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恋人的感觉

上一章:一 那些少年的岁月 下一章:三 除夕之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闯入课室的男生,戴着一顶鸭舌帽,架着一副粗黑边眼镜,我没法看清楚他双眼,只看到他有一张过分苍白的脸,比一张白纸稍微有点颜色。他叫林方文,开课后一个月才到,肯定是后备生。

  林方文选了前排的位置,就在我前面。他把饮了一半的可乐放在桌上,然后掏出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那本不是什么书,而是漫画,是《龙虎门》。大学中文系的一年级生,日常读物竟是《龙虎门》!

  “如果要看《龙虎门》,为什么不坐到后面呢?”我跟他说。

  他回头,大量我一次。

  “前面比较凉快。”他说。

  “啊!原来是这样。”

  我最讨厌故弄玄虚的人。

  象他这种人,一定会在三个月内勾搭一个女生,那个傻兮兮的女生便会替他收拾房间,他坐享其成,然后在离开大学前抛弃她。他的房间除了有大量《龙虎门》外,应该还有大批色情杂志和一副麻将。

  第二天,林方文又选了最前排的位置坐下。他从背囊里,拿出一本《花花公子》。

  林方文的花样真是层出不穷,先是看《龙虎门》,然后是《花花公子》,甚至马经。偶然,他会一本正经地看《号外》,总之,从来没有看课堂上应该看的书。

  有几个男生跟他来往,他们说,他来自油麻地区一间不见经传的学校。他能考入港大,真是异数。

  林方文从来没有摘下他的鸭舌帽,在校园任何一处,碰上他,他都戴着那顶鸭舌帽。即使三十三度高温,他仍然没意思摘下帽子。我想,他若不是额头有一个打洞,便是根本没有头发。

  一天,上新诗课的时候,他竟然穿了一双凉鞋,露出十只脚趾,翘起双脚看《姊妹》。《姊妹》是我上发廊才看的。他为什么看一本妇女卫生手册?难道他也有妇科问题?

  那天我无心细想他为什么看《姊妹》,我只留意他的脚趾。我觉得脚趾是一个人身体最神秘的部分。除了在家里或去游泳,我外出一定不会让人看到我的脚趾。脚趾好比私处,让人看见,总是很不自然。

  林方文的十只脚趾很清洁,不太长也不太短,也不算分得开。最难得的,是他的第二只脚趾比脚趾公短,应该不会是一个穷人。看着他十只脚趾,我有偷窥的感觉。

  下课后,林方文走到我前面,问我:“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的脚趾?”

  他把我吓了一跳,我没想到他知道我一直在偷看他的脚趾。

  “谁看你的脚趾!”我若无其事在他身边走过。

  我感觉到他在我身后盯着我。那是头一次,我对一个男人,有一点心跳的感觉。但,我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我会喜欢他。如果有一点心跳,那是因为被他揭穿了我在偷窥他,因此感到尴尬。

  同日下午上另一节课,林方文脚上换了一对帆船鞋。他坐在我前面,回头对我说:

  “我特意换上一双密头鞋,不让你看到我的脚趾。”

  说罢,他得意洋洋翻看新出版的《龙虎门》。而那一刻,我竟然没有还击之力,给他打得一败涂地。

  晚上,我跟迪之吃饭,她拿了林正平最新的唱片给我,里面有《人间》。迪之说,林正平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找她。我不懂说什么,看着她哀伤地离去。男人如果要走,又怎能留得住呢?

  我在被窝里听《人间》:

  “有几多首歌,

  我一生能为你唱,

  从相遇的那一天,那些少年的岁月……

  该有雨,洗去错误的足印,

  该有雪,擦去脸上的模糊……”

  我在歌声中睡去。

  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早上,下着滂沱大雨,我在街上站了四十五分钟,还没法截停一辆计程车。终于有一辆计程车停在我面前,车上的人叫我上车,他是林方文。我已经全身湿透,不想再跟自己过不去。

  “谢谢你。”我对他说。

  他没有理会我,那顶鸭舌帽压得很低,脸很模糊。电台刚好播放着《人间》:

  “从相遇的那一天,

  那些少年的岁月,

  该有雨,洗去错误的足印,

  该有雪,擦去脸上的模糊……。”我的身体轻微随着歌声摆动。

  “你很喜欢这首歌吗?”林方文问我。

  我点头。他沉默不语。我们听着同一首歌。

  那首歌,总是叫每一个人无端地伤感,连看《龙虎门》和《花花公子》的林方文,也不例外。

  计程车到了港大,我找钱包付钱,林方文对我说:“不用你付钱。”

  他就这样付了计程车费,完全不需征求我的同意。

  “喂!”他叫我。

  “什么事?”

