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10-11)

上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7-9) 下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12-1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0.

  “还是两个都爱吗?”

  回家的路上,我问朱蒂之。

  “嗯。”她重重的点头。

  “真的不明白你是怎样做到的。”

  “我是『背叛之友会』的嘛﹗背叛是我的特长。”她说。

  我笑了︰“被背叛是我的特长。”

  “真的爱韩星宇吗?”她问。

  这一次,轮到我重重的点头。

  “林方文真可怜呵﹗”她说。

  “为什么竟然会同情他呢﹗”

  “是你说的,我和他是同志。我了解他。”

  “我也了解他,他最爱的是自己。”

  “我也是。或者,当我没有那么爱自己的时候,我才会愿意只爱一个人。”

  “爱两个人,不累的吗?”

  “啊﹗太累了﹗每个月,我也会担心,万一有了孩子,那到底是谁的孩子呢?那个时候,我会很看不起自己。”

  “所以,男人可以同时爱很多女人,他们没有这种顾虑。”我说。

  “你相信爱情吗?”她问。

  “为什么不相信呢?”

  “我愈来愈不相信了。”

  “不相信,也可以爱两个人?”

  “就是爱着两个人,才会不相信。我那么爱一个人,也可以背叛他,爱情还有什么信誉?”

  “是你的爱情特别没有信誉啊﹗”

  “也许是吧﹗每次爱上一个人,我也会想,当那段最甜蜜的日子过去之后,又会变成怎样呢?我们还不是会遗忘?遗忘了自己曾经多么爱一个人。”

  “直至你们老得再没法背叛别人,你们才不会背叛。”

  “或者,我们是在寻找最爱。”

  “你们已经找到了,那就是你们自己。”

  “难道你不爱自己吗?”

  “我没那么爱自己。”我说。

  “希望别人永远爱你,对你忠心不二,难道不是因为你爱自己吗?”

  一瞬之间,我没法回答。直到我们在闹市中分手,我看着她湮没在人群里,我仍然没法说出一句话。对爱和忠诚的渴求,原来是因为我太爱自己吗?我总是责怪林方文太爱自己;然而,在他心里,我何尝不是一样?我用爱去束缚他,甚至希望他比现在年老,那么,他便永远属于我。我终于知道林方文为什么背叛我了,他没法承受这种爱。我们都太爱自己了,两个太爱自己的人,是没法长相厮守的。当我们顿悟了自己的自私,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只能够爱另一个人爱得好一点。

  11.

  崇光百货地窖的那家面包店已经差不多打烊了,我拿了最后的两个Cannele去付钱。

  “可以告诉我,这种蛋糕是怎么做的吗?”我问柜台负责收钱的老先生。

  这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说︰

  “你要问面包师,只有他会做。”

  那位年轻的日本籍面包师已经换了衣服,腋下夹着一份报纸,正要离开。

  “可以告诉我Cannele是怎么做的吗?”我问他。

  “秘方是不能外泄的。”他说。

  我拿出一张名片给他,说︰

  “我是记者,想介绍你们这个甜点。”

  “这是公司的规定,绝对不能说。”他冷傲得像日本剑客,死也不肯把自己怀中的秘籍交出来。

  “经过报纸介绍,会更受欢迎的。”我努力说服他。

  “不可以。”他说罢走上了电楼梯。

  我沿着电楼梯追上去,用激将法对付他。

  “是不是这个甜点很容易做,你怕别人做得比你好?”

  他不为所动,回过头来跟我说︰

  “小姐,这里只有我会做这个甜点,你说什么也没用。”

  他离开百货公司,走进了一家唱片店,我跟在他后头。

  “请你告诉我好吗?”我说。

  “小姐,请你不要再跟着我。香港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不,只有我特别浓脸皮。老实告诉你,我想做给我喜欢的人吃,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写出来,可以吗?”

  他望瞭望他,继续看唱片。

  本来是想做巧克力曲奇给韩星宇吃的;余平志的妈妈说得对,创造另一段回忆,也许更美好一些。我没有看过韩星宇童年所看的天空,也没吃过他童年时吃的曲奇,我何以那么贪婪,想用自己做的曲奇来取代他的回忆呢?朱蒂之说得对,我也是很爱自己的。

  我看见那位面包师拣了一张葛米儿的唱片。

  “你喜欢听她的歌吗?”我问。

  他笑得很灿烂︰“我太喜欢了﹗”

  我一时情急,告诉他︰

  “我认识她。我可以拿到她的签名,只要你告诉我Cannele的做法。”

  他望瞭望我,终于问︰

  “真的?”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出走了,本站提供面包树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出走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7-9) 下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12-13)
热门: 九星毒奶 至死不渝 八墓村 黑色武林 怪物聊天群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校草的醋意值爆了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和女二手拉手跑了[穿书] 罪恶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