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莱克丝塔萨是对的。当她和萨尔飞到距离龙眠神殿只有几里远的时候,他们看到蓝色和绿色的巨龙有的飞翔在空中,有的屹立在陆地上。当然,他们也看到了阿莱克丝塔萨。几头龙立刻以向他们飞来。萨尔只觉得眼前一花,他们已经到了面前。

“生命缚誓者!”纳里苟斯欢快地喊道,“这是一个黑暗的时刻,我们的心已被阴影笼罩。但你给我们和这个时刻都带来了光明。萨尔!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

“纳里苟斯朋友。”阿莱克丝塔萨的声音中充满暖意,“我看到了我的妹妹伊瑟拉和新的守护者卡雷苟斯,还有他们的军团。我的红龙军团在知道我已到达这里以后,定会尽快赶来。”

“那么,我会立刻去找他们,生命缚誓者。”一头绿龙说道。萨尔很想知道,绿龙怎么会掌握红龙军团的位置。也许伊瑟拉能够告诉他。对于巨龙,他还有很多事情有待了解。

“那么,我们现在还没有诺兹多姆的消息吗?”阿莱克丝塔萨问道。

纳里苟斯和其他巨龙都跟随在她身后,在上方和下方护卫着她,陪同她向龙眠联军的阵地飞去。

“还没有。”纳里苟斯飞快地瞥了一眼萨尔,“我们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你呢?”

“他也没有和我联系过。”萨尔答道,“我只能认为,他还在进行调查和探寻。”

“知识就是力量。”一头巨大的绿龙表示同意,“但如果他在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时,我们已经被克洛玛图斯杀光了,那么知识也将没有用武之地了。”

“不要这样说,洛索斯。”阿莱克丝塔萨严厉地说道,“时间之王没能赶来不是这位兽人的错。我们……全都在做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甜美而又哀伤。萨尔知道,她想到了考雷斯特拉兹。她的爱人做了他必须要做的事情,也为此而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洛索斯向萨尔投去致歉的目光。“我很抱歉,我的朋友。但你已经见到了我们的战况。当我们再次投入战斗的时候,我非常希望诺兹多姆和他的青铜龙能够和我们在一起。”

“不必道歉,我知道你没有恶意。而且我也同意你的看法。”萨尔诚恳地说道。

他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请先行一步,召集起所有巨龙。”阿莱克丝塔萨向洛索斯说道,“我有……一些事情必须让大家知道。”

“关于克洛玛图斯的消息吗?”洛索斯满怀希望地问。

阿莱克丝塔萨摇摇头。“不,但我希望这能给予大家勇气,以及新的希望。这些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武器。”

片刻之后,他们降落了。杂乱却无比悦耳的巨龙欢呼声充满了冰寒的空气。萨尔微笑着从阿莱克丝塔萨的背上滑下来,落在没过小腿的积雪上。

“萨尔!”

萨尔转过身,看到卡雷苟斯喜出望外地站在他身后。这位伟大的守护者伸出爪子,非常轻柔地将萨尔握住。萨尔没有一丝担忧,只有重新见到朋友的喜悦。

“我绝不能再低估你了。”卡雷苟斯将兽人捧到面前,“你所说的事情全都做到了。你为我们带回了生命缚誓者,而且还让她彻底走出了消沉。”他回过头,又看了阿莱克丝塔萨一眼。生命缚誓者正在用鼻子轻轻抚触着向她围拢过去的绿龙和蓝龙。“我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样的魔法,但我对此深表感激。”

“只是心中的魔法而已。”萨尔说道,“她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并和她分享的一切。我们全都应该知道这些事。”

伊瑟拉仰起头,看到了说话的萨尔,便向他们跑来。她垂下了柔美的脖颈,以此向萨尔表达敬意。

“你是我的梦境的一部分,是最美好的那一部分。”她对萨尔说道,“为了援助我们,你做了这么多。我为戴沙林的牺牲感到哀伤,但我很高兴你能逃过一劫。”

“如果我那时能够救下他就好了。”

伊瑟拉点点头。“暮光审判正等着我们。”她抬起头,向周围望了一圈,彩虹色的眼睛里闪耀着喜悦的光亮,“我看到了绿龙和蓝龙聚集在一起。这样很好,杜隆坦之子,这样很好。但,啊,我们的红龙兄弟和姐妹也来加入我们了!”

