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萨尔一开始以为时间之王是在开玩笑,是一头巨龙失败地尝试了凡人的幽默。但诺兹多姆的表情非常严肃。萨尔心情激荡,思绪却彻底陷入了混乱。就连其他青铜龙也纷纷后退,开始窃窃私语。

诺兹多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在时光之路中知道了我死去的时刻和方式。我绝不会改变它。但我的命运之路中,有一条是必须被纠正的。在一个正逐步成形的未来中,我成为永恒龙军团的首领。所以,我迷失在了时光之路中,萨尔。我在试图理解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 一只担负着重大的职责,恪守荣誉,深受泰坦信任,从而得以执掌大权的龙——怎么会堕落到如此程度。”

萨尔点点头,但他依旧感到万分惊讶,心中的警惕也没有松懈分 毫。

“你……有没有发现该如何阻止这件事发生?”萨尔问道。

诺兹多姆缓慢地摇着巨大的头颅。“很不幸,直到现在,我对此都还一无所获。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全部龙族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即将降临的恐怖未来。伊瑟拉是对的: 你有一种能力,你的思考方式、你的说话方式,可以对其他人产生深刻的影响。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事,但我必须请求你付出更大的力量。”

为永恒龙军团未来的领袖做事?萨尔犹豫着,但他在诺兹多姆身上感觉不到半点邪恶,至少现在还没有。充满在他心中的只有忧虑和愤懑。

“为了伊瑟拉,尤其是为了在帮助我寻找你的旅途中牺牲的戴沙林,我会帮助你,时间之王。但我需要知道得更详细一些。我在黑暗中摸索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既然是伊瑟拉找到了你,你会有这样的困惑并不让我感到惊讶。”诺兹多姆的语气亲切中带着揶揄,“她很少能有完全清醒的时候。萨尔,杜隆坦和德拉卡之子,我向你致以最诚挚的感谢。我们会把我们能告诉你的尽量向你解释……但你只能单独完成这个任务。关于未来的可能,以及与之相关的推理——我必须知道更多一些,才能真正懂得我们必须怎样做。不必担心,我不会忘记你让我牢记的事情。我不会第二次迷失在时光之路中了。我给予你的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但只要完成它,众生都有可能得救。你必须找到生命缚誓者阿莱克丝塔萨,让她从现在的哀痛中解脱出来。”

“出了什么事?”萨尔问道。

“我当时不在场,不过我知道。”诺兹多姆回答道。萨尔点点头。如果诺兹多姆被困在了所有的时刻中,他就理应知道。“不久之前,各色龙族在龙眠神殿中进行了一次机会。这是自玛里苟斯死亡,魔枢战争结束之后龙族第一次进行这样的集会。”

“阿莱克丝塔萨的配偶考雷斯特拉兹,也就是你所认识的克拉苏斯在会议进行时仍然留在红玉圣殿之中。每一个守护龙族都有一个这样的庇护所,一种……只属于这一龙族的封闭空间。这次会议被暮光龙军团的进攻打断了。暮光巨龙是死亡之翼和暮光之锤教派培养出来的邪恶龙种。”

萨尔皱起眉头。“我知道这个教派。”他说道。

“在战斗中,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爆炸。所有龙族的庇护所都被摧毁了。克拉苏斯也随之失踪……一同消失的还有每一个龙族庇护所中的龙卵。他将所有那些幼龙都杀死了。”

萨尔盯着这头青铜龙,回想着自己见到的克拉苏斯: 镇定、聪慧、关心他人。“他……他杀害了幼龙?所有幼龙?”

“看样子,确实是如此。”阿纳克洛斯恨恨地说道。他眯起了眼睛,尾巴如同鞭子一样甩来甩去。

萨尔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不相信。这一定有着什么原因,有着我们不知道的……”

“生命缚誓者完全崩溃了。”诺兹多姆打断了他,“想象一下她的感受。想象一下,她最爱的人或者是疯了,或是与暮光之锤教派狼狈为奸——这足以摧毁她的精神。红龙失去了守护者,将无法再为对抗暮光教派而贡献力量。没有了红龙,我们绝不可能赢得胜利。一切都将步入毁灭。”

他用硕大的龙眼盯住萨尔,以异常严肃的口吻说道: “你必须让她明白她的责任,帮助她重新拾起心中关爱他人的能力,即使她的心刚刚受到重创。你能做到这件事吗,萨尔?”

