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克莉苟萨本来已经睡着了。她紧紧蜷缩着身子,做着飘忽不定的梦,却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当她听到自己弟弟的声音,片刻间,她觉得自己已经落入了又一个噩梦之中。随后,她又一次发现现实比梦境更加可怕。

她在锁链的限制范围内尽量直起身——现在锁链的另一端被牢牢地固定在地上。她仰着头,死死地盯着她的弟弟阿瑞苟斯。她的弟弟正在向那个要杀光巨龙的杂种行礼。克莉苟萨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这时,阿瑞苟斯已经抬起了头。他的视线落在了姐姐的身上。“克莉苟萨,看到你还活着,真是让人又惊……又喜啊。”

“如果我能恢复成我的真身,我会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克莉苟萨吼道。

“好了,好了,”暮光教父打断了她。听口气,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错,“我可不愿意看到姐弟之间斗嘴。”

克莉苟萨咬紧了牙关。一定是阿瑞苟斯出卖了她,才让她落进这个……这个……

她怎么会这样天真?她对自己的弟弟非常了解,早就知道阿瑞苟斯极其崇拜他们的父亲。但是,当阿瑞苟斯一天晚上在私下里找到她,告诉克莉苟萨,他已经改变了心意,要克莉苟萨帮助他的时候,克莉苟萨却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

“跟我来吧,”他那时这样说道,“你和我……我们肯定能制定出一个计划来。我爱父亲,克莉,不管他做过什么。我们应该能找到办法,结束这场战争,同时又不会让他丧命。”

那时,已经有许多巨龙在战场上丧生,其中也包括他们的母亲莎拉苟萨。她选择站在玛里苟斯一边。她的死让他们全都伤心不已。但克莉苟萨已经下定决心,必须阻止玛里苟斯的行动。

“你真的这么想?”克莉苟萨问道。她是那么想要相信她的弟弟。

“是的。现在我明白了,你是对的。让我们一起好好思考一下,看看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如果我们有一个足够好的计划,生命缚誓者也应该能被我们说服。”

于是,克莉苟萨跟着弟弟走了。那时的她热切地信任着弟弟,心中充满了希望和爱,身体中还孕育着蓝龙族群的未来。而阿瑞苟斯却将她和她未出世的孩子们像擒获的猎物一样献给了暮光教父。

激烈的言辞在克莉苟萨的喉头涌动,相互挤撞,想要冲出克莉苟萨的双唇,却反而让她一时为之语塞。他到底给了你什么样的力量?向你承诺了怎样的谎言?你是否早就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交出我的时候,你有没有过片刻犹豫?

但克莉苟萨不会让阿瑞苟斯享受自己的痛苦。所以,她硬生生地把这些苦涩的话语咽回到了肚子里。

看过姐姐现在的样子,确认过暮光教父依然很喜欢自己献上的这名囚徒之后,阿瑞苟斯将全部注意力转回到了自己主人的身上。

“讨论进行得如何?”暮光教父问道,“你越早确定还需要些什么,对我们的行动就越有利。”

“进展……不算顺利。”阿瑞苟斯不得不承认,“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走,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没有人做过。”

他的声音显得毫无信心。克莉苟萨从没有听到过他这样说话。他想要得到承诺,克莉苟萨明白弟弟的心思。他想要听到自己的行动得到了肯定,他想要取悦这个怪物。想到这里,克莉苟萨感到一阵恶心,但她依然保持着沉默。她在这里听到的一切都将对卡雷苟斯有所帮助……如果她能想出办法逃出魔掌。

“你向我保证过,你会找到办法让蓝龙推选你为新一任的守护者。”暮光教父提醒他,“否则你要怎样将他们献给我,就像你承诺的那样?”

“我相信我一定能够被选上,无论他们要以怎样的方式进行选举。”阿瑞苟斯急忙说道。

克莉苟萨很清楚弟弟的信心。在父亲死后,五色龙族中只有蓝龙没有了守护者。但他们真的要推选出另一位守护者?这怎么可能?是泰坦认命了守护者。难道完全无法和泰坦相比的龙族也能做这种事 吗?

