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绝不是阿莱克丝塔萨想要看到的情景,但暮光龙军团的出现的确让其他龙族展开了一致的行动。巨龙们没有再多一句争吵,而是全数飞上半空,向敌人扑去,保护自己的神圣之地免受任何伤害。

这是一场同时充斥着美丽与残暴,感觉极不协调的战斗。数十头强大的巨型猛兽全身闪耀着红宝石、翡翠或者蓝宝石的色彩,在苍穹之下盘旋飞舞。他们的敌人身上则是太阳被地平线吞没前在天空中映照出的光泽——深紫、酒红、靛蓝。优雅与凶残纠缠在一起,变幻成一阵阵血雨。

就在这场激烈的冲突中,一个声音开始在巨龙的耳内回荡。

“你们实在是太好了,全都聚到这个小地方,让我能把你们这些弱小的生物一网打尽。”

阿莱克丝塔萨向聚在一起的三头紫色巨龙飞去,一路上上下翻飞,躲过他们的致命喷吐。借助眼角的余光,她看到一头蓝龙在半空盘旋,施放了一个法术,然后收起翅膀向下落去。她急忙转向,躲过了一阵冰锥风暴。一头紫色巨龙及时将自身化为虚体,但另外两头龙的速度太慢了。阿莱克丝塔萨抓住机会,向上冲去,将巨大的前爪刺入一头紫色龙的长颈。紫色暮光龙被困在自己的物质躯体中,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变化,只能发出一阵窒息的尖叫,用一双深蓝色的翅膀拼命拍打空气,想要挣脱红龙族长的利爪,黑色爪子则不停地抓挠着阿莱克丝塔萨的腹部。他的攻击受到了红宝石鳞片的阻挡,但阿莱克丝塔萨依旧感觉到炙热的痛楚从腹部传来。她继续向前爪上增添着力量,自身的疼痛很快便停止了。接着她松开爪子,软弱无力的巨龙尸体翻滚着坠落下去。但她已经无暇多看一眼那具尸体。

“你是谁?”她高声喊道。红龙族长的声音在冰寒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洪亮强悍。“出来现身,报上姓名,或者让我们把你视作一个妄言的懦夫!”

“我没有妄言,也不是懦夫。我的追随者们都知道我,”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他们称我为暮光教父。他们是我的孩子,我爱他们。”

一阵寒意拥过伟大的生命缚誓者全身,而她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如果这个声音没有说谎,那么他就应该是这些暮光巨龙的指使者……

“那么,就来保护你的孩子吧,暮光教父,或者你更愿意袖手旁观,看着我们将你的孩子一个个杀死!”

两头暮光巨龙从阿莱克丝塔萨的两侧扑来。红龙族长一心只想找到那个声音的源头,几乎没有及时察觉到来袭的敌人。就在间不容发的一刹那,她收起翅膀,如同石块一样向下坠去,然后调转过头。就在她的正上方,那两头龙在即将对撞的时候化为虚影形态,然后毫发无伤地从对方身体中穿了过去。

刺耳又得意的笑声包裹住阿莱克丝塔萨的身体。“你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小女孩,生命缚誓者。看着你被即将到来的力量压成齑粉,一定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一阵咆哮撕扯着阿莱克丝塔萨的耳膜。她看到一头红龙在激战中跌落下去,不由得心中一痛。那头红龙依然扇动着巨大的赤色皮翼,想要在半空中稳住身体,但他的一只翅膀已经只剩下了骨架。阿莱克丝塔萨怒吼着,向杀害自己同族的那群凶手喷吐出熊熊烈火。一头暮光龙立刻变为虚体,躲出了烈焰笼罩的范围。而他的同伙——可能是出于勇敢,也可能是因为更加愚蠢——反而转向阿莱克丝塔萨,射出无数锋利刀刃般的黑暗魔法,随后才打算改变形体。这种傲慢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阿莱克丝塔萨喷出的火焰席卷了他的全身,而他的变形还远没有完成。红龙守护者的烈火要远比普通红龙更加强猛炽烈,暮光龙青蓝色的鳞甲卷曲起来,几乎完全熔化。鳞甲下的血肉迅速化为灰烬,很快,那头龙就连骨架都暴露了出来,身体一侧已经焦灼得完全无法辨识了。就这样,这头半是血肉,半是虚影的龙跌落了下去。阿莱克丝塔萨相信,现在这个敌人的身上,只有痛苦才是完整的。

