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两种痛苦萨尔都没有感觉到。他的身体所遭受的冲击要比预想中轻柔得多。这肯定不是石头,他的下坠并没有停下来,只是速度缓慢了许多。片刻之后,当他终于停顿下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周围湿漉漉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也几乎无法呼吸。然后,他明白自己是落在了积雪之中,是松软的新雪救了他。他还活着。他的身子在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着,肺吃力地吸着气……但他还活着。

他闭住眼睛,不再去理会周围的现实。

充盈在他脑海中的景象是他坐在一座岩石山峰的顶端,身边是一位悲痛欲绝的美艳佳人。阿莱克丝塔萨看着他,全身都散发着令人心碎的悲伤和麻木的绝望。

“你不明白。”那时她这样对萨尔说。

“我不明白什么,阿莱克丝塔萨?”

“这不重要。即使这些事之间都有关系也不重要。这些事持续了有多久也不重要。我们是否能阻止它,也同样是不重要的。

“孩子们都死了。考雷斯特拉兹死了。我的全部都死了,最后剩下的一点,很快也会死去。希望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那时,他并不明白。那时他刚刚解救出诺兹多姆,心中充满了希望。后来,卡雷苟斯的乐观精神和宽广胸怀更是激励着他奋战不息,即使面对恐怖妖异的暮光巨龙,也不曾有过半分畏惧。

但阿莱克丝塔萨是对的。这些都不重要。

卡雷苟斯敌不过这个令人胆寒的巨怪。向他发动攻击的蓝龙就像是微不足道的蜜蜂,被他轻而易举地击退。暮光之锤将取得最终的胜利。他们首先将奴役这个世界,然后将它彻底摧毁。

他是否能继续呼吸下去,这又有什么关系?大地之环坚持不懈地努力工作,对世界的未来深感担忧,为了找到治愈世界的方法而废寝忘食地进行研究——所有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这全都不重要了。

除了……

在他的心中,生命缚誓者凄美的面容被另一个人所取代。那个人有着一张更刚硬、更有棱角的脸,深褐色的唇边露出獠牙的小尖。但一看到这张脸,萨尔的心突然就开始跳动起来,疼痛的感觉立刻随之而来,仿佛他这时才苏醒过来。

也许这个世界将被暮光教派摧毁,也许一心想着救治大地的大地之环的萨满们真的只是一群笨伯,只能见证这个世界的毁灭。

但在这一片凄凉之中,在无尽的绝望和黑暗之中,萨尔还知道一件事。

考雷斯特拉兹死了。阿莱克丝塔萨这样对他说道。红龙女王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爱人、伴侣、朋友和战士; 再也无法伸出充满爱意的手指轻抚他的面庞; 再也看不到他的微笑。

但阿格娜并没有死。而从天空坠下的萨尔,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重新恢复感觉之后,强烈的疼痛感让他不由自主地用力吸气。他僵硬的嘴唇翕动着,发出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 “阿格娜……”

是她鼓励萨尔接下这个任务。那种下命令式的鼓励实在是非常直率和生硬,但在那个“命令”后面蕴藏的深厚爱意,萨尔直到现在才渐渐明白。阿格娜要萨尔离开,并不是为了她,这是为了萨尔,为了他的世界,尽管阿格娜也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员。萨尔回忆起她聪慧的头脑和一针见血的话语曾经让自己多么气恼。她会明白地说出心中的想法和感觉。萨尔又回忆起在自己的幻境任务中,她那出人意料的温柔保护和引导。还有他们一同度过的那一个个充满柔情蜜意,又狂野不羁的夜晚。

萨尔想再见到她,在万事万物终结之前。

凄凉之地的阿莱克丝塔萨是绝望而孤独的。那种死亡的空旷正反映出她已经成灰的心……而萨尔,他能够再见到自己的爱人。

他很冷,身体正在迅速变得麻木,但和阿格娜在一起的心愿是那样强烈,那样充满生命力,那样温暖和真实。它赶跑了萨尔体内的消极和怠惰。萨尔强迫自己的肺继续工作,用尽全力吸进清冽的空气,同时尽量激活在他体内进入休眠状态的生命之灵。

萨满就是用这种方式与元素沟通,与万物沟通,与自己沟通。万物有灵,而唯有萨满理解这一点,能够利用这一点。但萨尔非常担心自己会失败。他以前一直都无法与生命之灵沟通。在大漩涡的时候他就失败了,辜负了大地之环的其他成员。那时他的心中有太多杂念,让他无法集中精神,深入到自己的内心,将那深沉而丰饶的知觉呼唤出来。