“我们需要你们。要战胜龙族,我们的最强战力必须被唤醒,而且他必须拥有一支军队。”

“他们必败无疑,我发誓!”阿瑞苟斯的声音中充满了渴望,“我们将要打败他们,摧毁这个世界。当暮光之锤落下的时候,一切都将化为齑粉!”

一支军队,一支由克莉苟萨的族人组成的军队……

克莉苟萨紧闭住眼睛,努力抑制着泪水。阿瑞苟斯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已经丧心病狂了。

“我会把蓝龙献给您。克洛玛图斯必将醒来。”阿瑞苟斯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他的肌肉因为欲望而绷紧。

暮光教父露出了微笑。

“他们和我都将供您驱使,为您赢得这场伟大的战争,暮光教父。但是……我需要先得到他们,才能将他们献与您。”

“你说‘但是’?”

暮光教父和克莉苟萨同时捕捉到了阿瑞苟斯心中的犹疑。希望的花朵在克莉苟萨心中痛苦地开放着——敌人的计划进行得很不顺利。

“您警告我要提防的那个兽人。他来了,正像您所担心的那样。”

萨尔!克莉苟萨躲在阴影中,努力将头转向一旁。她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微笑。

暮光教父咒骂了一句。“这可不会让我们的主人高兴。我被告知,布莱克摩尔将会阻止萨尔。告诉我,那个萨尔到现在为止都造成了怎样的妨碍……为什么你还没有杀死他。”

阿瑞苟斯仰起头,气愤地说道: “我一听说他来就打算杀死他,但卡雷苟斯阻止了我。而且毕竟那时所有蓝龙都在场。”

“萨尔只是一个兽人!”暮光教父喝道,“你可以在他人表示反对之前轻松地干掉他!”

“是两个守护者派他来见我们的!如果我在那时动手,肯定会招致许多同族的怀疑和敌意。如果我要成为守护者,就必须得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支持!”

“难道我必须像教一个婴儿一样教你吗,阿瑞苟斯?”听到暮光教父的斥责,这头强大的巨龙也是一阵瑟缩,“安排一场意外!”

“你只是安全地待在这里,没有敌人在时刻窥伺你的弱点。”阿瑞苟斯气恼地回道,“光是用嘴说说什么意外之类的话当然会很轻松,处在风暴核心的又不是你。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肯定是我!”

“隐藏自己真的那么困难吗?难懂你以为我会不清楚这种事?”暮光教父仰头大笑,“我一直在我的族类之中活动,就像你在你的族类中一样。但没有人能够看穿我真实的计划。这是一种你需要掌握的技巧,年轻的蓝龙。”

“有许多蓝龙都听从了卡雷苟斯的煽动,我不能让他们怀疑我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处死一个普通的兽人!”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兽人!”暮光教父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阿瑞苟斯,“你不明白吗?萨尔将会摧毁你,除非你抢先将他毁掉!这就是我的意志,也是死亡之翼主人的意志!难道你会只因为害怕受到指责而违抗你的主人?我认为你根本没有弄清楚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卡雷苟斯已经将他藏到了自己的翅膀下面。”阿瑞苟斯嘟囔着,但他还是低垂下了头颅,“我现在没办法对他下手,但我们至少知道了他在哪里。我们可以监视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有干掉他的机会。不过,很快这些就都不重要了。我将成为新的守护者。然后,我就能为所欲为了。”

“你见到他了吗?”