萨尔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去,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那些红色巨兽的身影,听到了他们拍动翅膀的声音。数十头红龙陆续降落在集结地。萨尔惊奇地注视着这一幕壮观的景象,然后又转过头。三位巨龙守护者和他们的军团已经到齐。萨尔回想起蓝龙军团对抗暮光龙的战斗,开始感觉到希望在心中升起。现在,巨龙部队的数量已经是那时的三倍,而且还有生命缚誓者统率他们……

阿莱克丝塔萨飞上半空,红龙们簇拥到她身边,上下翻飞,虔诚地用鼻子轻触她,然后才满怀敬意地向后退去。她的脸上洋溢着萨尔从不曾见过的喜悦——在经历过这么多苦难与悲伤之后,她终于又和她的军团在一起了。在为了庆祝重聚而进行的一番优美动人的空中飞舞之后,阿莱克丝塔萨轻轻降落在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上,让所有巨龙都能够看到她。巨龙们恢复了安静,急切地等待着红龙女王开口说话。阿莱克丝塔萨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头颈缓缓转动,目光扫过每一头巨龙。

“我的兄弟和姐妹们。”她说道,“我们正站在一场恐怖战争的边缘。我们的敌人拥有无法想象的可怕力量。但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在制订计划以前让你们知道。我希望,这些事能够让你们有更多的理由投身于这场战争。这是一场为了保卫你们自己、你们的族群,以及你们尚未孵化的幼雏而进行的战争。”

巨龙们静静地倾听着她所说的每一个字,但还是有一些巨龙在不安地耸动身体,仿佛他们忽然回忆起阿莱克丝塔萨的配偶曾经在一瞬之间毁掉了那么多龙卵。

卡雷苟斯轻柔地将萨尔放到自己的肩膀旁边。这名兽人按照已经熟悉的方式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蓝龙守护者的身上。卡雷苟斯腾身飞到了阿莱克丝塔萨的身边。当生命缚誓者向巨龙们讲述起萨尔与她分享的幻象时,卡雷苟斯以这种方式给予了她无言的支持。伊瑟拉落在了阿莱克丝塔萨的左边,同样支持着她的姐姐。

一些巨龙,也许是最了解考雷斯特拉兹的那些龙,他们似乎都对阿莱克丝塔萨深信不疑。他们被鳞甲覆盖的面孔和闪烁着柔和光芒的眼睛中都显示出了深深的同情。而另一些巨龙,尽管没有公开表示异议,却明显流露出怀疑的神色。萨尔相信他们只是因为生命缚誓者的回归而太过高兴,不想在这个时候质疑她的故事。

看到卡雷苟斯也对阿莱克丝塔萨坚信不疑,萨尔很高兴,但并不感到惊讶。不管怎样,他很喜欢这头蓝龙。当阿莱克丝塔萨讲述克莉苟萨的遭遇时,许多蓝龙发出了愤怒而低沉的吼声。但卡雷苟斯只是将目光转向一旁,脸上满是痛苦。阿莱克丝塔萨讲述完之后,是卡雷苟斯打破了沉默。

“现在,我们的疑问已经得到澄清。我们知道了一头多彩龙的出现。但真正令我感到恐惧的是得知克莉苟萨遭到了……如此恐怖的折磨。她还活着,这让我感激万分。当庇护所被摧毁的时候,我们对实际情况一无所知。在我们看来,考雷斯特拉兹做出这种事实在是毫无理由。但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理解了。”

“无论这是否属实,”一头年纪更大的蓝龙说道。萨尔认出他是特拉里苟斯,一名阿瑞苟斯的坚定支持者,“我们所有的只不过是这个所谓的幻象。它的真实性根本无法得到证明。”

“她是阿莱克丝塔萨。”纳里苟斯说道,“她是一位守护者……是生命缚誓者!”

