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篇 洁癖女

上一章:第06篇 登山怪 下一章:第08篇 电信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奈川清美生性喜爱卫生。随着生长发育、年龄增长,她喜爱卫生已达到了如病如痴的程度。

不管洗多少次手,她心里都感到不踏实。用肥皂洗完后,她感到不够干净,还要用甲酚皂溶液水消毒,用清水冲洗。当用毛巾擦过以后,又感到手上沾了细菌,还要再冲洗。就这样洗过来洗过去,手指都会洗掉一层皮。

当她听说精神分裂症中有一种症状叫做“洗手癖”时,就去找医生诊断。经过诊断,不是什么大毛病,而是洁癖症。

她的洁癖症不仅仅只是表现在洗手方面,而是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外出回家时,她要在大门外将外出穿的衣服全部脱掉。她认为外出后的衣服上都沾满了细菌,不换的话就不能回家。当然,如果是她一个人这样做的话,倒也无可非议,问题是,她还强制家人都那样做,这就不能不引起家人的抱怨。

不仅是外出回来要换装,就连进出厕所都要换用厕所专用袜子,如果没有穿袜子,从厕所出来时就需要洗脚。洗漱间、厕所内当然不用说,就连餐厅、电话机、大门口等地方,都放有盛着甲酚皂溶液水的喷瓶。

对于来访的客人,无法强迫让其脱去外衣,但要在大门口用消毒液对客人的手进行消毒。因此,第一次到她家去的客人无不对此大感震惊。

乘坐火车或公共汽车时,即使夏季,她也要戴一个双层口罩。因为在车上要是有人打喷嚏的话,那可不得了。据说喷嚏喷出的飞沫可以飞出八米远,所以不管车上多么拥挤,她都要与打喷嚏的人保持八米以上的距离。明明知道别人打喷嚏后再从那里离开已经毫无意义,她仍坚持要那样做。

在超市,她绝对不触摸甚至不买那些不带包装的食品。

她说外边卖的食物,卫生方面难以让人置信,所以她一般情况下从不在外面吃饭。有一次,她很不情愿地被朋友拉到寿司店去吃饭,看到服务员手端着寿司隔着柜台与客人说话时,唾沫星子飞到了寿司上,于是她就要求服务员戴上口罩再说话,从而引发了一场口角。

另外,清美对特殊化学物质有一种异常感应。她的身体能迅速感应出油漆、喷射物、芳香剂、除臭剂、杀虫剂、家具涂料、建筑材料、杂物等所含的化学物质。

这些都不会引发什么病状,但她不用眼看就能感知,什么地方有这些发出气味的化学物质。

她26岁时,经人介绍结了婚。在相亲时,她感觉对方干净利落,就答应了求婚,对方也很喜欢她整洁雅致的姿态。

令人遗憾的是,她们的婚姻很快就破裂了。

丈夫从公司下班回来,她强制他要更换衣服。一开始,他对清美的洁癖症虽然感到哭笑不得,但仍积极予以配合。

丈夫认为,在治家能力完全丧失的女性日益增加的今天,能有一个把家中打扫得干干净净,物件摆设得井井有条的妻子,那真是苍天有眼。不管是一个多么通里邋遢的丈夫,他都会觉得住在干净整洁的环境中,要比住在又脏又乱的地方舒适安逸。收拾得有条不紊,让人打眼一看就能知道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同时取放也都得心应手。

结婚之初很喜欢清美的丈夫,当她的洁癖症触角伸向他自己时,他对清美的洁癖症也就喜欢不起来了。有一天,他们在家里餐厅吃饭时,她竟然像以前去寿司店吃饭时那样,要求相对而坐的丈夫戴上口罩。

“戴上口罩不就不能吃饭了吗?”丈夫吃惊地反问她。

“只有在吃饭时才能把口罩摘下来。”清美若无其事地回答。

“我可不戴那种玩意儿。我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你不愿意戴口罩的话,吃饭当中你可不要说话。虽然肉眼看不见,但唾沫星儿会飞到食物上去。”

“夫妻、家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那不是很自然的事吗?即便是我们公司的职工一起吃饭时,也都是边吃边谈。”

“那太不卫生啦。我只要一想到吃了有别人唾沫星儿的食物,就会身上起鸡皮疙瘩。”

“那你还吃不吃火锅啦?”