暮光教父显然是改变了话题。这个突兀的问题让与他对话的和正在旁边偷听的蓝龙都感到了困惑。

“看见谁?”阿瑞苟斯问。

“那就快飞过去。”暮光教父的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飞到西北方去,看看他,然后再回来见我,快去。”

阿瑞苟斯点点头,重新飞进夜空中。暮光教父大步走到平台的边缘,看着飞远的巨龙。低温让他呼出的空气变成了一股股白烟。

克莉苟萨吃力地咽了一口唾沫。现在她知道阿瑞苟斯要去看的是什么了。

克洛玛图斯——多头巨龙,绝不该出现在这世上的巨龙,她的亲弟弟与之结盟的巨怪。当暮光教父的视线落在克莉苟萨身上的时候,她不由得感觉到了一阵刺痛。

“他会死去。”暮光教父以平静如常的口吻说道,“你一定也知道这一点。”

“阿瑞苟斯?当然。”克莉苟萨要激怒暮光教父。

“我还不想走过去折磨你。”暮光教父说,“卡雷苟斯会死去,你也是一样。没有人能够对抗克洛玛图斯和死亡之翼联手的力量。即使是整个世界,也会在他的酷刑折磨中哀号。”

“卡雷苟斯也许的确会死。”克莉苟萨不得不承认道,“我也可能会死。但总会有人站出来对抗死亡之翼和他的儿子制造出来的畸形怪物。”

克莉苟萨为卡雷苟斯感到骄傲。她不知道卡雷苟斯是否已经在怀疑阿瑞苟斯背叛了他们,还是只想要保护萨尔的安全,让他免于遭受任何原因导致的伤害。蓝龙军团内部肯定有不少对他保持敌意的人。

一只手伸向了锁住克莉苟萨的那条纤细却蕴含着强大力量的银链,另一只手摸向了她的下腹部。熟悉的苦难和哀伤的感觉在克莉苟萨心中升起。她任由这种感觉从体内拥过,然后无声地将它呼出体外。她一直没有在他们的折磨中屈服。现在,她更不能垮掉。无论克洛玛图斯的五颗头颅和死亡之翼多么可怕,她似乎已经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寂静的夜幕中响起了翅膀拍击的旋律。阿瑞苟斯回来了。短短的一去一回之间,他的气势削弱了很多。暮光教父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头巨龙。

“你要把你承诺的事情做好。”暮光教父的声音非常,非常轻。

他面前的巨大蓝龙颤抖着。

* * *

“再和我说一说这个天象吧。”萨尔说道。

“当然,众所周知,艾泽拉斯有两个月亮。”卡雷苟斯说道,“不同的文明也许给过他们不同的名字,但通常他们都会被认定为一对母子,因为白色月亮比蓝色的要大很多。”

萨尔点点头。“我的族人称他们为白色女士和蓝色孩童。”

“没有错。当他们完美地融为一体的时候,通常会被称为‘月之拥抱’。因为那看上去就像是作为母亲的白色月亮将蓝色的孩子抱进了怀中。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现象——大约四百三十年才会出现一次。我从没有见证过这种天象。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候,我唯一能庆幸的只有这个天象的发生。”

“所以,你同意那种看法——必须在这个天象之下选出守护者?”萨尔问道,“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刻,蓝色巨龙才能再一次得到守护者的力量?”

“在传说中,泰坦就是在融合为一体的月亮之下创造出了守护者。”卡雷苟斯说道,“如果说有哪个时刻最合适于我们一族将守护者的称号授予一头普通巨龙,那就非此莫属了。”

“称号?你不认为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会发生吗?”

卡雷苟斯叹了口气,伸手抓了抓头发。“未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必须有一位守护者,萨尔。如果在全体投票之后,我们同意称某一个族人为守护者,那么也就只能如此了。”

萨尔点点头。“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篇伟大的乐章安静地结束了。”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想到的说法,“但守护者应该是那种无比强大的存在……而且你们蓝龙是魔法的守护者,你们掌握的是那么辉煌夺目,那么具有想象力的力量。如果新一代的守护者只是来自于简单的投票……”萨尔没有说完自己的看法,他不必再说下去了。

卡雷苟斯低声说道: “我对于领袖的权力并没有特别的野心,萨尔,但我要告诉你: 我在为我的种族,为这个世界担心。如果阿瑞苟斯成为蓝龙守护者,我的担忧恐怕就要变为现实了。”