但这一次,他没有分神,没有心烦意乱。他的眼中只有阿格娜,如同在关于未来的未知黑暗中得到了一支火把。他闭起双眼,看着她,带着一点玩笑的意味,微笑着望进她金色的眼眸中,手中握着她的手。

你的手中那只强壮的手……

哦,他想念她,并且知道这种思念是正确的,是完全可以信任的。这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思绪,却要比他心中一切对于死亡和毁灭的恐惧更加强大。

就在萨尔向阿格娜和自己内心深处的生命之灵敞开自己的时候,另一个幻象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个幻象无关于阿格娜,也无关于萨尔的生死。如同一幕舞台的布景,它在萨尔的意识中逐渐展开: 英雄、恶棍、令人惊骇的黑白翻转、灾难,还有误解。他的心中充满了对阿格娜的渴望与思恋。现在,另一种感情让他疼痛难忍,那不是同情,而是有过共同经验之后的移情和理解。

他理解了……阿莱克丝塔萨……

“她必须知道,”萨尔悄声说道,“我必须找到她,告诉她。”到最后,这些联系才是最重要的。到最后,它们才是唯一重要的。它们是激励灵魂的歌声和画面: 对家园,对文化和信念,对某个人的爱。正是它们激励人们英勇奋战。正是这种感觉让心脏能继续挑动,将群山移动,塑造了这个世界。透过这两个幻象,萨尔知道,他和那位深陷于悲痛之中的女士都爱得真实而深湛。他们爱一个人,因为她或他就是那个人,而不是因为他们能做些什么,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头衔或掌握的力量。

阿格娜爱萨尔,同样只因为他就是他,正像他爱着她一样。

阿莱克丝塔萨也是在这样爱着。需要有人让她想起这一点。萨尔深切地知道,要去点醒她的人正是自己。

生命之灵也向他敞开了自己。它在萨尔体内流过,给他带来温暖、安慰和力量。能量在几近冻僵的肢体中奔涌。萨尔开始扒开积雪,向上爬去。他依照自己呼吸的节奏做出动作,在吸气的时候休息,呼气的时候移开雪团。他平静、清醒,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他的心中充满全新的启示,他需要需要与别人分享。

这并不容易,但生命之灵给了他力量——强壮而又温柔的力量。终于,他将自己拽出了雪洞,坐到地面上,吃力地喘息着。然后,他慢慢站起身,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他的长袍已经湿透了。他需要温暖,需要一堆篝火。他还必须马上脱掉浸湿的衣服,否则他就会被这身衣服杀死。他向天空抬起头,希望能看到正在寻找他的蓝龙。但天空中除了云朵和偶尔飞过的鸟雀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失去意识已经有多长时间。战斗显然是结束了——无论结果如何。

先要找到容身之处,然后是生火。萨尔寻找着合适的地点。不远处的岩壁上似乎是有一处洞穴,或者至少是一个凹陷。在灰色的岩壁上,那里只能看到一片深色的影子。

转瞬之间,他救了自己一命——这并非是因为他的知觉,而是缘于他集中的精神,他明净的心。

萨尔猛转过身,毁灭之锤已经扬起。在最后一刹那挡住了跟踪他已久的影子发动的攻击。

布莱克摩尔!

布莱克摩尔披挂着萨尔现在已经完全认出来的甲片,挥舞着光芒闪烁,几乎比他还要大的巨剑,以仿佛完全超越人类的力量向萨尔猛攻而来。

但他终究只是一个人类。

这名黑暗刺客第一次从阴影中蹿出来,以完全出乎意料的攻击砍掉了戴沙林的头。那时萨尔曾经大吃了一惊。当布莱克摩尔跟踪他穿越时光之路,要对婴儿萨尔下毒手时,这个兽人因此而心慌意乱。当萨尔发现这个神秘的刺客的真实身份时,他感到异常沮丧。

布莱克摩尔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这让萨尔开始怀疑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是否真的有意义。萨尔无从逃避的道路,他的一切成就,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现在,萨尔咬紧牙关,拒绝让恐惧削弱自己。他的身体已经被生命之灵治愈,只是依旧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严寒的影响。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动作过于缓慢,甚至连自卫的能力都不够。他必须得到帮 助。

生命之灵,帮帮我,让我能够战胜这个本不应该存在的敌人,让我能够将你的启示带给那些必须知道它的人!