“所以她能顺理成章地宣布他看到了幻象。不,等等,是那个兽人及时出现,告诉了她一个能为她的配偶洗脱罪责的幻象。”那头年长的蓝龙继续说道,“如果我看到一个幻象,表明阿莱克丝塔萨编造了这一切,你又该怎么说?或者阿莱克丝塔萨已经疯了?也许失踪的克莉苟萨只是……”

“我可以证明生命缚誓者所说的一切。”一个嘹亮清脆的声音响起。另一头蓝龙飞落下来,他的背上驮着一位人类女孩。

萨尔立刻就认出了这个女孩。他已经在自己的幻象中不止一次见到了克莉苟萨。

“克莉!”卡雷苟斯喊道。萨尔从他的肩膀上滑了下去。卡雷苟斯变成半精灵,向刚从龙背上下来,身形依然不稳的克莉苟萨跑过去,伸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克莉苟萨向他和簇拥过来的巨龙们露出虚弱的微笑。她的身体看上去疲惫而且极度憔悴,但她显然非常高兴又回到了同胞之中。

“你还好吗?”卡雷苟斯关心地问道,“他们……把你伤得怎样?”

“我已经自由了,我不会有事的。”克莉苟萨靠在卡雷苟斯身上说道,“就像我说的……萨尔在幻象中所见到的关于我的事都是真的。我相信他关于考雷斯特拉兹的幻象也是真的。”她抬起头,看着向她露出慈爱微笑的红龙女王。“女王,我为您故去的爱人感到哀痛。”

“谢谢你,克莉苟萨。”阿莱克丝塔萨说道。她的声音浸透了哀伤,但已经不再有分毫绝望,“我也为你感到哀痛。”

忧虑的神色再一次袭上卡雷苟斯的眉头。“你知道阿瑞苟斯如何了吗?”他低声问克莉苟萨。

克莉苟萨点点头。“是的,他受到了暮光教父的利用,被一个名叫布莱克摩尔的人类刺客杀死了。我知道,这个布莱克摩尔的首要目标是你,萨尔。”她转向在场唯一的兽人,“看到他还没有成功,我真是松了一口气。暮光教父和死亡之翼都很害怕你。我很高兴你能在我们的阵营中。”

“来吧,坐下休息一下。”卡雷苟斯说道,“吃些东西,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一切。”

“这根锁链……”克莉苟萨拿起脖子上看似平淡无奇的细长银链,卡雷苟斯立刻明白了那是什么,“我想尽办法要弄断它……”

“我知道。”卡雷苟斯温和地说道,“达尔坎也曾经将这样一副枷锁套在我的脖子上。我很清楚你的恐惧和挫败感,亲爱的姐妹。一个我很在意的人解救了我……现在,让我来解救你。”

他轻轻将那根锁链拈在拇指和食指之间,以几乎无法察觉的力量拽了一下。锁链在蓝龙守护者的手指间悄然断裂,仿佛它只是一根普通的项链。克莉苟萨喜极而泣。其他巨龙都微笑着向后退去,给克莉苟萨流出空间,变回自己真正的形态。萨尔微笑着看到克莉苟萨升入空中,虚弱却又兴奋地飞翔着,再一次获得了自由。

克莉苟萨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萨尔对她进行了治疗; 卡雷苟斯则为她变化出肉和饮料; 阿莱克丝塔萨和伊瑟拉以精灵形态站在她身旁,不住地抚慰着她。萨尔惊讶地看到了伊瑟拉真正喜爱的变化形态。她曾经以暗夜精灵的样子出现在萨尔面前。现在,她依旧保持着深紫色的皮肤和卡多雷的长耳朵,但她的绿色长发中多了一对华丽的长角,表明了她的真实身份。此外,还有几头巨龙,或者变成人形身体,或者保持着巨龙形态,聚集在他们周围,倾听克莉苟萨讲述她的可怕经 历。

“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希望这能对你们有所帮助。”她对巨龙们说道,“只是这些情报……说实话,并不让我能有更多希望。”

“你逃出来了,这本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卡雷苟斯说道,“我在这件事中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克莉苟萨竭力露出微笑,但她的内心中显然充满了忧虑。“感谢你这样说,但……嗯,你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从最开始说起吧。”阿莱克丝塔萨说道,“你怎么会被俘虏的?”

