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布莱克摩尔直到死,都没有再说出一个字。他身体下面的雪很快就变成了红色的泥泞。萨尔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然后蹒跚地走到和那具尸体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重重地坐了下去。从高处跌落和随后的战斗造成的伤痛开始拥了上来。萨尔知道,此刻他受了非常重的伤,但他却同时察觉到自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闭上眼睛,请求得到治疗。很快,回应的暖流拥过他的身体。他实在是累坏了,身上所有地方都痛得要命,但最重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他会活下来。

当然,他不会再去想关于放弃的事。过了一会儿,他打起精神,忍着疼痛站起身。他仍然需要一个庇护所,需要升起一堆篝火,找到一些食物。他不会死在这里,他还要回到阿格娜的身边去。而且,还有另一个人正需要他的帮助。

他在雪地上迟缓地走了一段时间。这时一个影子落在了雪上。萨尔抬起头,眨动着结了冰的眼睑,看到一个巨大的身躯盘旋在他的头顶。因为阳光直射入眼中,他无法看清那个身躯的颜色。他的身体几乎麻木了,连再迈出一步都感到困难。但他还是举起了毁灭之锤——他不打算让一头卑劣的暮光龙挡住他去找阿格娜的路。

“别激动,兽人朋友。”穿入萨尔耳朵里的声音带着一点打趣的意味,“让我背你到有炉火和食物的地方去吧。我承认,我此行的目的本来是要带你回去接受一场英雄的葬礼。不过,现在守护者肯定要感谢我了。”

是蓝龙!萨尔全身都松弛了下来。他立刻感觉到双腿没办法再撑住身子。在失去知觉以前,他最后知道的事情就是两只强有力的爪子轻轻地握住了他。

一个小时以后,萨尔发现自己回到了已经颇为熟悉的魔枢蓝龙集会大厅。他坐在椅子里,身上裹着温暖的毯子,手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饮料的味道又甜又香,他每喝下一口,力气仿佛就恢复了一 点。

他面前的火盆中跳动着明亮的火焰。萨尔将手伸到火上。今天,他不止一次接近死亡——而且并不止是肉体的死亡。但他拒绝了死神,终于回到这里,依然拥有着生命,并为此感到欣喜,心中充满了对温暖的火焰和友好的蓝龙的感激。蓝龙们在已经失去了希望的时候,仍然没有放弃对他的寻找。

“萨尔。”

兽人站起身,向他的朋友卡雷苟斯问好。变化成半精灵的蓝龙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伸出两只手,抓住萨尔的胳膊。

“你在我们这里已经变成最受欢迎的人物了。”卡雷苟斯说,“你能够活着回来,对我们来说,不啻为这个阴霾日子中的一道阳光。告诉我,你是怎么被找到的?当你掉下去的时候,我的心仿佛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你。”

萨尔露出一丝微笑,目光却显得格外严肃。“积雪接住了我,但也把我埋住,让你看不到我。看样子,先祖还没有准备好让我加入他们的行列。”

“是纳里苟斯找到了你。他告诉我,离你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具尸体。”卡雷苟斯说道。

“是布莱克摩尔。”萨尔说。他本以为自己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又会变得怒不可遏,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心中并没有愤怒或者憎恨。布莱克摩尔已经被他彻底打败了。萨尔不仅在这个布莱克摩尔早已不应存在的时光之路中消灭了他,更从心中消除了他的影响。他对萨尔的一切控制都已经随着他的死亡而烟消云散了。

卡雷苟斯点点头。“纳里苟斯向我描述那具尸体的样子时,我就怀疑是他。很高兴你赢得了胜利。而且,请恕我直言,你的胜利让我感到万分惊讶。无论是高空跌坠、极度严寒,还是杀手的袭击,都没能杀死你。嗯,看样子你们兽人要比我想象的更加强悍。”

“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萨尔低声说,“但我知道,现在有一个人是孤独的。”

