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次会议很可能不会有多么愉快。”说话的是伟大的红龙守护、生命缚誓者阿莱克丝塔萨。

考雷斯特拉兹发出一阵笑声。“我的爱人对于用词的婉转真是有着过人的天赋。”

伟大的守护者和她唯一还在世的配偶考雷斯特拉兹虽然都是红龙,但是当他们在红玉圣殿说话的时候,却更喜欢选择精灵体貌,而不是巨龙的身躯。每一支龙族都有这样一个庇护所,一个不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由独立的魔法维度所界定的地方。每一个庇护所的样子只体现出这一龙族的喜好风格。红玉圣殿曾经就像是天灾到来之前的高等精灵之地一样。树林的叶片呈现出温暖的红色,平缓的山丘连绵起伏。进出这个特殊地方唯一的道路是一个传送门。现在这道门受到了更为严密的守卫,因为最近这个红龙军团的圣地刚刚遭受过黑龙军团的进攻,敌军的统帅自称为暮光巨龙的一员。红玉圣殿在那场战争中遭到了严重破坏,不过现在它已经开始渐渐恢复了。

现在圣殿中只有这对夫妇,周围环绕着他们的孩子——数百颗龙蛋被摆放在这里: 这里有他们的后裔,也有其他红龙的孩子。并非所有红龙都选择红玉圣殿安放他们的蛋,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家,是全部龙族的家园。但这里才是红龙家园的核心,是他们的庇护所,是只属于红龙的安全之地。

“大多数蓝龙都在因为玛里苟斯的遇害而心神不定。不过换成是我,可能也不会比他们好多少。”阿莱克丝塔萨说道。

玛里苟斯,魔法之巨龙守护者和蓝龙一族的族长。他的一生充满了灾厄。他曾经被死亡之翼逼入千年的疯狂。就在不久之前,他才刚刚从那种可怕的状态中恢复过来。除了心中满是仇恨的黑龙之外,其他所有龙族都为这一消息雀跃不己。但恢复清醒的欢愉和快慰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玛里苟斯一恢复神智,就立刻将全副精力投入到对艾泽拉斯魔法的分析之中。很快,其余龙族也都知道,玛里苟斯得到了一个令人心寒的分析结果——奥术魔法的能量正在这个世界中暴走。而造成这种危险局面的正是凡间种族对这股力量的滥用。

于是,玛里苟斯挑起了一场战争。

玛里苟斯将艾泽拉斯大地中运行的魔法能量转移到了他的能量宝座——魔枢里面。这种转变引发了狂暴而且有着毁灭性危险的连锁反应。整个世界的外壳都开裂了。不稳定的裂隙同时也撕开了被称为“扭曲虚空”的魔法维度结构。玛里苟斯想要“纠正”他感知到的奥术魔法错误,但他的行为却是错上加错。他必须被阻止……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在痛苦的魔枢战争中,巨龙与巨龙相互残杀。直到最后,生命缚誓者不得不亲自做出痛苦的决定——摧毁刚刚从千年的疯狂中清醒过来的玛里苟斯。

阿莱克丝塔萨召集起她的龙族,并与肯瑞托的贤者们结盟。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其余龙族也都全力支持红龙一族,与红龙军团齐心协力来完成这个充满了苦涩的任务。龙族联手组成了龙眠联军,合力击败并杀死了玛里苟斯,结束了这场血腥的战争。而现在,失去了领袖的蓝龙们全都陷入了深深的哀恸之中。

阿莱克丝塔萨准备参加的这场在龙眠神殿中举行的会议,是蓝龙守护者亡逝之后龙眠联军举行的第一次集会。那场战争之后,各龙族反而更加珍视彼此之间的关系——无论这关系是多么脆弱和紧张。

“我并不相信他们已经准备好作为巨龙族群之一与我们进行会谈——或者,至少能与我们心平气和地交谈。”考雷斯特拉兹说道。

阿莱克丝塔萨用手指摩挲着爱人的下巴,露出了微笑。她的眼睛里满是温暖的爱意。“就是你的这根舌头,让你在我们最近的每次集会中都有些‘太’受欢迎了,我的爱人。”