暖意流过他的血管,温柔却强悍,将精力和灵活送到他的肢体上。萨尔依稀感觉到,就连他的衣服也变得干燥了。能量同时让他的意识感到舒适和警惕,向他的肌肉中灌注力量。萨尔没有怀疑,只是心怀感激地接受。他发动了攻击,甚至不需要思考。日积月累的作战经验指引着他的双手,毁灭之锤一次又一次地向穿着偷来的铠甲的布莱克摩尔轰击着。这个人类惊骇地向后跃去,缩身摆出防御姿势,将巨剑举在身前。

“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想要训练你了。”布莱克摩尔冷笑着说道。现在,萨尔也认出了他被头盔捂得发闷的声音。“作为一个绿皮……你很优秀。”

“你训练我的决定曾经导致你的死亡,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你现在会因此而再死一次。你不能愚弄命运。”

布莱克摩尔笑了,沉闷的笑声中显示出真实的愉悦感。“你从一个几乎不可能让你生还的高度上掉下来,兽人。你受了伤,只是勉强活了下来。我相信,命运将安排你死在这片北方的冻土上,而不是让我被你杀死。不过你的精神依然值得钦佩。慢慢将它摧垮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少乐趣。只是,恐怕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没时间在这里耽搁了。血肉撕裂者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品尝生命的味道,我很快就会满足它。”

他着重强调这个名字,仿佛是要将恐惧钉进萨尔的心里。这个兽人却反而笑了。布莱克摩尔皱起眉头。“你在死前会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有趣的是你。”萨尔说,“你给你的剑起的名字让我觉得好笑。”

“让你觉得好笑?你不应该有这种想法。在我的手中,它的确撕裂了许多人,让他们变成尸体!”

“哦,当然。”萨尔说道,“但这名字实在是太直白,太过野蛮和粗鲁了。就像那个真实的你,就像是那个你极力想要遮掩的你。”

布莱克摩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高声吼道: “我是国王。兽人,记住这一点。”

“你只是个窃国蟊贼。而且你别想把我变成尸体!”

怒不可遏的布莱克摩尔再一次冲过来。刚刚幸免一死,身上带伤的萨尔再一次挡开了他的攻击,并且发动了反击。

上一次布莱克摩尔死亡的时候曾经说过,萨尔是他——布莱克摩尔一手塑造而成的。这句话让兽人从心底里感到恶心。每次想到这个人也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萨尔就会由衷地感到寝食难安。德雷克塔尔曾经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他解开了一部分心结。但现在,当锤剑撞击在一起,迸溅出一簇簇火花的时候,萨尔意识到,他从来都没有能摆脱掉布莱克摩尔抓住他灵魂的那双肮脏的双手。

站在萨尔面前的这个人,用强有力的臂膀挥舞巨剑,显示出定要置于他死地的决心。他是萨尔的暗影一面。在这片阴影下,萨尔曾经感到过彻底的软弱无力。他用人生中大部分时间决定自己不会再有这种无助感。现在,透过清明的心境和对自己的两面进行的观察,萨尔意识到,布莱克摩尔表现出了他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内心中与之奋战不休的一切黑暗的部分。

“我曾经害怕过你。”萨尔低声说道。他用一只强有力的绿色大手攥紧毁灭之锤,举起另一只手,伸出五指。他张开口,正义的怒吼震荡着冰寒的空气。一股旋风随着他的召唤而出现,舞动着卷起地上的冻雪,变成一股冰晶龙卷风。龙卷风迅捷而精确地落在布莱克摩尔头顶,将他提起来送上高空。随着萨尔一挥手,布莱克摩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条胳膊弯曲在胸前。萨尔快步跑到了他面前。

他盯着这个无力站起的身躯,眯起了眼睛。他一边说话,一边缓慢地将毁灭之锤高举过头顶,做好了施行死刑的准备。

“你是我所痛恨的一切……你是个软弱的人,因为幸运而窃据高位。你让我对自己感到痛恨,对自己……”

布莱克摩尔猛地跪立起来,举起血肉撕裂者向萨尔暴露的躯干刺来。萨尔向后跳开,但剑尖还是击中了他。剑刃刺进他的肚子约有两寸深。他吸了一口冷气,倒在雪地里。

“想说些什么就说出来好了。”布莱克摩尔说道, “但你终究还是要去见你的先祖们了。”

布莱克摩尔的声音也比刚才稍稍虚弱了一些。他挥剑的力量也不如先前。萨尔对他造成的损伤一定比他所想象的更严重。

萨尔怒吼一声,挥起毁灭之锤,击中了敌人的双腿。布莱克摩本以为他会挣扎着站起来,所以并没有准备好攻击依旧躺在地上的萨尔。毁灭之锤击中了他,让他发出一声长嚎。他腿部的护甲挡住了大部分攻击的力量,但凶狠的打击依旧让他倒在了地上。

