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蓝龙胜利了!

他们的数量不如敌人,但他们漂亮地赢得了这场战斗。新的守护者让他们士气高涨。拥抱之月治愈了他们的创伤,泰坦的祝福因为他们谦卑的祈求而到来。巨大的喜悦和慰藉为他们提供了新的力量和决心,要为保护蓝龙一族而战。

这种事本不应该发生的!

阿瑞苟斯浑身流着血,身体的一部分已经被冻成冰块,一只翅膀因为卡雷苟斯准确的打击而受伤。他勉强坚持着战斗,但已经感到虚弱、恐惧——这两种情绪都让他感到极不适应。

情况怎么可能变得这样糟糕?

像所有被困在陷阱中的野兽一样,阿瑞苟斯的心里只剩下了惶恐和厌恶,而他现在想要的只有安全—— 一个巢穴,一个能够恢复、休息和思考的地方。他知道,这样的地方的确有一个,在那里,他可以平静下来,甩掉像黑雾一样缠绕在他神经上的恐惧。

他狂乱地寻找着卡雷苟斯。那个浑蛋在那里,看上去是那样巨大、骄傲、光辉灿烂,全身放射出本应该属于阿瑞苟斯的能量。而卡雷苟斯宠爱的那个兽人竟然还骑在他的背上,就像一只站在牛背上的蒺藜球,挥舞着他的锤子,打碎了一颗又一颗暮光龙的头颅——那可都是阿瑞苟斯的暮光龙。

永恒之眼。他必须去永恒之眼。他将在那里思考,重整部队,制定新的计划。那里是魔枢的核心,他的父亲隐居和避难的地方。在阿瑞苟斯心慌意乱的时候,它向阿瑞苟斯发出了召唤。只是想到那里,阿瑞苟斯立刻感觉到了某种程度的镇定。他以巨龙不该有的方式呜咽着,摆动双翼向下飞去,离开惨不忍睹的空中战场,像一块石头从魔枢的巅峰跌落。直到最后一刻,他才张开翅膀,滑翔着穿过魔枢的入口,飞快地在魔枢内部迷宫一般的走廊之中穿行。惶恐将寒冰一般的利爪刺进他的内心,让他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他终于看到了: 一个如同迷雾漩涡一般不断旋转的传送门,门对面就是永恒之眼。阿瑞苟斯疾速向那里飞去,穿过传送门,进入到一片夜空之下——这里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小型维度空间,在过去还曾经有过一个蓝灰色的魔法平台。巨龙能够在那上面休息,沉思盘旋而过的各种奥秘。魔法符文在这里翩翩起舞,如同轻轻飘飞的雪花一样,时隐时现。这片黑色的夜空点缀着冰冷的星星,不住地扭曲变幻。夜空中的一部分是一片徐徐旋转的蓝白色星云。

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平台。在夺取了父亲生命的那场战役中,魔法平台也变成了飘浮的碎片。这样一块碎片上还摆放着封闭的魔法水晶球——聚焦之虹。玛里苟斯曾经利用自己的血将这颗水晶球激活,并控制了已经沉睡千年的这件神器。打开聚焦之虹,玛里苟斯就能引导强大的湍流之针,利用湍流之针吸取艾泽拉斯魔网的奥术魔法,将魔法能量引导进入魔枢。而正是一把久已被遗忘的钥匙打开了聚焦之虹上的一道细缝,让玛里苟斯投入了他的最后一战。

虽然这里难免会让阿瑞苟斯回忆起自己生命中那个可怕的时刻,但它毕竟还会让他感觉到舒适和熟悉。阿瑞苟斯感到自己放松下来。他伏身到一块缓缓移动的平台残片上,将双翼收在巨大的身躯旁,张开下颌,大口地喘息着。

“阿瑞苟斯?”

蓝龙张开眼睛,伸展翅膀,迅速恢复了警惕。是谁竟敢……?