  他把外套脱下来扔给我:

  “你把衣服拿去。”

  “不用。”我说。

  “你的衣服湿透了。”他说。

  “我不怕冷。”我说。

  “我不知道你冷不冷,但你现在好象穿了透视装。”

  我看看自己,才发现身上的白恤衫湿透,整个胸罩浮现得一清二楚,我把林方文的外套抱在胸前,尴尬得不敢望他。

  接着的一课,林方文没有出现。我的恤衫已干透。我把外套拿去宿舍还给他。

  他不在宿舍里,房门没有关上,我走进去,以为自己走进了一间旧书局。他整个房间都是书,半张床给书本霸占了。房里并没有大量的《龙虎门》、《花花公子》或《姊妹》。有《战争与和平》,也有《百年孤寂》,他原来也看那些书。桌面很凌乱,翻看一下桌上的纸张,其中一张纸上,有《人间》的歌词。

  “有几多首歌,我一生能为你唱?

  从相遇的那一天,那些少年的岁月……”

  他竟然那么无聊把歌词抄一遍。

  即使抄歌词,也没有可能连简谱一起抄下吧?《人间》的填词人是林放,林方文,方字跟文字合并,不就是“放”字吗?难道林方文就是林放?

  这个猛啃《龙虎门》的人,能写出那样动人的歌词?《人间》不是我听过最好的歌,却是最能感动我的歌。

  我看见床上有一支颇为残旧的乐风牌口琴,是填词的工具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突然闯进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把外套还给你。”

  “哦。”

  他没有理会我,把刚洗好的几件衣服挂在房间里。

  “《人间》的歌词,是你写的吗?”

  “没想到吧?”

  “是你?真是你?”

  “你的样子很吃惊,是不是象我这种人,不象会写出这样的歌词?”

  我从来没想过,那段日子里,每晚陪着我入梦的歌,竟是他写的。一个我极心仪的填词人,竟然站在我面前,他是我认识的人。

  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应该离去,却不由自主地留下,期望他会跟我说些什么。林方文没有跟我说话,温柔地拥抱着我,我竟然没有反抗,我好象已经跟他认识了很久。

  才气令女人目眩,不是他的臂弯融化了我,是他的歌词,是他的才情,令我失去矜持。

  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跟一个和我没血缘的男人拥抱,他的体温温热着我,我用双手紧紧抱着他,象找到了一个依归。他用双手捧着我的脸,唇贴着我的唇。我闭上眼睛,不敢望他。那一天,是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三日。

  我和林方文一直拥抱着,谁也不愿意先放手。我们好象是一对被长年分隔开的情人,竟然可以互相拥抱,便无论如何不肯再分开。我看着书桌上的小闹钟,时间以轻快的步伐歌颂爱情,我们已经拥抱了一小时。

  “我想喝水。”我说。

  他放开我,倒了一杯水给我,我们拥抱了一小时,他竟然还没有摘下那顶鸭舌帽。

  “你为什么总是戴着帽子?”我锲而不舍。

  “没想过为什么。”

  那一刻,我是一个刚刚跟他拥抱了一小时的女子,我问他问题,他竟然那样不负责任地回答我,我觉得尴尬,他是不是觉得我说话太多?刚刚献出初吻的女孩,也许应该保持沉默。

  他吻我的时候,我便知道,他不是头一次接吻,他很会吻人。

  “歌词真是你写的吗?”