这个家伙的心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高尚的东西。就像塔蕾莎在那条腐败变异的时光之路中依旧在心中保留了真正的她,布莱克摩尔也没有任何实际的变化。他也许不再酗酒,或者不会再错误地依赖别人的力量。但他依旧是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 一个精神猥琐的人,一个习惯于欺凌弱小,最擅长背叛和操控他人的人。

而萨尔也还是他自己。

布莱克摩尔也许在萨尔年轻的时候威吓、控制过他,也许以仿佛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形象重新出现在萨尔面前,让萨尔感到惶恐不安。尽管萨尔只穿着长袍,他却有了新的铠甲; 尽管他依然挥舞着熟悉的毁灭之锤,他却有了新的武器。他能感觉到对阿格娜的爱在自己的灵魂中燃烧。这种燃烧不会分散他的精神,而是一种稳定的光与热,恒久而且真实——比在雪地上疯狂挣扎的这个人类让他心中生出的憎恨更加真实。他还妄图用两条伤腿站起来,用正在迅速衰弱,很快就将毫无用处的手臂拖着一把剑。阿格娜的爱就是萨尔的盔甲和武器,保护他、遮挡他,帮助他以好的自己去战斗——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

以自己以前从不知道的一种方式,萨尔明白了,布莱克摩尔取胜的那些时刻,他让萨尔心惊胆战的那些时刻,从根基上摧垮萨尔决心的那些时刻,让萨尔错误地以为自己渺小软弱的那些时刻——都已经一去不返了。

也许在那些时刻中,萨尔是没有力量的。但萨尔此时所在的是这一时刻。在此刻,萨尔无所畏惧。

在此刻,布莱克摩尔不会取胜。

该结束这一切,将布莱克摩尔送还给他的命运了, 他将再一次死在萨尔手中。萨尔必须将所有的怀疑、不安和畏惧都送到它们应去的地方: 真实的,永远的过去。

萨尔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流血,本属于他自己的红黑色的液体浸透了他的长袍。但疼痛感能帮助他集中起精神。萨尔开始以武器大师的风范挥起战锤——这才是真正的他。这时,布莱克摩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战锤将血肉撕裂者砸到一旁。布莱克摩尔软弱的手臂已经挥不动那把巨大的武器了。萨尔一只手离开锤柄,向天空举起。一阵巨大的爆裂声随之响起。

一根巨型冰柱从它垂挂的山岩上掉落下来,如同一只技艺高超的手掷出的匕首,直刺布莱克摩尔。虽然它只是冻结的水,它不可能刺穿钢甲。但它像一只重拳,干净利索地把那个人砸倒在地。一声痛苦而尖锐的号叫从布莱克摩尔的口中逸出。他跪倒在雪中,手中没有了武器,几乎被冰柱砸得失去知觉,哀求一般地向萨尔抬起双手。

“求求……”这个声音沙哑而且虚弱,但在寂静的雪原上,萨尔能够清楚地听到,“求求你,饶了我吧……”

萨尔并非没有同情心。但他很清楚,自己更需要做的是恢复平衡,实现正义——无论是对生出这个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扭曲的时光之路,还是萨尔自己的,这个人类不应该存在的时光之路。

萨尔将战锤高举过顶。他看见的不是这名人类哀求的样子,而是他身上闪光的甲片——它们曾经在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身上闪烁着同样的光芒。而他——萨尔——也曾经穿戴过它们,直到不久之前才将它们放下。

蛇在长大时会将旧皮蜕下,心灵也会成长得更加纯净和强壮,但要将过去的自己抛下,却似乎要用一辈子的时间。而现在,萨尔已经准备好抛下这个人类加在他身上的一切痕迹。

他摇着头,内心感觉到了平静。无论喜悦还是复仇,都已不在他的心中。这样的事情里没有任何值得喜悦的地方,但他感觉到了自由,感觉到了解脱。

“不,”萨尔说,“你不应该在这里,布莱克摩尔。你不应该存在于任何地方。这一锤,我是为了纠正错误而挥。”

毁灭之锤落下,砸开了金属头盔和头盔中的头颅。布莱克摩尔倒在锤下,立刻就死掉了。

萨尔杀死了他的阴影。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热门: 重生之暗夜崛起 死亡名单 独裁之剑 一张俊美的脸 守夜人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 名侦探的噩梦 诡案罪7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玉岭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