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1)

上一章:第二话 爱随谎言消逝了(19) 下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三话风中回旋的木马

  1.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再遇到韩星宇,而且是在一座灯如流水的回转木马上面。

  一个法兰西马戏团来香港表演。表演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进行。在帐篷外面的空地上,从业人员架起了一座流动式的回转木马,让观众在开场之前和中场休息的时候,可以重温这个童稚的游戏。

  正式演出前的一天,我以记者的身分访问了马戏团里一名神鞭手。别人对于马戏团的兴趣,往往是空中飞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喜欢采访神鞭手。鞭子绝技,是既严肃而又滑稽的一种表演和执着。现在是手枪的年代了;可是,仍然有人用一根鞭子行走天涯,那是多么的奇异?

  只有二十三岁的神鞭手是个长得俊俏的大块头,他的体重是我的一倍半。神鞭手必须有这种重量,才可以舞动那根长鞭。他的鞭子很厉害,既轻柔得可以打断一张白纸,也可以灵巧地把地上一个篮球卷到空中投篮。那根鞭子是手的延伸,一切遥不可及的东西,都变成可能了。这也是一种魔法吧?有了鞭子,便好像所向披靡,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卷到怀里的;爱可以,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可以。在马戏团里生活的人,是停留在童稚世界里的,永不苍老。可惜,他们不会收容我,我没有人任何的绝技。

  大块头把他那一根鞭子借给我,我试着挥动了几下,怎样也无法让鞭子离开地上。看似容易的技术,半点不容易,我的手臂也酸软了。如果朱蒂之在那里,她一定会说︰“让我来﹗让我来﹗太好玩了﹗太有*****待的意味了﹗”

  访问进行的时候,那座回转木马刚刚搭好。由于是白天,我还看不到它的美丽。神鞭手问我︰“你会来玩吗?”

  “会的。”我回答说。

  那天夜里,当所有观众也坐在帐篷里看表演时,我踏上那座回转木马,寻觅幼稚的幸福。玩回转木马,还是应该在晚上的,那样它才能够与夜空辉映。没有月亮的晚上,它是掉落凡尘的月光。

  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回转木马了。人在上面,在一匹飞马上,或者是一辆马车里,不断的旋转,眼前的景物交会而过,一幕一幕的消逝而去,又一再重现。流动的,是外间的一切,而不是自己,光阴也因此停留了片刻,人不用长大。不用长大,也就没有离别的痛苦。

  当我在木马上回首,我看见了韩星宇。他坐在一匹独角兽上,风太大了,把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吹向后面;头发在脑后飞扬,外衣的领子也吹反了。我升高的时候,他降下了;我降下来时,他刚巧又升高了。音乐在风中流转,我们微笑颔首,有一种会心的默契。

  他为什么跑来这里呢?是的,他也喜欢回转木马,尤其是流动的。我们像是两个住在八音盒里的人,不断的旋转,唤回了往昔那些美好的日子。在光阴驻留的片刻,也许是在哀悼一段消逝了的爱情。所有的失恋手册都是女人写的,难道男人是不会失恋的吗?也许,在男人的人生中,失恋是太过微不足道了。韩星宇也是这样吗?在那须臾的时光里,我觉得他也和我一样,分享着一份无奈的童真。毕竟,人还是要向前看的。回转木马也有停顿的一刻;然后,人生还是要继续。重逢和离别,还是会不停的上演。

  “很久没见了。”韩星宇从回转木马上走下来跟我说。

  “你也是来看马戏的吗?”我问。

  他微笑指着身后面的回转木马说︰“还是这个比较好玩。”

  他又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害怕自己会死。”

  “为什么?”

  “我在书上看到一些研究数据,那些数据说,太聪明的孩子是会早夭的。”

  “这是有科学根据的吗?”

  “不过是一堆统计数字和一个感性的推论。”他说。

  “感性的推论?”我不明白。

  “太聪明的小孩子是预支了自己的智慧,所以,他也会衰朽得比较快。那堆资料害得我每天偷偷躲在被窝里哭。”他说。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如果可以预支一点智慧,我也想要。等到四十岁才聪明,那不是太晚了吗?”我说。

  “再大一点之后,我又无时无刻不害怕自己会变成一个平凡人,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

  我笑了︰“我可没有这种担心。小时候,我只是渴望长大。现在长大了,却又要克服身上的婴儿肥。也许,当我终于克服了婴儿肥,已经快要死了。”

  “早阵子,我在浅水湾碰见你的女朋友。”我说,“你们还在一起吗?”

  “没有了。”韩星宇坦白的说。

  “我看得出来。”

  “是她告诉你的吗?”他问。

  “没有。”我说。我们甚至没有交谈,那是一种比交谈还要深的了解和同情。

  “我真的不了解女人。”韩星宇无奈的说。

  “你不是神童来的吗?”我笑他。

  “女人是所有天才也无法理解的动物。”他说。

  “那男人又怎样?男人既是天国,也是地狱。”我说。

  他忽然笑了,好像想到别的事情去。

  他说︰“我听人说过,唯一不能去两次的地方是天国。”

  “是的。”我说,“我去了两次,结果下了地狱。”

  分手之后复合,不就是去了两次天国吗?结果就被送到地狱去了。

  帐篷外面有一个卖糖果的摊子。摊子上,放着七彩缤纷的软糖,我挑了满满的一袋。

  “你喜欢吃甜的吗?”他问。

  “从前不喜欢,现在喜欢。”我说。

  “刚刚不是说要克服婴儿肥的吗?”

  “所以是怀着内疚去吃的。”我说。

  他突然问我︰“你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公司吗?”

  “我?”

  “我看过你写的东西。我们很需要人才。”他说。

  “太突然了,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我说。

  “好的,我等你的回音。”

  中场休息的时候,观众从帐篷里走出来,那座回转木马围了许多人,变热闹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韩星宇问。

  “会的。”我说,“我明天来这里给你一个回音。”

  他微笑点头,他身后那座木马的风中回转。在我对自己茫然失去信心的时候,他却给了我信心和鼓励。在目光相遇的那一刻,我找到了一份温柔的慰藉。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出走了,本站提供面包树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出走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话 爱随谎言消逝了(19) 下一章: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2)
热门: 白与黑 神话基因 戒·永远 剑海鹰扬 我还能抢救一下 官太太 神州外传:大宗师(血河车)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忘尘阁4:蛟龙劫 邪恶催眠师