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篇 登山怪

上一章:第05篇 女妖 下一章:第07篇 洁癖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越野润三从警察系统退职之后,开始从事登山活动。越野在派出所担负追捕凶犯任务时,被称为“鬼见愁”。他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搏斗场面;在同事中他抓捕的罪犯人数最多,曾多次荣获东京警视厅总监奖。即使在调查手段现代化的今天,他仍不失老刑警的气质与风范——依靠自己的双腿与第六感。

犯罪分子们害怕他,称他为“鬼越”,上司们也对他有点发憷。相反,他对下级及同事则关怀备至、亲密无间,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观音越”。

在职期间,他过着拼拼打打、紧张有序的生活。退职后则闲得百无聊赖、无所适从,在与社会上的邪恶势力较量了大半生之后,他突然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在职期间,一旦有案件发生,他就会一直住在调查指挥部,不仅公休日不休息,而且连家也很少回。即使在补休时偶与家人外出期间,只要派出所一声呼叫,他也会立即安排好家人,迅速赶到所里去。

在职期间,他为了追捕罪犯,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也不知走过了多少路,都感到充实无比。自退职之日起,不管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管干什么,他都像被置身于自由的大海之中,茫然若失。也就是说,无论到什么地方去,无论干什么,他的自由之身都如同没有去那个地方,没有干什么一样。

在职期间,他白天几乎不在家,回家也只是为了晚上有一个安寝之处,更何况有时他还不回家住。退职以后,原本是他安乐窝的家中也没有了他的位置。

退职以后,尽管他仍像在职时一样富于正义感、好奇心,但现在已经没有了调查权,所谓的正义也就再也无法实现了,而无法实现的正义,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

退职以后,越野才发现,他以前的所谓正义都是上司委派的,不管一个人有多么强烈的正义感,单靠一人之力都是无法实现的。以前是行使上司给予的调查权,才一次次打入黑社会团体内部,将罪犯抓捕的。如果没有了调查权,连一般的调查也不能进行,更何况要抓捕罪犯。

退职以后,越野一直提不起精神。当他发现他前半生所干的工作都是由上司委派的时,越野就像放了气的气球,感到心灰意懒,全身无力。

这种现象决非只是越野一个人,而是大有人在。在职期间,有的人工作紧张繁忙,一旦解脱出来,很快就会变得苍老起来。其中还有不少人很快就到阎罗王那里报到去了。这就是说,从单位退职与从人世间消失是密切相连的。

越野不想很快就老就死,但光靠苦思冥想也不起作用。他在想,每天起床后认真看完当天的报纸之后,剩余的时间该如何度过呢?

就在每天好不容易天黑躺在床上睡觉时,他才放心地小声嘟囔着说:“今天总算过完了。”但当他一想到“就这样白等着去见阎罗王吗”时,心中又感到郁郁不乐。

先退职的和与越野几乎同时退职的同事中,有的当了公寓的门卫,有的当了保镖公司的保镖。但越野是调查一科响当当的“鬼见愁”刑警,他还不打算在那种地方浪费自己的余生。也就是说,他宁肯什么都不干,也要保住他曾获得过的荣誉。

在家里他感到没意思,到挤满应考生的图书馆去,他又觉得很乏味,不得已时,就像连安身之处都没有的人那样,到公园里转悠打发时间。就在他去公园溜达期间,交上了一个年龄稍长的朋友。

他这位朋友叫松山友一郎。据说松山曾在某个大批量交易的食品公司工作,并担任过该公司常务董事。因被查出该公司食品中有污染物,为承担责任辞去了职务。他说,他退职后的目标是要登完百座名山。为了登山,他经常在公园的空地上作健身活动,以便增强腿部和腰部的力量。他今年68岁,但从外表上却看不出有那么大年龄。

“人老是先老腿。腿脚一不听使唤,就会变得全身疲软,进而大脑、内脏功能就随着衰退。在我退休以后,对登山有了认识,从而开始了我的第二人生。通过爬山,我还结识了不少新朋友。怎么样,和我们一起登山吧!”松山邀请他说。

越野也曾听到过登百座名山这个说法,但不知道百座名山都是些什么样的山。

据松山讲,百座名山是一位名叫深田久弥的作家为他自己选定要登的山,现在在日本的登山者中正在掀起一股登百座名山的浪潮。松山了解登山,并赞美登山使人多么心旷神怡,多么令人陶醉。退职后,他把登山当做了第二人生,开始了不再受单位、不再受家庭束缚的真正人生。

