该再活下去。我看见你把你的小朋友们都带来了。”红色龙首用嘲讽的语调说道: “生命缚誓者,不再哭鼻子了?”绿龙首则说道: “你终于醒了,小伊瑟拉?”

这些言辞中充满了恶毒和轻蔑,但它们没有起到半点恫吓的效果。曾经的沉睡者现在完全觉醒了,她像卡雷苟斯和阿莱克丝塔萨一样迅捷有力地挥动着翅膀。生命缚誓者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丝毫绝望。萨尔知道,爱人的牺牲让红龙女王有了赢得这场战争的力量。萨尔很想大声告诉克洛玛图斯——他是多么愚蠢,竟然想用这种下流的方式嘲弄他们。但萨尔不是龙,他的喊声根本透不过强劲的气流。

守护者们只是专心准备迎接战斗。多彩龙的侮辱如同滑过他们鳞甲的雨点,没有半点效用。对于这次战斗,他们早已进行过操演,所以他们很快就如行云流水一般摆好了攻击阵形。

萨尔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场无比优美的舞蹈: 卡雷苟斯、伊瑟拉和阿莱克丝塔萨从三个方向包围了克洛玛图斯。阿莱克丝塔萨从他头顶飞过,向多彩龙喷吐橙红色的烈焰。卡雷苟斯从下方攻击,同时发动了寒气喷吐和多种法术。伊瑟拉在广阔的空间中疾速游走。她灵活多变的特性让克洛玛图斯完全不可能掌握到她在下一个瞬间会从哪里出现。

当三位守护者在开战之前进行战术操演时,就曾经让萨尔惊讶得瞠目结舌。他们那时让红龙、蓝龙和绿龙们扮演克洛玛图斯,以本族所擅长的手段向他们发动攻击,并逐一构想出应对之法。

看样子,守护者们将赢得胜利。

根据伊瑟拉的描述,每一位守护者都会被克洛玛图斯以自己最擅长的魔法杀死。所以他们决定,每一位守护者都要针对克洛玛图斯不同于自身颜色的头发动攻击。伊瑟拉针对青铜龙头。她的进攻手段不仅限于极具腐蚀性的绿色毒雾,更能在突然间制造出一头巨型青铜龙的幻影。伊瑟拉最大的特点就是难以预料,总是能比那颗青铜龙头的思考速度超前一两步。卡雷苟斯瞄准的是红龙头。他的极寒吐息和冰霜魔法全都集中在那一点上。

阿莱克丝塔萨的对手则是五颗头中最聪明的一个: 蓝色龙头。全身燃烧着复仇怒火的红龙女王拥有着萨尔所见过的最动人心魄的美艳与最令人胆寒的危险。一开始,蓝色龙头就处在下风。红龙女王喷吐出无穷无尽的烈火,随后突然闪开,甩掉了几只衔尾而来的暮光龙,如同甩掉一群恼人的苍蝇。她在这个世界上所珍视的一切都被那个暮光教父和死亡之翼夺走了。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制造像克洛玛图斯这样的怪物。她已经下定决心,绝不会让这个五头怪物继续活下去,继续制造杀戮和毁灭。

克洛玛图斯显然被守护者们高效地协同作战惊呆了。

但他的惊讶并没有持续多久。

突然间,他开始以两倍于刚才的速度和力量发动反攻。仿佛之前的战斗只是一场游戏。他有五颗头,而面前的敌人只有三个。蓝色和红色龙头继续与阿莱克丝塔萨和卡雷苟斯作战,黑色和绿色龙头却突然转动长长的脖颈,与青铜龙头一起向伊瑟拉发起了进攻。

伊瑟拉显然没有对敌人突然改变的战术做好应对准备。她的一条前腿被阴影一般的火焰吞没了。绿色龙头紧紧盯住觉醒者的眼睛。萨尔猜测,它也许是要将绿龙守护者送进她自己的一场梦魇之中。但萨尔听伊瑟拉说过,她曾见证过这个怪物根本无法想象的恐怖世界。果然,伊瑟拉将受伤的前肢缩在身前,振翅飞出绿色龙头目光笼罩的范围,一边摇着头,闭住眼睛,努力驱散绿色龙头施加在她身上的绿龙魔法。