萨尔对此没有半点头绪。不管怎样,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任务。难道就没有一头巨龙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吗?萨尔和生命缚誓者没有任何私交可言,他怎么可能说服一位守护者放下如此巨大的悲痛,重新投身于惨烈的战场?

“我会试一试。”这是萨尔唯一能说出口的话。

* * *

阿莱克丝塔萨不记得自己过去几天都是怎样度过的,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她只是向前飞着。痛苦和逃离痛苦的渴望让她失去了方向感,只是任由翅膀将自己带去不知何处的地方。

她飞过了空旷的灰色海洋,飞过精灵的土地,飞过腐败的森林和冬季荒原,一直到了这个像她一样孤独、破碎和空虚的地方。她决定,这里就是她最后的宿命之地。凄凉之地,一个很合适的名字,她苦涩地想道。

她改变了形态,用双脚从石爪山向南走去,经过一处部落和联盟交战的战场,却没有朝那里多看一眼。就让那些短命的种族把自己摧毁吧。她已经不再关心他们了。她经过一座伤痕累累的山谷。从大地的伤口中喷涌出的岩浆散发出只有黑龙才能忍受的高温。她漠然地对那些伤口一瞥而过。就让这个世界摧毁自己吧。她的爱已然消逝——曾经拥有她的爱的人可能背叛了她,还有她为之奋斗的一切。

阿莱克丝塔萨诅咒自己,诅咒她的龙族,还有其他龙族。她诅咒泰坦,是他们将如此沉重的包袱压在她的肩头。她并没有要求接下这副重担,而现在,她明白自己根本无力扛起它。

她除掉了脚上的靴子,想要感觉到脚下坚硬、死亡的土地,全然不理会柔嫩的脚心磨出的血泡。她的脚下是一条愈发坚硬崎岖的岩石道路,道路两旁的土地已经丢失了对草原的记忆,变得灰暗沉郁。疼痛难忍的脚下渐渐出现了一层尘埃,感觉上终究要比粗糙的岩石舒服一些。她在这里感觉到了腐蚀的能量,但她依旧满不在乎地向前迈步。一步接一步,鲜血凝成的足印被她留在了身后。

这里已经死了。她看到数不清的科多兽和其他动物的枯骨已经因为岁月的磨蚀而变得苍白。它们散落在这片荒原上,就如同其他地方成片枯死的树林。她所见到的生物似乎都在以死肉为食,无非是一些土狼、秃鹫。阿莱克丝塔萨神情迟钝地看着一只秃鹫在自己的头顶盘旋,想知道它以前是否尝过龙肉。

很快它就会尝到了。这个地方很适合她。她不会离开这里了。

慢慢地,被世人奉为生命缚誓者的巨龙女王登上了一座兀立的尖峰,俯视这片死寂的戈壁。她不会再进食、饮水,或者睡眠。她会坐在这座山峰的顶端,等待着死亡到来。然后,她的痛苦就能彻底结束 了。

* * *

萨尔几乎错过了她。

即使骑在强大的青铜龙背上,他也不可能看清所有东西。他在寻找一头红龙,在这个空旷的地方,这么巨大惹眼的目标本应该是不难发现的。但他没想到自己的目标会变成一名身材窈窕的女性精灵,孤独地蜷缩在一座石峰的顶端。

“我在那附近把你放下。”缇珂说道。她是守卫时光之穴的巨龙之一,自愿背负萨尔到他需要去的地方。他们的第一站就是这片死亡之地。“我想,她大概不会喜欢看到我这个同族的出现。”