考雷斯特拉兹有些羞赧地耸了耸肩,亲昵地将脸靠在阿莱克丝塔萨的手上。“这个我不能否认。在你的配偶中,我从来都不是最受族人欢迎的一个。但现在,我是你唯一的配偶了。恐怕我只能比以前更频繁地捋一捋大家的逆鳞。我必须说出我所见到的事实。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能为巨龙族群所尽的义务。”

“也是我这么爱你的原因之一。”阿莱克丝塔萨说道,“只是,这样做没法让你得到其他龙族的好感。而且,我们不能对蓝龙一族过度歧视。毕竟做出错误决定的是玛里苟斯,而不是所有蓝龙。你不能继续因为那件事而排斥他们——他们的处境已经非常艰难了,更何况,现在只是他们鳞片的颜色就已经足以让其余龙族怀疑他们是叛徒了。”

考雷斯特拉兹犹豫了一下。“我……你知道,我很喜欢卡雷苟斯。而且,我相信蓝龙中还有人能够清醒地看待当前的局势。但大部分蓝龙的眼睛里只有他们自身的损失——他们需要找一个可以怨恨的对象,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他的头上。而在蓝龙的心目中,我们一族显然是对他们伤害最深的。”

片刻之间,紧蹙的双眉破坏了阿莱克丝塔萨姣好的面容。她音乐一般的声音也变得锐利起来。“我很感激你的直率,但红龙一族的想法和我的配偶也许并不完全相同。”

“你有全艾泽拉斯最仁爱的心,但有时候,一颗善良的心反而会蒙蔽……”

“你以为我看不清吗?我曾经率领我们的军团与一位守护者作战,为的是拯救在我们的眼中转瞬间便会消亡的凡间生灵种族。考雷斯特拉兹,你喜欢混迹于凡人之中,但不要以为这就意味着只有你才能看清眼前的状况。”

考雷斯特拉兹张开嘴,想要反驳,却只是说道: “我这样说,只是因为我担心你。”

他的爱人立刻软化了下来。“我知道,但也许你……所担心的问题在这次会议中不会受到蓝龙的欢迎。”

“这种事从来都不会受欢迎的。”考雷斯特拉兹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所以,我们又绕回到出发点了。”他捧起阿莱克丝塔萨纤细的双手,在上面轻柔地各吻了一下。“不要理会我的胡思乱想,也不必有我跟随,抱持你的信念去参加会议吧,我的心。你才是守护者。他们需要听到你的声音。和你相比,我实在是微不足道,不过是一块会让他们感到硌脚的石子。”

阿莱克丝塔萨点了点头,满头火焰颜色的秀发也随之摆动。“因为这是第一次集会,气氛肯定会相当紧张。等到我们开始讨论具体方案的时候,你的睿智与洞察力一定会有用武之地的。而今天,我相信我们要做的是沟通和治愈旧伤口。”

她向前俯过身。这对恋人的嘴唇轻触在一起,温柔又甜美。他们喜爱精灵形态的原因之一,就是温软的精灵皮肤在接受爱抚的时候要远比龙鳞更加敏感,让他们能真正体会到对方的爱意和自身的欢愉。轻轻一吻之后,他们微笑着分开来,刚才的争吵——如果那能被称作是争吵的话——已经被忘在脑后了。

“我很快就会回来。希望那时我能带来好消息。”阿莱克丝塔萨继续向后退去。她满含微笑的面孔发生变化,一只高傲的长吻开始向前凸出。她的全身开始闪耀起朱红色的光泽,明亮的金色眼眸也在变大。几乎一眨眼的工夫,她已经从一位窈窕动人的精灵女郎变身成一头放射出红艳光华、辉煌壮丽的赤色巨龙。

考雷斯特拉兹也改变了形体。对于精灵和龙的形态,他都非常喜欢,但这毕竟才是他天然的样子——头角峥嵘、鳞片闪烁、巨大而且强悍。片刻之后,两头令人瞩目的红龙出现在了红玉圣殿之中。

阿莱克丝塔萨扬起生出长角的头,再一次用巨大的双唇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爱人。别的种族看到如此强大的生物竟然也会有这样温柔的一面,会大吃一惊也说不定。然后,红龙族长就以与自己庞大的身躯全然不符的优雅姿态向空中跃去。有力地扇动了几下翅膀之后,她消失在了天边。

考雷斯特拉兹依旧眺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目光中充满关爱。然后,他的视线转向了分布于他周围的龙卵。看着这些尚未孵化的龙族后裔,他不由得放下了心中的种种牵挂,享受着这骄傲和充满爱意的时光。忽然间,他想起了自己一直都很喜欢的那种人类习俗,一双硕大眼睛的眼角在诙谐的心情中微微翘起。“孩子们,来一段睡前故事好不 好?”