卡雷苟斯好奇地看着萨尔。萨尔开始向他解释道: “我依照伊瑟拉的命令,离开大漩涡,也离开了一个人。我要再见到她,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我也要回到她身边。”

现在,蓝龙点了点头。“我明白。希望你心愿得偿。”

“我会的,对此我很确定。”他看了卡雷苟斯一眼,“但我觉得……你并不是很确定。”

卡雷苟斯皱起眉头,转过身,开始来回踱步。“你当时掉了下去,萨尔。你没有看到随后发生的事情。”说到这里,他陷入了沉默,萨尔只是耐心地等待着。

“那个怪物,那个克洛玛图斯——我听到暮光教父是这样叫他的……你明白他是什么吗?”卡雷苟斯问。

“你说他是多彩龙。戴沙林和我说过这样的怪物。他说,他们全都已经死了。”

卡雷苟斯点了点头,亮蓝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摆动。“我们也是这样以为的。萨尔,多彩龙不是自然的产物,他们是被制造出来的,我以前从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头多彩龙。但他很显然是奈法利安最成功的实验品,是他最强大的武器。我从没有见过生有五颗头的这种怪兽。”

“五颗头。”萨尔喃喃地说道,“每一颗头对应五色巨龙中的一种。”这真是一种可怕的想象,无论萨尔怎样努力,都无法压制自己内心中的恐惧。

“五颗头,”卡雷苟斯重复着,萨尔从他的声音中听到了和自己相同的恐惧,“正是如此。萨尔,多彩龙从来都无法存活太久。但也许奈法利安已经洞悉了这个问题中蕴藏的秘密: 五颗头,五个大脑。也许正是这一点让克洛玛图斯如此强大,即使……即使他看上去很虚弱。”

萨尔终于隐藏不住自己的困惑了。“虚弱?”

卡雷苟斯转向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虚弱。”蓝龙守护者重复了一遍,“他的动作很不协调,常常出错。有时候,他的翅膀甚至无法支撑住身体,但我的军团还是无法与他和暮光龙对抗。萨尔,他打败了我。现在我已经有了守护者的力量,也许这样说会显得我很傲慢,但除了其他守护者之外,应该没有任何一头龙能够战胜我。而在那场战斗中,我不得不下令撤退,否则克洛玛图斯就会杀死我和全部蓝龙军团。我们已经用尽一切力量和他对抗,而且他还处在虚弱的状态中。”

萨尔了解卡雷苟斯。这位新守护者总是会看到事物积极的一面,从不会轻易陷入到愤怒或绝望之类的负面情绪中。但萨尔还是从他现在的神情和声音中发现到了沮丧与忧虑。

萨尔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他还没有获得完全的力量。如果他的身体恢复正常……”

卡雷苟斯的蓝眼睛中深藏着无限的忧虑,他低声说道: “看样子,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止他。”

“是的。”萨尔表示同意,他也陷入了沉思,“如果把不同的力量集中起来呢?”

“当我们最需要团结的时候,却陷入了彻底的分裂。”卡雷苟斯说,“克洛玛图斯率领的暮光龙军团……如果我和我的军团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第二次发动进攻,他一定会打败我们,并将我们彻底消灭。”

“伊瑟拉和诺兹多姆会来支援你。”萨尔对此很有信心,“他们和他们的军团都会来的。”

“这还不够。”卡雷苟斯有些无力地说道,“我们需要红龙。不……不只是红龙军团,我们需要生命缚誓者。我的军团士气已经陷入了低谷,萨尔。我承认,就连我也是如此。看到那个怪物,你就会明白什么是无法战胜的绝望……”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我们需要生命缚誓者给我们带来希望,但现在她自己也把希望彻底放弃了。我已经开始真正相信,我们赢不了这场战争。”