“在失去了我的伴侣嘉瑞苟斯之后……阿瑞苟斯欺骗我去了敌人的大本营,将我交给了那个被称作暮光教父的人类——据我所知,他的确是一名人类。暮光教父和阿瑞苟斯与暮光龙军团沆瀣一气。他们的主人是死亡之翼。”

三名守护者交换了一个眼神,“在他们的第一次攻击中,”阿莱克丝塔萨说道,“那个嘲弄我们的人类正是自称为暮光教父。”

“继续,亲爱的。”伊瑟拉温柔地说道。

“他们囚禁了还是巨龙形态的我,直到我的龙卵平安降生。然后,他们给我套上了那条锁链。”克莉苟萨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你在人类形态会更容易控制。”卡雷苟斯说,“我知道。”

她点点头。“那时,他们开始试验,对我进行试验,对我的孩子进行试验……”她的声音停滞了片刻。阿莱克丝塔萨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克莉苟萨虚弱地向她笑了笑,继续说道: “生命缚誓者,这就是考雷斯特拉兹所遭遇的阴谋。他们通过对我的孩子进行试验,提高了产生健康多彩龙的几率。似乎因为我是玛里苟斯的子嗣,我的孩子也会更强壮。考雷斯特拉兹消灭了他们煞费苦心制造出的军队,让他们承受了沉重的打击。给他们的另一个打击是阿瑞苟斯没有能够成为守护者——他曾经承诺会将蓝龙军团交到暮光教父的手中。”

“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当阿瑞苟斯达成这个交易的时候,神智是否还健全。”卡雷苟斯平静却充满怒意地说道,“现在,就让我们希望那时他已经不再清醒了吧。”

克莉苟萨点点头,似乎是努力在让自己镇定下来。“他肯定已经投靠了暮光教派。对于他,我所知道的仅限于此。”

“他对你做的事……”

“已经过去了,结束了。”克莉苟萨立刻说道。萨尔意识到,虽然她承受了诸多苦难,但现在是她在安慰卡雷苟斯。她的勇气实在是难以言喻。

“所以,他们的计划遭受了两次打击,但他们还有克洛玛图斯。”克莉苟萨的语气变得无力起来,但她显然是在努力保持着平静。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找到了他。那些暮光教徒将他一直运到了诺森德。他们知道,他们需要极为巨大的奥术能量才能激活他的生命。为此,他们需要用玛里苟斯子嗣的血创造一根湍流之针。”

“那么……请原谅我这么说。”萨尔说,“但……为什么他们不用你的血,更早地实现这一目标?”

“我相信他们是想等到阿瑞苟斯先带来蓝龙。”克莉苟萨回答道,“这样他们更能制造出震撼性的效果: 克洛玛图斯率领一支规模庞大的巨龙军队出现在他的敌人面前。我想,暮光教父一开始并不打算杀死阿瑞苟斯。但当我的弟弟失败之后,暮光教父就给他派上了别的用场。他也安排好了我的新用途。我在他们……在他们要强迫我和那个怪物交媾之前逃了出来。”

萨尔大吃了一惊。两头女性守护者都已面无血色。萨尔知道,如果暮光教父现在出现,卡雷苟斯很可能会痛快淋漓地将他撕成碎片。萨尔一定会帮他实现这个心愿。

“这可能会有效的。”克莉苟萨继续说道,“我本来会成为一个新怪物军团的母亲。克洛玛图斯是奈法利安最后的实验品。就我所知,奈法利安现在也被复活了。不过和克洛玛图斯不同,他并没有得到生命的火花。”

“那么说,奈法利安就是一个狂暴的亡灵了。”就在克莉苟萨开始讲述的时候,其他巨龙也渐渐聚拢过来。其中一头巨大的红龙站在了阿莱克丝塔萨和克莉苟萨身后,仿佛要保护她们。这两位女性的身心都遭受了重创,但她们都很刚强。现在说话的正是那头红龙: “他也到这里来了吗?”