缇珂这样说的时候,语气中没有任何敌意,只有深深的遗憾。萨尔相信,所有龙族全都对生命缚誓者的遭遇感同身受。他同样也相信,任何还有感情的生物都会为她的遭遇感到伤心。

“我想,这样最好。”萨尔说道。随着他们逐渐靠近,萨尔能够进一步看清那个纤小的形体了。他还看不清阿莱克丝塔萨的脸,只能看到她的身体紧紧地蜷成一团,膝盖贴在胸前,头枕在上面,红色的长发垂挂下来。她身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在发出痛苦和绝望的呻吟。

青铜龙落在了一段距离之外,伏低身子,让萨尔能够跳下来。

“准备好离开的时候,就到这里来。”她对萨尔说道。

“我希望阿莱克丝塔萨能够和我一起回来。”萨尔说。

缇珂郑重地看着他。“准备好离开的时候,就到这里来。”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她就一跃飞上了天空。

萨尔叹了口气,向那座山峰看了一眼,便开始了攀爬。

“我听说过你,兽人。”当萨尔刚刚爬上半山腰的时候,阿莱克丝塔萨就开口说道。她动人心弦的美妙声音显得疲惫而消沉,就像是一尊美丽的玻璃雕塑被不小心丢在地上,摔成碎片的声音——依旧轻灵,依旧可爱,却已经变成了碎屑。

“我没有想要偷偷溜过来。”萨尔答道。

精灵女郎没有再说一句话。萨尔终于爬到山顶,坐到了她身边的一块硬石头上。她甚至没有再瞥萨尔一眼。

过了一会儿,萨尔说道: “我知道你是谁,生命缚誓者。我……”

她将视线转向萨尔,一张秀美绝伦的茶色面孔上满是怒容。她向萨尔露出了牙齿。“不许这样叫我!永远也不许!我和生命没有缚誓,再也没有了。”

阿莱克丝塔萨爆发的怒火显得非常突然,但并不令萨尔吃惊。他只是点点头。“好吧。我是萨尔,曾经的部落酋长,现在是大地之环的成员。”

“我知道你是谁。”

萨尔稍稍感到一些挫败,但还是继续说道: “无论我用什么名字称呼你,我要找的终究还是你。”

“是谁派你来的?”阿莱克丝塔萨问道。她的声音和面孔再一次变得冷漠而迟钝了。她的目光也转了回去,继续看着面前那片空旷、丑陋的土地。

“伊瑟拉,还有诺兹多姆。”

红龙女王的脸上闪过一点稍纵即逝的兴趣,如同在幽深的池塘底部掠过的一道影子。“他回来了?”

“我找到了他。就像我找到你一样。”萨尔说,“他了解到了很多事。而且他相信,你需要知道这些事。”

阿莱克丝塔萨没有回话。热风掀起她酒红色的发卷,让散乱的发丝在她的两鬓飘摆。萨尔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把话说下去。他本来准备要应对红龙女王的痛苦和愤怒。而现在,他看到的只有麻木和死一般的绝望……

他还是向阿莱克丝塔萨讲述了在此之前发生的种种变故,并希望让自己的讲述听起来像是一个故事。如果他能引起红龙女王的一些兴趣、一些好奇,无论是什么,只要等打破她的这种可怕的、岩石一样了无生气的面具,萨尔一定会感到欢欣鼓舞。他提到了伊瑟拉,还有想要摧毁古树的火元素。强风吹袭着他们两人,带来残酷的炽热,而阿莱克丝塔萨依旧无动于衷地坐在原地,就好像她自己也变成了一块石头。

“古树告诉我,”萨尔说着,“他们的记忆发生了混乱。有人破坏了时光之路。”

“我知道。”阿莱克丝塔萨冷漠地说道,“我知道青铜龙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在召集凡人去帮助他们纠正错误。你和我说的都不是什么新鲜事,萨尔。为了这些,我不可能回去。”

阿莱克丝塔萨的言辞和声音全都显得那么怨恨深重。不过萨尔知道,红龙女王的怨恨并非是针对于他。她恨的是她自己。

萨尔再一次进行了努力。“诺兹多姆相信,有许多事情都是相互关联的。它们的发生不是独立的。守护者承受的全部可怕灾难——永恒龙军团的神秘攻击、翡翠梦魇,甚至是死亡之翼和玛里苟斯的疯狂。在诺兹多姆的眼中,它们构成了一幅完整的拼图,一个攻击守护者和巨龙一族的庞大阴谋。这个阴谋要逐步削弱龙族,击败他们,甚至会造成他们自相残杀。”

阿莱克丝塔萨只是轻轻嘟囔了一句: “谁会希望发生这种事情,哪怕诺兹多姆猜得没错?”