红龙族长那位平日里温柔如水的妹妹出现在她视野的边缘。伊瑟拉在战斗中的勇悍凶猛丝毫不亚于她以火焰为冲锋枪矛的姐姐。平时,她吐出的气息如同夏日盛开的花朵一般芬芳清新,而现在,她吐出的是一股股浓绿色的毒雾。两头暮光龙在这片毒雾中打着哆嗦,无力地闪动着翅膀,拼命想要吸进一点空气。伊瑟拉趁他们动作迟缓的时候,又迅速施展了一个法术。两头暮光龙发出恐怖的号叫,开始相互撕咬——他们都认为,自己面前的同伴就是必须杀死的敌人。几秒之内,他们已经替伊瑟拉结束了这场战斗。

阿莱克丝塔萨挡住另一头暮光龙的攻击,向下俯冲,又盘旋回来,趁势甩动强有力的尾巴,抽断了敌人的脖子。随着那具失去生命的躯体向地面跌落,阿莱克丝塔萨同时意识到了两件事。

首先,现在战场上有两位守护者,同时处于战斗形态。来袭的暮光龙实际数量并不多,绝不可能战胜她们。尤其是守卫红玉圣殿入口的精英巨龙已经暂时离开了岗位,加入到战团之中。尽管这些巨龙守卫不能飞翔,但任何受伤落地的暮光龙,就算还没有死,也会被他们迅速消灭。这场战斗太容易了。

第二,所有战斗都集中在很小的一片地方。

为什么?

对暮光龙军团而言,更有利的战术应该是趁各个龙族分散的时候分别予以歼灭,将他们引诱到没有防御的地方,再包围他们。至少这些暮光龙应该利用神殿作为自己的掩体,而不是像一群蚂蚁一样聚集在神殿上方,成为伊瑟拉和阿莱克丝塔萨良好的靶标。

阿莱克丝塔萨的心猛地向下一沉。一种无名的恐惧拥过她的全身,几乎让她失去了飞行的力量。一定出了什么非常严重的问题。

“不要混战,脱离敌人阵形!”红龙族长呼喊道。她的声音清晰、强壮,听不出半点畏惧。“把他们从神殿引开,逐一消灭他们!”

守卫神殿的巨龙们听到了命令,立刻朝四方飞散开来。而暮光龙们依旧结成紧密队形,停留在神殿上方。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条暮光龙脱离了敌方主队。在阿莱克丝塔萨的眼里,这群暮光龙俨然形成了一个扑击猎物的阵列。

这时,她意识到了敌人真正的目的: 他们来此并非是为了发动攻击,他们是来吸引……

剧烈的爆炸——同时发生在物质与非物质位面。阿莱克丝塔萨被猛烈的冲击波推出去,不停地在空中翻滚,如同被旋风裹挟的幼龙。她张开翅膀,发出尖利的啸吼。翅根处传来一阵剧痛。她觉得自己的双翼就要被强风扯断了。最后,她还是稳住了身形。只是她的全身都仿佛被一座山岳碾压了一遍。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什么都听不见。

但她至少还能看见。在一阵阵剧痛之中,她只希望自己能因为刚才的爆炸而瞎掉双眼。

龙眠神殿还勉强屹立着。不少光辉优雅的拱门都崩碎了,残存的部分仿佛融化的冰堆。红色魔法能量正在从神殿底部剧烈地向上翻涌。

而这座神殿的下面正是……

“圣殿!”有人在高喊,“我们的孩子!”

巨龙们纷纷向下扑去。在这个仿佛要持续到永恒的恐怖瞬间里,阿莱克丝塔萨一点声音都没办法发出来。

红玉圣殿……孩子们……考雷斯特拉兹……

当她终于能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竟然会喊出这样一番话。

“停下!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巨龙们,先将敌人赶走!不能任由他们对我们造成伤害!”