“我会再和她谈谈。”萨尔说。

“上一次,她根本没有听进去一个字。”卡雷苟斯说道,冷静而现实的苦涩感扼杀了他素来乐观的声音,“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们失败了,萨尔,而且……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我是守护者,我拥有了……新的视野,理解这个世界的全新的能力。这很难解释。我和以前有了很多不同,不过在很多地方,我又和原来是一样的。面对克洛玛图斯,我感到自己依然只是卡雷苟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萨尔走到自己的朋友身边,将一只绿色的大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是你内心中的谦逊诚恳让你的族人们归心于你。你拥有了魔法守护者的全部力量,但这并不会改变你的内心。我知道你的勇气,卡雷苟斯。 我也知道,这是一场看似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战争,但……就在我深埋在雪中,飘浮在生与死之间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我看到了一个幻象。我从心底知道,那是真实的,并不是一个濒死兽人最后的一点希望。”

卡雷苟斯点点头,他完全信任萨尔。“你看到了什么?”

萨尔却在摇头。“我不能告诉你,现在还不行。这件事我必须最先告诉阿莱克丝塔萨,所以我认为,也许我能帮助她找回自己。有了生命缚誓者和她的红龙军团,嗯,我相信克洛玛图斯应该会感到一点不安了。”

他们对视而笑。

* * *

暮光之锤教徒们一直在忙碌着。

克洛玛图斯已经得到了生命。尽管他的躯体依旧在持续腐烂下去,看上去是那样令人作呕。他作战非常凶猛,虽然刚刚获得生命,身体还非常虚弱,却已经赢得了辉煌的胜利。现在,他正趴伏在神殿外面的雪地上,贪得无厌地大吃大嚼。暮光教徒们不断将新鲜的血肉送到他面前,让他的每一张嘴里都塞满了食物。

暮光教父站在他旁边。突如其来的胜利让他有些轻飘飘的感觉。死亡之翼肯定不会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找他的麻烦了。布莱克摩尔干掉了令人失望的阿瑞苟斯,利用那头蓝龙罕有的血液实现了他活着的时候没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已经有一头暮光龙向他报告,萨尔从卡雷苟斯的背上跌落了下去。布莱克摩尔现在正去他跌落的地方查看情况,以免那个兽人还没有死透。暮光龙击退了蓝龙,而最重要的是,克洛玛图斯得到了生命,而且在刚一苏醒,尚无法完全控制身体的时候就打败了由新生的守护者卡雷苟斯率领的蓝龙军团精英,将他们像一群苍蝇一样赶走了。

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克洛玛图斯几乎没有说话。他一直在大嚼着刚刚猎杀并运送过来的雪落麋鹿。现在,他终于停了下来,抬起了巨大的黑色头颅。

“还要更多。”他含混地说道。

“要多少都可以,克洛玛图斯。”暮光教父向他保证,“我们会一直给你送鲜肉过来,除非你愿意亲自捕捉猎物。”

“很快我就能自己去猎食了。”黑色龙首用深厚的声音说道。那声音更像是被暮光教父感觉到,而不是听到的。“活的东西才香。”

“你说得没有错。”暮光教父表示同意。克洛玛图斯又低下黑头,继续进食; 同时抬起了红头,侧面对着暮光教父,转动着一颗巨大的眼睛,觑着这个人类。

“那些龙不会自动把喉咙翻过来,让我咬碎他们的喉咙。他们还会杀过来的。”

暮光教父没有听出红色龙首声音中警告的意味。“如果他们再杀过来,那就只能说明他们有多么愚蠢。而且我相信,现在他们一定已经连做这种傻事的力气都没有了。伊瑟拉仍然不见踪影,她的军团群龙无首。诺兹多姆也许已经被找到,但他还没有要率领青铜龙前来支援的意思。阿莱克丝塔萨像个人类女孩一样只知道哭泣。没有了她,她的军团就连最基本的任务也无法完成。你已经让蓝龙知道了你的强大。他们的守护者是个软弱的家伙,不可能再有效地控制他们。而他们眼中的那个英雄萨尔或者是已经死在了雪原上,或者很快就会被布莱克摩尔的剑砍掉脑袋。我认为,你尽可以先痛快地休息一下,我的朋友。”