越野的心被打动了。他认为自己有的是时间,体力也还很充沛,靠退休金生活钱也花不完,与其通过再找什么工作开辟第二人生,还不如用登山的方法消磨时间更好。

越野选择登山的举动受到了妻子的赞同。她认为,整天在家无事可干、心烦意乱的丈夫若能去爬爬山什么的,一定会排除掉他心中的闷气。

在松山的邀请下,越野登的第一座山是入笠山。从山顶上可以远望八个岳山、日本的阿尔卑斯群山,正如松山所说,使越野前半生从未有过地大开眼界。

在此之前,越野能把山与其名字对上号的,只有小学野游时去过的高尾山。

自从登过入笠山之后,越野就迷上了登山。而且通过这一次登山,还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他们大都与越野年龄相仿,没有年轻人。他们都在寻找后半生难熬的人生之路。

当今,日本经常登山的人,已开始由年轻人转向了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生长在汽车代步时代的年轻人,他们不喜欢带着沉重的登山用品像蝼蚁一样结队登山,而是喜欢开车到景色秀丽的山脚下或者海滨去野营。

20世纪80年代,登山运动曾在日本风行一时。现今占登山人数大多数的中老年,并不是那时候的年轻人又重新回到了登山运动的行列。这些中老年人中的大多数,都是从第一线退下来之后,或是到了晚年,才真正知道了登山的意义,从而成了登山迷。这样说,并不是在贬低老年人,而是说,老年人对登山有一种痴迷。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现在中老年登山者中,很多人想要登完百座名山。他们都把登完百座名山当做人生的第二目标。

在职期间,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想功成名就。也就是说,工薪阶层的要当上总经理,相扑界的要当上横纲(相扑级别中的最高级——译者注),军界的要当上将军。这一切自然都可以当做人生的目标。

说实在的,当他们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当上了总经理、横纲、将军之后,很快就陷入了空虚的深渊,没有精力和体力再为自己制订一个新的目标,新的比赛终点。

不过,登百座名山的人,没有必要与人竞争。不管你先登哪座山后登哪座山,也不管你登完哪一座山之后不再登山,这一切都由自己决定。同时,参加登百座名山的人,还可以不登上山顶中途返回。

2

越野很快就陷进了攀登百座名山的旋涡之中。登山本身虽然潜伏着很多危险。不过,即使冬天登山也没有什么大关系,不需要高超的攀岩技能。这是因为那些山上都修有攀山路,每个险要处都建有供登山者休息用的小房屋。只要不遇到恶劣天气,人身安全就不会受到影响。

登山者对登完百座名山都怀着极高的热情。他们有前半生的人生经历、通达世故,每登一座山,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如果山以高为尊的话,那么百座名山比富士山都低,仅在日本阿尔卑斯群山中占一席之地。越野不清楚作家深田久弥是以什么标准选定那百座名山的。像百座名山那样的山,日本各地都有,因此,都去登百座名山,并非登山者的明智之举。

中老年登山者受体力、精力、年龄等各方面条件的限制,很多人对在有生之年登完百座名山都没有充分的信心。实现登百座名山只是这部分人对余生的一种企盼,是对他们人生的一种总结。

登百座名山的人有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种是,高尔夫球、门球、垂钓、同一单位的员工、町内会及其他各种爱好小组的成员集体登山;

第二种是,既不属于任何集体又不属于什么小组,而是单独一人自行登山;

第三种是,年轻时曾喜欢登山的员工,年龄大了以后又加入了登山行列;

第四种是,除了登山之外,还兼有其他特殊爱好,例如,摄影、绘画、文艺创作等;

第五种是,不是单纯地为登山而登山,而是在登山过程中了解百座名山,以达到登完百座名山的目标;

第六种是,出于对登山的宗教信仰而立志要登完百座名山的。

以上划分虽有些重复之处,但其共同之处是把前半生转向了后半生,即把后半生转向了登百座名山。

在攀登百座名山的过程中,登山者不仅结识了不少登山爱好者,还相互交流登山信息和心得,相互攀比登山次数。这里说的登山次数不是指从什么险要地方登山,也不是指只登了一半,而是指登顶次数。

登百座名山要先从关东地区或近畿地区那些登山道路好的地方开始,进而再登偏远地方的以及海岛上的山。

在20世纪50年代的登山高峰期,登山之人不仅相互炫耀、攀比登上百座名山山顶的次数,而且他们认为百座名山以外的山都不值得一提。甚至有的人离很多好山很近,他们仍要把登百座名山列入登山计划当中。对他们来说,登完百座名山,才算是完成了对圣地的周游。

在职期间,越野是四处追查罪犯,现在他则是脚穿登山鞋,要登完百座名山。当越野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不由为他现在的转变感到震惊。