* * *

阿莱克丝塔萨飞过红玉圣殿。她集中精神,抛却心中的忧惧,让自己心中充满这个美丽世界的旺盛活力。小山谷中,红色的大树下,靠近那些高大巨石的特别窝巢里面——这里到处都能看到龙卵。在红玉圣殿通向外界的传送门两端,都有最强大的龙族守卫看护,以保卫那些幼龙宝宝们在蛋壳中平静安眠。龙族的未来就在这里,被强大而慈爱的力量保护着。看到这一切,阿莱克丝塔萨的心中便充满了喜悦。而此时此刻,这场四龙族集会的目的,便是为他们的未来奠定最坚实的基础。

但这种美好的愿景却无法驱走她心中所有的阴影。黑龙一族,曾经是那么稳固、坚实、真诚坦荡,正如同他们所保护的,与他们同为一体的大地一样。而现在,他们竟会追随他们发疯的族长死亡之翼,任由邪恶渗透进他们的内心。黑色群龙对其他龙族已经不再有兴趣,就连那位总是会露出羞赧微笑的纳莉丝也从龙眠神殿中消失了。阿莱克丝塔萨很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再次看到她的全部族类——红色、蓝色、绿色、金色和黑色巨龙们济济一堂的样子。这个想法让她感到无比哀伤。不过,这毕竟已经是一个陈旧的伤口,一个她已经习惯于承受的痛楚。她不会让这个旧创伤继续折磨自己,遮蔽住眼前这次会议将要给她带来的希望。

她很快就飞过了红玉圣殿的传送门,借助自己那双有力的翅膀一直向上,飞到龙眠神殿顶端。千年以来,这里一直都是龙族共同的圣地。在这里,典雅、修长的曲线一直向天际延伸,被冰雪覆盖的拱门和尖塔紧密地拱卫着这个地方,却又丝毫没有封闭压抑的感觉。龙眠神殿分为几层,向上逐渐缩小。诺森德的苍穹笼罩在神殿上方,柔和的蓝灰色天幕下流动着几缕白色的云絮。再向下,一尘不染的白色雪原几乎会让注视它的双眼感到疼痛。

神殿的顶端是一块装饰着花卉和几何图案的圆形小广场。一颗闪烁着蓝白色光芒的美丽球体飘浮在广场地面以上数十码的地方。它只有一个作用: 象征着龙眠联军的团结一心。

在同心宝珠下面,阿莱克丝塔萨看到数十头巨龙已经齐集在此。其中有几头与她同族的红龙,也有一些蓝龙和为数同样不算少的绿龙。当然,黑龙不会来了——就算他们出现,也只会让这里沾染鲜血。但阿莱克丝塔萨还是沮丧地发现,这里并没有青铜龙的身影,就连那位天性乐观、力量超凡的克罗米也没有来。不过,这并不让阿莱克丝塔萨感到吃惊。

青铜龙的时光之王诺兹多姆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现身了。时光之路遭到了一群自称为永恒军团的巨龙进攻。他们的动机至今还不甚清楚,但他们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摧毁真正的时光之路。阿莱克丝塔萨相信,诺兹多姆和他的青铜龙们肯定正在忙着对付那些来路不明的敌 人。

就在阿莱克丝塔萨即将落地的时候,一阵阵充满怒意的吼声刺进了她的耳朵。

“这就是一位守护者的所作所为!”一个声音喊道。阿莱克丝塔萨认识那个声音,它属于阿瑞苟斯—— 一头精力旺盛、口无遮拦的蓝龙。他是玛里苟斯和那位蓝龙族长所挚爱的伴侣莎拉苟萨的孩子。在魔枢战争中,阿瑞苟斯曾经公开加入到父亲的阵营中,坚定而毫不迟疑地支持蓝龙族长。甚至直到现在,他依然在坚持他父亲的主张。