  “如果不是我写的,你刚才便不会让我抱,是不是?”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

  “你这个人太计较了。”

  我觉得很愤怒,他会不会是玩弄我?因为我曾经批评他上课时看《龙虎门》。他故意要吻我,然后向其他人炫耀,证实我不过是一个容易受骗的女子。如果那是真的话,我已经输了,我还留下干什么?

  我冲出走廊,离开宿舍大楼,上了一辆计程车,车上竟然播着那首歌:

  “该有雨,洗去错误的足印,

  该有雪,擦去脸上的模糊。”

  为什么是那首歌?它是我的紧箍咒。

  我和迪之在清吧见面,对于我终于和一个男人拥吻,她显得很雀跃,也许她觉得,以后我们可以有更多共同话题。

  “要查出来不难,我问唱片监制便知道。如果他不是林放,你是不是不喜欢他?”

  但我感觉到,他就是那个人。

  迪之很快便查出来。

  “监制说,他常常戴着一顶鸭舌帽。”

  “那一定是他。”

  “好啊!你跟才子恋爱!他很红呀,很多歌星指定要他填词。”

  “你跟林正平怎样了?”

  “不要说了!他正在追求一个歌星保姆。”

  “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吗?”

  “是很漂亮,不过是个男的。”

  我目瞪口呆。

  “我质问他,他说,他也玩玩男人。”

  “玩玩?”我想吐。

  “我被人玩了。他是个玩弄女人的风流种子罢了。是我太天真。”

  “你会回到邓初发身边吗?”

  “我已经不爱他。”

  迪之没有流下泪来,她尽量使自己若无其事。那是她第一次明白爱情可以是游戏,她把那次玩弄当成是短暂的爱情,那样会使她好过点。

  第二天上课,林方文进入课室时,仍然戴着那顶鸭舌帽,他坐在我身边,在我耳边说:

  “你应该已经查出我是不是林放吧?”

  我别过脸不去望他,心里却很快乐。

  他那天竟然乖乖看笔记,没有看他的书。

  “今天为什么不看《龙虎门》?”

  “新一期还未出版。”

  我给他气坏:“你为什么看《龙虎门》?”

  “好看呀!”

  “那《花花公子》呢?”

  “好看呀。”

  “那《姊妹》呢?”

  “我想多了解女人。”

  他把手伸过来:“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为什么要给你?”

  他竟然很快便把手缩回去。他应该多问我一次。

  下课后,我以为他会约我吃饭,他竟然匆匆说了一句:“我会找你!”便跑回宿舍。

  周末和周日,我守在电话旁边,地久天长,等待一个人的声音。他要是想找我,一定可以从其中一个同学手上拿到我的电话。可是,他没有找我。

  星期一,我在课室外碰见他,故意不去望他。

  “今天有空一起吃午饭吗?”

  “没空。”我说。

  他的样子很失望,看来他不打算再求我。

  “哦,慢着,你说午饭?午饭我有空,我以为你说晚饭。”我想跟他一起,唯有自己打圆场。

  我们长途跋涉去浅水湾吃汉堡包。

  “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他说。

  “你不知道吗?”

  “你没有告诉我。”

  “你没有去查?”

  他摇头。我常常以为,他喜欢我,该千方百计查出我的电话,那是一个男人爱慕一个女人的表现。后来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类男人,他要女人付出。

  班上的人开始知道,我和林方文谈恋爱。他们也猜到,他是近日很红的填词人林放。

  消息很快传到乐姬耳里,一天,我在走廊上碰到她,她跟我说:

  “听说你跟才子谈恋爱?”

  我看得出她眼里的妒忌,她以为但凡出色的男人都应该追求她。林方文追求我,是没有遇上她而已。

  终于有一次,给她碰到我和林方文一起。我看到她特意从老远跑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则特意不介绍林方文给她认识,我一定要捍卫我的初恋。

  “她是谁?”林方文问我。

  “我的中学同学,很漂亮吧?”我试探他。

  他没有理会我。

  我们常常那样斗嘴,他永远是爱理不理的,他只会对他头上那顶鸭舌帽坚持。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卅一日,我们相约在卡萨布兰卡吃饭庆祝新年。我听迪之说,那里可以跳舞,所以当林方文问我想到那里度除夕,我便选卡萨布兰卡。

  除夕晚上我等了五小时,还没有看见他。驻场歌星倒数十秒迎接一九八七年,普世欢腾,我气得一个人在哭。他会不会从此不再出现?