在她充满激情的呼吼中,聚集到她身边的不仅仅是她的红龙军团。愤怒、悲痛和对眼前这场灾难的恐惧让他们的攻击变得格外凶猛。暮光龙似乎被巨龙们的反击吓了一跳,很快就逃走了。

阿莱克丝塔萨没有追击敌人。她收起翅膀,向东方飞去。红龙族长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她不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而这让她感到极度恐惧。

* * *

暮光教父站在龙骨荒野许多突兀山峰中一座高峰的顶端。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撕扯他兜帽斗篷的凛冽寒风,只是用一只手紧紧拽住兜帽。他的另一只手紧握住一根细小的银链,银链上的一个个小扣环做工极为精致。在他的兜帽里,是一副面容枯槁,留着灰色胡须的面孔。一双深陷下去的眼睛从兜帽的阴影中射出犀利的光芒。他带着愉悦的心情观看着这场战斗,如同戏谑一般传出自己雷鸣般的嘲讽话语,让生命缚誓者感到心慌意乱。

但面对具有如此惊人破坏力的爆炸,巨龙军团的反应却令他感到惊讶和失望。

在这个身材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还站着一名美丽的年轻女孩。她的一头蓝黑色长发随风飘摆,苍白的面颊因为被寒风吹袭的关系,泛起一层粉色的底色。暮光教父用戴着手套的手攥住的白银细链绕在那名女子细长的脖颈上,几乎就像是一根巧夺天工的项链。女孩对于身周的严寒似乎也无动于衷,但她的腮边却能看到冻成冰珠的泪水。当爆炸声响起之后,她渐渐露出了微笑,泪珠碎裂,落在他们脚下冰冷的岩石上。

用兜帽遮住头脸的男人慢慢向那个女孩转过身。“你怎么把消息传递给他们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谁帮助了你?”

女孩的微笑变得更加明媚。“你的追随者们很忠诚,不可能帮助我。我没有告诉过他们任何事。但看样子,有人比你更聪明……暮光教父。”这个头衔在女孩的口中完全没有信徒们的那种崇敬意味,而是充满了挑衅般的轻蔑。“你的计划破产了。”

暮光教父向她逼近了一步,却突然笑了起来。“你可真是愚蠢。我从来都会有后备计划。聪明人绝不会只设计一个方案。”

暮光教父谨慎地将手中的银链攥得更紧。女孩惊呼一声,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锁链扭曲着,闪耀起白热的光芒,开始烧灼她的肌肤。闻到皮肉焦糊的气味,暮光教父微微一笑,放开了折磨女孩的法术。

女孩并没有跪倒下去,但她的喘息和颤抖已经足以缓和暮光教父的恼怒。

他们的确遭受了挫败。一场严重的挫败。但暮光教父对他的囚徒所说的话是真的。聪明人总是会有一个以上的方案。而暮光教父最大的资本就是他聪明的头脑。

要击败他,远没有那么容易。

* * *

一切都不见了。

五色圣殿—— 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仿佛从不曾存在过一样。这五个各自独立的小型位面——五色龙族的圣地——被彻底摧毁了。收藏在这些圣殿中的是巨龙一族无价的瑰宝: 他们的孩子。数千条生命还没有机会吸进一口空气,振动一下翅膀,就消失于无形了。

阿莱克丝塔萨一直和巨龙守卫们在一起,但圣殿甚至没有留下一点可供调查的废墟。暮光龙让每一座圣殿都从内部发生了剧烈爆炸。圣殿曾经所在的地方只残存着摧毁它们的能量痕迹。今天,他们不可能调查清楚这场灾难是怎样降临,甚至是为什么会降临。他们的头脑都不够清晰,心情也不够平静。但至少巨龙军团因为共同的伤痛团结在了一起。

无论现实多么令人绝望,阿莱克丝塔萨依然在努力。她将自己伸展出去,以她的心、她的生命缚誓者魔法、她无尽的爱,竭力想要找到一丝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的痕迹。他们的联结是如此强大,就算是他已经化为灵魂,只要他还存在,她就能够感觉到。她以前一直都能感觉到他。

考雷斯特拉兹?

寂静。

我的爱人?