红色龙首用仿佛在燃烧的紫色眼睛瞪着暮光教父,眼神中尽是恶意。“我不是你的朋友,暮光教父。”他的声音很轻,但其中的某种东西让与他对话的人类心脏骤停了一下,“我也不是你的孩子或者你的仆人。我们全都在侍奉伟大的死亡之翼。是我的父亲让我必须效忠于他。这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

暮光教父没有显露出害怕的神情,但他怀疑这头龙能够嗅到他的气味。他又停顿了一会儿,确保自己的声音不会颤抖。

“当然。克洛玛图斯。我们全都对他保持着绝对的忠诚。”一双巨大的龙眼眯了起来,但克洛玛图斯没有再追究这一点。“你不是一头龙,你不懂得他们,但我懂。他们也许刚刚四散奔逃,但他们会再来的。他们会一直杀过来,直到全部死在这里。”

“当然。”蓝色龙首低声笑着说道,“他们可能等到下次战斗之后,就不会再来了。不管怎样,如果你放松警惕,那愚蠢的就是你。我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等到他们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我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弱。”他又停了一下,低下蓝头,张开大口吞下了一整只成年母鹿。“玛里苟斯的女儿还活着,是不是?”

暮光教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件事。“是的,她还活着。不过我们已经使用了玛里苟斯后裔的血,激活了湍流之针。”

黑色龙首用嘲讽的眼神看了那个人类一眼。“现在重要的是她的血统,而不是她的血。”

“是吗?”暮光教父说道,然后,他似乎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哦,那么,我现在是否要带她来见你?”

“我的父亲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试验。”青铜龙首说道,“而我是他唯一成功存活的孩子。也许,我们一族需要一种更加稳定,更加……传统的手段来产下多彩幼龙,这样才能保证他们足够强壮,能够生存下去。我是父亲,而让玛里苟斯最后的一个孩子来充当母亲是否合适?是的……我们的孩子将更加强大。但我必须首先休息一下,过几个小时再带她过来。不必担心她摘下项链以后会怎样,我会事先做好准备。即使变回巨龙形态,她也无法与我相比。”

暮光教父转头看着自己的一名助手。 “三个小时以后,带那个蓝龙囚徒来见克洛玛图斯。我现在要去见我的主人,向他报告我们的胜利。”

“您的命令就是我的生命。”那名助手话一说完,就立刻跑去执行命令了。克洛玛图斯的绿头又吞下一只麋鹿,一边咬碎麋鹿的骨头,一边看着那名暮光教徒跑远。然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喷出一股浓烈的生肉臭气,俯卧在雪地上,闭上了十只眼睛。但在沉沉睡去之前,那颗黑头对暮光教父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的命令,就是你的生命。”

暮光教父跪倒在水晶球前,那里面充满了黑暗和危险。

“死亡之翼吾主。”他谦恭地说道。

水晶球裂开了,释放出午夜一样黑的浓烟,迅速凝聚成一个双眼仿佛在喷出烈火的巨大黑龙。“你最好能说些好消息给我听。”黑龙守护者用雷霆般的声音说道。

“我有好消息。”暮光教父立刻说道,“是最好的消息。克洛玛图斯活过来了!”

一阵低沉、喜悦的笑声充满了整个空间,算是对暮光教父的报告作出的回应。暮光教父感觉到身子下面的地面也在微微晃动。“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很高兴你成功了!再告诉我更多好消息。”

暮光教父犹豫了一下。很不幸,这一次他还是有坏消息要报告。不过,就算是这个坏消息里面也有好的地方。“阿瑞苟斯辜负了我们,但他终究还是有用的。他代替了那个雌性蓝龙。他的血被用来激活了聚焦之虹。利用聚焦之虹,我们能够控制整个魔枢的奥术能量!我们创造出一根湍流之针,将所有这些辉煌的能量直接注入到了克洛玛图斯的体内。”

随之而来的寂静比死亡之翼的怒火更加恐怖。很长时间里,暮光教父听不到半点声音。他觉得这种情形似乎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