克莉苟萨摇摇头。“没有,我相信死亡之翼对他有另外的安排。用克洛玛图斯来对付我们就足够了。卡雷苟斯……他上一次和你作战的时候,还没有做好准备,那时他刚刚活过来。即便如此……”克莉苟萨的声音低了下去。

“即便如此,他仍然打败了我的整个军团。”卡雷苟斯替她把话说 完。

“你们不再孤单了,卡雷苟斯。”阿莱克丝塔萨安慰他道,“三个巨龙军团已经团结在一起。他也许能战胜一个军团,但三个呢?我们进行过许多战斗,我不相信仅仅一头龙就能与我们对抗,无论他有多么强大!”

红龙女王的话却似乎让克莉苟萨感到很不安,她握住阿莱克丝塔萨的手。“生命缚誓者,他……他是为了对付你们才被制造出来的。”她同时也在看着卡雷苟斯和伊瑟拉,“他拥有的能力可以杀死你们所有守护者。他绝不只是一头力量格外强大的多彩龙。他被制造出来有一个特殊的目的: 摧毁守护者!”

萨尔下意识地张开嘴想要反驳,但他又把嘴闭上了。他见过克洛玛图斯,见到过这个怪物的能力。如果他的身体进入巅峰状态,能够使用每一种巨龙的能力……

“她说得没有错。”伊瑟拉看上去同样非常困扰,“我的幻象不会有 错。”

阿莱克丝塔萨向伊瑟拉伸出另一只手,恳切地说: “说吧,妹妹。”

“我本来希望……我是错的……”伊瑟拉闭起眼睛,发出一种充满梦幻感觉,吟咏一样的声音。这不算是一个法术,但绿龙守护者描绘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幻境。萨尔几乎能够在自己的脑海中看到她所说的一切: 除了暮光龙之外万物的死亡。没有植物,没有鸟兽,没有文明。除了他们,没有任何生物在呼吸。每一个守护者都僵死在龙眠神殿之下。

就连他们之中最黑暗、最残忍的那一个,那个授命制造出克洛玛图斯的守护者也没能幸免。

死亡之翼。

萨尔哆嗦了一下,感觉到冷汗淌遍了全身。惶恐的感觉仿佛要攥紧他的喉咙。他周围的巨龙们都因为恐惧、愤怒和见证了严酷的现实而高声议论。但有一个声音清晰地传进了每一只耳朵。

“这不是我们的末日!”

这个声音属于生命缚誓者。她挺直了身子,只是依然保持着精灵的形态,依然伸手牵着她的妹妹和饱经折磨的克莉苟萨。她的脸上放射出决心和激情的光芒。“我们已经阻挠了死亡之翼庞大的计划。阿瑞苟斯失败了,克莉苟萨逃出囚笼。蓝龙在多彩龙缺乏准备的时候就向他发动了进攻。不,未来还没有被刻在石碑上。是的,伊瑟拉的幻象从来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梦境的意义来自于对它的阐解。妹妹,这是不是一个警告?让我们知道,如果不奋力一战,世界将会怎样?”

伊瑟拉扬起她生角的头颅。“是的。只有诺兹多姆知道有什么事真的会发生。我只能告诉大家我看见了什么。”

“那么,就让我们现在下定决心。”阿莱克丝塔萨说,“然后我们就要倾尽全力去战斗。每一个蓝龙、每一个绿龙、每一个红龙,你们在此战斗,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生存,而是为了全部生命,一切的一切。我们会消灭掉那个所谓的守护者杀手。我们会让暮光教父和死亡之翼看到,我们不是懦夫。无论我们失去了什么,或者必将失去什么,我们绝不会失去我们的世界。克洛玛图斯终将灭亡!”

萨尔感觉到自己内心中的希望是如此真实,如此热烈。他能够体会到它的滋味。他情不自禁地让兽人最嘹亮的吼声加入到震撼天地的战吼声中。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热门: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剑海鹰扬 凌天传说 隐花平原 我的温柔是锋芒 我是幕后大佬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神控天下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纵横诸天的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