一无所有。

考雷斯特拉兹和圣殿,以及他们的卵——龙族未来的希望,一同消失了。

阿莱克丝塔萨蹲伏在积雪的大地上,感觉到惊悸和晕眩。巨龙议会的管家托拉斯塔萨站在她身边,竭力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但这场灾难是如此恐怖、如此巨大,没有人能在这其中找到一丝一毫的安慰。巨龙的悲痛会持续很长时间,也许直到永远。

塔里奥斯塔兹走到托拉斯塔萨身边。“能和你说句话么?”

托拉斯塔萨温和地用鼻子碰了碰阿莱克丝塔萨,说道: “我很快就会回来。”

阿莱克丝塔萨抬起头,用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托拉斯塔萨。一时间,她还不明白议会管家在说些什么。然后,她才点点头。“哦,好的……当然。”

我的爱人、我的心、我的生命……为什么我会要你留在神殿里?如果你跟着我,你也许就能活下来……

愤怒的声音在她的周围响起。巨龙的熊熊怒火中夹杂着痛苦和恐惧。唯一让阿莱克丝塔萨免于彻底发狂的只有剧变之后的麻木感。但随着这场让人感到极不真实的噩梦延续下去,暂时的麻木感也迅速消退了。阿莱克丝塔萨感觉到了颈部一阵温柔的抚触。她转回头,看到伊瑟拉正在用散发着彩虹光泽的双眼注视着她,眼神中尽是同情。这位绿龙守护者一言不发。她知道现在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所以她只是在姐姐旁边伸展开身体,轻轻碰触姐姐的身子。

“生命缚誓者。”托拉斯塔萨的声音在片刻之后重新响起。阿莱克丝塔萨努力抬起头,用镇定的目光看着同她说话的巨龙。

“考雷斯特拉兹……”托拉斯塔萨的话刚开了一个头,却没能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阿莱克丝塔萨说道。在承认这个事实的时候,她的心又破碎了一点,仿佛这些话语也在让眼前的事实变得更加无可挽回。“他……就在那里,就在红玉圣殿。我的爱人逝去了。”

但奇怪的是,托拉斯塔萨却在摇着头。突然之间,一丝不合理性的希望充满了阿莱克丝塔萨的内心。“他还活着?”

“不,不,我……看样子,这更像是一场自杀式的冒险。”

阿莱克丝塔萨盯着托拉斯塔萨,仿佛这位议会管家失去了理智,在说昏话。“你的话根本没有一点道理!”她用前爪猛击了一下地面。

“他……这是他干的。留下的能量痕迹是属于他的。这些痕迹还很新鲜……有着充分的活力。”

“你是说,是我姐姐钟爱的伴侣摧毁了圣殿?还包括所有的卵和他自己?”伊瑟拉说道。她的声音依旧平缓,充满了疏离的意味。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了。”

阿莱克丝塔萨盯着托拉斯塔萨。“这不可能。”她的声音比岩石更加坚硬,“你认识考雷斯特拉兹,你知道他不可能做这种事。”

“如果他与暮光之锤合作,就并非不可能!”阿瑞苟斯的声音充满了憎恨,“他一直都在催促你杀害我的父亲,攻击魔枢。他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灭绝我们全族!”

愤怒如同爆炸的火球,在阿莱克丝塔萨的血液中激荡着。她向前跳去,双眼死死盯住那头蓝龙,一步步朝他逼近。

“当你的父亲还在疯狂中沉吟的时候,考雷斯特拉兹和我一直在为艾泽拉斯的存续而奋斗。我们同我们能够找到的一切盟友联合起来,我们改变了时间本身。为了这个世界,我们曾经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甚至不畏惧陷入比死亡更加可怕的境地。他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他的心灵真诚而强大。他甚至也在爱着你,阿瑞苟斯。他拯救了你的生命,就像他拯救克莉,拯救许许多多的幼龙一样。一次又一次,他拯救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族群。而现在,你却以为我们会相信,他是死亡之翼的盟友?他会与一个只想毁灭一切的邪教同流合污?”

