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大漩涡前往菲拉斯的旅程漫长而艰辛。萨尔本打算像他承诺的那样,给伊瑟拉一个答复。但他再没有见到绿龙守护者的影子。一开始,他感觉到困惑和气愤,随后又为自己的反应感到惭愧。毫无疑问,伊瑟拉还有许多重要的事务需要处理,不可能一直等待一名普通萨满的回答。他被要求完成这个任务,而 且他已经接受了,他就应该现在启程去完成它。不过他毕竟还是希望 伊瑟拉能够想到留下一头绿色巨龙,让他可以尽快到达目的地。伊瑟 拉并没有这样做,于是他只得利用双足飞龙、船只和座狼作为自己的脚 力。

伊瑟拉告诉过他,梦游者栖地就位于高大的双塔山一座主峰的脚下。他骑着自己忠诚的丛林狼雪歌,沿两旁草木丛生的道路一直向前疾驰。这里的气候潮湿闷热,与他成年后回到的洛丹伦那种温和的气候和奥格瑞玛的干热天气都不一样。他觉得自己的体力也被这种高温多水的空气融化掉了。

他首先是嗅到,然后看见了远方升起的烟尘,便急忙催促座狼加快速度。那种刺鼻的臭气和菲拉斯浓密茂盛的绿荫显得格格不入。

随着向目的地的迅速靠近,萨尔在得到这个任务时对伊瑟拉产生的愤恨和气恼也荡然无存了。这里的居民,以及这里的德鲁伊陷入了很大的麻烦,他们需要救助。无论绿龙守护者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肯定希望萨尔能够成为这些人的救星。

萨尔责无旁贷。

他绕过一个转弯,营地突然出现在了面前。眼前的情景让萨尔急忙勒住了坐骑。

猫头鹰的雕像……古老的废墟……一座月亮井……

“暗夜精灵。”他高声地自言自语着。伊瑟拉只提到了“德鲁伊”,她显然忘记了一个小细节——居住在梦游者栖地中的不是牛头人德鲁伊,而很有可能是与兽人敌对的暗夜精灵德鲁伊。这是一个陷阱吗?萨尔曾经是联盟的囚徒,一个没有自由的“货物”,因为一个最意想不到的恩人,他才能够成为自由人。

萨尔下了坐骑,抬手示意雪歌等在原地。然后他小心翼翼地缓步向那座营地靠近,想要探察一下营地中的情形。就像伊瑟拉对他说过的那样,梦游者栖地的确很小。而且看样子,营地中空无一人。也许这里的居民都赶去扑灭不远处的火灾了。

先祖在上,现在萨尔离营地已经足够近了。他甚至能看到营地对面的几棵树。营地之中只有几座深紫色的旅行大帐篷。就像觉醒的伊瑟拉告诉他的那样,这里的那片小树林看上去一定已经非常古老了。

萨尔能够真切地感觉到这里元素的愤怒与焦躁。这种剧烈的动荡几乎在冲击着萨尔的神经。他的眼睛更是被烟气熏出了泪水。如果不立刻采取行动……

萨尔感觉到某种锋利尖硬的东西顶住了他的后颈,他的身子立刻僵住了。

“慢慢说话,兽人。告诉我们,为什么你要来找猛禽德鲁伊的麻烦。”这是一个女性的声音,语气相当严厉,听上去没有任何容许辩解的余地。

萨尔骂了自己一句。他的心思全部集中在元素的痛苦上,对周围的变化实在是太掉以轻心了。不过,至少这个精灵还能让他说话。

“我被派到这里来帮助你们。”萨尔说道,“我是一名萨满。如果你愿意,尽可以搜查我的包裹,你会找到我的图腾。”

背后的人冷哼一声。“一个兽人,来帮助暗夜精灵?”