“布莱克摩尔!”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希望我也能这样说。”这个人类一边说,一边大步向前走过来。他站在另外一块平台碎片上,大胆地望向那头飘浮在上方的巨龙。然后,他脱下头盔,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开来,一双闪烁不定的蓝眼睛直盯着阿瑞苟斯。“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对于守护者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不过……我猜你没能成为守护者。”

阿瑞苟斯打了个哆嗦。“是的,他们选了……卡雷苟斯。”他恶狠狠地说出了这个名字,这个让他感到极度愤怒、极度委屈的名字。“那个愚蠢的兽人……他鼓动蓝龙们背叛了我,夺走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

布莱克摩尔皱起眉头,喃喃地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阿瑞苟斯愤怒地用尾巴抽了一下平台,平台随即发生了危险的倾斜,“这全都是萨尔的错。如果你能够做好你该做的事,将他杀掉……”

那个人类眯起了眼睛。“是的。而如果你按照原先的计划,成为守护者,我们也就不必进行这场愉快的谈话了。”他的声音仿佛劈开空气的鞭子,“但我们都还没有实现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最好将怒火放到一旁,想一想该如何将事情做好。”

这个人类是正确的。阿瑞苟斯让自己平静下来。他需要集中精神,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里。

“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合作来实现我们的心愿。”阿瑞苟斯说,“这样,暮光教父和死亡之翼才会对我们感到满意。”

布莱克摩尔看着他,说道: “继续。”

“我们两个想要的都是萨尔的命。我们也都想让我成为守护者。和我一同返回战场吧,布莱克摩尔国王,完成你的复仇。如果你杀死了那个兽人,卡雷苟斯就会明白,不可能万事都合他的心愿。如果卡雷苟斯失败了,蓝龙的忠诚就会动摇——那些卑鄙的家伙。不管怎样,那时卡雷苟斯就会变得脆弱不堪,我就能杀死他。”

阿瑞苟斯越说越兴奋。这就是他的计划。他能看到这个计划得以实行的每一步。“一旦卡雷苟斯被干掉,蓝龙们一定会急切需要领袖来指引他们。那时,他们的忠诚心就会转向我,我也会获得守护者的力量,这才是应该出现的结果!到那时,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对此,你能肯定吗?”布莱克摩尔质问道。

“不……还不能很确定。但那股能量还能到哪里去?我是唯一向卡雷苟斯发起挑战的人。如果我让那些蓝龙看到了他的软弱,他们自然都会倒向我。”

布莱克摩尔用被甲片包裹的手指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认真地考虑着。“我不喜欢现在的力量对比。我只是一个人类,却要对抗一头,甚至数头巨龙,也许……我们的敌人是一整支巨龙军团?”

“相信我。萨尔如果再见到你,肯定会彻底崩溃。”阿瑞苟斯催促着他。他不喜欢这样哀求,但他需要这个人类。“只要萨尔一死,蓝龙定会遭受沉重的打击。天空中还有许多暮光龙,如果我们将力量合并起来,就一定能取胜!”

这个人类点点头,说道: “很好。这是一个很冒险的计划,但人生没有不冒险的,对不对?”他突然笑了,露出白色闪光的牙齿,就如同一头食肉兽在微笑。

“不会冒多大险。”阿瑞苟斯说,“而我们将实现伟大的成就。”他的心情比自己预想中更放松。他清楚这个人类的历史,知道他对萨尔有多么憎恨。布莱克摩尔想要那个兽人的命,就像阿瑞苟斯想要卡雷苟斯的命。阿瑞苟斯飞向那个人类所在的平台,让身子悬停在平台旁边稍低一点的地方,以便于布莱克摩尔能够方便地爬上他的脊 背。

他们能够实现这个目标。阿瑞苟斯很清楚这一点。然后,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他将成为守护者,就像他一直渴望的那样。

他调转过头,向那个漩涡样的传送门飞去。每扇动一次翅膀,他的精神便会更振奋一点。在他的下方,平台碎片缓缓地转动着。阿瑞苟斯及时地低下头,看到一个平台碎片翻转过来,在他的正下方露出了聚焦之虹。

疼痛感爆发得突然而剧烈。仿佛一根白热的钢针刺进了他的颅骨底部。布莱克摩尔的大剑刺进了他的脖子。阿瑞苟斯之后又活了一会儿,让他能看到自己的一滴血沿着彻底刺穿了他的脖颈的剑锋掉落在聚焦之虹上,看到聚焦之虹骤然张开。当他开始急速下坠的时候,他看到布莱克摩尔从他的脊背跳到了一块缓缓转动的平台碎片上。阿瑞苟斯,玛里苟斯的儿子,他知道自己被出卖,就要死了。