萨尔立刻收到了这一点点好奇的谷粒。“诺兹多姆需要更多时间来搞清楚这一切。而现在,他相信永恒龙军团已经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了。”

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阿莱克丝塔萨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

“他要我找到你……帮助你。帮助你治疗自己的伤口。”要生命缚誓者相信萨尔这渺小的兽人萨满竟然要帮助自己治疗伤口,这肯定会让她感到难以置信,甚至感到遭受了羞辱。要知道,生命缚誓者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治疗者。萨尔做好了遭受拒绝和责骂的准备,但阿莱克丝塔萨只是静静地坐着。萨尔便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你能恢复过来,其他许多人和事也就都能得到治疗了。我们将一同前往魔枢,同蓝龙交谈,帮助他们看清当前的局势。然后……”

“为什么?”

这句简单而唐突的问话直接甩到了萨尔的脸上,让他一时竟然无话可说。

“因为……这样能帮助他们。”

“我再问一遍: 为什么?”

“如果他们得到了帮助,那么他们就能加入到我们之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场劫难的症结所在。搞清楚这一点,我们就有了拨乱反正,扭转局势的机会。我们能够同暮光之锤教派作战,打败他们。我们还能洞悉永恒龙军团的动机,一劳永逸地制止死亡之翼……拯救这个正在分崩离析的世界。”

阿莱克丝塔萨盯着萨尔,目光仿佛一直穿透了萨尔的身体。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明白。”她终于开口了。

“我不明白什么,阿莱克丝塔萨?”萨尔以极为温和的口吻问道。

“这些事,都不重要。”

“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得到了情报。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巨大、复杂阴谋的一部分。这个阴谋已经持续了超过千年!我们也许能阻止它!”

阿莱克丝塔萨只是缓慢地摇着头。“不,这不重要。即使这些事之间都有关系也不重要。这些事持续了有多久也不重要。我们是否能阻止它,也同样是不重要的。”

萨尔盯着她,完全不理解她的意思。

“孩子们,”生命缚誓者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都死了。考雷斯特拉兹死了。我的全部都死了,最后剩下的一点,很快也会死去。希望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突然之间,萨尔感觉到火热的愤怒。塔蕾莎的死依旧是他心头隐隐作痛的伤口。如果时光之路没有出错,她的死就是一种必然。但萨尔不会忘记她,现在不会,以后永远不会。他回想起塔蕾莎曾经多么希望自己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能够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她感觉到自己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但她依然会竭尽全力。生命缚誓者只要稍稍用些力气,就能做到塔蕾莎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而她却待在这里,说什么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有很多事都是重要的。塔蕾莎很重要,艾泽拉斯很重要,无论承受过什么苦难,阿莱克丝塔萨也没有资格让自己只是在痛苦中沉沦。

萨尔压下怒火,换之以对阿莱克丝塔萨真切的同情。“失去那么多龙卵,这的确是一个悲剧。整整一代巨龙几乎全部泯灭了。我无法想象你的痛苦,并且也为你失去了爱人而感到难过——尤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失去了他。但……我无法相信你会在那些需要你的人面前转过身去。”怒气渐渐渗进了他的声音,“先祖在上,你是一位守护者。这正是你存在的意义。你……”

坐在萨尔身边的阿莱克丝塔萨以萨尔的眼睛无法捕捉的迅疾速度飞上半空,转眼之间,一头巨大的红龙已经盘旋在萨尔的头顶。死亡的土地化成灰色尘埃被气流搅起,落在阿尔的皮肤和长袍上,让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萨尔跳起身,迅速后退了一步,不知道随后将要发生什么。

“是的,我存在的意义即是如此。”阿莱克丝塔萨说道。她的声音深沉、苛烈,充满了怒火和苦涩的痛楚。“我被塑造成生命缚誓者,却并不真正懂得这代表着怎样的责任。而现在,我已经无法继续担负这样的责任了。我付出了牺牲,我不断地给予、援助和战斗,我得到的奖励却只有更多痛苦、更多要求,还有我的一切挚爱的死亡。我不想杀人,但兽人,如果你继续烦扰我,我将不会在乎任何事!任何事!滚吧!”