萨尔微微一笑。“并非全部成为领袖的人都需要对权力有野心。我就没有。我只是迫切地想要救助我的人民,要解放他们,为他们找到一个能够安身立命的家园,保护他们,让我们的文化能够再度繁荣昌 盛。”

卡雷苟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从现实来看,你实现了你的愿望。就连一些联盟的成员也都敬佩你是个英雄。而且我相信,在当下的世界中,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你。而你却来到了这里,成为一名与世无争、谦恭有礼的萨满。”

“我正在执行另一个使命。”萨尔说,“就像你说过的那样……这个世界需要我,甚至比我的族人更急迫地需要我。我要帮助的是我的世界。因为非常奇特的命运转折和因缘巧合,我来到这里,正是为了帮助这个世界。现在蓝龙正要决定出下一任守护者的人选。卡雷,这是一个巨大的责任,虽然我对你们的观察极为有限,但我至少可以相信,你才是守护者最佳的人选。我只希望你的同族也能够看清这一点。”

“除非别无选择,否则我是不会去争夺这个位置的。”卡雷苟斯说,“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还不知道需要准备得到些什么: 一个空洞的守护者头衔?还是一名真正拥有守护者力量的领袖?对我来说,这其中有着巨大的差别,绝不能等闲视之。而且这也是我从没有考虑过的问题。没有人曾经遇到过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沉重的包袱。”

萨尔仔细地端详着说话的卡雷苟斯。他相信,他明白了。

卡雷苟斯在……害怕。

“你认为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了,你就会被改变。”萨尔的话并非是在提问。

卡雷苟斯静静地点点头。“在这个古老世界的大多数生灵看来,我已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生物了。这一点我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你可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可以承担起这份责任。但……我真的能承担守护者的责任吗?”

这个蓝龙的目光转向一旁,仿佛在望着非常遥远的某个地方。“萨尔……一位守护者并不只是一头有着特别强大的力量的龙。他和一般的巨龙完全不同。他是……”卡雷苟斯在努力搜索着合适的词汇,“这将会彻底改变我,一定会的。但……五位守护者之中,有两位发了疯; 阿莱克丝塔萨也许同样正在走向疯狂; 诺兹多姆几乎在他自己的时间王国中永远迷失了自己。而守护者的身份又会让我变成什么样子?”

他的恐惧是有道理的。当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倒下,任命萨尔为他的继承人时,他也曾经面对过类似的恐惧。他并不想扛起酋长披肩的重量,但他还是接受了它。于是,他不再只是他自己,不再只是简单的萨尔,杜隆坦和德拉卡之子。他成了酋长。这份责任被他担负了数个年头。就像阿格娜以她那种坦率得令萨尔又爱又恨的方式所说的,他已经成为了部落的“萨尔”。

卡雷苟斯一旦成为守护者,就再也不可能放下这份责任,而且他的寿命要比一个渺小的兽人漫长得多得多。

这会改变卡雷苟斯,而卡雷苟斯将再也无法改变回来。他将是蓝龙守护者卡雷苟斯,而不会再是朋友们口中的“卡雷”。他又该如何面对这种改变?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的朋友。”萨尔低声说道,“你不知道这对你将有怎样的影响。但有些事,就算是巨龙也不可能想得到。你只能根据你知道的一切做出判断。你的心、你的头和你的肚子告诉你的都是真的——你需要问的问题并不是这会对你造成什么改变。实际上,你已经问出了正确的问题。”

“如果阿瑞苟斯成为守护者,会对我的族人造成什么改变?”卡雷苟斯说。

萨尔点点头。“明白了吗?你已经知道了问题。你只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你很清楚,你必须选择接受这份责任,而不是将它拱手献给阿瑞苟斯。”

卡雷苟斯沉默了半晌。“阿瑞苟斯的血统让他占有很大优势。”最后他说道,“但他不明白的是,我们整个蓝龙族群,整个龙族,应该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阿瑞苟斯思考问题的方式对我们没有益处。这种思想从来都是错误的。如果蓝龙追随他,他们就会变成孤独的,被隔绝在龙族之外的蓝龙。他们的结局很可能会是惨死,甚至更糟。”他露出一点笑容,“这就是我的头、心和肚子告诉我的。”