* * *

萨尔一只手握着毁灭之锤,另一只手高高举起。闪电撕裂天空,化成一道灼热的死亡之链,在不少于四头暮光龙之间爆炸开来。猛烈的打击让他们暂时陷入了混乱,烧焦了他们的一侧身体,并且烧毁了他们的皮翼。他们痛苦地尖叫着,滞留在物质形体中,让萨尔有足够的时间从卡雷苟斯的背上跳起,落在一头暮光龙的身上。他挥起毁灭之锤,狠狠地砸在这头龙的颅骨上。但他这一击还是打歪了,让暮光龙趁这个时候变成了虚体。萨尔骤然向下跌落,看到雪白的地面向他猛冲过来。突然之间,他又看到了卡雷苟斯宽阔闪亮的蓝色脊背。他重重地跌在龙背上面,不过并没有受伤。

萨尔正打算抬起头,寻找下一个敌人,这时魔枢突然开始晃动起来,炽烈的光芒从那里面的所有地方爆发出来。就连强大的守护者也不得不转过头,向远处飞去。萨尔只能紧紧地抓住卡雷苟斯的脊背。

“出什么事了?”萨尔喊道。

“奥术魔法发生了爆炸!”卡雷苟斯答道。他细长的脖颈低垂了下去,让萨尔能够清楚地看到下方魔枢的情况。魔法能量还在不断从那里涌出来,如同渐渐沉寂下去的焰火。“我还不能确定是什么……”

“暮光龙!” 在卡雷苟斯低头俯视的时候,萨尔还在警惕着周围,“他们逃回神殿去了!”

“蓝龙!跟我来!”卡雷苟斯高声喊道。他的声音洪亮深沉,萨尔的全身的筋骨仿佛也因之而震颤,“我们的敌人正在逃走,局势现在对我们很有利!消灭他们,不要让他们逃回到主人那里去!”

萨尔一直认为卡雷苟斯的飞行速度是极为迅捷的。而现在,他才知道什么是快——他用尽全力抓住巨龙的脊背,几乎已经无法呼吸。暮光龙发疯般想要逃跑,根本无心再与守护者作战。他们全都已经变成了虚体。作为应对之策,蓝龙们开始用纯粹的魔法攻击。空气中充满了白色奥术能量的炸裂声和寒冰风暴的怒吼声,到处都闪烁着冰霜的光芒。又有几头暮光龙掉了下去,但大部分还是逃脱了。

蓝龙们穷追不舍,不尽数消灭这些敌人,他们誓不罢休。

* * *

克莉苟萨死死盯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充满了恐惧,只希望她所看到的事不会成功。

她感觉到了弟弟的死亡,感觉到他的生命能量——遗传自玛里苟斯的血——受到控制和引导。而这种被引导的方式令克莉苟萨感到熟悉却又困扰。毫无疑问,暮光教父是从死亡之翼那里得到了情报,现在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她的弟弟死去之后不过数秒时间,一场风暴就出现在龙眠神殿上方的天空中。紫黑色的浓云愤怒地翻滚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震耳欲聋的能量爆裂声让克莉苟萨尖叫着,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可怜的人类耳朵。天空被撕开了。

灼目的白色强光同时向上方和下方射去,如同长矛刺穿了眼睛看不到的天穹和大地。克莉苟萨意识到,这是一根湍流之针,一种完全由奥术能量形成的工具,一种充盈着强大能量的工具。玛里苟斯曾经利用这种工具从遍布整个艾泽拉斯的魔网中汲取奥术魔法,将它们输送进魔枢。

而在天与地之间,位于湍流之针正中心的是克洛玛图斯。

这一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魔法能量所汇聚成的长针刺穿了五头巨怪庞大而死寂的杂色身躯。克莉苟萨看着眼前这一切,颤抖着,用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依稀感觉到自己苍白肌肤上针刺刀割的印痕。她知道,自己也是面前这一幕恐怖情景之所以会发生的原因之一。这让她感到无比恶心。他们利用她来进行试验,而她现在还能活着只有两个原因: 她的血统和她的性别。

“你很幸运,亲爱的。”暮光教父在她身边说道,“在所有巨龙之中,唯独你有幸见证了了这个奇迹……甚至还参与了创造这个奇迹的过程。”

“看样子,我的弟弟作出的贡献更大。”克莉苟萨说道。她的声音中流露出了痛苦和颓唐,这让她更加气恨自己了。“这就是暮光之锤奖励效忠者和有功者的方式吗?为了你,阿瑞苟斯背叛了他的整个族群,实际上,他背叛了整个龙族。而你却把他杀了!”