萨尔再次作出努力。“求求你,”他说道,“请考虑那些无辜的……”

“滚!”

阿莱克丝塔萨仰起头,拍动翅膀,张开巨大的下颌,露出剃刀般锋利的牙齿。萨尔逃走了—— 一股激烈翻涌的橙红色火焰烧焦了他刚刚坐在上面的石头。萨尔听到红色巨龙再一次吸气的声音,半跌半跑地从那座石山上逃了下来。

凝重的空气中充斥着一声咆哮,那其中混杂着愤怒和痛苦。萨尔为悲伤的守护者感到心痛。他希望自己能够找到某种方式接近阿莱克丝塔萨的心灵。想到红龙女王将要一个人死在这里,因为饥饿和干渴,最重要的——因为一颗破碎的心,萨尔就感觉到悲从中来。他无法想象,也许有一天,旅人会在这里看到阿莱克丝塔萨的尸骨,就像这片荒原中的其他枯骨那样古老苍白。

萨尔一直下到了山底,全身都是淤痕擦伤,心情更是沉重无比。他迈着迟缓的步伐,走到缇珂和他约好见面的地方。青铜龙在他的头顶上方盘旋了一会儿,然后便落下来,哀伤地看着他。

“我该带你去哪里,萨尔?”她低声问道。

“我们去魔枢,就像我们计划的那样。”萨尔的声音显得很是疲惫,“我们要去说服蓝龙与其他龙群联合起来,就像诺兹多姆说的那样。”

“那么……只有我们两个。”

萨尔点点头。“只有我们两个。”他回头瞥了一眼那头巨大的红龙。阿莱克丝塔萨依然不时会拍一下翅膀。现在她扭转脖颈,将头枕在了后背上。也许,如果红龙女王看到了其他巨龙在行动,她的心也会有所触动。“暂时是这样。”

就在他们向北方飞去的时候,透过缇珂拍动翅膀的声音,萨尔听到心碎的生命缚誓者发出了一声无比哀痛的长啸。

* * *

就像阴影在黄昏的大地上伸展,某种黑暗的东西也从藏身的孔穴中爬了出来。他和目标保持着一定距离,确保自己不会被发现,同时又能盯紧目标。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国王骑在一头暮光龙背上,跟踪在萨尔后面。

疾风将他的黑色长发吹到脑后。他的容貌相当英俊,只是面孔的根根棱线都显露出残酷的意味。一部修剪整齐的山羊胡上方是两片薄嘴唇。精致的黑眉下几乎紧连着一双蓝色的眼睛。

第一次刺杀失败之后,布莱克摩尔决定不再跟踪萨尔穿越时光之路。他的猎物太过狡猾,很可能会将他引向歧途,让他的狩猎无果而 终。

等待才是更好的战术。他有的是时间。而且他知道,萨尔最终会出现在哪里。

萨尔,他已经听够了关于萨尔的事,现在他只想用一把小小的匕首了结掉这个兽人的性命。萨尔,将要杀死他的兽人。仅仅是这个兽人的存在,就会让他变成一个可怜的、酗酒的懦夫。萨尔,他率领一支兽人军队对抗敦霍尔德。不,他得到的将是一场快乐的享受。这个绿皮的确是一个有难度的挑战,而这只会让他的胜利更加甜美。

飞走吧,兽人,他在心中暗自说道,薄薄嘴的唇扭曲成一个微笑。尽管飞走吧,但你已经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我会找到你,我还杀死你。然后,我也会出一份力,摧毁你的世 界。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热门: 杀破狼 续巷说百物语 冰龙 碟形世界:平等权利 英雄监狱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绿茵峥嵘 第三次拯救未来世界 暗号 沉默的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