  他在十二时十五分来到,安然无恙。他坐下,我立即起身离开。

  他拉着我问:“你去哪里?”

  “你现在才来?”我流着泪质问他。

  “我在录音室。”

  “你忘了我在这里等你?”

  “忘了。”

  他竟然那样回答我!我无法不承认,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而已,他根本不在乎。我掩着脸冲出去,他在餐厅外拉着我,把一张歌谱塞在我手里:“这首歌是我为你而写的。”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支乐风牌口琴,吹奏一首歌--

  “告诉我,我和你是不是会有明天?

  时间尽头,会不会有你的思念?

  在你给我最后、最无可奈何的叹息之前,

  会不会给我那样的眼神--最早,也最迷乱?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因为你,我甘愿冒这一次险,即使没有明天……”

  感动是一座熔炉,烧熔我的心,逼出眼泪,即使用一双手去接,也接不住。

  “为什么要写这首歌给我?”

  他没有回答我。我忘了,他不一定回答问题。

  我心里有说不尽的欢愉,天的遥远地的辽阔,海的深沉山的高峻,也比不上天地里有一个男人,为我写一首歌。

  他抱着我,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我害怕你永远不会再出现!”

  “怎会呢?”他吻我。

  “新年快乐!”他跟我说。

  “新年快乐!”我说。

  一九八七年的一月一日,我们在海边等待日出。我渐渐了解,我正爱着的人,是一个很难让我了解的人。他会忘掉我在等待他,却为我写一首歌。听到那首歌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对我那样情深。他有本事令我快乐,也最有本事令我流泪。

  “在我之前,你有要好的女朋友吗?”我问他。

  他点头,我很妒忌。

  “你有送歌给她吗?”

  他沉默。

  “日出了,你看。”我拉着他的手。

  是的,日出了,我和林方文会不会有明天?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

  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这是不是林方文要对我说的话?他是个悲观的男人。女人最害怕遇上悲观的男人,她要用双倍的爱心来呵护他。她的喜怒哀乐,都由他操控。

  但,即使没有明天,他是陪我看一九八七年第一个日出的男人。

  一天,我陪林方文一起去看歌星录音。在录音室里,我第一次见到林正平,他不知道我是迪之的好朋友,用深情的眼神望着我。我想起他跟男人搞在一起的事,有点作闷。

  “林放的情歌写得很好,能感动很多女人。”林正平对我说。

  我不大明白他的意思。他是称赞林方文的深情,抑或想提醒我,林方文写过很多情歌给其他女人?

  我和林方文一起离开录音室的时候,已是深夜,他一直不说话,大概是他的悲剧人物情绪又发作。

  “你跟林正平很谈得来吧?”他幽幽地说。

  原来他妒忌。我突然觉得很快乐,他妒忌我和另一个男人谈话,他不是一直都爱理不理的吗?

  “你妒忌?”我试探他。

  “林正平不是一个好男人。”他说。

  我笑而不答,我当然知道,我装着无知,让他不放心。

  “嗨,你什么时候才肯摘下你的帽子?”我突然有勇气再次向他挑战,“你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也戴着帽子?”

  “我很妒忌你的帽子,它比我和你更亲密,它没有一天离开你。”我说。

  他继续向前走。

  “摘下你的帽子。”我在后面追上他,伸手要拉下他的帽子。他跑得很快,不让我碰到他的鸭舌帽。

  “你跑得挺快。”他说。

  “当然,我是女子排球队队员呢。”我企图拉下他的帽子。

  “你好奇心太重。”他闪开。

  “你为什么不肯摘下帽子?”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上的女人,本站提供面包树上的女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上的女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一 那些少年的岁月 下一章:三 除夕之歌
热门: 我的拖延症女友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炮灰替身重生了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变身 奇货3:合玉门 古井奇谈 我的女友是丧尸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