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龙背上能体验到极快的旅行速度——戴沙林是这样说的。萨尔非常同意他的话。雪歌只能暂时被留在原地。特拉隆亲自向萨尔保证,它会得到很好的关照。“你与吉安娜女士的友谊尽人皆知。”那名暗夜精灵对他说,“我们会照料你的座狼朋友,并让它安全地回到你身边。雪歌是一头高贵的猛兽,值得我们尊敬。”当然,德鲁伊全都极为擅长照料动物,而吉安娜能够安排好雪歌随后的行程。在这件事上,萨尔非常放心。他最后搔了搔雪歌的耳朵,就转身向戴沙林走去。

已经变化出真身的戴沙林看着走过来的萨尔。

“能够与你一同旅行,是我的荣幸。”萨尔对绿色巨龙说道。

“你受领的是伊瑟拉的任务,”戴沙林回应道,“所以应该是我说荣幸才对。不必害怕,我会迅速平安地将你带往目的地。尽管相信我吧。就算是以生命为代价,我也不会辜负我的女王。”

“她发怒的时候非常恐怖吗?”

“当她愤怒的时候,可以成为极端恐怖的存在。她是一位守护者,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但她的心却异常温柔。”戴沙林说,“我们忠诚于她,并非是出于畏惧,而是出于爱。我宁可形神俱灭,也不愿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戴沙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尊敬和赞美的神情。伊瑟拉在绿色龙族中得到的忠诚深深触动了萨尔。

这注定将是一场奇特的冒险,但萨尔很高兴能接受这个任务。

他慢慢爬上巨龙的后背。随后,巨龙振起双翅,迎风而起——萨尔骑过不少坐骑,却还从没有体会过成为如此轻盈渺小的骑手的感觉。

当萨尔感觉到魔法能量从戴沙林体内迸发出来的时候,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绿龙的翅膀有力地拍打着空气,吹在萨尔皮肤上的风显得相当寒冷。在飞行的龙背上坐直身子并不算困难。当萨尔能够继续呼吸的时候,他几乎想要大笑一场。以前他也骑乘过会飞的坐骑。而现在,他觉得在飞翔的就是自己。

“你能多告诉我一些关于你,关于其他巨龙的事么?”萨尔问道,“对你们,我有一些了解,但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哪些关于你们的传闻是神话,哪些又是事实。”

戴沙林笑了。一阵浑厚而温暖的笑声传进萨尔耳中。“好的,萨尔朋友。不过我能告诉你的大概也多是一些最近才发生的事。要知道,我一直都是在翡翠梦境里面,觉醒才刚不久。不过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 守护者极少会和生命短暂的种族打交道。其他的巨龙?我们之中的许多同伴都对‘低阶种族’感兴趣——当然,这是一种傲慢、不礼貌的称呼。有时候,我们也喜欢变化成你们的形态。”

“比如说,一个卡多雷。”

“没错。”戴沙林表示同意,“虽然我可以任意变成所有种类的短命生物,但不同的龙类都有各自喜爱的形体。你会发现,每一个龙族都更倾向于变化成一种特定的短命生物。比如我们绿龙就喜欢变化成卡多雷,因为我们与伟大的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长久以来,他一直和我们分享着梦境。”

萨尔点点头。绿龙说得没错。

“我曾经观察过,红龙喜欢变化成辛多雷。而蓝龙经常会选择人类形体。至于说青铜龙,尽管他们的任务要求他们变化成为各类种族,但他们似乎格外喜欢变成……侏儒的样子。”

萨尔笑了。“不管他们天生是什么样子,也许他们喜欢弱小无害的外形。”

“也许你可以亲自去问问。”

“我……不,我想我不会问这种问题的。”

“你很聪明。”

“我的确有一点见识。你们有没有……”这样的话该怎么说呢,他耸耸肩,直率地说道,“在短命种族中占据掌握权势的位置?”