“火锅那不是人吃的。”

“不是人吃的,那又是什么呢?”

“那是乱七八糟的大杂烩!”

丈夫不知再说什么,只好让步了。在公司工作了一天,筋疲力尽回到家中的丈夫,不想因为这种事情与妻子争论不休。总之一句话,按照妻子说的做,就能吃到清洁卫生、营养价值高的食物。

自此,夫妻二人在吃饭时就不再说话了。

对于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新婚夫妻来说,关系即使多少有点紧张,相互也可以通过交谈来进行交流。但若在一起吃饭时双方都不说话,夫妻之间的思想也就很难沟通了。

新婚夫妻相互沟通的渠道除了在饭桌上之外,另一条就是在床上。

关系破裂的关键性问题终于出现了。清美每天晚上与丈夫共枕之前,都要求他一定要洗澡。这种要求不是清美有什么异常,也就是说,不止是夫妻,只要是男女,他们在身体结合之前都应当洗澡或者冲淋浴,这已经成了一种常识。

结婚之初,清美只要求丈夫洗澡,她也和丈夫一起洗,并替他洗他的那个地方。刚开始时,丈夫认为那是妻子爱他的一种表示,心里感到很高兴。但时间长了,就对她极认真极仔细的洗法感到有些心烦。

“那个地方我自己可以洗。”

“不行,你是应付差事。”

“我那里很不干净吗?”丈夫有点败兴似地问。

“对呀,不干净。我可不想让那样不干净的东西进到我的身体里面去。”

“你说得真好啊。如果这个不干净的话,那么夫妻就做不干净的事了?”

“所以,我要把它洗干净。”

“这么说,我也替你洗那个地方吧。”

“女人的身体比男人复杂,还是我自己洗吧。”清美要把丈夫的全身洗到她认为满意为止,否则就不准丈夫碰她。

说实在的,这一切都还可以忍耐。有一天,她把甲酚皂溶液消毒水带进了浴室。丈夫对那种异臭液体很吃惊,便问她:“那是什么东西?”

“消毒水啊。”

“你打算对什么地方消毒呢?”

“那还用说,给你的那个地方消毒呀。”

“我那儿是细菌窝吗?”

“男人身体的那个部分就是细菌窝,所以我要好好给它消消毒。”接着,她就毫不客气地要用消毒液去冲洗目瞪口呆的丈夫的那个部位。

心中一直积淀着不满的丈夫终于发火了。

“你不要开玩笑了!夫妻性交可不是细菌结合,你就适可而止吧!”

“你不卫生有什么好处呢?”

“这要分限度。你太过干净啦,那是病态!在你给我消毒之前,应该经过医生检查。”

“你才应该让医生检查。”

“我为什么要经医生检查呢?”

“因为你是细菌源泉。你从外面回家后,手也不好好洗洗,我若不说,你连衣服都不换。你,你口臭,我还没说哪。”

他们的口角就这样逐渐升级,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互不相让。

如果是多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多少出现一些隔阂,也会被埋没到夫妻的婚姻史当中。