“那就是说,阿瑞苟斯没有被选为守护者。他没能把蓝龙献给我。”死亡之翼的声音很平静,实在是太平静了。但暮光教父知道,这个疯狂的守护者从没有真正平静过。

“没有,我的主人,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产生出守护者的。看样子,似乎他们也不是真的明白。不过,守护者的力量的确被另一头蓝龙占有了。”

“卡雷苟斯。”死亡之翼缓缓地说出这个名字,仿佛满腔憎恨都被注入其中。

“是的,主人。阿瑞苟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守护者之位以后,就立刻召唤暮光龙军团发动进攻。然后,他单独逃进了永恒之眼,在那里被布莱克摩尔杀死。他的血被注入了聚焦之虹。而蓝龙军团在卡雷苟斯的率领下立刻对我们发动了反攻。但是,我的主人,克洛玛图斯虽然刚刚苏醒,还很虚弱,却已经将他们打得溃不成军!一旦他能够控制自己的全部力量,就没有任何东西能与他抗衡了。所以,请您放心,就算卡雷苟斯成为蓝龙新的守护者,也无碍大局。我们终将赢得胜利!”

他等待着主人的反应,感觉到汗水在自己的腋窝下凝聚。他等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本来已经开始思考,是否要亲自来做好这些事。”死亡之翼的声音中流露出警告的意味。

暮光教父用了很大力气才掩饰住自己放松的心情。“不必,伟大的主人。您已经看到,我足可以为您分忧解难。”

“这……确实让我感到安心。在我的计划中,现在已经进行到了一个关键阶段。如果我不得不来这里处理你的问题,那么我一定会非常愤怒。依照你的报告来看,你的确值得褒奖。那么萨尔呢,他死了吗?”

“他在战斗中从卡雷苟斯的背上掉了下去。”暮光教父说,“他很可能已经摔死了。就算他还有一口气,布莱克摩尔也已经去寻找他了。”

“那么,你认为他已经死了?”

“是的。”

“我不这样认为。”死亡之翼说,“我要看到尸体。只要没找到尸体,就继续给我找下去。否则,我只能认为他还活着。”

“如您所愿,我这就去办。”

“克洛玛图斯在完全恢复力量之前,还需要好好照看。不能让他受到任何损伤。”

“绝对不会。实际上,克洛玛图斯已经瞥到了未来的变化。他要求得到克莉苟萨。等到克莉苟萨为他生下龙卵的时候,我相信,多彩龙短命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了。”

“克洛玛图斯是睿智的。这样很好,很好。她应该得到成为未来之母的荣誉。”死亡之翼诡异的金属下颚微微张开,露出一个接近于笑容的表情,“这让我感到高兴。虽然经受了挫折,但你做得依然很好,教父。继续好好干吧,你会得到奖励的。”

凝聚成死亡之翼的黑烟再一次消散成盘旋的浓雾,落在地面上,收缩成一颗黑色圆球,恢复成了原先的样子。暮光教父颓然倒在一旁,擦抹着湿漉漉的眉毛。

* * *

他们有一间相当完整的实验室。克莉苟萨早就对此心知肚明。她知道那里每一只冒泡的烧杯,每一个小火炉,每一只瓶子,每一根针,还有每一个被装在贴着标签的洁净扩口瓶中的“标本”。她知道那个地方的气味和声音, 她也知道那些药剂师们使用的工具。

在那里,她知道了何为痛苦,何为羞辱,以及无可忍受的悲痛。但她一直都知道,哪怕她偶尔也会在心中希望得到死亡的救赎,其实她并不真的想要去死。她也知道,他们不会杀死她……除非他们已不再需要她。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热门: 蒙面女人 蔷薇犯罪事件 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 夜夜夜惊魂(第2季) 黑暗塔4:巫师与玻璃球 亡者归来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玫瑰帝国4·黑羽蝶之翼 修罗道·传奇 坛子里的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