“一名萨满,来帮助你们安抚和治疗愤怒的大地。”萨尔说道,“我是大地之环的一员。现在部落和联盟都在竭力寻找拯救这个世界的方法。德鲁伊的塞纳里奥议会不也和大地之环一样吗?我的包裹里有一只装着图腾的口袋。如果你愿意,尽可以去找找看。我只请求你能让我帮助你们。”

戳在他后颈的锋刃移开了。但萨尔并没有愚蠢到要发动反击。他身后肯定不止一个精灵。感觉到毁灭之锤从自己的背上被取走,他的肌肉再一次绷紧了,但他依旧没动一下。有两只手在摸索他的行囊,取走了他的图腾口袋。

“的确是图腾。”一个男性声音说道,“他还带着祈祷念珠。转过身来,兽人。”

萨尔依言慢慢地转过身,两名暗夜精灵紧紧地盯着他。其中一人显然是一名哨兵,有着绿色的头发和紫罗兰色的皮肤。另一个人是男性,剃光了胡须,绿色的头发在头顶上被结成发髻。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丰润的深紫色,一双眼睛闪烁着金色的光晕。两个精灵全都是满脸的汗水和泥垢,显然是刚刚救火回来。更多的暗夜精灵也正在向这里靠近。他们的脸上全都显露出谨慎却好奇的神情。

那名女性精灵正在审视萨尔的面孔。然后,她似乎是认出了萨尔。

“萨尔。”她难以置信地说道,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毁灭之锤,又抬起头看着萨尔。

“部落的酋长?”另一个精灵问道。

“不,不再是了。至少传闻说他已经不是了。”女精灵回答道,“我们听说他消失不见了,离开了酋长的位置。他到底去了哪里,哨兵们一直都没能得到相关情报。我是艾琳娜·柳芽,暗夜精灵哨兵。这位是戴沙林·绿歌,猛禽德鲁伊。我曾经因为外交活动去过一次奥格瑞玛。”艾琳娜一直高举手中的长刀,做出防御的姿势,现在她终于把武器放低了。“没想到像你这样重要的人物竟然会来到我们这个小营地,是谁派你来的?”

萨尔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本希望能够不必对自己的任务多做解释。“你们听到的传闻是真的。我离开了酋长的位置,为的是治疗艾泽拉斯在这场大灾变中所遭受的伤害。在大漩涡,我曾与大地之环的其他成员一同施法,之后觉醒的伊瑟拉找到了我。她告诉我梦游者栖地所遭受的灾难。你们没有萨满能够与狂躁的元素进行沟通。所以,你们急需帮助。”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事?”艾琳娜问。

“我相信。”戴沙林说道。艾琳娜转过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萨尔还是酋长的时候,就以持重稳健而著称。现在,他加入了大地之环。也许真的是觉醒者派遣他来到这里。”

“一头巨龙。”艾琳娜语带讽刺地说道,“恕我直言,还不是一头普通的巨龙,而是翡翠梦境的伊瑟拉。而他的背上还扛着毁灭之锤。”

“还有谁会比觉醒者更想要援助德鲁伊?”戴沙林说道,“而且毁灭之锤正是萨尔的随身武器,不是么?他可以带着它去任何地方。”哨兵没有回话,而是将目光转向另一个刚刚走过来的暗夜精灵。这个精灵的一头绿发松垂在背后,下巴上留着一部短须,饱经风霜的面孔上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萨尔。

“这是你的营地,特拉隆。”艾琳娜满怀敬意地说道,“告诉我们,你打算怎样做。他是一个兽人,是我们的敌人。”

“他也是一位萨满,所以,他是元素的朋友。”特拉隆回答道,“现在元素已经陷入狂乱,所以我们更不能拒绝它们的朋友。大地之环的萨尔,让我们看看你能做些什么,来吧。”