可悲的是,她们二人的婚姻史很短。他们之间的裂痕在加深,随之将会使这个刚组成不久的家庭破裂。

她们婚后不到半年时间就分手了。虽然当今年轻夫妻很快结婚又很快离婚的例子并不少见,但双方再怎么说也应该再相处一段时间吧。

但是,清美坚持离婚的原因不是她自己。她认为,男女性交时,男的那个器官要进人女方的身体之内,女方要“检查”进入自己体内的物体,那是理所当然之事。

更何况,男性的那个器官与女性不同,它同时还有排尿功能。因此她认为,既然那个器官那么不干净,自己事前提出要消毒,完全是女性的正当权利。

离婚后,清美感觉心情很舒畅。正因为结婚就是夫妻二人共同生活,所以结婚后,就不可能完全按照她个人以前的生活方式生活。对于男女双方而言,结婚就是对配偶生活方式的妥协,就是对单身时自由生活的约束。

男女在结为夫妻的共同生活期间,要相互协调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摆脱以往的自由状态,相互融合,同呼吸共命运,就像小孩子游戏中的“二人三足”一样。

令人不解的是,在双方尚未相互融合之前就分了手的清美,认为那个丈夫只是她人生当中的一个夹杂物。排除了那个夹杂物之后,她感到又返回到了原来的人生。

只要与丈夫住在同一个房间,她就会感到空气受到了污染。离婚后,她感到一个人过真是太开心了。

离婚后不久,她父亲因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当然,她父亲给她留下了不少财产,所以她生活得还不错。

此后,她在离东京都中心很近、环境又很幽静的地方购置了一套跳层式公寓。她对公寓物业管理的全面周到、居住环境的一尘不染很满意。

居住在这个公寓的都是有钱人,他们个个丰衣足食,整齐潇洒。尽管房间狭小些,但每户都有一个小院子,住户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种一些花草树木。

公寓对宠物没有特殊规定,所以也有一些住户养宠物。有的住户则只在室内养而不让宠物到户外去。这些住户把宠物当人一样对待,给它们洗澡、刷毛、喷香水,晚上还有专用床睡觉。主人外出时,那些宠物就被放在高级轿车内,就像狗贵族、猫贵族一样。

不过,在清美的眼中,不管它们收拾得多干净,动物终归是动物。

人能与动物一起生活,清美不敢相信这一事实。动物体内有很多人类没有的细菌,即使给它们洗澡、刷毛、喷洒香水,也没有办法清除它们体内的细菌,饲养宠物就等于和细菌住在同一个巢穴之内。

有一天,清美发现有一只黑色野猫跑到她的小院子里睡午觉。她感到小院子的围墙对猫来说是形同虚设,根本起不到什么阻挡作用。而且那只黑猫好像很早以前就把这里当成了它睡午觉的地方。

清美认为每天让黑猫在小院子睡午觉不行,就急忙把猫赶走了。第二天中午黑猫又来了。不管她怎么赶,黑猫每天仍照样来,好像它就喜欢清美家一样。

刚开始时,清美为了把那只好像是在它自己家的院子里似地昂首阔步到处乱走的黑猫赶走,就在院子里洒了一种驱猫剂。但令她奇怪的是,黑猫还没有被熏走,她自己却被熏得受不了了。

她一想到黑猫会在小院子里拉屎撒尿,就身上起鸡皮疙瘩,巴掌大一个小院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变成那只黑猫的厕所。

清美以前曾从朋友们那里听过养猫的故事,说猫不会把粪便排到它吃食物的院子里。于是她就立即采取措施,经常给那只黑猫喂食,结果那只黑猫到院子里来得更加频繁了。正如她的朋友所说,猫好像没有在院子里排粪便的迹象,清美的心也就平稳了下来。

黑猫很胆小,每当清美喂食时,它总是耷拉着耳朵靠近她并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清美感到那只黑猫并不可爱。随着喂食次数的增加,黑猫好像逐渐习惯了一来就开始吃她手上拿着的食物。于是,她开始喜欢上黑猫了。就在此时,她发现那只黑猫有好几天没有到院子里来了。

几天后,那只黑猫又出现在她的院子里,她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就在此时,她发现马路对面一家的晒台上新刷了一层涂料,这只黑猫可能是那一家的,它也许是不愿闻新涂料味儿才跑过来的。