“那就是说,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我依然心怀畏惧。这种感觉让我成为一个懦夫,但我还无法摆脱它。”

“不,”萨尔说,“它只是在让你变得睿智。”

* * *

时间到了。

萨尔将身上沉重的毛皮斗篷拽紧了一些。他正在魔枢最高处的一座巨大平台上。在这里,他能够清楚地看到辽阔的天空。一些化成人形的巨龙站在他身边; 还有另一些巨龙只是不停地在空中盘旋着,等待着。也许是因为天空格外清澈,这个夜晚的风显得比平时更加凛冽。星星在乌木一般的天空中闪烁着。萨尔很高兴能看到晴朗的天空,虽然这也意味着空气会更加冰冷。他希望能亲眼见证一场罕见而壮丽的天象奇景,尽管蓝龙早就向他保证过,无论天空中是否有云层覆盖,月之拥抱天象所蕴含的能量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两颗月亮已经非常接近了。白色女孩和蓝色孩童很快就会拥抱在一起。蓝龙们都保持着安静。萨尔完全不记得他们还有这样平静的时候。虽然蓝龙喜爱的环境几乎能把萨尔冻僵,但这一支龙族给萨尔的印象却是生机勃勃、活力四射。青铜龙总是思考多过言谈和行动。毫无疑问,每一个字和每一个动作在时光之路中造成的影响都会对青铜龙施加不同程度的压力。绿龙似乎也是一个趋向于平静的龙族。他们往往会用千年的时间沉浸在他们的梦境中。而蓝龙在萨尔看来则像魔法的爆鸣和火花一样活跃多变,也许这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内在品质。他们的思想如同剃刀一般锐利,像疾风一般迅捷; 他们的情绪像水银一样不断地流动,变化; 他们的行动迅速而且有力。看到他们全都只是这样静静地站立着,或者周而复始地在天空中盘旋,一双双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天空——这种景象本身就足以让人神经紧绷了。

就连卡雷苟斯也显现出不同寻常的肃穆神情。他像许多同伴一样,显露出他的巨龙形态。虽然萨尔一开始觉得半精灵形态的卡雷苟斯更容易接近和交谈,但现在,他已经可以从容地接受这位年轻蓝龙的任何形象——卡雷苟斯对他而言,只是卡雷苟斯而已,无论他选择成为什么样子。萨尔向卡雷苟斯靠近了一步,伸出一只安慰的手,按住这头强大蓝龙的前腿——他也只能碰到卡雷苟斯身体的这个部位了,现在他的动作大概相当于按住卡雷苟斯的肩膀。卡雷苟斯低下头,瞥了他一眼,目光中闪烁着感谢的微笑。然后,他重新仰起巨大的蓝色头颅,注视着天空中月球的轨迹。

萨尔思考着眼前看到的景象,以及这景象所代表的意义。月之拥抱—— 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他想到了玛里苟斯。根据他的听闻和观察,他已经知道,在疯狂降临在玛里苟斯的头上之前,蓝龙守护者曾经像卡雷苟斯一样乐观幽默、胸怀宽广。死亡之翼对他,对蓝龙,对全部龙族,对这个世界造成的伤害……萨尔哀伤地摇摇头,不禁为过去那一连串的灾难感到惋惜。如果命运之路不是那样残酷无情,也许今天蓝龙一族就没有必要举行这种令人忐忑的仪式了。

现在,蓝色孩童正向母亲移动。萨尔露出一丝微笑。正当他在凄寒清澈的夜色中瑟瑟发抖的时候,月亮的拥抱开始了。这是一个应该平静下来,思考一下爱与魔法的时刻。曾经相隔万里的两轮圆月拥抱在一起。他们似乎在告诉世人,任何隔阂都不是绝对无法跨越的。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热门: 钓鱼城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太阳黑点 荷兰鞋之谜 庆余年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4:决战冥王圣殿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恶魔的彩球歌 阴阳师·生成姬 灭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