“一般来说,不会。不过死亡之翼曾经试过这样做。他的女儿奥妮克希亚则确实成功了。”戴沙林用隆隆的声音说道, “还有克拉苏斯。他曾经是……肯瑞托的一名掌握实权的成员。”

“曾经?”

“他的生命已经终结了。”戴沙林说完这句话,就陷入了沉默。很显然,这是一件他不愿多说的事情。

萨尔改变了话题。“我听说,除了五色巨龙之外,还有其他种类的龙存在。”

“确实,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只有黑龙算是他们的主人。”戴沙林说,“死亡之翼的儿子奈法利安曾经尝试制造过一种新龙,被称为多彩龙。他利用魔法实验,将所有龙类的特性融合为一体。幸运的是,这样的试验中产生出来的幼龙往往都是畸形的,活不了多久。现在世上已经没有活的多彩龙了。暮光龙更接近于原始巨龙。他们的创造者希奈丝特拉利用古代巨龙神器和虚空之龙的力量制造出他们。他们要比多彩龙更稳定,寿命更长……而且还能任意变幻成虚体。这让他们在战斗中具有格外的优势。”

“是一种很有挑战性的敌人。”萨尔说。

“非常有挑战性。”戴沙林表示同意,“尤其是当他们被黑龙军团控制的时候。”

萨尔看到绿意盎然的菲拉斯变成了千针石林沉没后形成的巨大水面。他摇了摇头。这片浩瀚水泊之上,只剩下了百十余个小岛。它们曾经是千针石林中一些最高石山的峰顶。这个世界改变了很多。这一点,萨尔非常清楚。他曾经查阅过无数份关于世界各地发生异变的报告,但从空中亲眼看到这番情景……萨尔很想知道,大地之环的兄弟姐妹们是否也像他一样见到过世界改变的现实景象。如果没有,他们是否也应该来亲自看一看。

这时,萨尔和戴沙林正迅速飞过塔纳利斯沙漠。萨尔能够看见锋利獠牙一般的岩石直刺天空,还有一片片丘陵——看上去,它们也可能是倾倒的建筑废墟。歪斜的塔楼、破碎的圆顶,还有标准的兽人棚屋。那里是……一艘帆具破烂的航船?再向远处眺望,萨尔能看到两头青铜巨龙正在空中盘旋翻转。

“这个地方,”戴沙林严肃地说,“就是时光之穴的广场。我要降落了。我们步行过去。他们一定很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

“想来应该是如此。”萨尔说。

戴沙林落在地上,依旧保持着巨龙形态。萨尔想要跳下龙背,但戴沙林说: “不必下来,萨尔朋友。没有必要让你的两条短腿感到劳累。”然后绿色巨龙就踏在柔软的沙地上,向一座圆顶建筑走去。那座建筑物有一半被埋在萨尔刚刚从空中瞥过一眼的一座突兀石山中。几乎立刻,就有一头在空中盘旋的巨龙落到了他们身边的地面上。

“这里不是你的领域,绿龙。”青铜龙用低沉愤怒的声音说道,“走吧,快一点。这里没有你的事。”

“我的青铜龙兄弟。”戴沙林的声音中带有深深的敬意,“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的守护者女王有所嘱托。”

青铜龙的大眼睛眯了起来。他调转目光,瞥了一眼骑在戴沙林背上的萨尔,神情中显出一丝惊讶。然后,他又将注意力转回到戴沙林身上。

“你说,你们到这里来是因为伊瑟拉女士的命令。”青铜龙说道,他的声音显得不再那样严厉了,“我是克鲁纳里斯,时光之穴的守门卫士。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也许我能让你们进去。”

“我的名字叫戴沙林。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辅佐这名兽人。他是萨尔,曾经的部落酋长。现在,他是大地之环的一员。觉醒的伊瑟拉相信,他需要与诺兹多姆谈一谈。”

青铜龙轻声一笑。“哦,我知道萨尔。”然后,他径直转向绿龙背上的兽人,对他说道: “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短命种族中相当有地位的一个人物。但我不认为你能找到诺兹多姆。现在,就连作为同族的我们也找不到他了。”