在职期间,那些被害人惨遭杀害、身首异处、满地血污的杀人现场,才是越野的“最好去处”。对普通人来说,那种现场可谓惨绝人寰、目不忍睹,而在越野眼中,则是一副难忘的图画。

自开始登百座名山之后,越野不敢相信自己在职期间竟是那么一个人。他深感自己在以往追捕凶犯的过程中,身心完全被扭曲了。

自从登百座名山之后,越野感到他已经恢复了人类原本应具备的本性。每当站立在山顶眺望雄伟壮丽的大自然时,他就会发现他以往扭曲的身心在急速地得到矫正。不过,越野在登山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担心。由于退职后即开始登山活动,越野在中老年登山队伍中仍属于年轻人的行列。庆幸的是,越野在职期间,经受了各种磨练,所以他没有老年人常有的那些疾病,而且身体健壮,腿部和腰部也没有什么毛病。

越野坚信他还能再登二十年山。如果平均一个月登一座山,一年就是十二座山。按这样推算的话,十年时间就可以踏遍百座名山的每一个山头。即使是日本的阿尔卑斯群山,它只是连绵的群峰,登一次便可以登好几个山峰,因此很快就可以登完全部山峰。

“如果要登的山全部都登过了,那以后又该怎么办呢?”越野对松山讲了他的担心。

“对,不能光局限于登百座名山!登完百座名山之后,二要为自己制定出一个新的百座名山,继续登。如果登完了日长本所有的山,那么就到国外去登,这才叫前途无量呢!”松山意气风发地回答。

不过,登完百座名山是登山之友们制订的共同目标,所以登百座名山显得有情趣有生气。如果自己一个人制订一个新的百座名山登山计划,那就会失去许多同好,就会失去相互竞争,新的百座名山登山计划也就成了一个人的自我安慰。

3

没过多久,越野的担心终于消除了。有不少登山之友们早已经登完了百座名山的百个山头,现在又重新回到原来登过的第一座山,开始再次攀登那百座名山。也就是说,他们引以自豪的不是登过了多少山,而是登到山顶的次数。

登完百座名山之后,有的人打算严格按照以前的安排表重新开始登原来的百座名山,也有人决定反复登其中的某几座山。而且越是宗教色彩浓厚的山,攀登次数多的人就越多。当然也有人打算要登低于珠穆朗玛峰(八千米以上的山)那样的高山。登这种山无疑是相当危险的,但只要舍得花钱,雇上一个能干的尼泊尔登山向导,从人们经常走的路线登上去也完全有可能。这种人有一种意识,就是希望把自己的宝贵身躯埋葬在高山之巅。总之一句话,就是他们把自己的后半生完全寄托在了山上面。

喜爱登山的男性,他们前半生是以工作为中心,后半生则变成了以登山为中心。

喜爱登山的女性,她们的情趣则大不相同。她们是从养育孩子、干家务事、照料丈夫和孙辈的束缚下解脱出来以后才开始登山的。所以,与其说她们是有目的、有意识地登山,倒不如说是从跳舞、打高尔夫球、花道、茶道、手工艺、合唱队、旅游这一链条上继续向前延伸。

她们的登山意识很淡薄,不像男性那样作为后半生的一种企盼,一种目标。正因为如此,她们中的很多人登了几次山以后就不再登了。

越野自从登百座名山之后,他整个人都好像出现了一种错觉。这就是登山时,人与地面分开了。山本是地面的一种延伸,更何况日本的山脉大都在海拔三千米以下,他竟会有脱离人间烟火到了另一个世界之感。

越野明明知道那是一种错觉,但在登山当中,总感到自己成了一个外星人。也就是说,这些经过前半生工作磨练富于人生经验的人们,在登山的同时,都产生了这种错觉。

正因为从第一线下来的登山人数多,所以回到地面之后,那种错觉仍然在脑海中萦回。他们认为,他们的后半生就是为了登百座名山而活。他们深信在地面时的身躯是假身,只有在登百座名山之时,他们才恢复了真身。

在职期间,他们是单位的苦役或者是一个家奴,每天要承担工作的压力和责任,还要承担抚养家人的义务。退职之后,在庆幸获得自由的同时,很快便陷入了自由的大海之中,失去了方向。

现在回想起来,在职期间每天的时间是按分钟按小时分配的,非常繁忙辛苦。但那确是单位对自己的周到保护,单位主动给每个人委派工作任务,中午还供应富含营养的午餐。为了不让大家寂寞无聊,休息日单位还举办娱乐活动等等。

在单位的周到保护下那段时间,人们都失去了自己为自己制订目标,自己为自己安排时间的能力。也就是说,自己所认为的目标其实是单位制订的目标,自己所认为的时间安排其实是单位的时间安排。