萨尔跟随特拉隆走上靠近火场的山丘。营地周围的树木幸运地没有被火焰吞噬。萨尔能够看出来,这些树都浸透了水。地面上所有的小灌木都被剪除干净,只有古老的大树还存留着。

眼前的景象让萨尔感到心痛。

许多大树也被严重烧伤,显然是难以存活了; 另外许多树刚刚被火燎过。愤怒而凶猛的大火蔓延得十分迅速,整片树林都危在旦夕。萨尔回想起那场遍及奥格瑞玛的大火,接着立刻从口袋中拽出火焰图腾,向前迈出一步,一双赤脚牢牢地插在肥沃的土壤中。他向天空举起双手,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意识和心灵向远方伸展开去。

火焰之灵,是什么让你们如此困扰?让我帮助你们。你们在伤害古老、罕见、不可取代的生灵。请让我帮助你们脱离这场灾难,让你们再度成为会呼吸的生灵获取温暖的源泉。

元素的回应中带有一种怪异的冷酷。这与数个月亮轮回之前,差一点毁掉奥格瑞玛的那颗火星中所包含的黑色怒意非常相像。而这个元素的性情中还有着某种决心。

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火焰有净化之责,这一点你很清楚,萨满。火焰会净化不洁之物,让污浊回归大地,新陈代谢,循环往复。这就是我的责任,萨满!

萨尔依旧紧闭着眼睛猛然抽搐了一下,仿佛遭受了重重一击。你的责任?当然,你需要选择你的责任,火焰之灵。而这些大树又发生了什么,让你认为它们需要被净化?它们生病了么?在传染瘟疫?还是遭受了诅咒?

我要净化的不是这些。火焰元素在萨尔的心中承认道。

那又是为什么?告诉我,我会尽力去理解。

火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突然变得更加炽热明亮。萨尔不得不转过脸,躲开迫人的热气。

它们……很困惑。它们出了问题。它们所知道的,它们却不明白。必须摧毁它们!

元素的反应让萨尔深感困惑。他很清楚,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灵。即使是石头,可能算不上真正的“生灵”;即使是火焰,只能在他的 脑海和心中说话。但他不明白这个火焰元素所说的这段话到底指的是什 么。

它们知道什么?萨尔问火焰之灵。

不对的事!

“不对”指的是违背自然?还是不正确?

不正确。

萨尔拼命地思考着。它们能够学会怎样才是正确吗?

随后是漫长的沉默。萨尔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与火焰之灵的联系。这种等待让萨尔感到气恼、混乱,甚至让他想要发狂。如果火焰之灵不再与他沟通……

它们曾经知道正确的事。它们可以再次学会。

那么,火焰之灵,不要摧毁它们。我请求你收回力量。如果你一定要燃烧,就请作为照亮黑暗的火炬,或者是指引迷途的心灵之火。你还可以烹饪食物,温暖寒冷的身体。请不要继续伤害这些树,否则你将让它们永远没有机会学会何为正确!

萨尔等待着,全身的肌肉如同船缆一般紧绷。他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吁求没有偏差。而现在,他只能从火焰的反应中做出判断。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火焰在燃烧中吡啵作响,热气在被吞噬的树木上方翻滚。一棵棵大树变成了黑色。

然后: 我同意。它们必须再次学会何为真实。必须有人教导它们。否则,我就要烧光它们。必须将它们烧光。

随后,火焰慢慢地消失于无形。萨尔向前踉跄了一步。他睁开眼睛,感觉到充盈在体内的力量仿佛一下子被掏空了。两只强有力的手扶住了他。这时,欢呼声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

“干得好,萨满。”特拉隆的脸上露出赞许的微笑,“干得好!你是我们的恩人。今晚……请留在我们这里。我们要好好招待你这位尊贵的客人。”

长途旅行和过度集中精神之后的疲惫让萨尔接受了这些本应在白昼进入梦乡的精灵的邀请。那一晚,当他席地而坐,在雪歌的陪伴下与暗夜精灵德鲁伊和哨兵们一同享用饮食的时候,他一直在因为惊讶的心情而暗自摇着头。他回想起就在不久以前,十位德鲁伊——五名暗夜精灵,五名牛头人——还曾经就贸易线路问题进行和平的会谈,但他们却遇到伏击,惨遭杀害。牛头人大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是唯一的幸存者。这一桩惨案同时激怒了联盟和部落。有传闻说,派出杀手的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但这种猜测一直没有得到证实。尽管加尔鲁什脾气暴躁,萨尔本人并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