有一天,公寓管理人员发现那只黑猫跑到了清美家的小院子里,就要求她把黑猫交到公寓保健所或者把它扔到别处去,但却遭到了她的拒绝。

每当清美看到那只她本来不喜欢的黑猫像一位不速之客一样,在自己的院子里安然自得的样子,就会感到它应该是这个院子先前的主人,自己则是后住进来的,后住进来的没有权利把先住进来的撵走。

即使黑猫是在自己住进来之后才来的,但每当清美看到它在自己院子里玩时,也都会感到它挺可爱的。

当然,黑猫也完全可以不到清美家院子里来,因为其他住户也都有院子,而且其他公寓的住户中还有比清美所住公寓的院子更大更舒适的院子。但它偏偏只选中了清美的院子,这也许是黑猫感到她这里有一种家人亲情的缘故。

冬天到了。有一天天降大雨时,黑猫在大门外一直哀叫不停。清美再也无法忍耐,就打开大门对黑猫说,只准在门里边,不准往房间里去。她这样说是她认为,猫要跑进房间里那可就不得了了。

哪知道黑猫一进大门就立即向屋里“侵略”进去。此时,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在清美身上发生了:公然把一只最肮脏的野猫放进自己家里的清美,对黑猫的“侵略”行径不但未做任何抵抗,相反是心中默许。

那只黑猫不仅很脏,而且经常耷拉着半只舌头,眼上满是眼屎,好像有什么病一样。另外,那只黑猫长相丑陋,脾性也不好。

当那只黑猫向她央求食物吃时,或者想到家里去时,它就会发出一种哀叫声。当要喂它东西吃时,它就会龇牙咧嘴,好像在威胁说“赶快拿过来”。

清美竟然将这样一只野猫引进了自己的家里。猫进到家里时,既不换衣服,也不洗手脚;既不会往脸上喷消毒水,又不会洗头洗澡。即使你想给它洗澡,它也会龇牙咧嘴,乱抓乱挠地进行抵抗,让人看着害怕而无法下手。

这样一只满身细菌源的野猫竟然进到了屋里面,不过一旦进来了,她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清美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这种心理变化。因为黑猫是一只野猫,所以不能总把它关在屋子里。于是,清美就在厕所外边给它整了一个便溺的地方;又在房角处打了一个猫洞,以便猫能随时出入。为了猫,即使由猫洞向屋内吹进风或灰尘,她也不介意,也能忍耐。

由于给丈夫的那个地方消毒而导致离婚的清美,现在不仅收养了一只不知道卫生的野猫,而且还与它同居一室。对于这一矛盾现象,清美自己都感到吃惊。

不久,一到晚上,黑猫就开始往她被窝里钻。刚开始时,清美把猫撵走。后来,再怎么赶也赶不走了。无奈,清美只好晚上和猫一起睡了。

最近,晚上如果黑猫不在旁边,她就很难入眠。其结果是,第二天,床上到处都是猫毛,床单也需要天天换。

自从与黑猫一起住以后,尽管家中仍天天消毒,但她洗手的次数比以前少多了。由于猫不喜欢到处放的消毒液器具,她就把那些器具也收起来了。外出回家时,也不再更换衣服了。

进出厕所换袜子的习惯没有了,在火车、公共汽车上也不怕别人咳嗽或打喷嚏了。在超市也开始买那些不带包装的食品了。

清美有时也想,如果原先的丈夫看到自己现在与猫同居一室的话,自己将如何回答呢?