自己所认为的为自己的生存而工作,那其实是为了单位的生存而工作。按分钟按小时所干的工作,也全是单位指定的工作。也就是说,自己的权限、责任等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单位规定的。

当人们被宣布退职时,以前认为属于自己的那些工作、责任、权限、目标以及其他的一切,就全被取消了。这就等于单位负责人讲“喂,从今天起你自由啦”,然后将自己逐出单位大门,自己则一片茫然。

当失去了单位那个据点,回到惟一的据点家庭时,又发现家里面也没有了自己的据点。这就是说,他们已经成了单位或者社会的多余者。

在职期间也就是产蛋期间,自己受到单位的呵护,一旦到了不会再产蛋时,也就成了废物一件。

事实上,他们并非就不会再产蛋了,相反他们正在产比年轻人更优质的蛋。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因为现今有一条退休年龄线,故而被作为不产蛋者处理了而已。

到了退休之后,他们还深深怀念着在单位的呵护下,像意大利白色来航鸡那样产蛋的情景。

当他们意识到自己一直认为是为自己而生存,为自己而工作的前半生是一种错觉,是中了单位的麻醉药时,自己已经丧失了重新找工作、制订新目标的能力。应运出现在面前的,则是攀登百座名山。

从前半生的错觉中醒悟过来以后,接着又陷进了一个新的错觉之中。正因为明白了前半生是一个错觉,所以就知道了后半生还是一个错觉。明明知道是一种错觉,却又紧紧抱住那种错觉不放。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如果失去了那种错觉,后半生将无法度过。

不过,女性们则不会出现那种错觉。尽管有的女性在登百座名山方面比男性更执著,但她们却不会产生错觉。也就是说,女性没有地面和山上的错觉,登山永远都是道路的延伸。

女性们并不认为山上和山下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她们为高山的雄伟、景色的壮丽所感动,那也只是她们人生经历中的一次感动,并不是什么特殊感动。也就是说,都是登相同的百座名山,女性要比男性更具有弹性与灵活性,她们并不把登百座名山看得很重。

一般来说,女性都没有明确地给自己制订一个人生目标和企盼之类的打算。不过,即使她们没有那种企盼之类,照样有胆量能很好地生活下去。

男性与女性不同,他们一旦失去了目标和企盼,就会感到极端的空虚和无聊。因此,只要有人(例如单位、主人、国家等)给他指出一个目标,他们也会将其作为一种企盼。即使那种企盼是一种错觉,但有企盼总比没有企盼强。

对于这些退职人员来说,登百座名山就成了他们后半生的人生目标。因此,他们要切实贯彻执行,决不中途而废。这尽管也是一种错觉,但它不是单位也不是国家给予的麻醉药,而是自己的决定。

4

越野为自己制订了一个切实可行的登百座名山计划。第一阶段登离东京近、道路好的赤城山、浅间山、筑波山、奥秩父、丹泽诸山。

第二阶段是一次性沿山脊登完日本北阿尔卑斯诸峰。第三阶段是登日本东北地区、北海道地区、九州地区的每座山。

只有与日本四个大岛不相连的或边远处的山如利尻岳、罗臼岳、宫之浦岳,离东京距离比较近但仅为一座孤山的皇海山、卷机山等山暂未列入计划之中,留待以后再登。

越野对松山退职后那几年的登顶速度感到极为震惊,他已经登完了百座名山中的九十九座山,只留下了南阿尔卑斯群山中的凤凰山还没有登。

凤凰山属南阿尔卑斯山山块,由三座二千八百米的高山地藏岳、观音岳、药师岳组成,是南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是日本第二高峰白根山(北岳、间岳、农鸟岳三山的统称)又称“白峰”的屏障。因此,南阿尔卑斯山中的凤凰山是刚开始登山之人最喜欢登的一座山。同时,它离东京近而且道路也好走。

松山为什么不先登这座距离近、又很好登的山,而把它留在最后登呢?这也许是他打算先登那些距离远又不好登的山,把容易登的山放在最后作为他登山的终点的缘故吧?

中老年登山者可能都担心,如果不在体力充沛之时先登那些不好登的山,将来就很难实现登完百座名山的愿望。

越野对他的身体充满了信心,他要从离东京近的山开始登。松山则不同,他要从距离远的山开始登,这也许是出于身体的原因。

推荐热门小说魔痕,本站提供魔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魔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5篇 女妖 下一章:第07篇 洁癖女
热门: 高窗 一朵桔梗花 本阵杀人案 弹弓神警 星际浪子 诡案罪3 罪恶生涯 卡洛琳字体 八百万种死法 高手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