萨尔不由得哀伤地想到,如果那场会谈成功了,也许这样充满了歌声和故事的夜晚就会成为两个阵营之间常会发生的事情。也许会有更多的团结,双方能够凝聚起更大的力量来医治这个世界。

萨尔打算去睡觉了,暗夜精灵们则会继续向繁星歌唱。关于原野的歌声不住地飘入他的耳中。萨尔则已经用毛皮毯子裹住了身体,他的枕头就是自己的手臂。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第一次睡了一个好觉。

黎明时分,萨尔被一阵轻柔的晃动推醒。

“萨尔,”一名卡多雷正用音乐般悦耳的声音呼唤他,“我是戴沙林。醒一醒,我有东西要让你看。”

经过多年战争的磨炼。萨尔早已习惯于迅速从睡梦中醒来,立刻恢复到完全清醒和警觉的状态。他无声地站起身,跟随在这名精灵身后,小心地绕过正沉沉睡去的暗夜精灵们。他们走过月亮井和大帐篷,一直进入到老树林的深处。

“站在这里,不要动。”戴沙林悄声说道,“仔细听。”

那些躲过最严重火焚的树木正在晃动身体,枝干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树叶也在簌簌作响。萨尔继续等待了一段时间,向身边的同伴摇了摇头。

“我什么都没听见。”

戴沙林露出微笑,低声道: “萨尔,这里没有风。”

突然之间,萨尔明白了这名卡多雷话中的含意。树林在摇动,仿佛有微风吹过,但空气是静止的。

“看看它们。”戴沙林说,“仔细看。”

萨尔照做了。他集中起自己全部的注意力,细心端详树干上的节瘤……然后是丫丫叉叉的树枝……

他的眼睛越睁越大。他在不期然间懂得了自己所看的是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当然,他以前就听到过他们的声音,却从没有注意过。

“他们是古树。”萨尔的声音中略带着一丝喘息。戴沙林点点头。萨尔用敬畏的眼神望向那些大树,对自己之前的漠然无知感到惊诧。他缓缓地摇着头。“我本以为,来到这里的任务只是为了拯救一片树林。他们看上去……就像普通大树一样。”

“他们在沉睡。是你唤醒了他们。”

“我?怎么会!”萨尔的目光并没有离开那些古树。这些非常、非常古老的生灵往往保藏着无数个世代以前的知识。他们不断发出各种声音,看上去就像是在……交谈?

萨尔努力地思考着。片刻之后,他意识到自己能够听懂这种深沉却又轻柔的话语。

“我们一直在做梦。令人困惑的梦将我们困在不安定的状态中。所以,当火焰袭来的时候,我们没有能醒来。直到我们听见了那古老的祷文,以及萨满和元素的交谈,我们才脱离了沉睡的状态。是你让我们醒来,是你救了我们。”

“火焰告诉我,它要将你们净化。它认为你们已……不再洁净。”萨尔回应道。他竭力回想着火焰对他说过的话。“它说你们陷入了困惑。你们知道,但你们不明白。而你们所知道的是不正确的。我问它,你们是否还能学会何为正确。火焰之灵认为你们还可以。所以它才同意不再烧毁你们。”

萨尔明白,火焰已经不会再威胁这些古树了—— 一些古树上重新出现了小动物。看上去,它们就像是生有精致翅膀的小龙。那些翅膀就如同蝴蝶的翅膀一样色彩缤纷。在它们明亮的眼睛上方,还生有羽毛一般的宽大触须。一只这样的小动物从树枝上飞下来,绕着两个人转了几圈,落在戴沙林的肩头,亲昵地用鼻子拱着那位德鲁伊。

“它们被称为小精龙。”戴沙林一边说话,一边爱抚着这只小动物。“它们并不是龙,但它们的确是翡翠梦境的魔法守卫者。”

萨尔完全明白了。他看着这些古树,这些纤小的魔法卫士,还有戴沙林的一头绿发。

“你是一头绿龙。”萨尔低声说道。他不是在提问,而是在陈述事 实。

戴沙林点点头。“我的任务就是观察你。”

萨尔皱起了眉头,原先那种愤懑的情绪又回来了。“看着我?我是在受到测试吗?我是不是符合伊瑟拉的期待?”