“红龙和一群连龙族都不是的法师决定要杀害一位守护者。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决定?谁又会是下一个目标,温和的伊瑟拉吗?还是恬淡寡欲的诺兹多姆?如果说谁需要为此而负责,那肯定是阿莱克丝塔萨。这个所谓的生命缚誓者似乎对于自己犯下的谋杀罪行没有丝毫愧疚。”

就在阿瑞苟斯进行演讲的时候,几头龙向天空中望过来。他们看到了生命缚誓者,但什么话都没有说。阿莱克丝塔萨以优雅的身姿降落在那头年轻巨龙的身边,镇定地说道: “我的责任是保护神圣的生命。而玛里苟斯的决定以及他随后采取的行动却将这个世界的生命逼入到了濒临毁灭的境地。我为你的父亲感到哀恸,阿瑞苟斯。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他所造成的伤害已经波及了太多生灵,甚至可能让整个世界解体。”

阿瑞苟斯迅速向前跨出一步,眯起眼睛,仰起了他那巨大的蓝色头 颅。

“根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报,以及这个世界的变化状况,我依然不能确定我父亲发动这场战争的动机一定是错的。对于魔法的使用——或者容我直言,对这种能量的滥用,是我们应该深以为忧的事情。如果你不同意我父亲的作为,哪怕他真的考虑有误,你也应该有别的办法与他一同解决这个问题!”

“就算是你也必须承认——他是一位守护者。”阿莱克丝塔萨回应道,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一位守护者绝不应该有他那样的疯狂行为。如果你那么关注他的安全,阿瑞苟斯,那你就应该帮助我们找到和平阻止他的办法。”

“生命缚誓者。”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响起。他平稳的语气与阿瑞苟斯的暴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头蓝龙走上前,带有敬意却绝不怯懦地低下了头。“阿瑞苟斯只是在做着他相信是正确的事情,就像许多蓝龙一样。我相信,他也像所有的蓝龙一样,急切地想要治愈旧日的创伤,重建他的族群,承担起我们共同的责任。”说出这番话的是卡雷苟斯。

阿莱克丝塔萨很高兴卡雷苟斯能够在这里。她的伴侣考雷斯特拉兹非常喜欢这头年轻的蓝龙,认为他是蓝龙中能够讲得通道理的一员。阿莱克丝塔萨相信,卡雷苟斯应该已经开始在说服他的同族了。

“我至少可以代表自己发言。”阿瑞苟斯咆哮着,气恼地瞪了卡雷苟斯一眼。

现在有许多蓝龙都认为他们受到了其他龙族的监视与迫害。在阿莱克丝塔萨看来,阿瑞苟斯则要比他的大部分同族在这方面更加敏感激进。她怀疑这与这头年轻蓝龙的个人经历有关——他曾经对其他龙族有着很深的信赖。这时,阿莱克丝塔萨又想到了克莉苟萨。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为阿瑞苟斯的这位姐姐而感到痛心了。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克莉苟萨的伴侣被杀害,她则在战争结束前失踪了。无论怎样不情愿,现实依旧是无情的——那位刚刚怀上第一批龙卵的年轻女士应该也陨落在战场上了。她一直都勇敢地反对阿瑞苟斯的莽撞行径,是极少数加入到反抗玛里苟斯阵营的蓝龙之一。想到她很可能是死在自己同族的手中,阿莱克丝塔萨只能更加感到哀伤。

“我知道,先父的计划的确会导致负面后果。”阿瑞苟斯很不情愿地说出了这句话。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能感受到这样的后果。”阿弗拉沙斯塔兹说道,他一直都是阿莱克丝塔萨忠诚的支持者,“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承受着伤痛。而造成这场灾难的肇始者正是蓝龙守护者——你和这里的许多龙族曾经支持过的领袖。你们不只是必须承认你们被误导了,年轻的阿瑞苟斯,你们还需要纠正过去的错误。”

阿瑞苟斯眯起了眼睛。“纠正错误?你能纠正这个错误吗,阿弗拉沙斯塔兹?或者是你,阿莱克丝塔萨?你们夺走了我的父亲,抛下了一整支失去守护者的龙族。你们能把他带回来吗?”他的声音和整个身体都在散发出愤怒、挑衅和一种真切的、深沉的伤痛。