青铜龙头张开口,喷出一股细沙,将伊瑟拉包裹在其中。黑色龙头张口则狠狠咬住了伊瑟拉的一只翅膀,然后甩头用力猛撕。伊瑟拉惊呼一声,将翅膀从黑龙头的嘴里拽脱,但还是有一大块翅膀被留在了黑龙头的口中。伊瑟拉迅速治愈了身上的两处重伤。但就在这个至为关键的时刻,另外两颗头停止了与阿莱克丝塔萨和卡雷苟斯的缠斗,全部五颗龙头一起扑向绿色守护者。现在伊瑟拉只能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了。

萨尔紧紧抓住托拉斯塔萨,随着她一同左右冲突,上下翻腾。只要有可能,他就会挥起毁灭之锤。但暮光龙已经对他的攻击有所准备。当托拉斯塔萨背着兽人靠近他们的时候,暮光龙们都会立刻化为虚体,只用他们污秽的紫色魔法作战。萨尔意识到,现在他只能使用萨满的技艺来攻击敌人,于是,他向元素敞开了自己。

他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出去。我是为了拯救你们而战,为了所有的元素而战。受伤的大地,请帮助我,让我能够保护你!

一开始,元素们很不稳定。但萨尔将自己全部急切的心情展现在自己的吁求之中。终于,元素响应了萨尔的心愿。一个风元素变化成龙卷风,将巨石提起,抛向萨尔的敌人。强风顺应萨尔的呼唤,裹挟住暮光龙伸展的翅膀,让他们狠狠撞击在一起。遮天蔽日的大雪席卷而来,将他们吞没,却又突然变成沸水,喷入他们的眼睛。

萨尔和托拉斯塔萨连续杀死了几头暮光龙。突然之间,这头巨大的红龙收紧翅膀,加速向下扑去。稍有些吃惊之后,萨尔很快就明白了这头红龙想要做什么。她的目标是地面上的一群暮光之锤教徒。她张开大口,喷出火焰。那些教徒的长袍很快就被引燃了,他们在痛苦中尖叫着。萨尔不禁阴沉地想到,当死亡化作一头愤怒的红色巨龙出现在这些教徒面前的时候,似乎并不是所有暮光教徒都那么愿意牺牲自己。

托拉斯塔萨盘旋着向空中升起,几乎是以一种慵懒的样子绕到了神殿的另一边,再次飞低,向尖声喊叫的暮光教徒们喷出烈焰。然后,他像一只轻巧的麻雀一样,迎着疾风优雅地升起,重新加入了空中的战团。

萨尔向克洛玛图斯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他的心沉了下去。他能看到,全部三位守护者都受伤了——烧伤、冻伤、肢体残损,还有其他伤口。克洛玛图斯的身上却看不到什么损伤。就在萨尔望过去的时候,那头巨怪正扬起他的两颗头颅,放声大笑。

“生命真是甜美,能让我有这样的乐趣!”他吼道,“来吧!让我们再玩一场!”

伊瑟拉摇摇晃晃地转向萨尔这边,又盘旋回去。在她面相萨尔的时候,萨尔看到了她光芒闪烁的眼睛中流露出了恐惧与绝望。

克莉苟萨的话回到了萨尔的脑海中: 他……他是为了对付你们才被制造出来的。他拥有的能力可以杀死你们所有守护者。他绝不只是一头力量格外强大的多彩龙。他被制造出来有一个特殊的目的: 摧毁守护者!

他们像雨点一般跌落——红色的、蓝色的和绿色的雨点。龙眠神殿现在更像是龙眠屠场。

这不可能!三位守护者和他们的军团都已经濒临崩溃。当然,暮光教徒和暮光龙也都遭受了重创,但克洛玛图斯似乎战斗得越久,力量就越强。

青铜龙在哪里?诺兹多姆说过他会来的。他们现在迫切地需要青铜龙,需要另一位守护者。也许这样才能让他们赢得胜利。萨尔疯狂地望向周围,不切实际地希望着……

暮色深沉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些黑点。那也是暮光龙吗?然后,萨尔分辨出他们的鳞甲要比那些紫黑色的怪物明亮得多,要比任何其他龙族都更加明亮。

“来了!”萨尔喊道,“青铜龙!他们来了!”