曾经执掌整个部落的萨尔并不会因为一头青铜龙知道他而感到惊讶。令他惊讶的是,诺兹多姆竟然失踪了。

“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也许他能够做到。”戴沙林友善地说道。

“她亲自找到了你?我是说,觉醒的伊瑟拉?”克鲁纳里斯好奇地问道。

萨尔点点头,向他讲述了自己与伊瑟拉见面的经过。整个讲述中,他没有对自己当时的状况有丝毫夸大。他承认,自己一开始只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小任务,直到不久以前,他才知道伊瑟拉要他挽救的是古树的家园,而这个任务实际上远比他的想象更加重要。他也告诉了克鲁纳里斯,当他恳求火元素停止伤害树林时,火元素做出了怎样的反应。克鲁纳里斯点着头,专注地倾听着。

“既然大家都找不到诺兹多姆,我其实也不知道。”萨尔坦率地说,“但我可以向你承诺,我会为此而竭尽全力。”

克鲁纳里斯思考着。“我们也曾经让其他人进入时光之穴,帮助我们维护真正的时光之路。不过,我还是觉得你的行动有些讽刺的意味。戴沙林,如果你愿意,就跟着他吧。我会给你们两人引路。”

“讽刺?”萨尔问道。这时,两头巨龙踏上了一条沙路。这条路乍一看是通向山脚下的建筑,但很快萨尔就发现,这是一条进入石山内部的道路。

“确实。”克鲁纳里斯转回头,越过叠起的翅膀看了萨尔一眼,“就像我刚刚告诉过你的那样,我们有时也会允许特定的凡人帮助我们恢复时光之路的真实。最近,时光之路……遭到了攻击。敌人是一群自称为永恒龙军团的神秘家伙。青铜龙军团,尤其是时光之王诺兹多姆有责任维护时光之路,确保它们的真实。如果时光之路发生损坏或改变,你所知道的整个世界都将不复存在。因为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永恒龙军团已经感染了不同的时光之路,正企图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而改变这些时光之路。萨尔,你逃离敦霍尔德城堡就是他们极力想要改变的时间段之一。”

萨尔盯着青铜龙。“什么?”

“如果你不曾逃离过敦霍尔德城堡,世界就不会变成今天这种样子。你也绝不可能重建部落,从集中营里解放你的同胞。那样的话,你将无法在燃烧军团入侵的时候率领部队战胜那些恶魔。艾泽拉斯就会在那时被摧毁。”

戴沙林带着一种全新的敬意望向萨尔。“哦,怪不得守护者会认为你是那么重要。”

萨尔摇了摇头。“那时的经历并没有让我觉得自己有多么重要。正相反……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卑微。请……替我感谢那些为了保护时光之路而战斗的巨龙。还有……”他的声音变低了,“如果他们看到塔蕾莎,请让他们对她好一些。”

“如果他们看到了塔蕾莎,而且一切正常的话,你就会像以前那样,与她分别。”克鲁纳里斯说。

他们正逐渐深入到山脉内部。萨尔觉得自己正一步步走进一场寻梦之旅,但他的意识非常清晰。在他的一旁,有一幢仿佛半嵌进洞穴石壁中的房子。又有一幢房子以怪异的角度显现出来。它上方的天空——天空?在一座岩洞里?但那的确是一片紫红交杂,还流淌着一股股奇异能量的天空。圆柱向上突起,柱顶没有支撑任何东西。树木在一片没有水和阳光的地方繁茂生长着。他们从一片坟场旁走过。萨尔有些想知道是谁被埋葬在这里,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在自己的另一边,他能看见形状不同的岩块飘浮在半空中。这里有一座兽人风格的塔楼; 那里却是一艘船。

这里也有一些居民。萨尔意识到,他们很可能是青铜龙。他看到了几乎各个种族的孩子和成年人。有着双臂四足的金鳞龙人在道路上巡行,准备抵抗可能的入侵者。当然,他们头顶上方还有本体形态的青铜龙在无声地飞行。