“阿瑞苟斯!”卡雷苟斯喝道,“玛里苟斯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发疯。而且他有过许多次回头的机会,但他终究没有回头。”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杀戮,阿瑞苟斯。”阿莱克丝塔萨说道,“我的心仍然在为那些逝去的生命感到痛楚。我们全都失去了许多……无论是哪一支龙族,哪一位守护者,都因为这场战争而伤痕累累。现在该是我们相互敞开心扉,治疗伤口的时候了。我们不应该再彼此排斥,不应该再有任何隔阂。”

“是的。”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不大,却立刻终止了会场的争论。“我们应该相互坦诚以待、团结一致,而且要快。暮光审判即将到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这声音轻柔而悦耳。发言者走上前来,是一头神情有些害羞的绿龙。其他巨龙纷纷向两旁推开,为她让出空间。和大部分同族不一样的是,她的步伐算不上强壮有力,到更像是轻快的舞步。她的眼睛曾经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紧闭,现在却大睁着,闪耀着彩虹般的光晕。她不停地向两侧转头,仿佛随时都准备看到一些新奇的东西。

“你所说的这个暮光审判是怎么回事,伊瑟拉?”阿莱克丝塔萨不明所以地询问她的妹妹。在翡翠梦境中沉睡千年之后,伊瑟拉在这时苏醒了过来。不过阿莱克丝塔萨和其他许多龙族都还无法确定,她的神智有多少离开那个朦胧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伊瑟拉似乎依然无法很好地把握这个真实的世界,总是显得神思恍惚、目光迷离。就连她的同族——那些像她一样几乎是永世栖息在翡翠梦境之中,守护大自然的绿色巨龙们——似乎也不知道该对她的话做出怎样的反应。至少可以说,伊瑟拉在真实世界中的行事风格是相当与众不同的。

“是不是你在梦中看到了什么?”阿莱克丝塔萨继续问道。

“我在梦中看到了一切。”伊瑟拉只回答了这样一句话。

“也许你说得没错,但对于现在的状况却毫无意义。”阿瑞苟斯抓住了绿龙守护者发言所制造出的空隙,“你已经不再是沉睡者了,伊瑟拉,但你始终都是一位守护者。也许,如果你在梦中见到了一切,你也有可能是见到了一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哦,的确如此。”伊瑟拉欣然表示同意。

阿莱克丝塔萨不由得暗自感到一阵踌躇。就连她也不太清楚,该如何看待苏醒的伊瑟拉。当然,伊瑟拉绝不是神智昏聩,但阿莱克丝塔萨的这个妹妹显然还有些难以将她所见到的无数事物以相对连贯的形式拼合起来。今天,她大概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如果我们能够同心协力,那当然是很好的事情——无论这个暮光审判是怎样一种状况。”阿莱克丝塔萨看着卡雷苟斯和阿瑞苟斯说道,“蓝龙一族必须决定该如何选出一位新的守护者,并尽快修补你们对这个世界造成的伤害。你们必须让我们能够再次信任你们。你们肯定也明白这一点。”

“我们必须?”阿瑞苟斯重复着红龙守护者的话,“为什么是我们‘必须’,阿莱克丝塔萨?你是谁,可以决定蓝龙必须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审判我们?世界受到了伤害,你却不打算为了修补它而出力吗?正是因为你,我们才必须找到一位新的守护者。你又打算做些什么,让我们能够再次信任你?”

面对这番充满敌意的质问,阿莱克丝塔萨稍稍睁大了眼睛。但阿瑞苟斯还不肯善罢甘休。“我们又怎么能知道,如果我被选为守护者,你会不会杀死我?还有你的那个配偶——那个总喜欢自称为‘克拉苏斯’的家伙。他不是蓝龙的朋友。他在不断地说我们的坏话。我 早就看出来了,他不会出席今天的会议。也许你也不希望他出现在这里?”

“考雷斯特拉兹救过你的命,阿瑞苟斯。”卡雷苟斯提醒他的同族兄弟,“那时,你的父亲还深陷在疯狂之中,彻底抛弃了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召唤圣剑 关键运作 今天你洗白了吗 米乐的囚犯 穿成偏执男主的猫 葬礼之后 黑暗塔3:荒原 死者代言人 浩荡江湖 波西·杰克逊与神火之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