红龙、蓝龙和绿龙们也都看到了,一阵喜悦的欢呼从他们的喉咙中迸发出来。青铜龙终于加入了战斗,他们一定能扭转战局。四位守护者——就算是克洛玛图斯也不可能赢过他们!

青铜龙立刻分散开,加入到对暮光龙的攻击之中。诺兹多姆则径直飞向了其余守护者。三位守护者也都脱离战斗,前来与时间之王会合。这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象: 四位守护者齐聚于天空之中,并肩奋战。

这时,诺兹多姆喊出了一句完全出乎萨尔预料的话:

“撤退!跟着我撤退!”

萨尔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知道,其他守护者也有同样的想法。所有眼睛都投向了生命缚誓者。她在空中盘旋良久。而这时,克洛玛图斯为她做出了决定。多彩龙追在守护者身后。毫无疑问,守护者的突然离去让他感到有些困惑。一开始,他只是等待着他们重新发动攻击。看到他们没有再战的意思,他便追了过来,势必要置守护者于死 地。

“撤退!”阿莱克丝塔萨颓然喊道,“撤退,撤退!”伊瑟拉和卡雷苟斯也同时发出吼声,命令自己的军团急速撤走。

能够脱身出来的巨龙们立刻服从了命令,但还有许多巨龙忙于与暮光龙缠斗。其中一些陆续脱出了战团,也有一些终究没能退出来。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平稳地向东方飞去。萨尔骑坐在托拉斯塔萨强壮的脊背上,紧紧抓住巨龙的鳞甲,以免自己被强风吹得无影无踪。

他回过头,再次向战场望去。克洛玛图斯还追在龙眠联军后面。他张开红头的大口,喷出一片烈焰,然后终于停止了追击,回头向神殿飞去。追兵中还有为数不多的几头暮光龙,不过他们很快也折了回去 。

为什么?他们赢了,为什么他们不继续追杀了?

又经过一段全速飞行,确认那个噩梦般的怪物没有再追来,守护者们终于放慢了速度,落在一座雪峰之上。巨龙军团纷纷落在他们周 围。

阿莱克丝塔萨转过头,盯着诺兹多姆。悲痛和愤怒从她的每一片红色鳞甲上喷薄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和我们一同战斗,诺兹多姆?我们本可以……”

“不,”时间之王毫不留情地说,“我们如果继续攻击,只有死路一条。”

“这怎么可能?”托拉斯塔萨也是怒气冲冲地说道。萨尔能够感觉到在他体内升腾的怒火。“你已经带来了一个完整的军团,而且还有你——四位守护者!有什么怪物能够与你们相抗衡?”

就连素来冷静的卡雷苟斯也显露出沮丧和不安的样子。温和的伊瑟拉则变得非常焦虑。萨尔同样感到困惑,但他信任诺兹多姆,巨龙们也一定是信任他的,否则他们就不会跟随他脱离战斗。

“我在时光之路中游荡,搜集到了很多情报。”诺兹多姆说, “我请这位兽人告诉你们,我还在寻找答案。现在,我至少已经有一些答案了。如果不能把我们的力量真正融合为一体,我们就不可能战胜克洛玛图斯。”

巨龙们交换着眼神。“我们已经在以最密切的方式协同作战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卡雷苟斯说,“全部四个军团都齐集于此!你也看到了我们的战法: 我们团结一心,无论是谁都不会考虑自身的安慰或荣耀得失!”

“也许这就是幻象想要告诉我的。”伊瑟拉柔美的声音传来,“我们如果只是并肩作战,是无法打败他的。我们需要……成为一体。”

“正是如此!”诺兹多姆说道。巨龙们的目光又都回到了他们的身上。萨尔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诺兹多姆和伊瑟拉是不是也都疯了?

诺兹多姆不耐烦地摇摇头。“我们是守护者。我们并非只是拥有不同技艺和更强力量的普通巨龙。当泰坦将大能赐予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发生了变化。我们不可能依靠简单的协同攻击就战胜这个怪物。我们必须有共同的思维,成为一个战斗的整体,真正地联合起来,分享每一个守护者的一切。”

“我想,我明白了。”阿莱克丝塔萨微微皱起眉,“我们要彼此联结,融合我们的技能、我们的知识,这就是你的意思吗?”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热门: 笼鸟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地光 狩魔领主 收割 生命的交叉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小妹妹 我在星际开猫咖 摩天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