“我杀了他,是因为他失败了,而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忠心。”暮光教父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说得不错,这就是暮光之锤奖励失败者的方式。”

“死亡之翼似乎对于你的成绩也很不满意。”克莉苟萨不顾一切地怒喝道,“也许我可怜的、被欺骗的弟弟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暮光教父拽了一下锁链。克莉苟萨的话音变成了一阵痛苦的呜咽,锁链猛烈地灼烧着她的喉咙。“小美人,看样子以后我要更加谨慎地决定该说些什么了。”

克莉苟萨终于能再次呼吸了。在绝望中,她觉得就算是暮光教父用来威胁她的死亡也要比她现在的生命更加甜美——现在的她只不过是暮光教父手中一件用来伤害巨龙一族的工具。她刚刚张开嘴,想要狠狠叱骂这个恶棍,却听到下方的暮光教徒们发出一阵狂野昏乱,却又无比兴奋的咆哮。即将脱口而出的言辞生生僵死在她的喉咙里。

克洛玛图斯动了起来。

畸形巨龙的动作极为轻微,几乎无法察觉。但他的一只爪子的确稍稍张开了一下,又合拢起来。他身体其余的部分依然像死尸一样僵硬,但很快,他的尾巴又抽搐了起来,动作同样轻微得难以分辨。然后,他的一颗头——那颗黑色的——猛然开始抽动。

暮光教父跑到圆形平台的边缘。“他活了!他活了!”

暮光教父将戴着手套的双手紧攥成拳,高举到空中。神殿下方人群的欢呼声立刻变得更加响亮。

湍流之针在一下一下脉动着,其中的能量源源不绝地注入逐渐复活起来的尸体中。每一分一秒,克莉苟萨都觉得这个怪物在变得更加强壮。现在他所有的肢体都开始抽搐了。一个接一个,五颗骇人的头颅全部抬了起来,就像一头深海巨兽的粗大腕足,在来回摇摆、舞动,只是这些腕足的顶端都生着明亮的双眼和布满利齿的巨颚。现在,他的十只眼睛都睁开了,完全一致的眼睛颜色成了这头巨怪混乱杂驳的身体上唯一统一的特征——这些眼睛全都闪耀着夺目的紫色光芒。克洛玛图斯的确活了过来,像生物一样在移动,甚至也许能与别人对话。但他的身躯仍然是极不完整的。在他身上的一些地方甚至能清晰地看见骨头。原本黏附在他身上的许多鳞片都剥落了,露出健康或者腐败的皮肤。每一颗头颅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 少了一只耳朵,或者不断渗出液体的眼睛……

“克洛玛图斯!”暮光教父喊道,“到我这里来,我赐予生命的儿子,看着我!”

一只红色的耳朵抖动了一下。绿色的鼻翼在翕张。青铜色的头颅在脖颈上缓缓转动。一个接一个,笨拙的、从没有挪动过的头颅纷纷动了起来,十只眼睛一同望向了暮光教父。

“我们的……父亲。”青铜头颅开口说道。这声音几乎能震撼整座神殿,只是发音还显得非常笨拙。蓝色头颅上的一双紫眼睛眯了起来,然后,那道目光落在克莉苟萨身上。阴沉的笑声透过蓝色头颅的喉咙,如沉雷般响起。当那颗头颅开始说话的时候,声音却显得异常甜美,只是他也还无法流畅地选择言辞。

“不要害怕,小蓝龙。你的弟弟还活着——就在我的体内。你感觉不到我们亲密的关系吗?”其他头颅也都转过来,似乎对这颗蓝色头颅的话感到很有趣,“你们同样也都会来侍奉我。”

“绝不!”克莉苟萨尖叫着。想到被迫亲眼见证的这一切恐怖,她的意识几乎要崩溃了,“蓝龙绝不会侍奉你!卡雷苟斯才是他们的领袖!”