萨尔回过头,发现巨龙留在他们身后的足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消失。

“这里的沙子和普通沙子不同。”克鲁纳里斯说,“我们在这里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看。”

随着他的指点,萨尔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在前方的半空中盘旋着一个奇妙的装置。它的精巧结构很像是出自地精或侏儒之手。那是一个沙漏,却又和萨尔以前见到过的所有沙漏都有所不同。沙子正从三个容器中流洒下来,仿佛永远也不会有流尽的一刻。

还有三个容器在持续不断地向上方倾注沙子。

环绕这六个容器和它们基座的是一副盘曲缠绕的框架,但整个框架和容器没有任何接触的地方。这部仪器缓缓地转动着。沙子不断地朝上下两个方向倾泻。萨尔知道,那是时之沙。

“这是那么……”他一时间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形容面前的景象,只能惊愕地摇着头。

戴沙林停下脚步。萨尔知道,现在是他回到地面上的时候了。他离开龙背之后,绿龙便转为精灵形态,一只手轻轻按住萨尔的肩膀。

“龙以外的生灵很难把握这里的状况。”他一边说着,一边向萨尔露出一个笑容,“甚至就连青铜龙以外的龙族对这里也往往是懵懂无知的。不过不必担心,你的任务并不是要理解时光之路的运作规律。”

“幸好不是。”萨尔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点自嘲的味道,“我只需要找到时间之王。他肯定能理解时光之路的变化,只不过别人一时无法找到他而已。”

戴沙林又拍了一下萨尔的后背。“没错。”他笑着说道。两个人四目相视,萨尔笑了。他知道,自己很喜欢这头绿龙。见识过古怪的伊瑟拉和冷漠的克鲁纳里斯之后,戴沙林越发让他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做。”克鲁纳里斯说道。

萨尔看着戴沙林。绿龙说道: “我想,也许应该用些时间,安静地思考一下我们该怎样做才能在这里帮上忙。毕竟水静沙方落。而且萨尔肯定也需要时间来消化他刚刚所见到的一切。”

克鲁纳里斯低垂下他金色的头颅。“如你所愿。你们可以在这里随意走动。但请注意——时光之路并非可以掉以轻心的地方,否则你们很可能在这里遭遇毁灭。无论你们要进入时光之路的哪一部分,都必须先通知我们中的一个。相信你们现在都能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萨尔点点头。“我明白。感谢你接纳我,克鲁纳里斯。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

“对此,我并不怀疑。”克鲁纳里斯说完这句话就跃上半空,身形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然后消失不见了。

“这是……?”萨尔惊讶地向戴沙林问道,然后才意识到眼前的情景是怎么一回事。作为操纵时间的大师,克鲁纳里斯只是加快了自己的时间,现在已经回到他的岗位上去了。萨尔不由得惊羡地摇了摇头。

他们开始从青铜龙群身边走开。看样子,这些巨龙都有各自紧迫的任务,就连那些孩子也不例外。萨尔轻易就能看出,那些并不是真正的小孩。他们的面容和身姿都显示出他们也担当着严肃的职责。这里到处都生长着树木。常绿树直接扎根在沙粒中,而这只不过是这里的奇异景象之一。萨尔耸耸肩,默然接受了这些不合常理的地方。松木的气味清新而略有些刺鼻。他在这样的气息中,仿佛瞬间回到了自己年轻时代,在敦霍尔德长大的时候。那时,他已经被允许走出囚笼外接受训练。他所闻到的就是这种气味。这让他感到有些惊诧——气味竟然具有这样的力量,能够将过去的记忆带回给他,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 曾经有一个女孩,为了解救他而牺牲了自己的一切; 有一个“主人”,在喝醉的时候差一点将他鞭打致死……在希尔斯布莱德,萨尔第一次看到了另一名兽人,并将他的兄弟视作怪物。