“并非如此。”戴沙林说,“我们不是要对你的技艺进行评估。我要观察的是,当你帮助我们的时候,你的心里到底有些什么,你会如何应对这个任务。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萨尔,杜隆坦和德拉卡之子。我们需要知道,你是否已经准备好踏上这条道路。”

古树又开始用他们那种奇怪的、充满森林感觉的语言说话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为这个世界收藏记忆,照管早已被别人忘记的知识。但火焰之灵是对的。有些东西出了差错,我们所承载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混乱……失落。有些与时间本身相关的东西出了偏差。”

它们必须再次学会何为真实。必须有人教导它们。否则,我就要烧光它们。必须将它们烧光。

“这正是火焰之灵想要说的。”萨尔说道,“它知道,古树的记忆出现了错误,但它相信古树能够再次得到正确的记忆。这意味着希望依然存在。”

戴沙林点了点头,仔细思考着。“古树的记忆发生了错误。那些记忆和现实不符了。他们的记忆是不会改变的,除非是他们所记忆的现实本身发生了改变。这意味着,时间遭到了干扰。”他转向萨尔,表情中同时带着肃穆和激动。“这就是你将要踏上的征程。你必须前往时光之穴,查清楚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并在那里纠正时光之路。”

萨尔惊愕地看着他。“时光之路……它们真的是存在的?我一直都以为……”

“它们的确存在。诺兹多姆和他的青铜龙族在管理着它们。你必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我?他为什么会愿意和我交谈?难道让一头巨龙去告诉他不会更好吗?”萨尔几乎无法去思考这样的事情: 在时间中回溯,改变或纠正历史。本来是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小任务,现在却变得如此关系重大。萨尔不由得扪心自问,是否能接下这样的重担。

“如果你愿意,我会陪你一起去。”戴沙林说,“但守护者坚持认为,你才是真正重要的因素。请恕我冒犯,但我的确也像你一样,很奇怪为什么她会这样想。”忽然间,他展露出笑容,这让他显得年轻了许多。不过萨尔知道,面前这个生物的年龄很可能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至少,你的皮肤是绿色的。”

萨尔在惊讶之中有些想要生气,却发觉自己也笑了起来。“我很欢迎你能给我的一切帮助和指引。伊瑟拉竟然如此器重我,让我感到无比光荣。我会竭尽全力去完成这个任务。”他又转向那些古树,说道: “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帮助你们摆脱困境。”

古树窸窣作响。萨尔听到有什么东西轻轻地落在了地上。那东西翻滚过有些倾斜的地面,停在萨尔脚边。

“这是给你的礼物。”戴沙林说。

萨尔弯下腰,捡起那样东西。这是一颗橡果。在萨尔看来,它和别的橡果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知道,这颗种子的价值绝对非同寻常。他合拢手掌,将橡果握在手心中,全身不由得微微颤抖。然后,他才小心地把橡果放进口袋里。

“仔细照顾好它。”戴沙林的语音忽然变得极为严肃,“这颗橡果里收藏着它的母树所拥有的全部知识,正如同它的母树继承了来自于先辈的知识……一代接一代,直到一切开始的时候。你要将它种植在一个最适宜它生长的地方。”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热门: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御手洗洁的舞蹈 龙眠 无限杀业 安德的游戏 都市传说拼图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艺术谋杀 巨兽×6 阴阳师·太极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