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3)

上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2) 下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4-5)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3.

  我知道林方文会再来的,这是恋人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也许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得愈来愈微弱。

  离开报馆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林方文和他的深蓝色小轿车在报馆外面等我。他从来不会放弃我,是我放弃他。认识了他,我才知道,放弃原来是因为在乎。太在乎他了,在乎得自己也没法承受,那只好放弃,不让他再伤害我。

  “上车吧﹗”他说。

  “不要﹗”我说。

  “上车吧﹗”他拉着我的手。

  我很想甩开他,我很想说︰“放手﹗”,可是,我太累,也太想念他了。

  车厢里,我们默默无语。这算什么呢?想我回去的话,起码,他要告诉我,他已经离开了葛米儿。他却什么也不说。我坐在这辆我熟悉的车子上,一切如旧。这里有过我们的欢笑;可是,曾经有过的裂痕,是无法修补的吧?

  “累吗?”他问我。

  “你是说哪一方面?”我望着窗外,没有望他。

  他沉默了。

  我的手提电话响起,是韩星宇打来的。

  “还没下班吗?”他在电话那一头问我。

  “已经下班了。”我说,“现在在车上。”

  “累吗?”他温柔的问我。

  他竟然也是问同一个问题,我给他的答案却是不一样的。

  “很累,我明天给你电话好吗?”我说。

  “那好吧。”他说。

  一阵沉默之后,林方文问我︰

  “是谁打来的?”

  我没有回答他,他也没有权利知道。

  车子在寂静的公路上飞驰,朝着我家的方向驶去。到了之后又怎样呢?要让他上去吗?让他上去的话,我不敢保证我能够再把他赶走。可是,他不上去的话,我会失望吗?谁来决定去留?

  我按下了车上那部唱机的开关,转出来的竟然是葛米儿的歌声。林方文连忙把唱机关掉。

  已经太迟了吧?

  他在车上听的,是葛米儿的歌。葛米儿也常常坐在这辆车上吧?他根本没有离开她。

  “不是故意的。”他解释。

  既然来接我,却不拿走葛米儿的唱片,这不是太过分吗?

  我到了。我不会让他上去。我从车上走下来,没有跟他说再见,没有回望他一眼,奔跑着回家。他没有追上来。对于自己的疏忽,他是应该感到羞愧的,怎么还有勇气追上来?

  本来要心软了,却心血来潮按下唱机的开关,结果像掷骰子一样,那首歌决定了我的去留。我死心,却又不甘心。他明明是属于我的,为什么会多了一个人?也许,他根本从来没有属于我,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按下唱机的开关,也是由于恋人的感觉吧?我多么害怕这种常常灵验的感觉?

  我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光着身子爬进被窝里,也把电话机拉进被窝里。

  “你还在公司里吗?”我问韩星宇。

  他在电话那一头说︰“是的,你已经回家了吗?”

  “嗯,你也不要太晚了。”我说。

  “已经习惯了。”

  他又问我︰“为什么你的声音好像来自一个密封的地方?”

  “我在被窝里,这里漆黑一片。”

  “为什么躲在被窝里?”

  “这儿是我的堡垒。”我说。

  心情极度沮丧的时候,我便会这样。不洗脸,也不刷牙,一丝不挂的爬进被窝里哭泣。半夜里醒来的时候,心情会好多了。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被窝治疗。

  “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他问。

  “不,只是今天太累了。”

  “被窝里的空气是不流通的。”他说。

  “放心吧﹗我会把头伸出去吸气。”我吸了一口气,又缩进被窝里。

  我说︰“我小时候很怕黑的,现在不怕了。你呢?你怕黑吗?”

  他笑了︰“不是告诉过你吗?我那时不怕黑,我怕死。”

  我不知道怕死的感觉是怎样的,是不是就像害怕离别?我们曾经害怕的事情,到了后来,我们也许不再害怕了,也没得害怕。

  “智力题--”我说。

  “又来了?”

  “很容易的。你喜欢我吗?”

  “嗯。”他重重的回答。

  他的那一声“嗯”,好像长出了翅膀,飞过了黑夜,翩然降临在我的肩膀上。

  第二天,韩星宇告诉我,我昨天晚上在电话里说着说着,然后不再说话了。后来,他更听到我的梦呓。想是因为太累而睡着了。那到底是我的梦呓还是哭声?我也忘记了。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出走了,本站提供面包树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出走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2) 下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4-5)
热门: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异现场调查科3:亡命徒 连环罪:心理有诡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从前有座灵剑山 斩天诀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黑山老妖 同床异梦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