清美这样想,并不是对离婚感到什么后悔,而是为黑猫改变了自己感到震惊。

原来的丈夫说清美有病。如果清美真的有病的话,那么黑猫就是一个名医了,因为它治好了她先天就有的病。

自从与黑猫同居一室之后,她对人生和对他人的看法也随着改变了。

在黑猫未出现之前,清美感到她以前的生活都是以她自己为中心,地球也好像是围绕着她在旋转。

患极端洁癖症之人,他们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最卫生最干净,其他的人、动物、物什等统统都是肮脏的、不干净的。他们把别人及动物都视为细菌的巢穴,却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带菌体。

自从黑猫到她院子里之后,她才萌生了关照别人关照动物之心。她的视野开阔了,心肠慈悲了,她也知道了别人的痛楚、苦难和哀伤。

自从黑猫住进她室内以后,她明白了以前强制家人回家后换衣服,要对丈夫进行局部消毒的做法和行为,是多么的傲慢无礼。

清美认为,如果早一些见到黑猫,他们也许就不会离婚了。因此,她想向原来的丈夫道歉。

不过,她转而又想,还是自我反省吧!因为夫妻之间的爱情已不复存在。也就是说,即使她现在再去向原来的丈夫道歉,也不能破镜重圆了。

她失去了爱情,心中却留下了自我反省。与不养宠物的人相比,养宠物的人会给周围的人增添不少麻烦,特别是在住宅小区。即使小区没有明令规定不许饲养宠物,但养宠物的住户也会给不养宠物的住户带来有形无形的影响。

养宠物的人应当处处尽到养宠物的责任。例如,清美家的黑猫,可以从猫洞中自由出人,它就会在外面拉屎撒尿。虽然无法确认它到底在什么地方拉屎撒尿,但若是在公寓区内,无疑会污染区内环境。即使在区外,也照样是污染环境。

动物也有生存的权利,小区内特定的住户也有养宠物的权利,但那些被养的宠物却无权使用小区内的公共场所。

因为家中有一只黑猫,所以清美在公寓内就好像低人一等一样。她认为,如果黑猫是个细菌窝的话,细菌就会散播到整个公寓。也就是说,黑猫正在散播她以前最讨厌的细菌。

自此,清美的举动一下子变得很谦恭。她积极参加公寓小区的各项活动,主动打扫住户们的垃圾处理站,在垃圾处理站值班,还打扫本由管理公司承担的楼梯、走廊以及公共场所。

因此,清美的谦恭奉献举动深受公寓中住户们的好评。这些都是清美从未有过的举动。

2

清美就这样一直与黑猫生活在一起。

半年后,悲剧发生了。

一天深夜,门铃响了。清美打开门一看,只见一位面色铁青的邻家主妇站在门外。

“奈川,不得了啦,您家的黑猫……”邻家的主妇只说了半截,就说不下去了。清美家的黑猫最近经常在外面到处乱跑,听了这半句话后,她心中有一种不祥之感。

邻家主妇把她领到公寓前的大路旁,只见黑猫躺在路边,它的后半身沾满血污,好像是后半身被往来车辆轧过了。清美见了后吓得说不出话来。

从现场看,黑猫被轧以后并没有立即死亡,好像它还拼命向前往家的方向爬了一点。

“小黑猫,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呢?是谁害了你呀?”处于半疯狂状态的清美大声地问,但黑猫再也不会回答她了。

“真是太惨了。可能是被什么地方的车撞的。”邻家主妇安慰似地说,但清美好像一个字也没有听到。黑猫的身上沾有血红色的涂料,说明它晚上出去以后到过刚刷过涂料的地方。

清美与黑猫共同生活了半年,这种生活就很快结束了。

之后,她把黑猫送到动物专用火葬场,将其火化并安葬到了动物公墓。

在送往火葬场火化之前,清美对黑猫的后半身,也就是轧坏的部分进行了清洗。在清洗时,她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滴,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是,她的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水分。从前她父亲死的时候,她也没有流那么多的眼泪。

推荐热门小说魔痕,本站提供魔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魔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6篇 登山怪 下一章:第08篇 电信人
热门: 盘龙 第四扇门 第三死罪 恶魔的圈内 华生手稿 武炼巅峰 女王蜂 暗黑系暧婚 幻影怪人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