她预想到自己脖子上的锁链会被狠狠拽一下,早已挺直身子,准备承受那种锐利、炽烈的痛苦,但暮光教父却笑了。“难道你不明白吗?我本以为蓝龙都是很聪明的!”

克莉苟萨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也不想“明白”任何事情,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 “明白什么?”

“他被制造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克莉苟萨强迫自己盯着克洛玛图斯。她看到的是一头外形可怖的彩色巨龙,那五颗头颅比她见过的任何怪物都更加可怕。他……

“不,”克莉苟萨悄声说道,仿佛被狠狠揍了一拳,“不……”

“看样子……你终于明白了。”暮光教父满意地说道,“很辉煌,不是吗?一切都将毁灭,只有这一点是注定不变的。蓝龙是不是有了新的守护者,根本就不重要。伊瑟拉醒来,诺兹多姆回归,这些都不重要,甚至就算生命缚誓者能够再度振作起来,也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将嘴唇贴到克莉苟萨的耳边,仿佛在亲昵地和她分享某个最为隐私的秘密,“克洛玛图斯活了……守护者们就只能去死。”

克莉苟萨失去了对自己的最后一点控制。她扑向暮光教父,尖叫着、抓挠着、撕咬着,但她软弱的人类形体根本无法与暮光教父的魔法——或者是脖子上这根锁链的力量抗衡。她只能拼命呼喊着一个无用的字眼,仿佛这样就能阻止不可避免的劫难。

“不!……不!……不!……”

“安静!”暮光教父高喊着,用力拽了一下银链。克莉苟萨重重地跌倒在地,全身都在痛苦中剧烈抽搐着。

“好了,好了。”克洛玛图斯的黑色头颅说道。这颗头发出的声音带着一点气声,像丝绸一样光滑细腻,却又冰冷无情。克洛玛图斯缓缓地站起身,动作变得越来越灵活——他已经发现控制身体的窍门了。“就让这头小蓝龙继续胡言乱语吧。她的话很快就会变得更甜美了。她将会……”

红色的头颅打断了黑色头颅。克洛玛图斯转向西方,他对于自己的躯体还是有些不适应。“他们来了。”红色头颅用清晰、强壮的声音喊道,“我却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你都干了些什么,父亲?”

克莉苟萨笑了。她听到自己的笑声,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歇斯底里。但那笑声依旧连续不断地从她的喉头涌出来,仿佛突然冲出地面的泉水一般源源不绝。她举起一根颤抖的手指,指向那些正全速向神殿飞来的暮光龙。还有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穷追不舍的,她那些勇敢的蓝龙同族们。

“你的美梦做不成了!”克莉苟萨高声喊道,“‘伟大’的暮光教父,你的计划也许很高明,但你的龙跑得太快了。我的龙族将会消灭他们,还有你和你的亡灵怪物!你现在有什么计划,聪明的白痴?”怒火中烧的暮光教父甚至没有使用锁链,他戴着手套的拳头狠狠砸在克莉苟萨的面颊上,让这名女子的头猛地向一旁甩去。但克莉苟萨还是大笑着,挥舞起双臂。

“卡雷苟斯!卡雷!”

他来了!

克莉苟萨的心也飞翔了起来。卡雷苟斯的智慧和仁慈终将赢得胜利。他在天空中翱翔,魔法守护者的身形远远大过了其他巨龙,全身闪动着明亮的光。在他的背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终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忐忑等待之后,克莉苟萨终于看到如此宝贵的力量被她信任的巨龙得到,而不是继续留在疯狂之人的手中,或者成为一个叛徒复仇的工具。泪水充满了她的眼眶,她在喜悦地抽泣着。

卡雷苟斯不会从空中坠落,其他守护者也都不会。他们现在就会发动猛攻,而不是等到克洛玛图斯掌握他全部的毁灭性力量。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热门: 当恐龙遇上蚂蚁 天国的水晶宫 暹罗连体人之谜 谋杀启事 第三次拯救未来世界 晚上的消失 新宿鲛 假装是个boss 新手谋杀案 螺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