“你很激动。”戴沙林低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有错,让你激动的并非是你所见到的东西。”

萨尔不得不点了点头。“我想到了自己年轻时所在的地方。那些记忆并不都是愉快的。”

戴沙林也点点头。“好了,萨尔朋友,我们先找一个地方安静下来,考虑清楚,再走进这些时光之路。我们和青铜龙不同,过去的对我们而言便已经过去了,不应该让那些事成为重压在肩头的包袱。不要再让令人不安的往事困扰自己了,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已经够多了。”

他们又在沉默中前行了一段路,戴沙林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这个地方似乎很安静。”他一边说,一边向周围张望,“我们在这里应该不会受到打扰。”他坐到一株大树下,将双手放在膝头。萨尔也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去。

萨尔感到很紧张,不仅是因为自己刚刚看到和听到的一切,以及松树气息带给他的回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上一次与别人一同进入冥想状态时,犯下了严重的错误。绿龙显然注意到了他的紧张情绪。

“你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萨满。”戴沙林说道,“你应该熟悉这种方式。为什么你会感到如此困难?”

“你是一头绿龙,你习惯的应该是睡眠,而不是清醒。”萨尔回敬 道。

戴沙林并没有流露出不高兴的样子。他只是用了一点时间,将长发在脑后梳理整齐。而萨尔则继续让自己镇定下来。绿龙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萨尔发现自己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戴沙林是对的,这样做对萨尔来说当然是非常熟悉的。但他依旧继续看着绿龙,并没有进入冥想状态,而是在重新回想最近发生的每一件事。离开部落领袖的位置。前往纳格兰,遇到阿格娜。凯恩的死。撕裂世界,翻天覆地的大灾变。他的气恼和无法集中精神造成的失误。伊瑟拉的任务。与古树相逢……还有坐在他面前的这头龙。现在他看上去根本没有半点绿色巨龙的影子,完全是一位正在冥思中的暗夜精灵。

这个地方令人感到不安,甚至让萨尔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萨尔不想闭起眼睛,探索自己的内心。他想要探索时光之穴。

这是他很快就要做的事情。而在此之前,他需要为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尽可能做好准备。所以,他终于不情愿地闭起眼睛,开始放慢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切事情都发生得那么快。当利刃撕裂空气的尖啸声向他发出示警,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戴沙林的头已经从肩膀上被砍了下来。

萨尔向一旁扑倒,翻了个筋斗,重新让双足立稳在地面上。他没有再向自己的新朋友瞥上一眼。戴沙林已经死了。如果萨尔不小心,他很快也会步这位友人的后尘。他伸手到背后,抓住毁灭之锤,以自己最熟悉的动作疾速轻捷地挥起战锤,向周围横扫了一圈。他的视线立刻就捕捉到了那个突然出现的敌人。这名刺客身材高大,但还比不上兽人,身穿沉重的黑色盔甲,臂肘、肩膀和膝盖的位置上都有长钉突起,戴着铁手套的手中攥着一把寒光闪闪、异常巨大的双手阔剑。萨尔本以为自己的战锤会结结实实地击中他的上腹部,就像砸在一只廉价的锡镴罐子上,但锤头只砸中了空气。

他的敌人及时躲闪,沉重的毁灭之锤从距离他只有一指宽的位置上扫过。萨尔在惊讶中耽误了宝贵的一秒钟,没有能及时带回锤头,再次发动攻击。他的敌人却已经趁着这个时候恢复了平衡,挥舞巨剑斩向萨尔。萨尔能看到剑刃上闪烁着魔法光芒。这一击的速度远比萨尔想象的更加迅疾——这个身经百战的兽人没有想到一个身披重甲的人能有这样的速度。萨尔感觉到心中掠过一丝恐惧。这个无名的敌人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凶猛、迅捷、强壮……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热门: 残疾人宣言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 谍影风云 楚墓 复仇 西巷说百物语 湖底的祭典 极限 鸽群中的猫 七剑下天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