“阿瑞苟斯,”卡雷苟斯急切地说道,“事实也许并非你想象的那样。”

实情的确可能和他们的想象完全不同……一定是这样……一定是。阿莱克丝塔萨知道这一点,但……

“暮光龙采用的战术是吸引我们到龙眠神殿上方的高空中作战。”托拉斯塔萨继续说道。她温和的声音和残酷的言辞形成了太过鲜明的对比。“这是明显的诱敌战术,让龙眠守卫者无暇他顾,然后……”巨龙议会的管家低下头,没有再说下去。她无法直视自己敬爱的生命缚誓者,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将把红龙女王的心撕成了碎片。

“阿莱克丝塔萨,”卡雷苟斯轻声说道,“告诉我们,为什么克拉苏斯今天没有来参加会议。他肯定……我并不确定,但你的确曾要求他不要出席这次会议,对不对?”他的声音已经几乎像是在哀求了。

阿莱克丝塔萨看着卡雷苟斯,回想起那段谈话,她的心只是更加狠狠地碎裂开来——那竟然是他们的永别。

不要理会我的胡思乱想,也不必有我跟随,抱持你的信念去参加会议吧,我的心。你才是守护者。他们需要听到你的声音。和你相比,我实在是微不足道,不过是一块会让他们感到硌脚的石子。

是考雷斯特拉兹自己要求留在圣殿中的。“不。”阿莱克丝塔萨喘息着说道。她在回答卡雷苟斯的问题,也在绝望地想要否认这个似乎无可争辩的事实——这全都是考雷斯特拉兹的计划。

卡雷苟斯痛苦地看着红龙女王。“我……也许现在的情况看上去是这样,但我还是无法相信,克拉苏斯想要毁灭巨龙一族!我认识的克拉苏斯绝不是这样的!”

“也许发疯的并非只有巨龙守护者。”阿瑞苟斯冷笑着说道。

阿莱克丝塔萨的心中有一样东西断裂了。

她仰起头,发出痛苦的尖啸。凄厉的吼声撕裂了空气,让冻土荒原也随之颤抖。她向上跃起,翅膀随着心脏跳动的节奏而扇动。她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了那颗美丽的同心宝珠。

红色巨龙向那颗宝珠直扑过去。

阿莱克丝塔萨在最后一秒钟低下头,如同冲向敌人的长角公羊。巨大的龙角撞击在脆弱的宝珠上。在一阵响亮清脆的碎裂声中,同心宝珠变成了千片光点,如同星星雨点般落在下方的巨龙身上。

她必须离开这里,离开这些巨龙。他们如此轻易就相信了他们之中最好的一个人却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凶手。现在有这种想法的不仅是蓝龙、绿龙,甚至还有她自己的同族。他们本来应该更加清楚……

她是更清楚的那一个吗?如果这是真的呢?

不,不。她的心中不能容纳一丝一毫的这种猜疑。她绝不会有这种念头,否则她就背叛了一直以来都最值得她信任的人。

托拉斯塔萨、伊瑟拉和卡雷苟斯飞到她身边,说了一些她听不明白的话。阿莱克丝塔萨在半空中转回身,向他们发动了攻击。

他们大惊失色地逃走了。她没有追击。她并不希望再有人流血。她只想让他们给自己一点独处的空间,让她能够逃离这个地方。这个充满了无以言喻,甚至是无法想象的恐怖的地方。她只要再抬头看到龙眠神殿,都会回想起这个时刻。而这一切……是她完全无法承受的。

这绝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在崩溃的心灵中,阿莱克丝塔萨只紧紧攥着一个想法: 她希望如果自己飞得足够远、足够快,就能逃离出这段回忆。

* * *

阿莱克丝塔萨的攻击只是因为她过度的愤怒和恐惧,其中并没有丝毫杀意。伊瑟拉、托拉斯塔萨和卡雷苟斯轻易就躲开了。伊瑟拉也同样心痛难忍——爆炸中被毁的许多龙卵都属于绿龙一族,甚至直接产自她的身体。但她知道,这与姐姐经历的劫难完全无法相比。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热门: 荷兰鞋之谜 亡灵书系列06 六人房间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阴阳师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玻璃钥匙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二·咒俑 猛兽记 拉普拉斯的魔女 Y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