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1-3)

上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7-9) 下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4-6)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四话最蓝的一片天空

  我抱着刚刚买的几本书,挤在一群不相识的人中间避雨。马路上的车子堵在一起,寸步难移,看来韩星宇要迟到了。

  那个初夏的第一场雨,密密绵绵,间中还打雷,灰沉沉的天空好像快要掉到地上。一个黑影窜进来,顷刻间变成了一个人。那个人站在我身旁,怔怔的望着我。我回过头去,看见了林方文。

  我望瞭望他,他也望瞭望我。一阵沉默之后,他首先说︰

  “买书吗?”

  “喔,是的。”我回答。

  他看着我怀里,问︰

  “是什么书?”

  我突然忘记了自己买的是什么书。

  他站在那里,等不到答案,有点儿尴尬,大概是以为我不想告诉他。

  我从怀中那个绿色的纸袋里拿出我买的书给他看。

  “就是这几本。”我说。

  “喔--”他接过我手上的书,仔细看了一会。

  我忘记了自己买的书,也许是因为记起了另外的事情。眼前的这一场雷雨,不是似曾相识吗?两年前,我们站在一株老榕树下面避雨,我问他,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我们会不会在一起,没想到两年后已经有答案了。千禧年的除夕,我们也不会一起了。为什么要跟他再见呢?再见到他,往事又依依的重演如昨。猛地回头,我才发现我们避雨的银行外面,贴满了葛米儿的演唱会海报。这样的重逢,是谁的安排?

  我看到那些海报的时候,林方文也看到了。在一段短暂的时光里,我们曾经以为自己将会与一个人长相厮守,后来,我们才知道,长相厮守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幻想?

  我望着车子来的方向,韩星宇什么时候会来呢?我既想他来,也怕他来。

  “你在等人吗?”林方文问。

  我点了点头。

  良久的沉默过去之后,他终于说︰

  “天很灰。”

  “是的。”

  他抬头望着灰色的天空,说︰

  “不知道那里的天空最蓝?”

  我看到了韩星宇的车子。

  “我的朋友来了。”他匆匆把书还给我。

  我爬上韩星宇的车子,身上沾满了雨粉。

  “等了很久吗?”韩星宇握着我的手。

  “不是的。”我说。

  车子缓缓的离去,我在反光镜中看到林方文变得愈来愈小了。他那张在雨中依依的脸庞,也愈来愈模糊。我的心中,流转着他那年除夕送给我的歌。

  要是有一天,你离场远去

  发丝一扬,便足以抛却昨日,明日

  只脸庞在雨中的水泽依依;我犹在等待的

  版诉我,到天地终场的时候

  于一片新成的水泽,你也在等待

  而那将是另外一次雨天,雨不沾衣

  甚至所有的弦弦雨雨,均已忘却

  为什么他好像早已经料到这一场重逢和离别,也料到了这一个雨天?

  “刚才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韩星宇问我。

  “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我说。

  他微笑着,没有答话。

  “那里的天空最蓝?”我问。

  “西藏的天空最蓝,那里离天最近。”他说。

  “是吗?”

  “嗯。十岁那年的暑假,我跟爸爸妈妈一起去西藏旅行,那个天空真蓝﹗不知道是因为孩子看的天空特别蓝,还是西藏的天空真的很蓝。有机会的话,和你再去看一次那里的天空。”他说。

  “嗯。”我点了点头。

  那里的天空最蓝?每个时候,每种心情,每一个人看到的,也许都会不同吧?葛米儿也许会说南太平洋的天空最蓝,南极的企鹅会说是雪地上的天空最蓝,鲸鱼会说海里的天空最蓝。长颈鹿是地上最高的动物,离天最近,它看到的天空都是一样的蓝吧?

  那林方文看到的呢?我看到的呢?

  我靠着韩星宇的肩膀说︰

  “你头顶的天空最蓝。”

  他笑了,伸手摸了摸我的脸。他的手最暖。

  反光镜里,是不是已经失掉了林方文的踪影?我没有再回望了。我已经找到了最蓝的一片天空,那里离我最近。

  2.

  “葛米儿哭了﹗”

  报纸娱乐版上有这样一条标题。

  梆米儿在她第一个演唱会上哭了。那个时候,她正唱着一首名叫《花开的方向》的歌,唱到中途,她哭了,满脸都是泪。

  是被热情的歌迷感动了吧?

  是为了自己的成功而哭吧?

  我曾经避开去看所有关于她的消息。我不恨她,但是也不可能喜欢她。然而,渐渐地,我没有再刻意的避开了,她已经变成一个很遥远的人,再不能勾起我任何痛苦的回忆了。看到她的照片和偶然听到她的歌的时候,只会觉得这是个曾经与我相识的人。我唯一还对她感到好奇的,是她屁股上是不是有一个能够留住男人的刺青。如果有的话,那是什么图案,是飞鸟还是游鱼?

  3.

  在报馆的洗手间里低下头洗脸的时候,我看到一只纹了莱纳斯的脚踝走进来,站在我旁边。我抬起头来,在镜子里看到葛米儿。她化了很浓的妆,头发染成鲜艳的粉红色。身上也穿着一条毛茸茸的粉红色裙子。

  她看见了我,脸上露出微笑,说︰“刚才就想过会不会在这里碰到你。”

  看到我脸上的错愕,她解释说︰

  “我来这里的影棚拍照。”

  “喔--”

  我用毛巾把脸上的水珠抹干。

  “你恨我吗?”她突然说。

  我摇了摇头。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她天真的问。

  “曾经爱过同一个男人的话,是不可能的吧?”我说。

  “听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是的。”我微笑着说。

  沉默了一阵之后,她说︰

  “林方文还是很爱你的。”

  他为了她而背叛我,而她竟然跟我说这种话,这不是很讽刺吗?我没有表示任何的意见。

  她眼里闪着一颗泪珠,说︰

  “每次唱到那首《花开的方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最爱的人不是我。”

  我怔忡了片刻。为什么她要告诉我呢?我本来已经可以忘记林方文了。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她说。

  “为什么?”我惊讶的问。

  “我想抱他抱过的人。”她说。

  我在她眼里看得见那是一个善意的请求。

  我没有想过要去抱林方文抱过的女人,也没有想过要被他抱过的女人抱。可是,那一刻,我好像也无法拒绝那样一个卑微的恳求。

  最后,一团粉红色的东西不由分说的向我扑来,我被迫接住了。

  “谢谢你让我抱。”她说。

  那颗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她是一只粉红色的傻豹,一只深深的爱上了人类的、可怜的傻豹。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出走了,本站提供面包树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出走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7-9) 下一章: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4-6)
热门: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流氓老师 牙医谋杀案 德拉库拉 拉普拉斯的魔女 穿成病弱白月光后我每天崩人设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我在古代开医馆 蒙娜丽莎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